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65章 爱慕

第65章 爱慕

        酒吧热闹非凡,有穿背心皮裤的女孩在台上跳舞,年轻男孩们聚精会神地望着正中间投影屏幕里的游戏转播,时不时发出叫好声。

        景绪坐在雅座沙发上,身边有胖子、欧阳寺还有几个其他的游戏主播。他们端起酒杯――

        “来,敬lu神,十八成人礼!”

        几个年轻人纷纷举杯:“生日快乐啊。”

        景绪端起酒杯,跟他们轻轻碰了碰,一饮而尽。

        “欢迎进入成年人的世界。”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天晚上,要不要给你找个漂亮姐姐,带你感受一下当成.人频道的‘幸’福?”

        景绪钳住他的手,顺势一扭:“成.人频道不仅有‘幸’福,还有刺激,试试吗。”

        胖子哎哟哎哟地叫着:“断了断了,手断了!胖爷我身娇体弱,顶不住绪哥你给的刺激,留给身体更strong的女孩吧。”

        景绪松开了他。

        就在这时,欧阳寺突然道:“我好像看到陆校花了,她怎么也在这里?”

        景绪回过头,见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孩站在人群中,四下张望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她梳着齐刘海长发,戴着贝雷帽,乖乖地站在在群魔乱舞的人堆里,显得格格不入,就像一只小羊羔误入狼群似的。

        景绪每次看到她,都会感觉到安心和温暖。

        他周围的世界如此乱哄哄,只有她,悬在他心尖上,宛如最明净的月光。

        陆粥粥四下张望着,终于望见了景绪,对他粲然一笑。

        “靠靠靠!校花过来了!她是不是来找我的啊!”欧阳寺立马兴奋了起来:“她在看我哎!还在对我笑!啊!我飘了……”

        胖子一巴掌拍他脑袋上:“你瞎激动什么啊,人家是来找你的吗。”

        陆粥粥走过来,乖乖地喊了声:“哥哥,生日快乐。”

        景绪立刻把手里半截烟头扔到了桌子底下,踩灭,说道:“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我加了你室友乔元洲的微信,他跟我说你经常来这儿……我正好路过,就进来看看。”

        胖子笑着说:“小妹妹,来得正好,一起给lu过生日。”

        陆粥粥还没说话,景绪却道:“不用,这里面烟味太重了。”

        说完他起身,牵起陆粥粥的手腕,拉她离开了电竞酒吧。

        欧阳寺望着俩人的背影,诧异地问胖子道:“她喊lu,喊的是哥哥哎?这……是亲哥哥吗?”

        胖子摇头:“亲哥哥不是,情哥哥有可能。”

        *

        7-11的便利店,景绪买了一块甜品小蛋糕,递到陆粥粥手边。

        “这个就是你请我吃的生日蛋糕吗?”

        “嗯,蛋糕店关门了,只能请你吃这个。”

        这几年,他过生日都没有准备蛋糕,因为总是一个人,吃蛋糕也没什么意思。今年认识了新的朋友,不过男孩子对蛋糕也没什么特别的兴趣,所以便省了,一起聚一聚,吃个便饭就行了。

        陆粥粥问道:“那有打火机吗?”

        “有。”景绪从包里摸出一枚钢制打火机。

        陆粥粥接了过来,说道:“我唱歌不好听,要是唱的不好,哥哥别笑我。”

        “陆粥,别了……吧!”

        陆粥粥不顾他的阻拦,点燃了打火机,将火苗放在蛋糕旁,然后大声地清唱《生日快乐》歌。

        陆粥粥把陆怀柔的模样脾气遗传了个十成十,偏偏就是陆家的艺术细胞,没遗传到她身上,她跳舞顺拐,唱歌跑调,唯一拿的出手的才艺表演就是诗朗诵。

        就连一个简单的《生日快乐》歌,唱出来都跑了十万八千里。

        周围时不时有客人朝他们投来微笑的一瞥。

        景绪脸颊微微发烫,看着小姑娘认真唱歌的样子,忍不住嘴角上扬。

        小姑娘明澈的眸子里仿佛藏着星星,唱了几句,反而自己把自己给唱害羞了,两颗红红的耳垂跟挂在树梢的红樱桃似的。

        唱完之后,陆粥粥伸手捂了捂脸:“巨尴尬!”

        景绪笑意更深了,每次见着她,他都会情不自禁地开心起来,相处不过短短几个月,他笑得次数,比他这十年还多。

        仿佛这世界欠他的一切不公,都由她用温柔偿还了。

        “你是陆怀柔孙女吗。”景绪笑着说:“要不要去做个亲子鉴定?”

        “你不可以笑话我!我以前从来不在别人面前唱歌的!这是第一次。”

        “那我很感动。”景绪说着,还是忍不住笑。

        “哼,笑吧笑吧。”她破罐破摔道:“反正今天寿星最大,我只负责让寿星开心。”

        陆粥粥拿起小叉子,舀起了第一口水果蛋糕,递到景绪嘴边:“第一口给寿星吃。”

        “你吃吧。”

        “剩下的都是我的。”

        但第一口最好的,她总是要给他。

        景绪就着她的手,叼走了塑料叉上的小蛋糕,然后给她拿了一个新的小叉子。

        陆粥粥认认真真地吃完了甜品,从包里取出了灰色围巾,走到景绪身边,弯腰给他戴上:“我那天看到哥哥穿好少,所以给你买了一个围巾,就当生日礼物送给你吧。”

        “谢谢陆粥。”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哥哥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啦。”

        围巾的羊绒质地非常柔软,戴在他修长白皙的颈上,露出了喉结。

        陆粥粥满意地欣赏着面前的少年。

        不管他穿什么戴什么,都帅得让人心服口服呢。

        景绪低头嗅了嗅,围巾有干净的洗衣粉的清香。

        这围巾买回来,她还很细心地洗过一遍。

        陆粥要坐回对面椅子上,景绪拉过她的手,然后在身边让了位置――

        “陆粥,我们坐一起。”

        快两个月没有和她靠这么近了,他真的好想她,好想。

        陆粥粥觉得稍许暧昧,但还是没有拒绝。她的潜意识里面,也喜欢和景绪靠近一些。

        “听说这围巾是你送你男朋友的?”他问道。

        陆粥粥猜测,肯定是齐琪跟他嚼舌根瞎说来着,她连忙解释道:“哥哥,我没有男朋友的!”

        景绪面上没什么表情,但明显轻松了不少,拿起小勺子,舀了一勺她剩下的小蛋糕喂进嘴里。

        陆粥粥攥住他的衣袖,忐忑地说:“哥哥,你能不能……不要和齐琪聊天?”

        景绪望了她一眼,小姑娘眼神闪躲,因为这样子背后使坏,脸蛋都红透了:“我的意思是,她……她好像喜欢你,你如果不喜欢她,就不要给她希望了。”

        嗯,终于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景绪笑了笑:“陆粥,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

        “啊!”陆粥粥一下子松开了他的衣袖,表情都僵硬了:“你……你喜欢她啊?”

        景绪不再和她胡乱开玩笑,在她鼻尖戳了一点奶油:“删了已经,以后别推送奇奇怪怪的人加我。”

        陆粥粥松了一口气。

        不用他说,她是绝对不会干这种蠢事了!

        *

        年底,辩论团有一场重要的辩论赛,主题:找工作――兴趣更重要,还是薪资更重要。

        为了这场辩论赛,辩手们前期需要走访在校大学生,尤其是毕业生,调研他们对于薪资和兴趣的看法。

        社团成员抽签决定辩手们调研的学校,很巧,陆粥粥和秦新澄两人被分配到隔壁的职高做调研走访。

        周末早上,陆粥粥跟秦新澄来到了职高校门口。陆粥粥手里抱着一捧着复印好的问卷调值表。

        秦新澄说:“咱们调查问卷就随便弄一弄吧,反正咱们分到的是职高。”

        陆粥粥回头问:“职高怎么了?”

        “呃……”

        秦新澄意识到自己说了不严谨的话,于是道:“没什么,我们一起去发问卷吧。”

        “好。”

        陆粥粥看到一个马尾辫女生迎面走来,礼貌地迎上去:“同学你好,我们是北城大学校辩团的,正在做辩题的社会调研,所以这边方便请你填一个小小的调查问卷吗?”

        马尾辫女生先被陆粥粥漂亮的脸庞惊艳住了,后来又听她说是隔壁北城大学的,要跟她做社会调研,很是受宠若惊:“当然可以啊。”

        陆粥粥将笔递给她,她非常认真地填写了调查问卷,然后还当面向陆粥粥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马上就要毕业了,相比于兴趣而言,可能会选择薪资高的工作。毕竟我们跟你们不一样,我们这种学历毕业,本来也没有太大的选择空间。”

        “你不要妄自菲薄,只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总会有所收获。”

        “嗯!请问我的回答有帮到你吗?”

        “有的,很有帮助!”

        “那就好了。”女孩害羞地看了她一眼:“拜拜哦,祝你们辩论赛拔得头筹!”

        “会的!”

        陆粥粥接着又走访了好几位同学,他们都很认真地帮陆粥粥完成调研,有觉得兴趣重要的,但更多还是觉得薪资会在他们的工作考量中占更大的比重。

        中午,秦新澄和陆粥粥坐在树下休息。

        陆粥粥一边啃着麻薯夹心面包,一边整理调查问卷。

        斑驳的阳光碎影投在她的脸蛋上,她认真的样子,真的在发光。

        秦新澄惭愧地说:“看来是我想多了,我要为我一开始的态度道歉。”

        陆粥粥何等聪慧,当然一早就看出秦新澄有些看不起职高的同学,她笑着说:“所以,他们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吧。”

        “是啊,我开始以为他们都是混日子来着。”秦新澄挠挠头:“现在看来,也有很多人是非常努力的。”

        “是啊,他们中也有很优秀的人。”

        比如她心里的那个人。

        *

        不远处的操场边,乔元洲戳了戳景绪的手肘:“那边那妹子,有点像追你那小女神啊。”

        景绪扔出了篮球,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望,一眼便看见穿白羽绒服的少女坐在树下,干巴巴地啃着面包。

        他的神情柔和了八度,蹲下来给自己系了鞋带:“她没有追我。”

        乔元洲不相信:“绪哥,我就要批评你了,过分谦虚就是骄傲,谁都看得出来那妹子在追你啊。”

        景绪接过队友传过来的篮球,三分上篮,说道:“她没追,她也不用追。”

        不用追,他的心早就给她了。

        乔元洲蹲在篮筐下,摇着头,感叹道:“那妹子为了掌握你的行踪和近况,连我的微信都加了。每条有你的朋友圈,她都点赞,就这份心思,说她对你没感觉,我一万个不信。”

        景绪很想相信,但还是觉得乔元洲是真的想多了。

        旁观者不一定什么都清楚,但景绪拎得清。

        陆粥粥跟他是童年青梅竹马的情谊,比一般朋友要亲密很多,她从小就依赖他,撑破了天就是一声“哥哥”的感情,不可能再有其它了。

        小姑娘都还没长大呢。

        “咱要不要做个实验。”乔元洲坏笑着说:“证明她心里绝对有你。”

        景绪翻了个白眼:“无聊。”

        “无聊就算了。”

        景绪心不在焉地打了会儿球,终于按捺不住,坐回他身边,故作漫不经心问:“你说的……什么实验?”

        乔元洲咧嘴一笑,摸出手机对着他的大脸“咔嚓”拍了一张照片发朋友圈――

        “今日份的帅lu神。”

        景绪:“你发一个试试!”

        “别急呀。”乔元洲望了眼陆粥粥,她正在一边啃面包,一边刷手机。

        “五分钟内,如果她给我点赞,那就说明……”

        “说明她现在很无聊。”

        “啧,你太不懂女孩心思了,如果她看见了立刻点赞,说明她肯定对你有兴趣。”

        不出乔元洲所料,两分钟没到,他朋友圈几十个赞里面,果然找到了陆粥粥的头像。

        “哈哈哈,她真的点赞了!”

        “我看看。”

        景绪表面上不在意,在听到他说陆粥粥回应了,还是把手机夺了过来,在一排头像中找到了她。

        陆粥粥不仅给这张照片点了赞,还评论了一句:“在哪里呀!”

        乔元洲分析道:“你看评论,绝大部分女生留言都是‘好帅’,只有你那小女神,留言问你在哪里。”

        景绪:“所以?”

        “lu神,你智商哪去了。”乔元洲理直气壮地说:“说明她惦记你啊,问你在哪里,这不是想来找你吗。你说什么样的人会时时刻刻惦记着想要见到你。”

        “债主。”

        乔元洲:“没开玩笑啊,恐怕你那小女神自己都没发觉,她爱慕你。”

        虽然知道乔元洲是个嘴上跑火车的主,但景绪还是被“爱慕”两个字戳了心。

        那是他不敢奢望的,听听就好。

        很快,手机震了震,陆粥粥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哥哥,你在哪里呀!!!”

        还加了三个感叹号。

        “我说什么来着。”乔元洲脑袋探了过来,笑嘻嘻说:“爱慕你实锤了。”

        景绪:“你说话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肉麻。”

        “你就装。”

        景绪低头,看着女孩发来的信息,嘴角抑制不住地扬了起来,回道:“抬头。”

        陆粥粥抬起头,远远望见篮筐下的景绪对他扬手,小心脏雀跃了起来:“哥哥!”

        太阳正当头照,景绪不想她顶着烈日跑过来,于是起身朝她走了过去:“你在这里做什么?”

        “喏,我在你们学校做调查问卷呢。”陆粥粥扬了扬手里的问卷纸:“辩论赛要用的素材。”

        “午饭吃面包?”

        “嗯,不吃饭了,下午还有工作呢,晚上吃顿好的。”

        “那晚上我请你。”

        “哇,我们景绪哥哥今天这么大方,还要主动请我吃晚饭。”

        “哥哥最近手头宽裕。”

        “那我要吃好的,狠狠宰你一顿!”

        “就你这胃口,宰我?”

        “别看不起人,我饭量很大的。”

        景绪坐到了她身边,揉了揉她的脑袋,陆粥粥偏头躲开,不过身体却本能地靠他更近了些。

        秦新澄买了两瓶碳酸饮料,走了回来:“粥粥,这是你朋友吗。”

        景绪望见了秦新澄,原本温和的表情顷刻间冷了八度。

        “介绍一下哦,这是秦新澄,我们校辩论队的队长。”

        “这是景绪,小时候住我隔壁的小哥哥,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之……”

        景绪望了她一眼,小姑娘立刻舔舔唇,把那个“一”收了回去:“我最要好的朋友。”

        秦新澄笑了笑:“幸会,我听过你,说是游戏玩得不错,还封神了。”

        景绪这些年什么牛鬼蛇神没见过,秦新澄明夸暗贬的嘲讽语调,他怎么会听不出来。

        “挣生活费而已。”

        “我知道,电竞嘛。”秦新澄说道:“新兴产业,我们学校也有不少人玩这个,不过我一直很好奇,你们这行收入应该不低吧。”

        “还行。”

        “你做这个,能赚多少啊?我没别的意思,单纯好奇。”

        “我跟朋友合作,没加职业队,自己在创业阶段,所以收入浮动不定。”

        “一个月能过五千不?”

        景绪笑了笑:“你爸妈每个月给你多少生活费,我再加一个零。”

        此言一出,立刻便把秦新澄后面的话给塞了回去,且不论他赚的多与少,秦新澄目前还处于在向父母伸手要钱的阶段,又有什么资格嘲笑他自食其力的收入呢。

        陆粥粥没听出两个男人唇枪舌剑的机锋,只感觉……他们这般你来我往地试探对方底细,好像在相亲哦。

        她开玩笑道:“有人爆灯吗?”

        景绪轻轻给她脑门顶一个爆栗:“爆你的头。”

        “哇,我爷爷都不这样打我了!哥哥还欺负人!”陆粥粥委屈地说:“好痛哦。”

        “别装,老子一点没用力。”

        “就是疼,疼死了。”陆粥粥故意碰瓷:“好疼!”

        景绪皱了皱眉,伸手摸了摸她额头:“哪里疼?”

        陆粥粥终于找回小时候的感觉了,她挽着他的手臂,撒娇道:“哥哥帮我吹一下。”

        景绪吹了吹她的额头:“好了?”

        “以后哥哥别敲我了,再敲就笨了,我爷爷还指望我当科学家呢。”

        景绪笑了起来:“遵命,陆科学家。”

        秦新澄见到俩人如此自然的相处,甚至比一般的情侣更显得亲昵,但跟情侣的感觉又有不太一样。

        这是一种只属于青梅竹马之间的默契。

        他心里多多少少有点不是滋味,但是转念想到两个人学历的差距,那种不适的感觉又消失了。

        “粥粥,我给你买了可乐。”秦新澄将可乐地给了她:“冰的。”

        陆粥粥还没伸手,景绪便将可乐接了过来,放在一边:“她这两天不能喝冷的。”

        陆粥粥睁大了眼睛,掐指一算,姨妈快来了,不过还没来。

        景绪记忆力未免太好。

        秦新澄尴尬地笑了笑:“我知道了,那粥粥你不要喝冷的了。景绪,谢谢你告诉我,我以后会记得。”

        “那倒不必,她不太规律。”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熟悉她的脾气。”

        陆粥粥:……

        有完没完!

        两个大男人在这里讨论她的姨妈周期很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