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64章

第64章

        金秋十月的国庆节,艰苦的军训总算过去了。陆粥粥班上的班长同学喜迎十九大寿,请了全班同学去ktv唱歌。

        班上有一半假期没回家的同学,都参加了班长的生日party。

        陆粥粥也被几个室友拉着一块去凑热闹,人家请客吃饭,她们当然也不能空着手去。于是她和吕书意、夏桑三人凑钱,给班长大人买了一个超大双层蛋糕。

        距离学校不远的一家皇娱ktv是大学城最受欢迎的主题ktv,生意火爆,要提前一天预约才能订到包间。

        陆粥粥拎着蛋糕,跟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走进ktv。ktv大厅里外放着动感的音乐旋律,吧台边站着另外一群男女,也在预约包间。

        人群中,她一眼便望见了景绪。

        在一群帅哥美女中,景绪修长匀称的身材、英俊的脸庞和身上那种淡淡的疏离气质,无疑最为惹眼。

        “哎!”

        她扬手跟景绪打招呼,景绪抬头望了她一眼,却移开了目光,转身走进包厢。

        仿佛不认识她似的。

        陆粥粥身旁有女生低语道:“看到这些职高的人,烦死了。”

        “他们惹你了么?”

        “他们经常闹事,没什么素质,我对他们生理厌恶。”

        “也不尽然吧,只是个别。”

        “反正那种学校的,咱们还是离远些。”

        陆粥粥忽然明白,为什么景绪装作不认识她了,大概是怕她因为自己而受到同学议论吧。

        她心里一直搁着这件事,在ktv里情绪也不高,独自坐在角落里,摸出手机给景绪发了一条信息――

        “你不理我。”

        景绪:“【摸头】”

        陆粥粥故意道:“难道是因为女朋友在身边不方便吗。”

        景绪给她发了一个捶地爆笑的猪的表情包。

        “难道不是吗。”

        “【微笑】”

        不管她说什么,景绪就只回她表情包,陆粥粥有点一拳捶在棉花上的感觉。

        她收回手机,不想理他了!

        夏桑出门接了电话,回来的时候对陆粥粥和吕书意道:“职高那帮人就在咱们对面呢,我刚刚讲电话的时候往他们包间瞄了一眼,你们猜我看到什么了?”

        吕书意:“不会是什么少儿不宜的事吧!”

        夏桑小声说:“没那么夸张,但是也差不远了,一女的坐在男的腿上,那男的手……啧。”

        她没说下去,大家心里都明白了。

        陆粥粥脑子里已经开始脑补景绪在一片酒池肉林中的逍遥的样子了。

        难怪连回短信的时间都没有,看来忙得很呢!

        “你看那人的样子了吗?”陆粥粥问夏桑:“那男的长什么样?”

        “没看清,感觉挺帅的,女的也漂亮。”夏桑笑着说:“哟,你问这么详细做什么。”

        “随便问问。”

        陆粥粥心情一下子低落了下来,就连夏桑把蛋糕递到她手边,她都没有胃口了。

        她这边还在儿童频道呢,景绪已经进成.人频道了,陆粥粥感觉和他的距离,一下子被拉得好远好远,她简直都快要不认识他了。

        分明是他说,陆粥,快点长大,长大以后我们在见面。

        如果这就是他口中的“长大”的话,陆粥粥宁可回到小时候,和他最亲密无间的时候……

        烦躁。

        *

        班长关掉了音乐,拿着话筒,对大家说道:“首先谢谢大家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

        “不用谢!”

        “祝班长大人生日快乐!”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班长是个戴眼镜的斯文小伙子,他红着脸望向陆粥粥:“然后我还要特别感谢陆粥粥,谢谢她肯赏光为我过十九岁的生日。”

        夏桑开始起哄:“哟,大家都是来给你过生日的,为什么偏要单独感谢陆粥粥呀。”

        吕书意:“就是!咱们谁不是来给你过生日的呢?”

        班长似乎有备而来,立刻从背后捧出一束嫣红的玫瑰花:“其实,我今天就是希望同学们为我做一个见证。”

        陆粥粥预感到不妙了。

        这样的场景,从初中到现在,她见过不要太多了啊!

        “陆粥粥同学,我喜欢你!”

        班长已经捧着玫瑰花走到她面前:“希望你能答应我,给我一个让你幸福的机会!”

        陆粥粥尴尬地咬了咬唇,她还没说什么,周围男生已经开始疯狂叫嚣――

        “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陆粥粥,给老班一个机会吧!他真的很喜欢你!”

        “过了这村没这店了啊。”……

        夏桑有些看不惯他们这样起哄,高声嚷嚷道:“你们闹什么呀,当事人都没说话呢。”

        陆粥粥感激地望了夏桑一眼,然后说道:“文嘉,你跟我出来一下吧。”

        几个男生拍着班长的肩膀,给他鼓劲儿:“一定给咱们男生争口气!”

        “拿下校花啊!”

        “咱们班男生的面子,就靠你了!”

        文嘉红着脸,跟陆粥粥走出了ktv包间。

        陆粥粥叫他出来,只是不想当众拒绝让他难堪。在门外,她直言对他说道:“文嘉,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当着同学们的面,文嘉刚刚那一通深情告白说得无比流畅,但是当他独自面对陆粥粥的时候,却显得格外笨嘴拙舌:“是……是因为年纪小吗,这个没、没关系,我可以等你,多久都可以等。”

        “年龄是其一,因为爷爷不叫谈恋爱,如果他知道了,你可能会有麻烦。”陆粥粥礼貌地说道:“其二,我不喜欢你。”

        她这些年拒绝的男孩子加起来可以绕北城一圈,所有的经验都告诉她,拒绝男生一定要干脆利落,千万不要拖泥带水,不要找借口让他们心存幻想。

        一旦他们以为你也许是喜欢他的,只是因为种种理由不能和他在一起,这会更加坚定他爱你的决心,并且愿意为你刀山火海、赴汤蹈火。

        很多女孩用这一手吊男生,屡试不爽。

        但陆粥粥却不想平添麻烦。

        “文嘉,你很好,但你真的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不喜欢你,抱歉。”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我都可以为你做到。”

        “我喜欢……”

        话音未落,陆粥粥便看到景绪推门出来。

        他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衬衣,五官清秀漂亮,气质明净无尘,仿佛依旧还是她隔壁那个弹钢琴的安静少年。

        大概……就是他那样的吧。

        景绪的视线扫了眼文嘉手里的红玫瑰。

        有些刺眼。

        陆粥粥本来挺淡定的,但是因为景绪忽然出来,她莫名紧张起来:“我也不知道喜欢什么样的类型。”

        这句话说得有点心虚。

        “你看,你自己都不知道喜欢什么类型,怎么能断言不喜欢我呢。”文嘉不依不饶道:“你只要给我一个机会,我们相处试试,我会让你喜欢我的!”

        “对不起班长,我真的不喜欢你,也不想和你相处试试。”

        话说到这份上,文嘉终于也看明白了陆粥粥的心意,再死缠烂打下去,只会难堪。

        “那好吧,陆粥粥,希望不要因为今天这件事,影响我们的同学关系。”

        “嗯,不会的。”

        文嘉独自去了洗手间,平复心绪。

        陆粥粥低着头匆匆溜回了包间里,不敢和景绪对视。

        同学们见只有她一个人回来,猜到班长可能被拒绝了,于是他们不再提这件事,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夏桑和吕书意拉着陆粥粥八卦,陆粥粥便把情况简要地说了一下。

        吕书意:“早就猜出班长组这个局不简单,果然是有备而来啊。”

        夏桑:“我就看不惯他道德绑架的样子,故意让大家起哄,影响粥粥的判断。”

        吕书意见陆粥粥发呆,用手肘戳了戳她:“还没回过神来呢?”

        “不是。”陆粥粥紧攥着手机,总觉得心里七上八下,有点心虚。

        景绪一直没有给她发消息,她的心越来越乱了。不知道自己在烦躁什么,反正感觉特别糟糕。

        晚上十点,包房时间到点了,朋友们相继起身离开。在马路边,陆粥粥跟夏桑吕书意到了别,只说今晚会回家住。

        “那你粥粥你晚上回家小心点哦。”

        “嗯,你们也小心。”

        被拒绝后的文嘉喝的有点多,再没有跟陆粥粥说一句话,甚至都不再多看她一眼,被一帮男生架着回了学校。

        陆粥粥在送走了全部同学之后,又重新回了ktv的二楼,来到景绪的包间门口。

        就是有点不甘心,她想弄明白,那个把女孩放在腿上的男生……究竟是不是他。

        房门虚掩着,陆粥粥透过门缝朝里面探看。

        包间里,有女孩拿着无线话筒劲歌热舞,气氛比她们班的聚会要热闹得多,还有男生喝酒玩骰子,争得面红耳赤。

        陆粥粥凑近了门缝,寻找景绪的身影,包间的门却打开了。

        陆粥粥猝不及防,赶紧偏过身子,假装路过。乔元洲却认出了她:“哎,你不是之前在楼下等绪哥的女生吗?”

        陆粥粥将耳后的发丝放下来,顺势遮了遮脸:“不不,你认错了。”

        “怎么会认错,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看一眼这辈子就忘不掉了。”乔元洲打开了房间门,冲景绪喊道:“绪哥,爱慕你的小妹妹又来了。”

        “你别……别乱喊!才不是!”

        陆粥粥一张小脸羞得通红。

        什么爱慕,才不是!

        景绪独自坐在单人沙发上,见到陆粥粥站在门边,立刻杵灭了手里的烟头。

        屋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她的身上,一瞬间,原本喧闹的ktv包房安安静静。

        好漂亮的女孩啊!

        不只是男孩惊艳了,就俩女孩子都忍不住一而再地打量她……

        “打……打扰了。”

        陆粥粥应付不了这样的场面,转身开溜,却听景绪清淡的嗓音传来――

        “陆粥,过来。”

        无可奈何,陆粥粥只能僵硬地转过身,走到了景绪身边。

        景绪给她让了个位置,自己则坐在单人沙发的扶手上:“有点晚了,等会我送你回去。”

        简简单单几个字,阐明了他留下她的意图,同时也不动声色地化解了她被抓包的尴尬。

        周围人见景绪居然主动给这小姑娘让了位置,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景绪对女生从来没有绅士风度,对于那些喜欢他的漂亮妹妹,他是连一个“滚”字都懒得说的人。

        难道是因为过去追他的还不够漂亮到足以让他折腰?

        而今天这一位,真是人间绝色了!

        “lu神是不是喜欢她啊?”有女孩小声地议论着。

        “看样子是了。”

        “是青梅竹马。”乔元洲作为景绪的室友,最有发言权:“我见过她小时候的照片。”

        “在哪儿啊?”

        “lu神的钱夹里。”……

        在众人打量陆粥粥的时候,陆粥粥同样把包间里的七个女孩也挨着扫了一遍。

        女孩们穿着打扮成熟性感,妆容也是一水儿的酒吧夜店风,陆粥粥观察了她们好久,越看越觉得她们好漂亮。

        和她们比起来,陆粥粥觉得自己跟个小学生似的。

        有男生搂着女生亲热,但尺度不大,并不是她脑子里想象的酒池肉林的香艳场景。

        陆粥粥脸颊开始发烫,不太好意思看,又忍不住想看。

        景绪察觉到了小姑娘的害羞,手伸到她的下颌边,把她的脑袋轻轻扭了过来:“少儿不宜。”

        陆粥粥:“……”

        乔元洲拿着啤酒杯走过来,问道:“绪哥,小妹妹喝红的还是啤的?”

        “什么红的啤的,她就一小孩。”景绪推开酒杯,问服务生点了杯橙汁。

        陆粥粥小声道:“说得好像你就成年了似的。”

        他也只比她大一岁而已。

        景绪将杯子里的啤酒饮尽,然后将酒杯倒扣在桌面,眼神酿着醉意:“陆粥,你来看我女朋友?”

        “对啊,我来看看你的女朋友多漂亮,让你连信息都懒得回了。”

        “我怎么没回信息?”

        “表情包算什么回应。”

        他迁就地笑了:“好,以后我都打字。”

        陆粥粥凑近了他,靠在他脖颈间,轻轻吸了吸鼻子:“哥哥,你喝了多少啊。”

        景绪没喝太多,不过因为是啤酒和红酒混着喝,后劲儿很大。

        他感受着小姑娘喷在他脖颈间湿热的气息,这比酒精更让他上头。

        “陆粥……”他轻轻喃着这两个字,柔声问:“所以,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这什么奇怪的问题。”

        “他可以问,我不能好奇?”

        陆粥嚼着橙汁吸管,心虚地说:“那我也回答了呀。”

        没有喜欢的类型。

        “没有吗。”景绪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点醉了,脑子里轻飘飘、空落落,不着边际。

        陆粥粥想了想,认真地说:“我觉得喜欢一个人,那就是一瞬间的吸引,他好的地方我喜欢,坏的也喜欢,不会有什么特定类型,喜欢就是喜欢了。”

        一瞬间的吸引。

        喜欢就是喜欢了。

        陆粥粥注意到,他温热的掌心已经握住了她的手。很轻,是她可以挣开的力度。

        “哥哥?”

        “你觉得我怎么样?”

        他眼角带了三分轻薄的醉意。

        陆粥粥的手明显地瑟缩了一下,心慌意乱。

        何曾一瞬间的吸引,和他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她都在被他吸引着。

        她深呼吸,鼓起勇气道:“我对哥哥,是真的很……”

        “算了。”景绪嘴角勾起一抹苍凉的笑意,打断了她:“逗你玩的,刚刚看到你拒绝别人,一时兴起,谁想知道你喜欢什么男人。”

        “喂!”陆粥粥恼怒了:“你乱开什么玩笑啊。”

        她都当真了,她真的对他的话……当真了。

        “陆粥,醒醒吧。”他拍拍她绯红的脸蛋:“这十年,老子已经废了。”

        问她这样的问题,也着实傻得可以,他有什么资格去希求。

        景绪闭上了眼睛,靠着沙发假寐,酒精的催化让他无比沮丧,他害怕看见她失望的眼神。

        刚刚那个男孩向她告白,他看了他一眼便知道,那男孩入不了陆粥粥的眼。

        可这又怎样,即便是那样的男孩,都比他更配站在她身边……

        他甚至连说出“喜欢”这两个字的底气,都没有。

        他凭什么将她强留在身边……

        “我看你真是醉得不轻!”

        陆粥粥愤怒了,不是因为被他戏弄,只是看不惯他这自暴自弃的样子。

        她起身想走,乔元洲叫住了她:“哎,小妹妹别走啊,你看绪哥醉成这样了,你要是不管他,咱们呆会儿散了局,就把他扔大马路上了。”

        陆粥粥顿住脚步:“你不是他室友吗?”

        “室友是室友,关系还没好到伺候他上床睡觉的份。”乔元洲笑着说:“青梅竹马的关系,够铁了,你把他带走吧。”

        “我带他上哪儿呀。”

        “这我就管不着了。”乔元洲将景绪扶起来,推陆粥粥身边,小声说:“绪哥今晚归你了,多少妹子想要都求不来呢。”

        “……”

        谁稀罕呀!

        **

        虽然景绪没喝多少酒,但是几杯红酒和几杯啤酒混着下了肚,后劲儿很强,被陆粥粥扶着走出ktv的时候,他步履都开始飘了。

        陆粥粥不知道他现在住在哪儿,也没办法把他送回学校,毕竟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

        她只能叫了一辆出租车,将他带回了莱汀公寓。

        景绪意识渐渐模糊,感觉自己跌进了松软的大床上,柔软的感觉一下自己将他包裹着,身体不断地下沉,鼻息间充盈着她的味道。

        陆粥粥将景绪扔在了床上,很不客气地扯下他的鞋,然后拧了脸帕给他擦脸和脖子,气呼呼道――

        “喝的烂醉,还要我来照顾你。”

        陆粥粥是陆怀柔的掌上明珠,被宠着长大的,哪照顾过别人啊。即便后来弟弟出生了,陆怀柔都坚持让儿子、儿媳亲力亲为带小孩,别想用工作忙的借口让陆粥粥帮忙照顾。

        虽然小姑娘赌气抱怨,但是景绪仍旧能感觉到她的体贴入微,脸给他擦了三遍,然后抹上香香的护肤霜――

        “你要是再像今天这样自暴自弃,我就不理你了。”

        小姑娘尾音很软,像妈妈做的糯米糍。

        景绪虽然反应力迟钝了很多,但是在她说了“不理他”几个字之后,本能地攥住了她的衣角。

        这一个动作,让陆粥粥气消了很多。她蹲下来,趴在床边,近距离的看着景绪沉静的睡颜。

        他的五官真是英俊得让人想犯罪。

        “你还醒着吗。”

        景绪努力眨了眨眼睛,迷糊地喃了声:“嗯?”

        “我看看你的背哦。”

        说完,她牵起他的衣角,准备捞上去。景绪立刻握住了她的手腕,止住她的动作。

        他不能在如此不清醒的情况下,把自己的缺陷展露在她面前。

        陆粥粥没有勉强,抽回了手,双手交叠趴在他身边:“哥哥,景哲说你变了,让我离你远点。”

        景绪眼神迷离地望着她:“或许你应该听他的话。”

        “我连我爷爷的话都不听,干嘛要听他的话。”

        “不听话的小孩,会被狼吃掉。”

        陆粥粥伸手拍了拍他的脸:“你醒啦,还跟我讲童话故事呢。”

        就在这时,景绪忽然紧紧攥住了她的手腕。

        “哥哥?”

        景绪嘴角绽开笑意,漆黑的眸子轻薄地扫了她一眼:“陆粥,心就这么大?还是你这么信我?”

        把喝醉的他带回家,还让他睡在自己的床上,就这么相信他不会对她做什么吗?

        陆粥粥试图抽回手,但是景绪的力气很大,是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挣开的力道。

        他沉迷地望着她。

        浓雾吞噬了他眼中的光,剩下的无尽的渴求和灼灼的欲念……

        面前的少女,是他生命中为数不多的美好。可他对她却怀着无数肮脏的念头,并且深深沉迷,无法自拔。

        陆粥粥看出了少年眸中缠绕的欲望,也看到他肩上残破的金色玫瑰正在慢慢腐坏变黑。

        那是她生平第一次对面前这个少年产生恐惧的情感。

        “哥哥!”

        这两个字,含着惊恐的情绪,将他的心狠狠地烫了一下。

        景绪蓦然松开了手。

        女孩后退了几步,贴着墙,宛如受惊的兔子一般:“你想干什么!”

        景绪的脑子“嗡”的一下……

        他知道,完了。

        信任,已经被摧毁大半,她现在应该知道,他不再是过去的小玫瑰了。

        景绪挣扎着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出了门去。

        窗外已经淅淅沥沥飘着秋雨,他站在大雨中。

        冰冷的雨水让他彻底冷静了下来。

        刚刚差点做了让他悔恨终身的事,他差点毁掉他心里仅存的那一份美好。

        景绪跪在雨地里,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

        那晚,陆粥粥脑子里乱极了,躺在床上,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枕边全是有他的味道。

        窗外雨声渐大,她闭上眼睛,脑海里回闪着景绪方才的眼神,那样渴望、那样灼烫。

        陆粥粥当然知道那样的眼神,意味着什么……

        她紧紧攥着被单,脸颊一阵阵地发热。

        也许景哲说得对,他真的变了。

        陆粥粥一直把景绪当成小时候的他,所以从来没有任何防备,牵他的手、在他面前笑笑闹闹、他醉了便带他回家,照顾他……

        十年了啊,也许小玫瑰早已面目全非。

        陆粥粥眼角渗出了眼泪。

        他是景绪啊,是永远不会伤害她的景绪啊。

        不能信任了吗。

        陆粥粥躺在被窝里,给陆怀柔发了一条短信:“长大了,是不是有些人、有些事,都会变了?”

        两分钟后,手机震动,陆怀柔回道:“青ぃe的孤成长。”

        陆粥粥:???

        “您在说什么?”

        陆怀柔:“青春,就是一个人的孤独成长。”

        陆粥粥:“不不,我是问您为什么要用火星文?”

        陆怀柔:“你们年轻人不是很流行这个?”

        陆粥粥:“您对我们年轻人有什么误解?”

        陆怀柔:“滚去睡觉!”

        陆粥粥看着陆怀柔发来的暴躁文字,心里感觉暖烘烘的,这个世界不管怎么变化,至少,她爷爷永远不会变。

        陆粥粥:“爷爷这么晚了也还不睡吗?【亲亲】”

        陆怀柔:“在看书。”

        陆粥粥:“爷爷,我想你了,给我发照片呗。【亲亲】”

        陆怀柔顺手给陆粥粥发了一张非常直男的正面自拍照。

        照片里的男人穿着白色居家款睡衣,一张英俊的大脸占据了半个屏幕。

        陆粥粥骄傲地觉得,全世界只有陆怀柔能hold得住这种死亡自拍角度了。

        她保存了照片,编辑了“爱您”两个字正要发过去,却发现照片里陆怀柔手边拿着的书,扉页书名――《家长制胜宝典:如何让青春期叛逆小孩心服口服》。

        “……”

        陆粥粥删掉了“爱您”两个字,取而代之的是“拜拜了您!”

        *

        很长一段时间,陆粥粥和景绪失去了联系,她也没再去隔壁职高找过他。

        国庆长假回来之后,陆粥粥开始接触本专业的生物科学课程,了解到了很多感兴趣的内容。

        她发现这专业还真是误打误撞,撞上了她的兴趣。

        她可不就喜欢研究各种各样的小鱼小虾小蚯蚓吗么!

        因此,陆粥粥对于专业前所未有的兴趣,让她开始沉迷学习,不再胡思乱想。

        胖子租了一户套三的新公寓,作为他们fly战队的训练基地。

        新公寓位于大学城边缘,虽然不及莱汀公寓高档,但是档次也不低,通透的loft跃层,足有两百平方,且三面都是落地窗,阳光极好。

        这房子租金不便宜,但是胖子毫不担心,景绪是天生带财运的财神爷,随便动动手指头,便能日进斗金。

        这位爷可是好几个知名战队想要高薪挖走的顶配选手啊。

        胖子觉得,有他在,即便是上天揽月,好像都不是难事儿。

        搬了家的第二周,十一月底,fly战队终于招到了一个让景绪稍稍满意的小孩。

        小孩穿着灰色毛衣,背着重重的书包,看着挺乖的样子。

        他名叫欧阳寺,话不多,不过也就看着听话,眼神里依旧透着一股子机灵叛逆的劲儿。

        胖子跟欧阳寺对战了两局,心里有数了,这小子是天赋型选手,不管是意识还是反应力,都非常不错,而且打法相当强势,是后期能carry全场的p。

        而且他模样也很清秀,虽不是一眼就能被人get的大帅哥,但属于耐看型。这样的队员,也是队伍里较为吃香的潜力股。

        “不是,小孩……你这素质不错啊,应该有不少战队注意到你了吧,为什么想来我们fly战队啊?”

        欧阳寺的眼睛是内双,给人一种永远一副睡不醒的的表情,抬手指了指冰箱旁叼酸奶的景绪:“因为,他。”

        景绪通宵比赛,一觉睡到了下午,这会儿刚醒过来,咬开了一袋酸奶当早午餐,见欧阳寺用手指着自己,他皱了皱眉:“干嘛。”

        “我要打败你,lu。”

        景绪叼着酸奶,漫不经心从他身边走过,压根没理他。

        胖子笑了笑,说道:“小孩,你就冲他来的啊?”

        欧阳寺屈辱地点了点头:“我游戏名――4444。”

        景绪脚步顿了顿,回头望了他一眼:“原来是你。”

        胖子不解地问:“怎么你俩认识?”

        景绪坐到沙发边,大长腿搁茶几上,漫不经心道:“昨晚通宵,他连输20场,输给我200块。”

        胖子:“昨晚你通宵玩游戏,老子还以为是什么高端局,就赢了200啊?”

        景绪淡淡道:“什么局不重要,赢他就很爽。”

        欧阳寺屈辱地攥拳:“我一定会战胜你!”

        “我等着。”

        看样子,景绪是找到棋逢对手的伙伴了,胖子很高兴,立刻同意了欧阳寺的申请,让他加入了fly战队。

        “先说清楚,咱们战队人数不齐,目前参加不了团队竞赛,不过lu的名气却不容置疑。”

        “我知道。”欧阳寺道:“他赢了很多知名选手的钱,人家恨他恨的牙痒痒。”

        “咳咳,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不过现在咱们队是萌芽发展时期,为了队伍建设,偶尔出去打点地下比赛,无伤大雅。”

        欧阳寺问道:“有薪酬吗?”

        胖子:“这个问题问得好!elu神,咱们有薪酬吗?”

        景绪:“赢了我,就有。”

        欧阳寺:“现在就来!”

        “行。”

        “哟,你俩都玩了一个晚上了,还来啊?”

        胖子见景绪兴致也挺高,看来是棋逢对手了:“行,胖爷伺候你们开电脑。”

        很快,俩人便进了游戏,开始battle局,欧阳寺全神戒备,景绪倒是打得很轻松,还给自己点了根烟――

        “你给自己取名4444,是因为名字谐音?”

        欧阳寺:“这么明显?”

        景绪:“很明显。”

        欧阳寺:“那你给自己取名叫lu,难道是你喜欢的女孩名字谐音。”

        景绪:?

        有这么明显?

        胖子拍拍脑门:“哎我去!你不说我还没发现,景绪,上次遇到姓陆那姑娘,你是不是暗恋人家。”

        景绪:……

        “不是,没有。”

        欧阳寺说道:“我们学校有个姓陆的女孩,校花,人间绝色。我见过一次,差点让我动凡心,幸好忍住了。”

        胖子嗑着瓜子,随口问:“有那么漂亮吗?你哪个学校的?”

        欧阳寺:“北城大学。”

        “哟,高材生啊,你们学校美女挺多的。”

        欧阳寺:“但她是最漂亮的一个,我想想都心跳加速。”

        胖子:“这么漂亮,追啊!”

        欧阳寺:“我没戏。”

        “为什么?”

        “据说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跟我们学校辩论对的队长,郎才女貌。”

        景绪敲键盘的手蓦然顿住。

        只两秒的误差,屏幕跳出对话框显示,4444获胜。

        欧阳寺难以置信地望着屏幕:“我去!我居然……打败了lu神!靠靠靠靠!我要截图!我要发朋友圈!啊啊啊啊!”

        景绪一言不发地起身,沉着脸走出了房间。

        “lu,你说的……我赢了你就有薪资的啊!”欧阳寺兴奋得手舞足蹈:“我今天太欧气了!”

        胖子望着景绪的背影,手肘戳了戳欧阳寺:“喂,你说的那个已经脱单的姑娘,不会叫陆粥粥吧。”

        欧阳寺:“你怎么知道?我们女神都火出圈了吗。”

        胖子摇了摇头,望着他:“你知道为什么今天你会赢lu神。”

        欧阳寺:“为什么?”

        胖子:“因为今天是他的失恋日。”

        *

        陆粥粥加入了校辩论队,辩论队队长是秦新澄,正是上次错认他是景绪的学长,阴差阳错还加了微信。

        这件事在学校里蛮多人知道,这段时间,校辩队员又常常一起讨论辩题,因此,便有人传陆粥粥和秦新澄在一起的谣言。

        陆粥粥自己知道,她和秦新澄是再正常不过的交往了,秦新澄也没有对她表示过热情,所以她也没有刻意疏远。

        人家爱说什么,随他们说去。

        那天下午,景绪路过北城大学的南门,看到滚动的led屏幕上播报学术厅正在举行高校联合辩论赛,他在一众辩手中锁定了陆粥粥的名字。

        冬日的寒风飒飒,鬼使神差的……景绪双腿不受控制地走进了北城大学。

        学术报告厅非常热闹,每一排座位都坐满了同学,台上的辩论赛进行得如火如荼。

        陆粥粥作为执辩的选手,正在和对方辩友进行对辩环节。

        她穿着一件女款小西装,扎着高马尾,聚光灯照着她的鹅蛋脸,杏眼黑眸明澈而坚定。

        她字正腔圆地驳斥对方,有气势却又不强势,精彩的发言引起同学们阵阵叫好和掌声。

        聚光灯下,景绪第一次看到小姑娘如此闪闪发光的样子,如同供奉于他心里的神祗,可望而不可即。

        辩论赛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校辩的队友们纷纷起身击掌,庆祝比赛的胜利。

        景绪黯然离开了学术汇报厅。

        热闹和美好永远属于她,他却连站在角落为她鼓掌的资格都没有。

        陆粥粥挤进退场的人群中,正要离开,身后,队友们叫住了她:“粥粥,我们待会儿要聚餐庆祝呀,你去哪儿?”

        “位置发我,你们先去。”

        陆粥粥说完,匆匆跑出了学术报告厅。

        她总有在人群中一眼望到景绪的特异功能。

        刚刚在辩论的时候,她便看见他了,他一个人站在最后排,黑沉沉的目光凝望着她,他的眼神永远是那么有力量,宛如深渊一般,令人沉沦。

        她差点紧张得忘词。

        “景绪!”

        陆粥粥三步并作两步跑下阶梯,叫住了他。

        一阵凉风过,步道两旁的白桦叶簌簌落下来。景绪顿住了脚步,漠然地回头。

        陆粥粥小跑着来到他身边,说道:“你找我有事吗?”

        “我没有找你。”他回答:“只是路过。”

        路过看到她的名字,莫名其妙就被吸引了过来。

        陆粥粥低头浅浅地笑了,露出两颗白牙齿:“小时候六一节表演,你也说是路过,一个人端着小板凳坐在过道,看完了我整场演出。”

        景绪抿了抿唇。

        他的心好乱好乱。

        “哥哥,那件事我不生气了。”

        她的调子柔软而微甜,就像软绵绵的棉花糖:“你也别放在心上,成吗。”

        景绪袖下的手握了握拳,然后慢慢松开了,他说:“好。”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忙辩论赛的事,没有来找你。”她抬起乌亮的眸子,忐忑地望他一眼:“哥哥,刚刚我比赛打得好吗。”

        他克制地说:“还不错。”

        她每每开口,激扬的话语都能让他后背冒起鸡皮疙瘩来。

        天知道,他有多喜欢关于她的一切。

        陆粥粥攥了攥他身上单薄的黑色毛衣:“哥哥,那天是你不对,但是你喝多了。所以我原谅你,你不准再耿耿于怀了。我们和好吧。”

        景绪没有办法拒绝她的一切要求,他嗓音微微苦涩:“好。”

        “那就好了!”女孩笑了起来,一双杏眼清透明澈:“那我有时间再来找哥哥。”

        “嗯。”

        身后有校辩队员走出汇报厅,叫了陆粥粥一声:“粥粥,走啊,一起去聚餐。”

        “来了!”

        陆粥粥不舍地望着他:“哥哥,天冷了,你多穿一点哦。”

        “我不冷。”

        自从那场火灾之后,景绪便不再怕冷了,即便严寒的冬日,他也只穿一件单衣。

        “我走了。”

        “不可以喝酒。”

        陆粥粥嘴角开心地抿了起来:“嗯!我都听哥哥的。”

        辩论队的队员们远远地打量着景绪:“他是谁呀?以前怎么没见过。”

        “他好帅啊我的天。”

        “别说,你看他……跟咱们队长还挺像的。”

        “真挺像的!”

        秦新澄也忍不住多看了景绪一眼,发现少年也在看着他,他敏感地从他眼中察觉到一丝敌意。

        “他是隔壁职高的吧?”

        “我之前在职高门口见过他,帅是真的帅,但学历也真是……”

        见陆粥粥过来,女生们赶紧闭嘴,不再议论。

        秦新澄听到说他是隔壁职高的,心里的忌惮和防备松懈了不少。

        *

        吃饭的过程中,辩论队一个名叫齐琪的女孩坐到陆粥粥身边,好奇地问她:“粥粥,刚刚那个穿黑毛衣的帅哥,叫什么名字呀。”

        “你是问景绪吗?”

        “景绪……”齐琪念着他的名字,有些害羞地问:“跟你是什么关系呀?”

        陆粥粥搁下筷子,想说青梅竹马,但是这么多人,怪不好意思的,于是道:“他是我很好的朋友。”

        “这样呀!我猜也是。”齐琪笑着望了眼她身边的秦新澄:“毕竟咱们这么优秀的队长在这里呢。”

        陆粥粥没弄明白她话里的逻辑:“这跟队长有什么关系?”

        齐琪连声道:“没事没事,粥粥,那个……你能不能把景绪的微信推送给我呀。”

        “你要他微信做什么?”

        “我就……想认识他一下。”

        陆粥粥明白齐琪的心思了,她不太想给她,推辞道:“景绪脾气不太好,不一定会通过。”

        “没关系,不通过就算了,我就想尝试一下,万一通过了呢!”齐琪恳求道:“你就给我吧,求你了。”

        话说到这份上,陆粥粥实在不好拒绝她,摸出手机,将景绪的微信推送给了她。

        “谢谢粥粥!”

        “不谢,他不一定会加哦!”

        “没关系的!”

        陆粥粥看着齐琪欣喜离开的模样,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

        她低头给景绪发了一条短信,试探地问道:“我同学加你了,你看到了吗?”

        景绪没通过验证,看到陆粥粥给他的消息,又看了看陌生人的添加信息,上面写的是:你好呀,我是陆粥粥最好的朋友。

        景绪通过了验证,然后回了陆粥粥:“放心,通过了。”

        陆粥粥:??

        不不不,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景绪刚通过添加,女孩就给他发来了消息,还配了一个很可爱的表情包:“小哥哥,你好呀!”

        “有事?”

        “我和陆粥粥是最好的朋友,我叫齐琪,你也可以叫我琪琪。”

        景绪没回。

        齐琪:“你跟陆粥粥关系很好吧?以后关于陆粥粥的事,你也可以尽管找我,我会帮你看着她的,包括她的恋情发展哟!【斜眼】”

        景绪被“恋情发展”四个字刺了眼睛,想把她删了,但是考虑到陆粥粥的人际关系,还是按捺着脾气,将她的消息对话框横拉删掉……

        周末,辩论队几个女孩约着陆粥粥去逛街。

        齐琪这一路都挽着陆粥粥的手,似乎跟她很要好的样子。

        陆粥粥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别人要跟她好,她也不会驳人家的面儿,便由她挽着手一块儿走。

        “粥粥,你这个朋友是不是平时对人都很冷淡啊?”

        “你说景绪哥哥吗?”

        “对,景绪哥哥。”

        陆粥粥的心沉了沉,“景绪哥哥”四个字,过去也没听别人叫过,一直都是她的专属。

        乍从其他女孩子口中听到,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齐琪望了她一眼,说道:“陆粥粥,我跟景绪哥哥成为朋友,你会不会不高兴呀?”

        陆粥粥内心都快抓狂了,但是为了维护表面的塑料姐妹情,她还是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呵呵。”

        “我还一直担心你不高兴呢。”齐琪说道:“不过仔细一想,你有秦新澄学长啦,其他男生肯定入不了你的法眼,毕竟人家这么优秀,家境还好。”

        “我跟队长真没什么!”

        “哎哟,不用解释,我们都懂的。嘻嘻嘻。”齐琪戳戳她:“我听说秦新澄学长家里是做房地产的呢。”

        “齐琪,我对他不感兴趣。”

        见陆粥粥脸色垮了下来,齐琪闭了嘴:“好啦好啦,不说就是了。”

        路过一间饰品店,陆粥粥停下了脚步。

        现在正是冬日里最冷的时候,饰品店外的货架上挂满了琳琅满目的绒帽和围巾。

        陆粥粥看中了一款灰白色的围巾,让店家取下来给她看看。

        “小姑娘真有眼光,这款围巾很时尚的,送男朋友正合适啦。”

        陆粥粥摸了摸围巾的面料,很软很舒服,她试戴了一下,柔软的面料也丝毫不会扎皮肤。

        “这个多少钱?”

        “220。”

        “这么贵呀。”

        “这是全羊绒围巾,贵肯定是有贵的道理的。”

        陆粥粥想想觉得没毛病,这款围巾的面料的确很舒服,于是果断地掏出手机扫码付款,买下了这款围巾。

        齐琪偷偷拍下了陆粥粥买围巾的照片,反手便把这张照片发给了景绪:“陆粥粥买了一条男款的围巾哎,我好像嗅到不寻常的气息了,嘻嘻。”

        景绪没回。

        “她说是要送她男朋友的,来自单身狗的实名羡慕呢。【眨眼】”

        良久,一直没搭理她的景绪,终于回了她一条消息:“衮字怎么读。”

        齐琪:“呃,gun?”

        景绪:“加一个三点水呢?”

        齐琪:“还是gun?”

        景绪:“谢谢,滚。”

        齐琪:?

        【对不起,您不是对方好友,无法发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