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59章 牵牵

第59章 牵牵

        胖子买了两包烟,回头看到景绪居然领着俩小姑娘去玩游戏了。

        他有点懵了,不是说过来挣晚饭钱吗,怎么半道开始英雄救美了?

        不过有这位大神在,这仨小孩算是走了好运。

        胖子倚靠在柜台边,笑眯眯地看景绪表演。

        景绪拎起游戏枪,站直了身体。半眯着眼睛偏头瞄准,一枪解决一个,看得张虎眼睛都瞪直了。

        玩过游戏才知道这些人有多难命中,有时候他十多枪都打不中一个目标。景绪居然全盘命中,一个都没漏掉。

        这是什么开挂体质!

        陆粥粥没有看游戏,比游戏更吸引人的……是他的一举一动。

        他身形清瘦而修长,架枪的姿势非常帅气,一扫之前的疏懒漫倦。

        这一刻,陆粥粥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景绪,那样的闪闪发光,那样专注而认真。

        中场二十秒休息时间,景绪活动了一下肩颈,然后撩起袖子,重新架势。灯光下,他手臂的皮肤显出冷白色,扣枪动作稳准狠,眼神里透出几分戾气。

        一轮游戏,他以百分之百的命中率,大获全胜,游戏机以一赔十的赔率,吐出了十颗a币。

        看到那十颗a币,小伙伴们还没反应过来这意味着什么,直到前台服务生请出了游戏厅经理,开出了当日最大赔额的两万的支票之时,他们后知后觉回过神来。

        张虎:“啊啊啊啊!我们是发财了吗!”

        蒋清霖:“你瞎凑什么热闹,这钱是人家粥粥的。”

        张虎可怜巴巴地问陆粥粥:“肥粥,这钱能抵我欠你的么?”

        陆粥粥正要一口答应下来,景绪却道:“不行。”

        “啊?”

        “她的钱,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们很熟?”

        这句话显然惹恼了张虎,他忿懑地说:“我跟陆粥粥,我们十年的好朋友了。你问这样的话,算什么,这些年你跟人家联系过吗,人家天天念着你,你却连一条短信都懒得回,凭什么质疑我跟肥粥的关系。”

        景绪望了陆粥粥一眼,饱满的桃花眸上挑:“是么。”

        陆粥粥连忙拉扯张虎:“谁整天念着他,你快别胡说!”

        张虎是个一根筋的愣头青,说道:“还不念着他,你不是遇到什么路人甲都以为是他么!还追着人家要电话。你说说这些日子,你认错了多少人?”

        “我没有……”陆粥粥羞红了脸,急得直跺脚,死不承认:“就是没有!”

        “反正他就是没资格管咱们的事!”张虎直接点明主题:“咱们是好朋友,他是外人!”

        “嗨哟,你这小孩,你怎么说话呢!”

        身后的胖子听不下去了,走上前来,分辨道:“你怕是忘了这钱谁挣的,没我们lu神,你们几个小破孩今天裤腰带都得输光吧。没错,本钱是小姑娘出的,但是一行有一行的规矩,代练拿一半,所以这钱一半得是我们的。”

        张虎道:“你们拿你们的一半,我跟肥粥商量我欠她钱的事,两不相干!”

        陆粥粥想到那天景绪说自己没钱请客吃晚饭,猜测他经济状况不容乐观,于是将支票仔细叠好,揣进了他的裤兜里:“哥哥,你把本金转我就行了,剩下的都给你。”

        “肥粥!你都给他啊!”

        “张玉书你闭嘴。”

        刚刚陆粥粥被张虎这大嘴巴泄了底,也有些生气:“你欠我的,还得还,别想耍赖!不过只要你答应我,再也不来这破游戏厅了,我可以考虑让你分期付款。”

        景绪从包里摸出支票,展开,轻拍了拍她的脸,冷笑道:“陆粥,可怜我啊?”

        陆粥粥才不吃他这一套呢,伸手敲了敲他的额头:“好意思说呢,都穷得没钱请我吃晚饭了,我从来没见过哥哥这样小气过。”

        胖子揉了揉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从没见过景绪跟哪个女生如此亲昵过,猜测他们关系肯定不一般,开玩笑道:“lu神可不是穷得没钱吃饭了吗,他的钱都买巧克力了,还是进口最贵的fancy,买了也不吃,咱们基地都快堆成巧克力工厂了,也不知道是给谁买的哦。”

        景绪瞪了胖子一眼,胖子连忙识趣地闭了嘴。

        陆粥粥很意外,fancy是她爱吃的巧克力,以前景绪每周领了零花钱,都给会她买。没想到这么多年,他还有这习惯。

        俩人各自被队友卖了一波,都有些不好意思,气氛变得奇奇怪怪。

        胖子是个热闹的性子,本来想说lu神难得遇到老朋友,他想请客做东一起吃个便饭,奈何囊中羞涩。景绪现在倒是有钱了,偏偏他又不吭声。

        “人家小姑娘话都递到这份上了,你还不请人家吃饭,这就没意思了。”

        蒋清霖看穿了陆粥粥的心思,也赶紧助攻道:“要真没钱,请她一个人就行了,咱们就不跟着凑热闹了。”

        说完,她拉扯着张虎,赶紧离开:“张玉书,走走走,跟我去图书馆复习功课!高三生没资格跟大学生鬼混!”

        张虎有点不乐意,他还没跟陆粥粥说好还钱的事儿呢,结果被蒋清霖生拉硬拽地拖上了公交。

        “肥粥,咱们说好了啊,分期付款!”

        陆粥粥扬扬手:“放心吧。”

        胖子见状,摸摸自己的圆脑袋:“想起来了,胖爷我前女友住这附近呢,我找她叙叙旧去,拜拜了两位。”

        路口,只剩了陆粥粥和景绪俩人。

        九月的夏风依旧燥热,天空湛蓝,阳光灼目。

        女孩单薄的淡黄雪纺衫被微风轻轻撩动着,轻擦过他的手背,微痒。

        景绪低头,看到女孩鬓间有润湿的几缕发丝,顺服地贴在她白皙的左耳侧。

        她的脸颊带着夏日特有的潮红,脸蛋早已不复孩童时期的圆润,有了明晰的轮廓,也有了少女初绽的清美。

        他喉结滚了滚,轻微的吞咽声,细不可闻。

        “所以哥哥,今天有钱了,能请我吃饭了吗。”陆粥粥背着手,笑问道。

        “就这么想让我请你吃饭。”

        陆粥粥低头,露出一颗可爱的小虎牙:“我喜欢吃哥哥家的饭嘛。”

        小时候,她就老爱往隔壁景绪家串门,还总是赶在饭点。

        谈到小时候的事情,两人距离拉近了不少。

        “走吧,请你吃一顿。”

        景绪朝着学校小吃街走去。

        陆粥粥赶紧跟上他,理所当然地牵起了他的手。

        被她柔嫩的小手碰到的一瞬间,景绪宛如触电一般,抽回了手:“做什么?”

        小姑娘眨眨眼睛,无辜地说:“牵牵啊。”

        “陆粥,你今年十六了。”景绪忍耐地说:“你不是六岁的小孩了。”

        “哥哥还记得我今年多少岁呢。”陆粥粥害羞一笑,细密的睫毛宛如小刷子一般:“我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陆粥……”

        景绪还要说什么,她不听话的小爪子又牵住了他,这次直接和他十指交握:“好饿哦!我能吃两海碗米饭!”

        说完她拉着他朝美食街小跑而去。

        景绪被她不安分的小爪子紧紧攥着,使不上一点劲儿挣开她。

        阳光漫过头顶的香樟叶,在他脸上洒下明昧斑驳的光影。

        他看着前方牵他的手奔跑的少女,那是照进他残破不堪世界里的第一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