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66章 你在哪里!

第66章 你在哪里!

        年底,北城大学的校园里刮过一阵古风古韵的诗词风潮,但凡有led显示屏的地方,全都滚动播放着开春“诗词大会”的宣传信息。

        校园“诗词大会”的总决赛上个月刚刚落下帷幕,景哲以其强大的诗词储备,斩获大赛第一名,因此,也获得了被保送参加市电视台举办的“诗词大会”总决赛的资格。

        那天下午,在学校的食堂里,陆粥粥巧遇到了十多年未曾见面的赵思嘉。

        赵思嘉过来探望景哲,景哲带她来食堂二楼餐厅吃饭。楼道间遇见陆粥粥,景哲犹疑片刻,还是跟她打了招呼。

        本以为陆粥粥不会搭理他,没想到小姑娘还是微笑着跟他问了声好,景哲忐忑的心情松懈了不少。

        “粥粥,这是我妈妈,特意过来陪我参加我‘诗词大会’总决赛的。”

        “赵阿姨您好啊!好久不见了。”陆粥粥礼貌地跟她打招呼。

        赵思嘉一开始没把陆粥粥认出来,盯着她打量了好久,才后知后觉道:“这……是小粥粥吗?”

        “是我啊赵阿姨。”

        “天哪,女大十八变啊!”赵思嘉惊叹道:“谁能想到面前这个漂亮的大姑娘,是我们的小包子粥粥啊!”

        “阿姨您也还是这么年轻呢。”

        “认出来了,这才是陆粥粥呢,小嘴还跟过去一样甜。”赵思嘉笑逐颜开:“粥粥,跟我们一块儿去吃饭吧,阿姨请你吃牛排。”

        “不了阿姨,我约了室友一起吃饭。”陆粥粥见只有她一人,问道:“赵阿姨,怎么不见景叔叔呢?”

        “他去隔壁学校,去找……找景绪了。”提到景绪的时候,赵思嘉明显神情有些不自然,眼神闪躲。

        景哲立刻岔开话题,说道:“爸爸工作调动,调回北城了,所以今年寒假我也会在北城,不回南方了。”

        “那真好。”

        “粥粥,我要参加市诗词比赛的事你知道吗?”

        “知道啊,学校里到处都在滚动播放嘛,恭喜你了。”

        景哲脸上泛起羞涩的红晕,忐忑地问:“爸爸妈妈都要去现场给我加油鼓劲,你……也会来的吧?”

        “是什么时间啊。”

        他连忙道:“就半个月后,周六,你应该没有课吧。”

        之前景哲一直没提让她过来看比赛的事,这时候提起……陆粥粥望了眼赵思嘉,只怕是因为母亲在场,这样陆粥粥不便拒绝。

        “看我时间能不能安排过来吧。”陆粥粥说道:“如果到时候我没别的安排,就过来;如果临时有事,就只能默默给你加油啦。”

        景哲表情略有失望,他知道陆粥粥这样说,多半就是不会来了。

        “那……好吧,希望你来参加,毕竟这是我第一次上电视呢。”

        “嗯,赵阿姨,景哲,你们吃饭吧,我先走了。”

        陆粥粥跟他们道了别,转身离开。

        赵思嘉看出了儿子失落的心情,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当初你顶着落榜的风险,报考了北城大学,不就是为了陆粥粥吗,怎么,现在受到一点小挫折,就要放弃了么?”

        景哲泄气地说:“没用的,不管我背后默默付出什么,在她眼里,都比不上景绪一根手指头,景绪什么都好,就算变成现在这样……在她眼里都是好的。”

        提到景绪,赵思嘉轻轻叹了一声:“那孩子……”

        景哲知道自己失言,立刻握住了赵思嘉的手:“妈妈,你不要难过,景绪恨你,那是他自己不懂事。你还有我,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赵思嘉宽慰地拍了拍他的脑袋:“妈妈知道,景哲是最懂得体谅父母的。”

        陆粥粥回头望了眼找赵思嘉母子,然后给景绪发了一条短信:“哥哥,你在哪里!”

        景绪:“你是我女朋友吗?”

        看到这几个字,陆粥粥心跳百米加速跑。

        什么意思,问这个什么意思?!

        表白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

        陆粥粥手指颤抖地编辑短信:“认真的吗?”

        删掉――“我可以。”

        再删掉――“我要考虑考虑。”

        嗯,矜持点。

        她正要发送,这时,景绪回道:“不是我女朋友,干嘛每天都来查岗?”

        陆粥粥:……

        她都当真了!

        陆粥粥用力按着手机屏幕,删掉每一个字,回道:“再也不问你啦!【生气】【生气】”

        景绪:“乖了,我在学校。”

        刚刚发完这条短信,景绪便接到了胖子的电话。

        电话里,胖子的声音特别兴奋:“lu神,咱们战队的资质审核通过了!咱们fly终于要正式起飞了!哈哈哈,就问你开心不开心?”

        景绪嘴角扬了扬,他能够感受到胖子语气里的欣喜若狂,毕竟这是他的梦想。

        “下个月pcg比赛,你带小寺好好训练,这是我们的机会。”

        “您把心放到肚子里,咱们等了整两年,能不能一飞冲天,就靠这次了!”

        pcg是现而今风靡全国的游戏《风途》的竞技比赛,一般以三人组队参加,关注度非常高,国内不少电子竞技玩家都是《风途》的狂热粉丝。

        只要能拿下这款游戏的最高竞赛荣誉,他们fly的竞技之路就算彻底铺开了。

        这么多年的蛰伏、挣扎、不见天光。

        他终究还是不甘心。

        这两年,他高中的课程也全都没落下,自学了计算机编程和所有能够自学消化的计算机知识;同时,他几乎将现下大火的那几款竞技游戏,都通玩了一番……

        景哲说他是“伤仲永”,最终“泯然众人矣”。

        他也曾试过,当个一事无成的平庸之辈,每天混吃等死,在淤泥死水里逐渐腐烂。

        但他是景绪,那个六岁就可以在二十秒内完成魔方的天才少年,他想要哪怕曾经被折断了双翅,仍旧能配得上站在她身边,他想要得到她的“爱慕”。

        他想重新站起来。

        景绪挂掉电话,大步流星走出校园,pcg初赛即将开始,他也要投入紧张的训练,同时还要带新人,时间并不宽裕。

        当景绪走出校门,看到路边等候已久的男人,他双眸里的光沉了沉。

        面前的中年男人,是他多年未见的父亲,景闻彬。

        “景绪,你长高了。”

        景闻彬朝他走了两步,面带宽厚的微笑。

        而景绪却本能地后退了两步:“你有事吗?”

        他态度很冷淡。

        “景绪,我是你爸爸。”

        “我知道,不然我为什么跟你讲话。”

        景绪说的每一句话都挺噎人,景闻彬失望地看着他:“看来这两年,放你出来接受社会的毒打,并没有让你涨半点教训。”

        景绪觉得很荒唐:“首先,不是你放我出来,而是我拒绝你们的抚养;其次,我不认为我需要涨任何教训;最后,我没有被毒打,我过得很好。”

        “你心里就一点没有亲情吗?你知道你妈妈为了你,多伤心吗!”

        “她伤心吗。”景绪嘲讽地笑了:“你们来北城干什么,是来看我的吗?还是来参加你们乖儿子的诗词大会,顺便来看看这个逃出家门的逆子有没有涨点教训,回心转意?运气好的话,也许我还会哭着求着爸妈再给点生活费,你是不是连教训我的说辞都想好了?”

        他这番话说出来,彻底激怒了景闻彬。

        “啪”的一声响,景闻彬一巴掌扇在了景绪脸上。

        许是隐秘的想法被他这般毫不留情地戳穿,景闻彬恼羞成怒地喊了声:“混账东西!”

        景绪的脑袋重重地往边上偏了偏,半张脸都已经麻木了,仿佛被无数只蚂蚁细细密密地噬咬着。

        瞬间的变故让周围路过的同学纷纷停下脚步,甚至还有好事的同学拿手机咔嚓咔嚓地拍起照来。

        这一巴掌让景闻彬的手都疼得没感觉了,更遑论景绪的脸。

        他咬着牙,甩了甩手。

        情急之下动了手,有些后悔,但是面子让他说不出道歉的话。

        景绪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够了吧。”

        “景绪……”

        擦身而过的瞬间,景闻彬用力拉住了景绪:“景绪,不要再让你妈妈伤心了,好不好!这些年,她真的很伤心。”

        “在那场大火里,她不是已经作出选择了吗。”

        景绪靠近他,压低了嗓音,一字一顿地说:“为了保住景哲,把我留在火中,松手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做出选择了。”

        他冷笑:“这个时候过来说什么伤心,不是很虚伪?”

        景绪还是离开了,留下景闻彬,虚弱地站在原地。

        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他不曾回头看过父亲一眼。

        在这个冷冰冰的世界里,他再没有可以依靠和信任的人,他只剩下自己了。

        *

        陆怀柔基本上把公司百分之八十的事务,都交给了陆随意去打理,他在家里当起了□□的家庭煮夫,研究各类美食菜谱。

        他曾为了事业打拼半生,几乎把最好的年华都放在了所谓的“走花路”上,也为此丢掉了很多东西。

        如今的年纪,再回头,发现真正让他一路繁花的……恰恰是陆粥粥留在他身边的那十年。

        这好不容易把陆粥粥盼回家,陆怀柔决定大展身手,给陆粥粥炖了一锅无比美味的鱼汤,好好给她打牙祭。

        陆粥粥拎着勺子,美美尝了一口。

        鱼汤鲜嫩无比,乳白汤汁面上还漂浮淡淡的油脂和青色的葱花。

        “吃了这么久的食堂,才发现爷爷的手艺这么好”陆粥粥惊艳地说:“这也太好喝了吧!”

        “开玩笑,没我这双手,你能长这么大吗?”

        “鱼汤还有吗,我还想喝。”

        “厨房里还有一大锅,自己去盛,顺便也给你弟弟盛一碗带过去。”

        “方便面这会儿还在写作业吧,我就不去打扰他啦。”

        “你就想自己吃独食。”

        “嘿嘿嘿。”

        陆粥粥走到厨房门口,忽然察觉到不对劲,退后两步,瞥见墙柜边上周刚买的水族箱竟然空空荡荡。

        “我鱼呢!爷爷,我带回来的两条大鲤鱼呢!”

        陆怀柔端着碗,尝了一口鱼汤,从容道:“哦,在你肚子里。”

        陆粥粥宛如晴天霹雳,气呼呼地转身:“那是我暑假要做生物观察日记的鱼!”

        “你回家又不提前说,还要老子给你做好吃的,哪有时间去超商买。”陆怀柔倒是理直气壮地说:“看你鱼缸里正好有鱼,就顺手捞了。”

        “啊啊啊!那可是野生大鲤鱼,我好不容易钓到的,要做野生锦鲤的生物日记,不是菜市场卖来吃肉的饲养鱼!”

        “不就两条鱼吗,赶明儿让你爸带你再去钓两条。”

        陆粥粥简直要被陆怀柔给气死了,跑过来用力锤了他胸脯一下。陆怀柔顺势握住她纤细的手腕,反手一扭,便将小姑娘给制服了:“小时候打不过,以为长大了就是我的对手了?”

        “陆怀柔,讨厌你!”

        陆粥粥还一直幻想着,以为上大学之后,距离产生美,她和陆怀柔剑拔弩张的局面会得以改变,出现家庭电视剧里面那种父慈子孝、其乐融融的场景呢。

        看来真是想多了。

        陆粥粥穿着拖鞋走出了房门,坐在后花园的廊台边生闷气。

        心里把陆怀柔骂了一万遍。

        这时候,她看到学校的代收快递群里,有同学发了一段视频――

        【今天下午在对面职高校门口拍到的,别的不说,被打的男生,帅得有点过分了吧。】

        【好看的小哥哥被人打耳光,真是看不下去呢。】

        【在校门口教训儿子,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不明情况,不做评价。】……

        陆粥粥好奇地戳进视频,发现视频的主人公竟然是景绪,而站在他面前的中年男人,是他的父亲景闻彬。

        他们两人似发生了争执,情急之下,景闻彬扬手便给了景绪一巴掌。

        陆粥粥捂嘴惊呼了一声。

        景绪本来皮肤就很白,受了这一巴掌,脸颊瞬间浮现了几条异常明显的红痕。

        他那屈辱的眼神,仿佛一双无形的大掌,死死地箍着她的心脏。

        他怎么可以对他动手,而且是在校门口,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景绪是那样骄傲的人啊!

        群里的讨论很快便100+了,吃瓜群众们全部挂了匿名模式,都在说这件事,什么样的猜测都有――

        白骨精:“我认识他哥哥,他哥哥景哲是我们系的大才子,校园诗词大赛总决赛第一名,被推荐到电视台参加诗词大会。”

        孙悟空:“这几天学校官网不是一直在宣传他吗?”

        唐三藏:“视频挨打的人原来是大才子景哲的弟弟啊。”

        孙悟空:“所以哥哥读北城大学,弟弟在隔壁念职高,这差距也太大了些吧。”

        唐三藏:“这俩人完全不像一个妈生的。”

        白骨精:“我知道这人,他很聪明,自己把自己荒废了;景哲属于后天努力型的,所以这就是典型的龟兔赛跑的故事。”

        唐三藏:“啧……”

        陆粥粥看不过眼,直接cue了白骨精:“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像从小看着他们兄弟俩长大似的。”

        白骨精:“我说了景哲是我们系的大才子啊,我们一个班的不行吗。”

        陆粥粥不想和他争论,退掉了这个代取快递群,然后给景绪发了一条信息:“你在哪里?”

        发完之后,她向上翻拉聊天记录,发现十条信息里有八条好像都是在问他在哪里。

        于是陆粥粥又补了一句:“我就随便问问。”

        补了之后又感觉自己有点画蛇添足,赶快撤回来,撤回的一瞬间,景绪的消息也进来了:“电竞酒吧。”

        还顺便给他发了一个定位。

        陆粥粥收了手机,步履轻轻地溜回房间,陆怀柔已经回了书房,关着门生闷气。

        陆粥粥看到开放式厨房里,小火还煨着鱼汤,于是她蹑手蹑脚走到厨房,翻出保温饭盒,盛了一碗鱼汤。

        走到书房门口,陆粥粥弱弱地唤了声:“爷爷?”

        陆怀柔没搭理她。

        “爷爷,我错啦,鱼汤很香。”

        “那……我有事先出去一下,晚上直接回公寓哦,不用给我留门。”

        他依旧没有回应,于是陆粥粥提着保温饭盒走出了陆宅,在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

        电竞吧今晚非常热闹,因为景绪的到来,一场一场精彩的比赛,看得大家伙儿分外上头,情绪高涨。

        “lu神今晚要十连胜啊!”

        “这场就十一场了!”

        景绪指尖快速敲击着鼠标,桌边搁着好几个空啤酒瓶。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缘故,他的状态格外亢奋,连战了将近六个小时,没有休息过,眼睛里带着疲倦的血丝。

        陆粥粥赶到酒吧,在一排电脑前找到了他。

        “哥哥。”

        景绪听到她的声音,没有抬头,视线依旧落在电脑屏幕上:“找我有事?”

        “哥哥,你还没吃晚饭吧,我熬了鱼汤。”她心虚地补充了一句:“准确来说,是我爷爷熬的……不过是我钓的鱼。”

        “放那儿吧,晚点吃。”

        “哦。”

        陆粥粥乖乖将保温饭盒放在电脑桌边,然后靠在他身边,看他打游戏。

        她过来之后,景绪注意力便很难集中了:“没事先回去,这里面有人抽烟,味道不好。”

        “哦。”

        陆粥粥听话地走到门口,又回头望了他一眼,看到他眼睛里的血丝,还是大步流星折返了回来,担忧地劝道:“你别玩游戏了。”

        “你先回去。”

        “哥哥!”

        “听话。”

        陆粥粥心里有些气闷,狠下决心,伸手关了他的电脑显示屏:“不准玩了!”

        显示屏一黑,原本喧嚣吵闹的酒吧,顷刻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陆粥粥身上了。

        竟然敢关lu的电脑,这小姑娘脾气撑破天了吧。上一个敢关他电脑的人,估摸着还没出医院呢。

        陆粥粥看着景绪低沉的脸色,一下子也有些犯怂,又乖乖地把他的显示屏打开了:“那个……我不小心碰到了,对不起。”

        众人:……

        能不能有点脾气,刚到底!

        电脑屏幕重新亮了起来,不过显示lu已经被kill,变成了灰白的色调。

        “对、对不起。”

        看见小姑娘犯怂的样子,景绪笑了笑,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对什么不起,不就一把游戏吗,输了就输了。”

        “哥哥,不玩了,行吗。”

        “好,不玩了。”

        周围人再度惊住了,景绪什么时候对女孩子这么客气过,今天他脾气好得过分了吧。

        说不玩就不玩了。

        对女朋友都没这么耐心吧。

        景绪终于放下了耳机,一只手拎着她送来的鱼汤保温盒,另一只手牵着她走出了电竞酒吧。

        出来之后,俩人来到河边,景绪找了一块空荡的阶梯,细心地垫了纸巾,让她坐下来。

        陆粥粥打开了香喷喷的保温饭盒,将鱼汤推到他面前,同时取出小铁勺,用纸巾擦干净递给他。

        景绪乖乖低头喝了一口鱼汤。

        她全程没有说话,只是撑着下巴,沉默地看他喝汤。

        景绪不知道小姑娘为什么要忽然过来找他,但隐隐约约也能猜到,今天父亲来找他的事,兴许让她知道了。

        “陆粥,我没那么脆弱。”

        小姑娘伸手碰到了他的左边的脸颊:“哥哥,还疼吗。”

        景绪感受着小姑娘轻柔的指尖,凉丝丝地触到他的脸上,那句“我没那么脆弱”好像一下子退缩了回去。在她面前,委屈的感觉一下子涌了上来。

        “很疼。”

        他齿间用力咬出了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