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61章

第61章

        那是陆粥粥第一次跟人打架,倒也不算打架,她起了个头,一杯绿茶给贺萱雅浇了个狗血淋头。

        茶不烫,但是贺萱雅的妆却花了,众目睽睽之下,实在有够狼狈。

        于是乎,事情接下来的发展便有些超出控制,几个女生纷纷上前维护自己的朋友,还动了手。因为奶茶店距离校门不远,很快,学校保卫科的老师赶过来,制止了一场干戈。

        因为是陆粥粥率先动手,所以她被提到了教务处,写了一份两千字的情况说明,按手印盖章。

        好在这件事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教务处的老师念她年纪小,并没有为难她,让她保证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两个小时后,室友乔元洲跑到操场边,冲正在打篮球的景绪扬了扬手:“lu神,过来看看这个。”

        景绪投了一个三分上篮,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珠,走到室友乔元洲身边,漫不经心问:“什么。”

        乔元洲将手机递给他:“你自己看。”

        手机网页上显示为北城大学校园论坛,论坛上飘在最顶端标红的热贴,名为《男生擦亮眼睛吧,这就是你们的学妹女神》。

        景绪戳开了帖子,帖子里有一段视频。

        视频中,陆粥粥从容不迫地撕开了茶杯薄膜纸,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绿茶倾倒在了贺萱雅的头上。

        女孩的动作干错利落,表情冷漠坚韧,分明是挑衅的行为,却让她做出了见义勇为、替天行道的气势。

        景绪忽然想到一件陈年旧事。

        当年他和景哲被周壮欺负,小区里所有人都逼迫他道歉,只有陆粥粥,义无反顾挡在他身前,帮他一起对抗全世界。

        那时候,她目光坚定,表情决绝,瘦弱的身躯里仿佛装满了无限能量。

        “贺萱雅人品的确很烂,之前追你没追上,到处在学校里散播你的谣言,说你……”

        乔元洲顿了顿,改口道:“她若不是女生,老子早教训她了。这下可好,有女生动手,帮你出了这口气。”

        景绪没应他,指尖下滑,看到评论已经过百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外表乖乖女,内心社会姐啊。”

        “看着挺温柔一妹子,怎么动起手来这么狠呢?”

        “这也太不体面了吧。”

        “这妹子是大一新生里面最漂亮的,军训就注意到了,没想到是这样的人。”

        “本来准备追的,现在看来,算了算了,就她这样……我可消受不起。”

        “楼上,你想追也追不上吧。”

        “我才不喜欢这种母老虎呢!”……

        论坛里说什么的都有,有谩骂的、有骂帮陆粥粥说话的、也有作壁上观的吃瓜群众,但骂声和批评的声音更多。

        景绪眉头拧了起来:“他们学校论坛管理员,有认识的吗?”

        乔元洲知道景绪想删帖,他摊手道:“我哪有这本事,能认识隔壁学校的人啊。”

        景绪看了看左上角几个管理员账号,然后将手机还给他,转身朝着宿舍方向走去。

        “lu神,你要干嘛?”

        “盗号。”

        “我去!”乔元洲追上景绪:“这可是他们学校的官方论坛,你确定要黑他们?”

        景绪并不在乎什么官方不官方,他所在乎的所有……

        也不过一个她而已。

        *

        两千字的情况说明兼保证书,写得陆粥粥手都断掉了,提交之后,又让教务主任狠狠训导了一番――

        “你入校成绩是本省最高分,我以为你是个安分的好孩子。”

        “这件事幸好没捅到警察局,不然就要挂档案了!”

        “陆粥粥,做任何事之前,能不能先想想后果,不要那么冲动。”

        陆粥粥乖乖地点头,保证不会再犯,教务主任这才放她离开。

        但是时光可以重来,她依旧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即便闹到警察局去,她也不后悔。

        景绪是她从小便护着的人,她不能容忍任何人诋毁他。

        贺萱雅说的那些话,陆粥粥没法释怀,她走到校门口,给景绪打了一个电话――

        “哥哥,我想见你。”

        “现在?”景绪刚黑进了校园论坛,正要操作删帖:“现在有点忙。”

        “我在学校后门等你,你不来,我就一直等。”她似赌气一般说完,果断挂了电话。

        景绪侧头望了眼窗外火辣辣的太阳,操作鼠标删掉了帖子,然后去卫生间洗了个三分钟快澡,换了一身干净的t恤。

        出门的时候,正好遇上赶回来的乔元洲。

        “lu神,搞定了?”

        “嗯。”

        “我去……你这也太无所不能了吧。”乔元洲走到他的书桌边,望了望书架上塞满的编程书:“我还以为你就看个乐子呢,没想到你还真特么自学成才,还学会当黑客了!”

        “不难。”

        对于他而言,这就跟魔方一样简单。”

        “你这脑子,居然沦落到咱们学校了。”乔元洲摇着头:“真是天妒英才啊!要不再参加一轮高考试试,指不定还能考到隔壁学校呢。”

        景绪换了运动鞋,径直出了门。

        *

        学校后门有一棵百年的梧桐树,枝叶繁茂,即便是炎炎的盛夏,站在树下也会觉得分外凉爽。

        树下,陆粥粥不安地来回踱着步子。

        她不知道贺萱雅说的那些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

        之前景哲提到那场火灾的时候,只是轻描淡写、一晃而过,说他没有大碍,很快就恢复了。

        陆粥粥便真的以为……景绪没什么事。

        后来再见到他,好胳膊好腿,她也没有多想。可是贺萱雅说的那些话,让她的心无法平静。

        她必须找景绪问个明白。

        这时,身后有人叫她:“粥粥。”

        她回头,望见景哲小跑了过来。

        他还穿着军训时的大号迷彩服,戴着鸭舌帽,脸颊红扑扑的:“你真在这儿啊。”

        “景哲,有事吗?”

        “我刚刚听说你出事了。”景哲攥着手机,急切地问:“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怎么跟隔壁职高的女生动起手来了?”

        陆粥粥没料到他消息这么快:“谁告诉你的?”

        “论坛上都传遍了。”景哲摸出手机,絮絮叨叨说:“好多人骂你,说你什么性格暴躁、娇生惯养、公主病什么的,咦,视频呢?怎么找不到了?”

        陆粥粥凑过去看了眼手机:“哪有啊?”

        景哲想了想,说道:“我刚刚联系了管理员,可能他帮忙删掉了吧,毕竟这样的视频挂在论坛上,对你影响也不好,万一你再被网友认出来是陆怀柔的孙女,那可就糟糕了。”

        “哦,那谢谢你啊!”陆粥粥也没想到这茬,松了口气:“幸好删掉了,不然真给我爷爷惹麻烦了。”

        “所以呀,你以后做事儿,可别再这么冲动的事了。”景哲絮絮叨叨地说道:“女生打架真的很不体面,尤其对方还是职高的女生……”

        陆粥粥反问:“职高的怎么了?”

        “他们和咱们,素质不在同一层面,最后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他的话陆粥粥没法同意:“咱们学校也有低素质的人,隔壁学校也有高素质的人嘛,道德修养跟人的分数成绩又不挂钩。”

        景哲不解地说:“我是在帮你啊,你怎么反而帮起他们来了。”

        陆粥粥就是觉得景哲有些看不起人,不过她也理解,作为名校的学生,他多少会带一些优越感和高姿态。

        陆粥粥愤懑地说:“你没在现场,我跟你讲哦,那个女生之前追景绪来着,没追上,结果在背后诋毁他,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啦!”

        听到“景绪”两个字,景哲面色有些挂不住:“你就是为景绪,才跟她打架?”

        “当然,我才不会让别人欺负景绪呢。”

        “你见过他了吗?”

        “见过了,他真的变了好多。”

        陆粥粥叹了一口气,忽然想到什么,抓着景哲衣袖问:“对了对了,我还想问问你,那场火灾,景绪伤情到底怎么样?不仅是简单的骨折吧?”

        “噢……”景哲想了想,说道:“背上有些烧伤,你知道,火灾嘛,他没逃出来,烧伤是正常的。”

        “严重吗!除了背上还有哪里?后再怎么恢复的?现在完全好了吗?”

        她连珠炮似的问了一堆问题,景哲脸色也越来越难看,轻描淡写说:“已经是很久很久的事了,早就恢复了。”

        “全都恢复了吗?”

        “嗯。”景哲岔开话题:“对了,天气热,我给你买了柠檬茶,冰的。”

        “谢谢哦,我喝不下。”

        陆粥粥的确是口干舌燥,但是想到景绪,她什么胃口都没有。

        “我特意给你买的,我也不爱喝这些饮料,你不想喝就扔了吧。”景哲将饮料口袋递到了她的手上。

        陆粥粥无奈,只能接过,闷声说:“谢了,下次我请你。”

        “没问题!”……

        两人正说着话,没有觉察在街道的对面,黑t少年站在阳光底下,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们。

        太阳刺目灼眼,九月依旧是三伏的燥暑。

        北城大学和职高,其实只有一街之隔。

        景绪站在街道对面,手里拎着一杯奶茶,望着街道另一边的景哲和陆粥粥。

        一条马路分开了两个世界,他身处腐烂的淤泥中。而景哲,那个自小憨厚笨拙的男孩,现在却站在她的身边,如此名正言顺,又如此理直气壮。

        景绪的手攥了起来,手背暴起青筋,奶茶的口袋被他捏出了褶皱。

        他出事之后,景哲迅速成长起来,虽不能说他夺走了原本属于他的人生,但是他的确在极短时间里,取代了景绪,成为了父母的欣慰与骄傲,成为了亲朋好友赞不绝口的优秀孩子――

        “不要太伤心了,想想你们还有景哲呢。”

        “是啊,景哲是我们唯一的安慰了。”

        “一定要振作啊,为了景哲,你们也要坚持下去。”

        “景哲,快过来安慰妈妈,让妈妈不要哭了。”……

        这是病房外常有的对话。

        景绪闭上眼睛,努力想要隔绝全部的感观和听觉……但是他做不到,这些话日日夜夜萦绕在他耳边,就像淤泥中伸出来的一双双白骨枯爪,将他拉入黑暗深处。

        他是被放弃的那一个,景哲取代了他的全部。

        他心里唯一美好的女孩,现在也在景哲身边,喝着他给她买的奶茶。

        景绪知道景哲报考北城大学的目的是什么,他的分数是擦线过,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报考了这所大学,想要赌一把。

        而这一年,北城大学对南城的收分意外地偏低,正好卡在了景哲的分数线,只低了一分。

        所以他赌赢了。

        景哲喜欢陆粥粥,很喜欢,很喜欢。

        但是陆粥粥不喜欢景哲,景绪知道。至少,比起景哲而言,陆粥粥其实更依赖自己。

        但之前景绪一直避着陆粥粥,没有太过热情,他觉得……现在的自己配不上她。

        既然他配不上,那景哲又算个什么东西。

        景绪眼睛里的光,一点点沉下去,凝成了一团化不开的浓雾。

        他要把她夺走。

        他丢了所有,只剩一个陆粥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