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57章 滂沱大雨

第57章 滂沱大雨

        陆怀柔刚给自己泡好了一杯功夫茶,满足地闻了闻,真要细细品尝。

        门忽然打开,小姑娘一阵旋风似的冲进来,抱住他的腰:“爷爷!好可怕!”

        热腾腾的茶水溅了他一鼻子,烫得他呲牙:“你多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一样冲冲冲!能不能稳重点!”

        陆粥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好可怕!”

        陆怀柔调子立刻放软了,用纸巾擦了擦桌上的茶水,顺便又擦了擦她的脸:“怎么了?”

        陆粥粥推开他拿脏纸巾的手,哭哭啼啼将刚刚在公交车上遇到流氓的事说了一遍。

        陆怀柔闻言,脸色瞬间阴沉,问道:“有没有被欺负。”

        “一个好心的哥哥救了我。”陆粥粥摇摇头,娇声说:“就是好可怕!吓死了都……我以后再也不坐公交了。”

        陆怀柔心都要碎了,他给她擦了擦眼泪,安抚道:“以后咱不坐公交了,我给你配个私人司机兼保镖,保护你。”

        “这……倒也不用,我没什么事儿,就是过来跟你说一下。”

        陆粥粥就是跑来跟陆怀柔撒撒娇,让他安慰一下自己而已。

        目的达到了,她便不哭了,说道:“没事儿了爷爷,我回房间收拾行李了。”

        陆怀柔目送小姑娘离开茶厅,柔和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手里的青瓷茶杯也被他扔了出去,打在墙上摔了个粉碎。

        他一直把陆粥粥保护很好,小时候带她去综艺片场,有些个小鲜肉想跟她玩,陆怀柔都必须在一旁看顾着,绝对不会让陆粥粥落单。

        也就是近些年她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子,他才不会随时随地看管着她,也给她规定了晚上八点前必须回家……

        发生这样的事,陆怀柔绝对没办法容忍。

        他给艾伦去了一个电话――

        “立刻联系公交公司,我要查监控。”

        艾伦的办事效率很高,第二天清早,他便带着笔记本电脑来到了陆宅,将那个欺负陆粥粥的猥琐男人的全部视频资料,都带了过来。

        “这人是惯犯了,你看看这些……全都是他在车上欺负女孩的视频,有的女孩胆子小,由他欺负了;也有翻车的,顶多被扇两耳光,没得到大的教训,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侵犯女孩。”

        陆粥粥是艾伦看着长大的,小姑娘遇到这样的事,他同样很生气,说道:“怀爷,我拿这视频去报警吧。”

        陆怀柔冷冷道:“报警,顶多拘留几天,便宜他了。”

        “那……”

        “买营销号曝光他,女孩打码,把这人的照片火遍全网。”

        艾伦打了个寒噤,怀爷这手段够狠的。

        这些照片要是全网曝光了,这家伙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不管是家人还是朋友面前,恐怕都无立锥之地了吧。

        也是这家伙倒霉,谁不好惹,偏偏惹上了陆怀柔的掌上明珠,这一波翻车,恐怕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很快,#公交猥琐男#的词条就上了热搜,视频里的照片,被技术手段放大成了高清图片,脖子上打了“马赛克”三个字。

        这无伤大雅的假码,把他的高清容颜明晃晃地挂上了热搜前排,无数网友激情下场,疯狂唾骂――

        【这码打得很有技巧!】

        【太恶心了吧这人!】

        【今天我也来做一片网暴小雪花】

        【他的名字叫陈劲,家地址在上海路234号,是某国营单位职工,手机号码135xxxxxxxx。请叫我雷锋。】……

        陆粥粥问艾伦要了那天的视频,想要看清楚救她的哥哥长什么模样。

        视频经过艾伦的二次转发,已经非常模糊了,她站的位置距离摄像头又比较远,陆粥粥只能看到他的身形轮廓。

        虽然看不清五官,但是陆粥粥心里却升起某种诡异的直觉,觉得他就是景绪。

        她把这种感觉告诉了蒋清霖――

        “这觉得这是有可能的,如果他没有再跳级的话,今年也应该考上了北城大学。如果他跳级了,那就应该是我的学长,坐这条公交线路的可能性极大,十有八九,就是他了。”

        蒋清霖:“陆粥粥,你想他想魔怔了吧,这得多少天时地利人和凑一块儿,才能让他正好出现在那班公交车上,又正好英雄救美,还偏救到了自己的小青梅。你这……过于浪漫,写小说呢!”

        陆粥粥:“人家想想还不行吗。”

        虽然理智告诉她,蒋清霖说得对,世界上没有那么多浪漫的巧合,但是陆粥粥还是愿意相信,踏着七色云彩从天而降的“超级英雄”,就是她的小玫瑰。

        *

        陆粥粥去学校报道的那天,陆怀柔终究还是开车送她到了校门口,本来还想帮她把行李提上楼,但是陆粥粥不同意。

        要是陆怀柔被人认出来,自己这大学四年,可别想消停了。

        “行了爷爷,我又没带太多东西,没问题的。”

        “那我从公司叫几个助理来帮你搬。”

        “哎呀,真的不用。”她夺过了他的手机,说道:“你看校门口,站了一排接新的学长,我就俩箱子,让他们帮帮忙就好啦。”

        “什么学长,学长没一个好东西。”

        陆怀柔冷声威胁:“我告诉你陆粥粥,虽然你上大学了,但是年龄还没到位,你要是敢给我早恋,没好果子吃!”

        “早什么恋呀!”陆粥粥推开车门,自己从后备箱拿了行李:“我对这些没兴趣,我一心只想当科学家好吧!”

        陆怀柔没下车,按下车窗道:“那我不管你了,你自己想办法。”

        “放心,没问题的,爷爷拜拜!”

        她目送他的车离开了学校,然后拖着箱子径直去操场边的生科院报道。

        负责报道的小姐姐盯着陆粥粥看了许久,她生了一双漂亮的美人眼,唇色透着淡淡的嫣红,皮肤比雪缎子还白皙,她笑起来,嘴角有淡淡的酒窝。

        阳光下,她整个人仿佛都在闪着光。

        好漂亮!

        即便是女孩,看着她都忍不住心跳加速,想要多看几眼,更遑论后面那几个已然彻底呆住的学长,有一个憨憨学长正在倒水,水杯满了都没发觉。

        “这……这是寝室钥匙,这是新……新生指南,这这这……这个学妹,要不要师兄送你去寝室啊。?”

        “不用了,我知道寝室在哪里,谢谢学长。”

        陆粥粥嫣然一笑,转身离开。那位学长仿佛被丘比特之箭射中心脏,快要眩晕了。

        “我的妈呀!这这这……这姑娘是我们学院的学妹啊!”

        “漂亮得像个天使啊。”

        “我去你能不能别用这么油腻的比喻。”……

        陆粥粥经过文学院的报名点,恍然看到,报名处站着一位微胖的男孩,五官看着……也有点像景绪。

        她立刻停下了脚步,仔细打量着他。

        虽然,她都快记不清景绪的模样了,但是那种模模糊糊的感觉却还在。

        别真是他吧!

        景绪小时候多么英俊啊!怎么这还……长胖了呢?

        这个念头一蹦出来,便立刻被陆粥粥给掐灭了。

        不不不,不可能是他。

        想想昨天搭讪的尴尬一刻,她绝对不能再胡乱相信自己的直觉了。

        就像蒋清霖所说的,她现在这症状,就是看谁都像景绪,魔怔了。

        其实长大以后,陆粥粥才明白,小时候拉过的勾、盖过的章,还真不一定算数。

        人在长大的过程中,有太多太多的变量了,谁还会在意小时候的承诺啊。

        也许景绪已经有女朋友了,也许他和女朋友还约定了念同一个大学呢,说不定……连她名字都不记得了吧。

        年纪至此,陆粥粥心里又有些泛酸,正要离开,身后学姐追了上来:“陆粥粥,你的录取通知书都忘拿了。”

        “呀,谢谢学姐。”

        “陆粥粥,咦,这个名字好熟悉呀。”负责报道的学姐看着陆粥粥的录取通知书:“你该不会是……”

        “我不是!”陆粥粥连忙道:“同名同姓这世上好多呢。”

        “也对。”学姐笑着说:“陆怀柔的孙女怎么会在我们学校呢,还让我这个超级粉丝遇到,哈哈哈,想太多了。”

        “你是她的粉丝?”

        “当然呀,我小时候看她的综艺,好喜欢的!可惜……这些年都没怎么见着这小姑娘了,估计是出国念书了吧。”

        陆粥粥对她甜甜地笑了。

        “我先去忙了,你自己去寝室吧。”

        “嗯!”

        她们俩聊天结束,刚刚的那个胖男孩才走上前来,犹疑地跟她打招呼:“陆粥粥?”

        陆粥粥转身望向他:“你……认识我?”

        “陆粥粥!你还记得我吗!”

        “啊,你是……”

        “我呀!小时候住你家隔壁的!”

        “啊……!”

        陆粥粥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你难道是景、景……”

        她喊不出他的名字,内心快要抓狂了――

        不是吧不是吧!真长胖了!

        天呐!她的小玫瑰,现在变成胖玫瑰了吗……

        等等,他肩膀上不是小玫瑰!

        陆粥粥看清楚了,这男孩肩膀上压根不是金色玫瑰,而是一只红尾巴的小狐狸。

        “我是景哲啊,不是吧,你居然连我的名字都忘了。”

        陆粥粥猛地回过神来:“没错!你是景哲,我刚刚就觉得你好眼熟!”

        她捂了捂胸口,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妈呀,吓死个人了。

        “咱们都十年没见了吧!”景哲激动的脸蛋都红了:“你……你变得好漂亮!”

        漂亮得他都不敢相认,直到学姐喊出她的名字,才敢确定。

        小时候陆粥粥是个可爱的小包子,长大以后,她整个人气鲜明了不少,神采奕奕,五官明艳而乖巧,是那种能让人心颤的美丽。

        陆粥粥遇到老朋友,也很开心,问道:“你是这一届新生吗?”

        “没错,我在高一时跳了一级,所以今年毕业。”他挠了挠后脑勺,笑着说:“我本来就比你大嘛。”

        “那真是太好了,以后又可以当同学了。”

        “是啊,真是很有缘分。”景哲说道:“你忙完了吗,我请你喝奶茶吧。”

        陆粥粥欣然答应了景哲的邀约,她有好多好多话想要问他呢。

        奶茶店里,景哲端着两杯焦糖珍奶过来,特别贴心地给陆粥粥叉上了吸管。

        “你爷爷身体还好吗?”

        陆粥粥嚼着吸管,说道:“我爷爷好着呢,只是现在拍戏少了,偶尔上综艺,专心经营公司,当霸道总裁。”

        景哲又问:“那你呢,这些年怎么过的?”

        “我啊,就很平淡地长大呀。”陆粥粥笑着说:“初中,好好学习;高中也是好好学习,哈哈哈,没有特别的际遇。跟别人比起来,就像没青春似的。”

        “我跟你一样啊,按部就班地念书、升学,也没有谈过恋爱。”

        “你很棒呀,小时候成绩看着不怎么样,现在都考上北城大学了。”

        景哲笑着说:“也许,这就是没有青春的补偿吧,让我如愿考上名牌大学。”

        “可不是!”陆粥粥拍拍他的肩膀:“我现在明白了,轰轰烈烈的青春,都只存在于青春偶像剧里呢!”

        景哲笑着说:“景绪就不一样了,他的青春还蛮疯狂。”

        陆粥粥已经憋着一肚子关于景绪的问题,这会儿景哲主动提出来的,正中她下怀,她故作漫不经心地问:“哦,他怎么疯狂啦?交很多女朋友了吗?”

        “这倒没有。”

        陆粥粥紧绷的心弦松了下来,嚼着吸管说:“没谈恋爱,那有什么疯狂的。”

        “他就是……”景哲踟蹰地说:“就是堕落了。”

        “堕落了?”

        “他认识了一些坏哥们,成天上网吧玩游戏,学业也荒废了,混日子也不回家,后来说要来北城,也不顾爸妈反对,跟着玩游戏的朋友离家出走,让爸妈很伤心……现在爸妈都放弃他了。”

        景哲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陆粥粥的神情:“谁能想到,他小时候那样优秀,长大了却变成这个样子。”

        听到景哲说这些,陆粥粥脑子都空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会这样……

        他怎么会这样!

        陆粥粥想到了那个梦,少年站在大火焚烧的玫瑰园里,和玫瑰一起化为灰烬,金色的灰尘一点一点散去……

        她的脑子空了几秒,一阵窒息的疼痛,涌上了心头:“一定有原因,初二那年,他和我断了联系,他……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那年我们家发生了一场火灾。”

        陆粥粥死死攥住景哲的衣袖:“他没事吧!”

        景哲见陆粥粥只关心景绪,有些不太开心了,闷声道:“景绪被困在二楼,他从二楼窗台跳下来。”

        陆粥粥眼角顷刻变红了。

        “你别担心!没事的!”景哲连忙道:“轻度骨折而已。”

        “火灾严重不严重?景绪有没有被烫到?”陆粥粥恨不得立刻就见到他:“被火势逼得跳楼,那肯定很严重了!”

        “放心吧,没有毁容,他还是以前的样子。”景哲闷闷地说:“脸没事,身体……反正现在也都完全康复了。”

        “这些年,我一直联系不上他。”

        “其实是他自己的问题,从那以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不好好学习,经常和爸妈吵架,惹他们伤心。”

        景哲愤懑地说:“陆粥粥,你评评理,消防员都说,火灾是意外,他也没有什么大碍,跟爸妈较什么劲啊,好像全世界都欠他呢,还毁了自己的前程。”

        “一定很痛苦,他一定很痛苦。”

        陆粥粥想到梦里,他站在站在大火中的表情,那样的绝望、那样的痛苦……

        “不管多痛苦,又不是爸爸妈妈放的火,发生这样的事,大家都不愿意看到,他这样子伤爸妈的心,真的很不懂事。”

        陆粥粥打断了他:“景哲,你有景绪的电话吗。”

        “他电话一直没换啊。”

        “可……我联系不上他。”

        景哲说道:“兴许他不想和你联系吧,毕竟这些年以来,他变得简直六亲不认了。”

        陆粥粥攥着他的衣袖,急切道:“那你有他的住址、或是学校?任何能找到他的地方,你告诉我!”

        景哲本来不想说,但是看陆粥粥这模样,是不撞南墙不死心,索性道:“他学校离这儿不远,北城职高,爸想尽办法给他联系的一所学校,但他几乎不去。所以你过去也不一定能找到他,反正我是一次都没见着人影。”

        “谢谢你!”

        陆粥粥顾不得什么,连忙起身离开。

        景哲喊道:“诶,今天不是报道吗!”

        陆粥粥把行李寄放在奶茶店,在街边扫了一辆共享单车,骑着车风风火火地朝着职高方向驶去。

        景哲看着桌上只喝了几口的焦糖珍奶,有些不开心。

        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眼里心里……就只有景绪。

        明明自己已经变得更优秀了,还跟她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她还是不正眼看他。

        不过,等她见到景绪,就该幻灭了吧……

        北城职高也坐落于大学城内,跟北城大学相距不远,不过两所学校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没得比。

        这几天是新生入学季,学校门禁并不严格,陆粥粥骑着自行车直接冲进了校园。

        校园热热闹闹,随处都是人流,陆粥粥在骑着车在人群中穿梭,左顾右盼,打量着一张张陌生的脸庞的脸庞。

        她一进来,便吸引了不少同学的目光。

        如她这般明艳漂亮的少女,实在难得一见。

        陆粥粥虽然不记得景绪的样子,但是如果见着,她确信自己还是能认出来!

        闷热的天空飘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陆粥粥来到了推着车来到了学生会的招新伞下,问一个男生道:“同学,请问有什么方法,能在学校里最快找到要找的人?”

        漂亮的女孩在哪里都能获得帮助,男生殷勤地回应道:“你要找谁呀,我这边学生会有全校同学的名单,我帮你找吧。”

        “那就太好了!谢谢你,我要找景绪。”

        “景绪?你……你确定?”

        “啊?我找景绪。”

        男孩笑了笑:“明白了,学校里要找lu神的女孩,没十个也得有八个了,谁让人家游戏打得好,长得还帅呢。”

        “打什么游戏呀?”

        “lu神去年代表咱们学校,拿了整个大学城的电竞比赛冠军啊,你知道外面那些本科学校,都看不起咱们职高。但是这一仗,lu神干的是真漂亮!让咱们扬眉吐气了一番。”

        陆粥粥不解地问:“你说的那个lu神,是景绪吗?”

        “你不知道景绪的游戏名就是lu吗。l加一个u,所以大家都习惯叫他lu神。”

        “我想找他,你能联系到他吗?”

        “我哪能联系到这位大神呀,不然你去对面的男二舍看看,他宿舍楼就在那儿,408号,不过我提醒你,他经常不在学校,不一定能蹲守到。”

        “谢谢你!”

        陆粥粥推着车,朝着男二舍的方向跑去。

        “哎,妹子!要不要伞啊!在下雨呢!”

        陆粥粥已经顾不得滂沱的大雨了,她骑着车飞驰到男二舍楼下,蒙头就往里面冲。

        “哎哎哎!这个女同学怎么回事!”

        宿管大爷连忙叫住陆粥粥:“没看到标牌吗,男生宿舍,女生禁止入内!”

        陆粥粥因为太过着急,一时间乱了方寸,退出来,连声道歉:“对、对不起。”

        进不了男生宿舍,她就只能站在避雨的屋檐下,等着他出门。

        她看了看手表,这会儿四点半了,他应该很快就会下楼吃晚饭吧。

        陆粥粥站在铁门边,等了约莫半个小时,每一个经过的男生,她都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生怕错过他。

        毕竟十年没见了,很难一眼就认出来了。

        雨越下越大,再这样等下去,似乎也不是办法,陆粥粥叫住一个穿黄衣服的男生,问道:“同学,你知道408宿的景绪吗,我……我想见他。”

        “你想见lu神啊。”男生端着这一碗锅巴土豆,指了指雨中撑着透明雨伞的女孩,说道:“这位姐姐,拎着爱心小便当淋了老半天的雨了,也想见景绪,你们要不排个队?”

        “……”

        呃,不必了。

        陆粥粥一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女孩,她穿着露脐吊带衫,身材姣好,嘴里嚼着口香糖,手里拎着一份便当,看着像寿司。

        “你看,是不是得排队。”

        “那……能不能请你帮我插个队。”陆粥粥恳求道:“你就说,我是他的老朋友,隔壁的……想见他一面。”

        “行吧,我试试,不过你别报希望,每天想见lu神的女孩多了去了,也不缺你一个。”

        “谢谢你!”

        “不谢。”

        乔元洲端着土豆回了寝室,望见景绪正跟人开黑对战:“诶,lu神,楼下排队又排上了,全都是要跟你告白的女孩,你不下去见见啊。”

        景绪声线冷淡:“没空。”

        “也对,你这动动手指头就能挣钱的……是没必要花时间谈恋爱哈?”

        乔元洲倚靠在他桌边,感叹道:“不过刚刚我看到那女孩,跟过去那些女的真不一样,忒漂亮了些,那小长腿儿、那腰线、那胸脯、那神仙五官,啧,就四个字――美艳绝伦!”

        另一个正在吃锅巴土豆的室友,飞一般冲到阳台上,往下望了望:“雨里那个?一般般啦。”

        “不是!这儿看不到,在屋檐下躲雨呢!真的漂亮!”乔元洲拍着胸脯保证:“是老子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女人,包括女明星和所有网红主播在内。”

        室友道:“要不要这么夸张,我下楼看看去。”

        “你下楼管什么用,人家找的是lu神。”乔元洲说道:“lu神,要不要下会会她。”

        景绪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我看起来很闲?”

        “她说是你的老朋友,隔壁的。”

        听到这句话,景绪敲击键盘的手,蓦然顿了一下,漆黑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暗涌。

        乔元洲望向窗外:“咱隔壁……不就是北城大学吗,lu神,你还认识这学校的学霸妹妹啊?”

        景绪电脑屏幕暗了下来,游戏显示,他已经被kill了。

        “哟,难得,lu神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居然输了!”乔元洲立刻把关注点放到了游戏上:“你这一局,是纯游戏局吧。”

        “不是。”景绪退出了游戏,从鞋柜里取出一双崭新的aj运动鞋换上:“一赔一百,一场两万。”

        “我去!!!”

        就这一眨眼的功夫,他输了两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