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63章 疼

第63章 疼

        北城大学的校园论坛遭遇病毒攻击,关站维护了一周,帖子被删得七七八八了,陆粥粥的热贴自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个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任何热点都不可能持续太长时间。很快,那件事便被人遗忘了。

        周末,陆粥粥约了景绪出去玩,清早起床好好打扮了一番,在职高校门口等着他。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站在马路边,相当惹眼,路过的不管男生还是女生,都会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景绪不是从学校出来,他骑着摩托车,从马路对面驶来,停在了陆粥粥面前。

        陆粥粥朝他小跑过去,甜甜地喊了声:“哥哥。”

        “你以后不要到学校找我。”景绪取下了护目镜,说道:“我不常在学校。”

        “那你住在哪里呀,我以后来你住的地方。”

        “陆粥,我平时很忙,不能像小时候那样总陪你玩。”

        “哦,好吧。”陆粥粥背着双手,脚尖点着地面,浅浅一笑:“但你还是来了。”

        景绪还是来了。

        就像小时候,明知老师布置了大量的作业,他还是会在每天放学之后,先陪陆粥粥去挖蚯蚓喂鱼,然后再脏兮兮地跑回家,连澡都顾不上洗,熬夜写作业。

        这些年,无论他变得如何面目全非,但是关于陆粥粥的所有习惯,却像烙印一般,深深印刻在他的骨子里,万难改变。

        “我听室友说,距离北城西郊十公里外,有个古镇,古镇这两天在举办耍水节,咱们去那儿看看吧。”

        “好。”景绪将防护头盔戴在她的脑袋上:“上车吧。”

        “等一下。”陆粥粥看到街边有小摊贩推着小推车,小推车上插着五颜六色的小风车。

        她跑到小推车前,挑了一个白色的风车,然后将风车系在了景绪的摩托车上。

        景绪皱眉:“这什么?”

        “郊游就要有郊游的样子嘛。”陆粥粥笑着说:“很可爱啊。”

        景绪没觉得在他的重型机车上系这一枚小风车有多可爱,但是他觉得小姑娘水盈盈的杏眼笑起来的样子,格外可爱。

        她的一颦一笑,都能让他感觉温暖。

        景绪启动了摩托车,摩托“轰”的一声,飞驰了出去。

        陆粥粥在他踩下引擎的一刹那,赶紧抱住了他的腰:“我还是第一次坐摩托车呢!”

        “风好大呀!”

        小姑娘紧紧抱着他,既兴奋又紧张。

        景绪全身的感官都聚集到了腰上,酥酥麻麻的感觉顺着脊梁……一阵一阵往脑子里冲。

        他实在有些受不住了:“陆粥,你抓我的衣服就好。”

        “哦,好。”

        陆粥粥松开了他,抓着他两边的衣角,攥了不到两分钟,在摩托车过减速带的时候,又下意识地抱住了他。

        景绪不再多说什么,任由她紧紧抱着自己。

        还是安全第一,他告诉自己。

        “哥哥,你不用每次见我,都喷香水的。”陆粥粥蹭了蹭他的衣服,吸吸气,说道:“你身上没有味道,贺萱雅说你臭,那是她胡说,你干干净净的。”

        景绪的心沉了沉。

        他知道现在自己身上没有任何气味,但是在医院那几年,他鼻息间充盈着那种令人心闷的腐臭味。即便出院之后很多年,他仿佛还能嗅到这样的味道。

        所以在遇到陆粥粥之后,他生平第一次踏入奢侈品门店,给自己买了一款价值不菲的男士香水。

        “不好闻吗?”

        “不是,好闻的。”

        雪松和柑橘混合的木质香味,很淡,给人一种清新而沉稳的感觉。

        “好像我爷爷也有这种香水,好闻。”陆粥粥像狗一样,这儿嗅嗅,那儿闻闻,弄得景绪有点痒。

        “你够了,陆粥,乖乖坐好。”

        “好哦。”陆粥粥不再乱动了:“我只是觉得,我们都这样熟悉啦,相处不用太刻意,还要精心打扮一番才出门。”

        “我喷香水就刻意了,那你化妆又算什么?”

        “呃。”陆粥粥脸颊有些发烫。

        她特意让室友姐姐帮她化了个素颜妆,而且一再强调,一定要让人看不出来!

        没想到还是让他看出来了。

        “女、女孩子出门都要化妆的。”她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这很正常!”

        “穿高跟鞋不太好走路吧,这也正常吗。”

        “……”

        只是不想显得太矮了,景绪目测得有188的身高,她不穿高跟鞋走在他身边,就跟他带了个小女儿似的。

        “你干嘛观察这么仔细!”

        “你既然都化妆了,我当然要注意到,不然不就白费功夫了;高跟鞋也是,我若不注意到你长高了一些,不就白受罪了?”

        “……”

        没毛病。

        “所以陆粥,我们都长大了,长大之后,很多事情就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无所谓。”

        “我明白了,哥哥,这叫女为悦己者容,对吧。”

        景绪没有说话,他低头看看自己脚上那双崭新的aj运动鞋。

        难怪这段时间消费水平蹭蹭上涨,再也不可能像过去那样邋里邋遢无所谓。

        他不想再烂下去了。

        陆粥粥抱紧了他,脸蛋微红,小声说:“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不管是香水,还是你本来的味道。”

        景绪没有回答,漆黑的眸子望着前路,阳光透过云霄洒落在他的肩头。

        他的心也仿佛被阳光暖暖地晒着,漫着懒洋洋的温柔。

        *

        古镇的耍水节吸引了不少游客参观,古镇主干道两边是经过修缮的红瓦白墙、四角飞翘老式建筑,而中间有一条浅浅的溪流,清澈见底。

        不少家长带着孩子来到这里玩水,小孩子们在溪流里用水枪相互射击,嬉戏玩闹。

        陆粥粥还是小孩子一般的心性,迫不及待地脱了鞋,光着脚丫子踩到溪水中。

        “啊!好凉呀!”

        景绪帮她拎着高跟鞋,站在岸边,用手机给她拍照。

        “哥哥,你也下来呀。”

        “不了。”

        “来吧!”陆粥粥跑过去牵住他的手:“快下来,好舒服呀!”

        景绪无奈,只能脱了鞋,踩进小溪中。

        溪水温柔地拂过脚背,有些冰凉,但是在夏日里却觉得很舒服。

        陆粥粥用手捧起水,洒在他的身上。

        景绪伸手挡了挡:“别胡闹。”

        陆粥粥不顾他的警告,依旧将水泼在他的身上。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啪”!

        水花溅满他全身,连头发都湿了。

        陆粥粥笑弯了腰。

        “你完了陆粥。”景绪问一个小孩要了水枪,灌满了水,射向陆粥粥。

        陆粥粥惊叫一声,伸手格挡,结果依旧被喷了个透心凉。

        “景绪!你作弊,欺负人!”

        “能不能别这么输不起。”

        “你完蛋啦!”

        陆粥粥也捡起了岸边的水枪,和他相互扫射……

        一顿相互伤害之后,两只“落汤鸡”决定暂时休战。

        景绪为表歉意,去冰淇淋店买了一支个甜筒冰淇淋,递给她。

        两人光着脚丫子坐在小溪边,高跟鞋和运动鞋也摆在一起,宛如情侣一般依偎着。

        陆粥粥接过冰淇淋,气呼呼地说:“我全湿啦!你太过分了。”

        “这都能怪我,不是你自己要玩。”

        “我可以欺负你,但你不能还手。”

        “为什么?”

        “因为你是哥哥!”

        好吧,他无言以对。

        景绪捡起一颗小石头,打了个水漂。

        他发现,自己是心甘情愿让这小祖宗欺负,一点脾气都没有。

        阳光下,斑驳的波痕水影倒映在她白皙的皮肤上,闪动着金色的光斑,她清丽的五官越发显得明艳动人。

        景绪不太敢细看,身体已经有些不太安分的燥热了。

        长大了真的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比如“女为悦己者容”,又比如那些不太好的梦。

        她的一颦一笑,都令他无时无刻不在欲念纠缠……

        陆粥粥没有注意到景绪的万千思绪,她只是低头拆着冰淇淋的包装纸,漫不经心地问:“疼吗,那几年。”

        景绪知道小姑娘其实一直想问,却又不敢问。

        他毫不隐瞒地回答:“疼。”

        对任何人他都可以表现得无所谓,披上厚重的盔甲,以示坚强。但是在陆粥粥面前,没有这个必要。

        他愿意把最脆弱柔软的一面给她――

        “很疼,每天都能翻来覆去死一遍的那种疼。”

        小姑娘的身体明显地颤了颤,她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将冰淇淋递过去:“第一口给你。”

        景绪看着草莓甜筒的白奶油,没有跟她客气,咬了一小口。

        “好吃吗?”

        “嗯。”

        陆粥粥舔着冰淇淋,说道:“哥哥,以后只要我有的,最好最好的……我都给你。”

        “谢谢陆粥。”

        “不用客气啦哥哥。”

        景绪品尝着舌尖的甜腻,他知道,最好的他已经拥有了。

        *

        晚上,景绪匆匆赶到了电竞酒吧,胖子在门口接他――

        “lu神,lu祖宗!这比赛的参赛费就交了两千块!你不好好备战,野哪儿去了,哎哟,还弄这一身水,你摔沟里了?”

        景绪没理他,径直走进了电竞酒吧。

        酒吧里有十几台电脑,正前方的超大投影屏幕上显示着游戏比赛的实时画面。

        “这场比赛的奖金已经垒到了八万,只要你能拿总冠军,咱们就两千省吃俭用的报名费就算没白交。”

        景绪淡定地坐了下来,戴上了耳机,比赛正式开始。

        这类的电子竞技比赛,属于行业链里面不见光的那种比赛。因为高昂的奖金,不少职业选手也会参加,挣点快外,参加的人数越多,奖金垒得越高。当然,相应的难度也会越大。

        这场比赛,就算是参与人数比较多的,不仅有线下竞技,还有不少玩家没到现场,网络联机。

        胖子从来不会担心景绪,他状态最好的一次,一个通宵连赢十几场比赛。当然,也有输的时候,比如一边吃方便面一边玩比赛;又比如遇到隔壁小情侣“大战三百回合”,他也会比较烦躁。

        这场比赛,景绪虽然全身湿透了,但他状态相当不错,两个小时的鏖战,最终以最高胜率和全场p的成绩,拿下了八万奖金。

        所以胖子知道,哪怕在北城一无所有,每个月还要负担高昂房租,但是只要带着景绪,他们绝对可以有安身立命的资本。

        这家伙的赚钱能力简直令人咋舌。

        晚上,胖子和景绪走出了电竞酒吧:“有这笔钱,咱们后面几个月房租,妥了!”

        景绪道:“那房子,不续租了。”

        胖子诧异地问:“不续租,咱们住哪儿啊?”

        “你的梦想不是组战队吗,换一间好点的公寓,就那破地下室,换谁都住不下去。”

        过去是无所谓,但是现在,景绪想要把这件事做好,做出点成绩来。

        “现在你们这些小年轻啊,就是吃不了苦,当年胖爷刚入行的时候,被说地下室,就连地下通道都睡过。”胖子笑着说:“不过听你的,谁让你是lu神呢,想换就换,咱们不差钱,你想换什么公寓。”

        “大学城的莱汀公寓,一个月多少钱?”

        听到“莱汀公寓”四个字,胖子傻了:“哥,飘了吧,就咱们那60平老破小地下室,因为靠近三环,一个月房租都要七千。莱汀公寓可在一环内大学城,而且是高端公寓,这房租算下来……你这八万块,嚯嚯不了几天的吧!”

        景绪淡淡道:“随便问问。”

        “莱汀公寓就别想了,放心吧,我会找间不错公寓当咱们的训练基地。”胖子拍了拍景绪的肩膀:“包你满意!”

        胖子丝毫不担心景绪挣钱的能力,毕竟这家伙真他妈是个天才,什么东西一学就会,就连游戏厅里抓娃娃机,都能抓到老板破产那种。

        “不过说起来,之前你也不是追求物质享乐的人啊,怎么一下子开始带动消费、刺激国民经济?你看看你这段时间,买衣服,鞋子,还香水……前前后后花了不少钱吧!”

        景绪淡淡道:“不想太落魄。”

        前些年是不在意,好歹活着就行。但是现在,他没有办法不在意。

        陆粥粥从小是被家人呵护着长大,精致得就像橱窗里完美无瑕的漂亮娃娃。

        景绪做不到穿着廉价的衣服和地摊运动鞋站在她身边,接受路人的指指点点。

        虽然无论如何都配不上,但是好歹有了能够努力的方向。

        *

        每天早上,北城大学都会组织新生晨跑。陆粥粥对此毫无压力,过去在家的时候,也会每天被陆怀柔揪出去晨跑,她的身体素质杠杠的。

        景哲喘着粗气,跑到陆粥粥身边,说道:“粥粥,我……我有话要对你说。”

        陆粥粥知道景哲想要跟她解释那天的事,出于礼貌,她还是跟他来到树下。

        “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景绪出事,是我们全家都不愿意看到的,爸爸妈妈这些年也想要弥补他,是他自己不要的。”

        景哲开门见山,说道:“你也知道他的脾气……而且那几年,爸爸生意上遇到挫折,我们全家的经济状况都不太好,景绪心里一直有怨气,觉得爸妈忽视他。但其实真的是他太不理解爸妈了!”

        “景哲,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太喜欢跟你玩吗。”

        景哲茫然地看着陆粥粥。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但你说话真的很让人生气,也会让人对他人产生误解。就像我小时候喜欢模仿杨曳姑爷爷说话,我爷爷也会生气是一样的。”

        “粥粥,我没有!”

        “也许你自己都没有发现,你从小就这样说话,向父母、向周围的小伙伴释放信号:是景绪性格孤僻、景绪不懂事、景绪不会体谅父母……”

        “可是我所认识的景绪,却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他待人真诚,心地善良,对人都是很好的。”

        景哲羞得脸颊发烫,却还狡辩道:“他……他只是对你一个人好罢了。”

        “我记得那次赵阿姨过生日,你们遇到周壮拦路抢劫,蛋糕掉在地上摔坏了,你哭着跑回家。景绪却花了两个小时,帮蛋糕店阿姨的儿子补习功课,换了一个新蛋糕。你觉得这样的他,是不体谅父母、不爱父母的小孩吗?”

        “我……”景哲无言以辩:“我不知道这些……”

        “我不相信你没有发现,你只是蒙住了自己的眼睛,也竭力想要蒙住其他人的眼睛,对吗!”

        “陆粥粥,我真的没有,我……我没有!”

        陆粥粥盯着景哲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爱哭闹的小孩有糖吃,景绪不哭不闹,所以你理所当然地夺走了他的一切!你觉得他事事比你强,他什么都可以自己争取,你争取不到,你就要抢他的!”

        景哲没有想到,那个从小憨憨笨笨的小姑娘,说出来的话却宛如刀子一般,直戳他内心最阴暗的部分。

        他是嫉妒景绪,从小就是,都是一个父母生的,凭什么景绪那样聪明,而他偏就那样笨拙。

        虽然父母对他们都是一视同仁,但是景哲就是介意,介意每当亲朋好友询问兄弟俩期末成绩时,父母那尴尬的微笑。

        景绪是天才,而他却如此平庸。他们天差地别,他永远不可能追上景绪了。

        所以潜意识里,景哲总是会有意无意地贬低景绪,抬高自己。

        后来,他慢慢地掌握了有技巧的话术,学会了在父母面前乞怜卖乖,让父母潜意识里感觉到,景绪是强者,而他是弱者,让他们多心疼自己一些,疏远景绪一些。

        于是在漫长的成长岁月里,他成功地扮演了一个体谅父母的乖孩子的形象,而景绪便成了孤僻叛逆的怪小孩。

        尽管父母一视同仁,但是家里两个兄弟,多多少少还是会有偏心的那一个,于是他学会了争宠,学会了示弱,学会了为自己争取更多的资源。

        他的制胜一局,便是那场意外的火灾。

        那场火灾,彻底扭转了他和景绪的地位,他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家里倍受关注的孩子,而景绪因为身体所遭受的长期折磨,心理扭曲,成绩亦一落千丈,天才最终“泯然众人矣”。

        而他绝对不会想到,记忆中那个跟他一样“笨拙忠厚”的陆粥粥,竟然早就看出来了!

        她是他一直埋藏在心里的秘密。

        他所有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想要追上她啊。

        “我所有的一切,难道不是靠自己努力的来的吗。”景哲不甘心地说:“我哪里做错了?我努力考上北城大学,努力来到你身边,我做错了吗!”

        “你没有错,但我就是单纯不喜欢你而已。”

        陆粥粥说完,转身离开,留景哲一个人,木讷地站在跑道上,消化着她的那句话。

        言语有多伤人,景哲总算是体会到了。

        过去他用那些宛如刀子般的话语去伤害景绪,可是陆粥粥这一句“我就是单纯不喜欢你”却宛如最锋锐的刀子,深深插.进他的心脏里。

        “陆粥粥,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景绪已经不是你过去认识的那个人了!”他拼尽最后的勇气试图挽回她:“你不要再靠近他了行不行,算我求你!”

        陆粥粥脚步顿了顿,然后决绝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