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60章 天作之合

第60章 天作之合

        陆粥粥带着景绪来到北城大学的美食街,在一家名叫“炒饭大王”的大排档门口,停下脚步。

        “老板,一份蛋炒饭。”

        “好嘞!”

        景绪望望摆在路边的矮桌椅:“让我请吃饭,你就吃这个?”

        “对啊,他们家的招牌就是蛋炒饭,堪称‘炒饭之王’,我强烈建议哥哥一定要试试。”

        景绪跟着她坐了下来:“我也要一份蛋炒饭。”

        “请稍等,马上就好了。”

        老板端着锅,熟练地翻炒着米饭,煎鸡蛋的油香味四溢,令人食欲大开。

        陆粥粥还冲对面副食店阿姨招招手:“阿姨,给我们来两瓶青啤。”

        景绪用筷子另一端敲了敲她脑袋:“青什么啤,陆粥粥,你很社会?”

        “我想陪你喝两杯嘛。”陆粥粥捂着脑袋说:“再说,人家是大学生了。”

        “小屁孩。”

        在景绪的坚持下,陆粥粥只好点了一罐椰奶,他自己倒要了一罐啤酒。

        香喷喷的蛋炒饭端上桌,陆粥粥没忍住又点了盘烧烤。

        饭菜垫了肚子,饮料也解决了半瓶,陆粥粥终于开口道:“景绪哥哥,我一直想问你……”

        话还没说完,便被景绪打断了:“不想回答,别问。”

        “哦。

        陆粥粥乖乖地闭了嘴,低头吃饭。

        沉默了约莫五分钟之后,啪嗒,一滴眼泪掉在了桌上。

        景绪:……

        小姑娘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哭哭啼啼地说:“我就是不明白,哥哥的玫瑰为什么碎了呢。”

        “陆粥,别哭。”

        “你成绩明明那么好,那么聪明,为什么要去读职高,连景哲都考上北城大学了,哥哥不去念哈佛,却上了隔壁的职高。”

        陆粥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伤心得堪比失恋。

        景绪淡漠的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意,用手背给她擦了眼泪:“老子什么时候说要去读哈佛了?”

        “不管,你那么聪明,什么大学都考得上的。”

        “陆粥,为这点事,掉眼泪不值得。”

        “除非你告诉我原因。”小姑娘身形一抽一抽的,湿漉漉的大眼睛委屈地望着他:“你有苦衷,对吗。”

        “没苦衷,想早点长大。”

        陆粥粥激动地质问:“什么叫长大,不念大学,玩游戏挣钱,吃了上顿没下顿,这就是你说的长大吗!”

        “是啊,老子已经烂成这样你也看到了。”

        景绪的少年意气也跟着上来了,冷声说道:“我哥跟你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我在隔壁念职高,这就是长大。”

        “长大以后,一切都变了,没有童话,没有公主,也没有隔壁的天才景绪……”

        “陆粥,你的梦该醒了。”

        陆粥粥被他一番话说蒙了,撒娇式暴哭……是哭不出来了,只觉得一股巨大的悲伤正在缓慢吞噬着她的心。

        她低头吃完了最后一口蛋炒饭,哑着嗓子问:“梦醒了,我和哥哥也到此为止了,对吗。”

        他喝了一口酒,轻佻地笑了:“不然,你还计划要跟我怎么样?”

        “我明白了,以后也不会再来找哥哥了。”

        陆粥粥掩住眸底的悲伤,起身,扫码付了自己的钱,转身离开。

        没走几步,景绪却又追了上来,拉住她的手腕:“等一下。”

        “放开!”陆粥粥用力挣开他,崩溃地哭道:“我没计划要跟你怎么样,以后也不会计划了!你这个骗子!”

        “陆粥……”

        “我讨厌你了景绪!以后再也不见!”

        景绪见拉不住她,于是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的腰:“难怪今天这么情绪化。”

        “不是说梦醒了吗,所以这又是干什么!”

        “梦是醒了。”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裹在她腰间,附在她耳畔轻声道:“但你裙子脏了。”

        *

        陆粥粥裹着景绪的外套,匆匆跑回家,卫生间里,她看着自己百褶裙上的小红点,简直想一头撞死在马桶上。

        这个月的亲戚竟然提前了一个星期,如果早点知道,她必然不会穿白裙子出门的。

        卫生间翻来覆去找了一遍,没有找到卫生棉。

        家里什么都有,但杨曳应该也不会细心到连女性用品都给她添置齐全。

        陆粥粥无力地坐在马桶上,摸出手机准备叫一个跑腿服务。

        下单之前,她接到了景绪的电话:“你在几楼?”

        “什么?”

        “莱汀公寓,几楼。”

        “你怎么知道我住哪儿?”

        景绪说道:“我想把你送回学校,所以一路跟着你。”

        她闷闷地“哦”了声:“你问门牌号,干嘛。”

        不是没有计划要跟她怎么样了吗。

        “我给你买了……”他顿了一下,说道:“我给你买了需要的东西,如果你现在需要的话。”

        陆粥粥脸颊开始发烫,她舔了舔下唇,说道:“要的,我在32楼,你把东西放在门边就好。”

        “嗯。”

        “谢谢。”

        陆粥粥挂掉电话之后,又给楼下的物业保安打了电话,让他帮景绪刷卡。

        几分钟后,门外传来了门铃声。陆粥粥裹着浴巾跑到门边,趴在猫眼处看了看,门外没人。

        “咔嚓”一声,她打开房门,黑色塑料口袋就放在门边。

        她赶紧将黑色口袋拎回来,左右望了望,发现景绪就站在几米开外的走廊转角处,望着她,嘴角淡淡扬着。

        陆粥粥脸蛋一红,狼狈地关上了门。

        塑料袋口袋里,他给她买了很多种类的卫生巾,日用夜用加长型都有,除此之外,还有红糖包和暖宝宝。

        陆粥粥来不及多想,跑去浴室三下五除二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的棉质睡衣。

        此刻的她,也终于冷静了下来,给景绪打了一个电话,想向他道谢。

        却没想到,门外响起了电话铃声,是《千与千寻》的钢琴曲。

        她再度打开房门,发现他竟还没走。

        见她出来,景绪抬起头。

        顶上的灯光落下来,他的脸庞干净而明晰。

        “你还在啊?”

        “我拿衣服。”景绪放下手机,说道:“两件都在你这儿,没换洗了。”

        “你就两件衣服噢?”陆粥粥打开了房门,让他进来:“衣服刚刚洗了,还没干。”

        景绪走到房门边,犹豫地了一会儿,并没有进去。

        陆粥粥回头:“进来呀,哥哥。”

        “不了,衣服给我就行。”

        “还在等烘干呢。”陆粥粥给他拿了男士拖鞋:“至少一个小时,你要站在门口等吗。”

        景绪还是换鞋进了屋。

        房间是南北通透的大平层,落地窗采光极好,灰白色调的家具风格,显得大气上档次。

        不过小姑娘不怎么会收拾,他来了,她才赶紧把沙发上的衣裳和七零八乱的杂志捡起来。

        “哥哥,你坐一会儿。”

        景绪挑了单人沙发,坐下来。

        “这房子是姑奶奶给我买的,她怕我在宿舍睡不好觉。”陆粥粥从冰箱里给他拿了冰可乐和苏打水,笑着问:“这里不错吧。”

        “很好。”

        非常奢华舒适的居住环境,和他现在住的地方完全同。

        其实,很多事情只有长大了才会明白,明白何为天壤、何为云泥。

        面前的女孩穿着白色的棉质睡裙,漂亮得像个天使。而他呢,他早已在地狱的恶水里腐朽了。

        有什么资格肖想更多。

        陆粥粥坐到景绪身边的沙发扶手边,红着脸蛋,不好意思地说:“刚刚我好蠢哦,我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都是气话。”

        景绪嗅到了她身上淡栀子的清香,应该是沐浴露的味道。

        他在小姑娘慢慢挪近的时候,起身走到开放式厨房,拿起电热水壶,给她烧了一壶热水。

        “你刚刚说了什么,我都忘了。”

        “忘了忘了!我们都把它忘了!”

        陆粥粥跑过来,撑着吧台坐上去:“哥哥,其实刚刚我也想明白了,我不该歧视职高,职高学技术,那也挺好呀。还有……我听说你加入了什么电竞队,我问了我姑爷爷,他说这也是新兴产业,如果能出头,很有前途的!”

        景绪默然转身,从橱柜里拿出杯子洗干净,给她冲了一包红糖水。

        陆粥粥又跳下了吧台,走到他身边,抓着他的手道:“所以你千万不要自卑哦。”

        “我不自卑。”景绪垂眸,睨她一眼:“跳上跳下的……你身体很方便?”

        陆粥粥嘻嘻一笑:“这不是第一天么,还没什么感觉呢。”

        “去坐好。”

        “遵命!”

        陆粥粥赶紧坐到吧台椅上,端端正正像小学生一样坐好,接过他递来的红糖水:“我最听哥哥的话了。”

        景绪不敢看她,他知道她很乖,很乖很乖。

        他怕自己心里升起不好的欲望。

        “陆粥,我不是以前的景绪了。”他嗓音很沉,也很苦。

        这些年,他所经历的痛苦……已经将他折磨得面目全非。

        “所以呢!”

        他转过身去,背对着她:“所以,不要对我抱任何期待,你会失望。”

        陆粥粥光着脚丫子,走到他身边,踮脚想去摸摸他肩头残损的玫瑰:“会好起来的,哥哥。”

        景绪靠在橱柜边,退无可退,只能任由小姑娘趴上来,指尖轻柔地撩拨着他的玫瑰,也撩拨着他敏感的心。

        他眼神变得很深很沉,脑子里闪过无数危险的念头。

        把她据为己有,让她缚在自己身边,让她永远陪伴他。

        他的手紧紧攥着拳头,身体微微颤抖着。

        陆粥粥凑近他脖颈,轻轻嗅了嗅,笑着说:“哥哥,你这一身汗味,要不要去洗澡啦。”

        景绪清醒了过来,一把推开了小姑娘,转身背对着她。

        把她拉下来,和他一起腐烂吗。

        他怎么舍得。

        洗衣机传来“叮”的一声响。

        “哦!衣服烘好了。”

        陆粥粥从洗衣机里捡除了他的外套,又从衣架上取下那天洗好的那件衣服,一起递给了景绪。

        景绪嗅了嗅两件衣服,说道:“味道不一样?”

        “都是洗衣液的味道呀。”

        “不是。”景绪拿着黑的那件,说道:“这件,有花香。”

        “哦,这件……我泡澡的时候顺便一起洗了,你知道我很懒啦。”

        “……”

        景绪返回出租屋,直接钻进厕所里,半个小时后才出来,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胖子在房间里玩游戏,桌上凌乱地摆放着吃过的外卖和啤酒罐。

        窗外有车流驶过的白噪音,绵延不断。

        他走到阳台边,身体的兴奋之后,放空脑子。

        这就是他的生活,狭窄,逼仄,潮湿,充斥着烟酒和汽车尾气,还有隔壁那对仿佛永远没有疲倦的小情侣。

        胖子见景绪回来,讪讪地收拾了桌上的空酒罐和外面,又拿了抹布将桌子擦得干干净净。

        “lu神,今天那妹子颜值太可了!我胖爷直播圈混了这么多年,也算见过不少神颜网红,那妹子……秒秒钟吊打网红圈啊。”

        景绪点了根烟,说道:“少拿她跟别人比。”

        胖子笑着说:“嘿,你女朋友啊?”

        “不是,配不上。”

        “你看,你又谦虚了不是,虽然妹子真的乖,但是我们lu神也不差啊,如果有朝一日出人头地,那还不是什么都有了。”

        景绪起身走到阳台边,夏日微凉的晚风吹拂着,稍稍清醒了些。

        别人说,郎才女貌便是天作之合。他也曾私心里肖想过,将枝上的小蝴蝶攀着下来,藏起来,只属于他一个人。

        一切美好的期许和为之付出的所有努力,都终止于那场大火。此后的漫长岁月里,他再无梦可做。

        *

        陆粥粥年纪小,宿舍里的几位姐姐在军训中都特别照顾她。

        她的皮肤很白,容易敏感,军训时让太阳暴晒了几天,便开始泛红干燥起来。

        室友姐姐们拉着陆粥粥去校门外的屈臣氏,买了好多防晒霜和修复面膜。

        这些其实陆雪陵都有给她准备,但是小姑娘仗着自己年纪小,皮肤底子好,对护肤很不上心。

        室友小姐姐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教训她――

        “女孩子吧,皮肤是最重要的,就算你现在年纪小;至少,基础防晒要做起来吧。”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陆雪陵絮絮叨叨的劝导,她不一定能听进去,但同龄的姐姐们一番护肤箴言之后,陆粥粥果真也开始重视了起来,跟着女孩们挑选各式各样的防晒乳和喷雾。

        挑选了护肤品之后,陆粥粥请室友们去奶茶店喝水。

        夏桑八卦地问陆粥粥:“听说……你在追秦新澄学长啊?”

        陆粥粥差点被水呛到:“没、没有啊。”

        “很多人都在说,你在追秦新澄学长,还是主动搭讪要的微信呢,一见钟情那种。”

        秦新澄算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了,辩论队队长,曾经带队上过电视台的辩论节目,所以几乎全校都认识他。

        “不是的。”陆粥粥连忙解释道:“那天是个误会,我把他认成我的一个老朋友了,这才冒昧上前搭讪。”

        “那这误会可大了。”吕书意说:“现在好多人都在传你们的八卦,说你们俩会在一起,还说你们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才不是嘞。”陆粥粥摇头:“我跟他一点都不合好不好,我都不认识他。”

        “你俩加微信没聊天啊?”

        “他找过我几次,就聊了些有的没的,很无聊的话,而且是他主动加的微信!”

        夏桑和吕书意对视一眼,说道:“感觉学长喜欢你诶,不然,你俩发展发展?这样你也能光荣地成为我们宿舍最早脱单的那一个。”

        “不行!”陆粥粥连忙说:“我想都不敢想,我爷爷不叫早恋,会揍我的!”

        夏桑摇摇头:“哇撒,这都什么什么年代了!你还听爷爷的话。”

        陆粥粥浅浅地微笑,露出两颗小虎牙:“不敢不听呐,我爷爷凶得很。”

        吕书意犹豫了一下,说道:“那陆粥粥,既然你对秦新澄学长没意思,那我可就追啦,我就喜欢学长那种……又高又帅又有能力的男人!”

        “追追追!”陆粥粥巴不得把包袱甩出去:“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别了别了,追男孩还是得自己上,假手于人可不行。”

        陆粥粥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们是你坚实的后盾!”

        “嘿嘿。”

        就在这时,陆粥粥看到三个女孩进了奶茶店,其中一个正是那天在职高宿舍楼下和她发生了矛盾的口香糖女生。

        陆粥粥不自然地用手挡住了脸。

        真是冤家路窄,她可不想再和她发生争执了。

        “萱萱,你和lu神怎么样了?追上了没有啊。”

        口香糖女生单手撑着吧台,爽朗地说:“不追了。”

        “为什么?”

        贺萱雅冷笑:“我也是一开始不知情,差点被他骗了。”

        陆粥粥皱眉,望向贺萱雅。

        她对女孩们说道:“我听他一个室友说,他背上有烫伤过的痕迹,而且听说面积还不小,你们想想,烫伤哎!那得有多恶心啊!”

        “天呢!”

        “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

        “难怪他大热天也从来不穿短袖,原来是怕被人看到啊。”

        贺萱雅继续说:“所以啊,他也就一张脸好看,简直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幸好你早点看清了他。”

        “是的!要是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不知道多恶心呢,想想我就膈应。”

        陆粥粥脸色越来越沉,手中的奶茶杯被捏得变了形。

        贺萱雅:“你们想想,被烫伤过,那夏天得有多臭啊。谁跟他在一起谁倒霉,幸好我及时抽身。”

        “快别说了,恶心死了。”

        女孩们发出嫌弃的啧啧声,丝毫没有注意到,陆粥粥端着茶杯走到了她们身边。

        她从容地撕开了奶茶杯的塑料膜,在所有人都没有防备的时候,“哗”的一下,将杯子里的绿茶,全部倾倒在了贺萱雅的头上。

        贺萱雅被这一变故惊呆了,瞪大了眼睛,张大嘴巴,发出了一声尖叫――

        “啊!好烫!”

        周围几个女生也捂住了嘴,难以置信地望着陆粥粥。

        很难想象,这个看似模样乖巧的女孩,竟然会做出这么粗鲁的举动!

        “你……你做什么!”

        陆粥粥面无表情地望着贺萱雅,眼神冷得快要结冰了――

        “你再说他一个字,试试。”

        他是她那样珍惜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