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67章 表白

第67章 表白

        哪怕是躺在重症监护病房那段时间,每天忍受着灼肤之痛,他都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一个“疼”字。

        陆粥粥面前,景绪压抑已久的委屈,忽然爆发了。

        他紧紧捧着装了鱼汤的保温盒,身形抑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陆粥,我好疼。”

        陆粥粥从来没有见过景绪这般强烈地表达情绪。

        她知道,他一定好难受。

        她忍不住伸手抱住了他的颈子,紧紧地拥抱他:“你什么都可以告诉我的。”

        景绪鼻息间嗅到了她身上那阵白栀子的甜香,她的身体那样柔软,抱着他的时候却很用力,仿佛要把这股力量传达给他。

        “哥哥,你在难过什么,你可以告诉我的。”小姑娘声音柔软,如轻柔的薄纱滑过他的颈项。

        他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嗅着属于她的味道,那是他无数个彻夜难眠的梦境里充盈的味道。

        一个人承受这一切,真的好累,他不想硬撑着了。

        那场大火发生的时候,家里只有他和景哲两个人,景哲把自己反锁在了房间里,大哭大叫着,叫着妈妈。

        他跑到门边,用硬锤砸碎了景哲的门锁,将他从浓烟密布的房间里救出来,然后去洗手间拿湿润的抹布捂住口鼻。

        火势迅速蔓延开来,消防员在外围无法突入,只有作为母亲的赵思嘉,不顾生命危险冲进了大火中。

        景哲看到赵思嘉,哭得快要背过气了。

        赵思嘉背着他便往外冲。二楼的景绪拿着两块湿润的抹布跌跌撞撞冲出洗手间,看到赵思嘉已经背着景哲跑出了门去。

        生命中从来没有一刻,如那时那般的绝望。

        熊熊燃烧的火焰中,他撕心裂肺地喊了声:“妈妈,不要丢下我!”

        赵思嘉回头望了他一眼。

        滚滚的浓烟中,他看到了赵思嘉眼中强烈的痛苦。

        只在分秒间,她已经做出了母亲最痛苦的抉择,背着奄奄一息的景哲,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开了,将他留在了不见天日的地狱里。

        “我永远不会忘记她转身的背影。”景绪的手紧紧攥着拳头,嗓音压抑而沙哑:“我知道她有多痛苦,但是我不能原谅。”

        即便那是最好的选择,放弃一个,至少能够保下另一个。

        不管后来多少亲朋好友、甚至包括景哲,都过来劝说他,让他懂事些,原谅母亲,不要再和家人闹别扭。

        但是景绪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去原谅母亲的选择。

        因为他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母亲带着景哲冲出去之后,火势再也无法控制,房屋的横梁倒塌了大半,他以为自己就要葬身火海。

        将死的恐惧宛如滔天巨浪,瞬间便将他席卷淹没。

        求生的本能却还驱使着他,他用湿抹布捂着口鼻,跑到二楼主卧的窗户边,浓浓的烟雾熏坏了他的眼睛,他已经辨别不出流下来的眼泪是被烟熏的,还是来自于恐惧和绝望……

        火势已经逼了过来,背部强烈的被灼烧的痛感,在死亡面前,亦显得微不足道。

        二楼阳台很高,跳下去有丧命的危险。但景绪已经被逼到了别无选择的境地,没有人来救他,他只有自己了。

        闭着眼睛跳了下去的那一瞬间,他脑子里最后的画面……

        是一只粉白色的小蝴蝶。

        再见了,小蝴蝶。

        *

        陆粥粥曾经梦到过漫天大火,景绪站在大火的玫瑰园中,他肩上的金色玫瑰,就是那一天被烧坏的。

        坏掉了,就永远没有办法复原。

        他生理和心理的严重受损,让他无法专心学业。而那段时间,父亲的公司也遭遇了滑铁卢,父母自顾不暇。

        他叛逆的行为让父母一次又一次地失望,终于,他们把更多的期待放在了景哲身上,对景绪彻底死心了。

        这也成为了后来景绪离开家门、独自闯荡的导.火.索。

        那些情绪,积压在他心里很多年了,现在说出来,景绪反而轻松了很多。

        他苦涩地笑了笑:“陆粥,拉过勾,可是我失约了。”

        陆粥粥是个情感特别丰富的女孩,听完他简单的叙述,她早已经泣不成声。

        她以为他只是被烫伤了,但是没有想到,心理的阴霾远远大过身体的疼痛。

        陆粥粥明白那种被忽视的痛苦,因为在遇到陆怀柔之前,她生活的每一天,都是靠自己给自己打气,安慰自己:爸爸妈妈只是太忙了,你不是多余的,你不是不受欢迎的……

        陆粥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低头将刚刚路过药店买的清凉膏取出来,缀在指尖,擦试着他脸上的痕迹。

        “哥哥,你没有失约。”陆粥粥低声啜泣着:“我不怪你,真的,能不能在一所学校有什么关系,就算你没有来北城,我也会去你的城市,找到你,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景绪抬起漆黑的眸子,心脏,震颤不已。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痛苦的活着。

        背部烫伤带来的剧烈灼痛,令他在无数个长夜里倍受煎熬,睁着眼睛等待黎明,可是黎明却永远不会到来。

        现在,他仿佛看到了一丝曙光。

        能再见到她,所有的忍耐和痛苦,就都值得。

        景绪用手背轻轻地擦掉了女孩的眼泪,分明是他在讲述难堪的过往,她反而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

        他看到不远处,有一对情侣防备地盯着他们,仿佛他欺负了身边的女孩似的,甚至想要摸出手机报警了。

        景绪对他们笑了笑,表示没事。

        小姑娘哭着仿佛没完了,而且越来越伤心。

        “陆粥,我又没死,你到底在哭什么?”

        “你这样子……我很尴尬。”

        话音未落,陆粥粥忽然抱住了他。

        景绪双手不自然地摊开,全身的细胞都紧张了起来。

        小姑娘软软地趴在他的胸口,紧紧抱着他的腰,在他胸口蹭了蹭眼泪,闷声说:“哥哥,你刚刚问我是你的女朋友吗?”

        “昂。”

        “那我……可不可以当你女朋友哪?”

        晚风浅浅,月亮从云梢间露了头。

        那片飘在心尖的羽毛,被风一吹,轻轻浅浅地落在了地上,尘埃落定。

        他脑子里没别的声音,就一直回响着她刚刚的那句话,有些恍惚,有些不真实。

        “你说什么?”

        陆粥粥在他胸口的衣襟上蹭了蹭眼泪,说道:“我……有点想当你女朋友。”

        “可怜我啊,陆粥?”

        “不是!不是的。”陆粥粥吸吸气,小声说:“我只是不想你再一个人了,我想陪着你。”

        尽管她否认,但是景绪跟她青梅竹马,她的性格……他太了解了。小姑娘就是心肠好,见不得他受苦而已。

        “当什么女朋友,你才多大,知不知道怎么给人当女朋友。”景绪没好气地刮了刮她的鼻子:“别胡说了。”

        因为他会当真的。

        “我知道,我快十七了!”小姑娘带着浓浓的鼻音,固执地说:“好多男生追我来着,我都没答应呢。”

        “为什么不答应。”

        “唔……我又不喜欢他们。”

        小姑娘身子软软的,靠在他身边,带着某种栀子的甜香。

        他贪婪地深呼吸,问道:“你喜欢我?”

        这个直白而又简单的问题,还是让小姑娘的脸蛋烧得通红,她低着头不敢看他:“嗯,你是景绪哥哥。”

        她声音低得宛如蚊子叫:“你是我唯一能接受的……当男朋友的人选。”

        景绪耳根子也有些发烫,他双手撑着膝盖,再度问道:“你喜欢我?”

        “我……肯定喜欢啊。”

        “陆粥,熟悉不一定代表喜欢。”他嗓音微有些苦涩:“你只是还没有熟悉除我以外的其他男孩。”

        陆粥粥抬起湿漉漉的杏眼,望向他:“哥哥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你还没有见过泛着金色阳光的海洋,才会喜欢面前的一湾小水洼。”

        陆粥粥忽然找回了小时候的景绪的感觉。

        他永远那样理智,永远……那样冷静。

        今晚星星都出来了,见证她的告白,可是他怎么能这样冷静……

        陆粥粥攥着他衣角的手慢慢松开了,不可置信地问:“我被……拒绝了?”

        “陆粥。”

        她难以置信地说:“我表白失败了?”

        “不是……”

        “我竟然失恋了!”

        景绪扶了扶额:“……”

        “没关系,你可以拒绝我,我也拒绝过很多人,这……这可能就是报应。”小姑娘红着脸,强行挽尊:“没、没关系,我不难过,我就是……有点不能接受自己这么美却被拒绝。”

        景绪被她逗笑了。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

        *

        回家的路上,她走在前面,而他像影子一样,跟在她的身后,送她回家。

        一路上陆粥粥都在碎碎念,满心怨念――

        “居然被拒绝了。”

        “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

        “你别后悔,千万别后悔!”

        景绪手揣兜里,三两步追上了她,解释道:“陆粥,我不是拒绝你。”

        “这还不是拒绝?”陆粥粥愤懑地说:“我遇到不喜欢的男生,也这样说,‘我不适合你,你会找到更适合你的女孩’,你品品,你刚刚说的话,是不是这味儿!”

        他笑了:“别说,还真是。”

        陆粥粥甩开他的手:“余生不再相见!”

        景绪加快步伐,和她并肩走在街道旁:“陆粥,别走那么快,我们再聊聊。”

        “聊什么,祝我幸福吗?”

        “你脾气怎么这么大,不让人把话说完吗?”

        “我脾气就这样,我爷爷惯出来的,反正你又不喜欢,管我脾气怎样。”

        看着小姑娘闹脾气的样子,景绪莫名觉得还有几分愉悦,他就喜欢看她任性的模样:“我没有不喜欢。”

        你的一切我都喜欢,而且是刻入骨髓的喜欢。

        你那么好,我却不好。

        在陆粥粥即将进入莱汀公寓大门的时候,景绪拉住了她的手,柔声唤道:“妹妹,等一下。”

        “你叫我什么?”

        “粥粥妹妹。”

        “都……都改口叫妹妹了。”陆粥粥伤心地说:“果然配不上,算了算了。”

        景绪用力拉着她的手,双手都牵着,拨弄着她的一根根细长的指骨,低头看着她,嗓音很温柔:“听我说,陆粥,我不需要你的怜悯,也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她很喜欢他温柔的腔调,也喜欢他牵着她的手,仿佛瑟瑟的寒风似乎也不那么刺骨了。

        她发现,他还戴着她送的围巾呢。

        于是陆粥粥伸手理了理他的灰色围巾,捻得更紧了些:“哥哥,这么多年,我真的没有喜欢过别人,只有你了。”

        这世界欠你的一切不温柔,我都想弥补。

        他牵着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地吻了吻:“陆粥,等你再长大一些,不要是现在。”

        不要在他如此落魄的现在……把最美好的给他。

        “好吧。”陆粥粥抽回手,说道:“既然都被拒绝了,那就不请哥哥上楼喝咖啡了。”

        “喝什么咖啡?”

        “就是……喝那种咖啡啊。”陆粥粥耸耸肩:“电视里面女主角请男主角上楼喝的那种咖啡。”

        “……”

        景绪全身一紧,瞬间意识到居然被她调戏了。

        而且很不幸,就这么简单一句话的调戏,他竟然可耻地有反应……

        “你脑子里一天到晚装的什么!”景绪暴躁地转身离开。

        陆粥粥转身迈着轻松的步子进了大楼,嘴角绽开一抹微甜的笑意。

        我脑子里装的都是你呀。

        *

        陆粥粥坐在浴缸里洗泡泡浴,顺便给蒋清霖拨了一个视频通话。

        蒋清霖正坐在书桌边疯狂刷题,点开视频,看到肤白貌美的陆粥粥,“哎哟哎哟”地大叫了起来:“陆粥粥,你能不能别这么……这么暴露,你注意点形象成不成!你再洗澡给我弹视频,我……我弯了找你负责!”

        陆粥粥将泡沫堆在胸前,吃着葡萄,漫不经心地说:“你弯呗,我肯定负责到底。”

        “说的好听。”蒋清霖看她吃葡萄的诱惑模样,鄙夷道:“苦逼高三生正在浴血奋战呢,你这资本主义小妖精,别想试图瓦解我的革.命意志。”

        “加油,你要是考上北城大学了,我给你介绍我们系特帅的男朋友。”

        蒋清霖立马来了兴趣:“你们系很多帅哥吗?”

        “那可不,全中国的长腿蜂腰大帅哥,都聚集在我们系了。”

        “哇!我喜欢跟你爷爷一样身材好的,有吗有吗?”

        “有啊,平均身高一米八五够不够?”

        蒋清霖都快淌鼻血了:“够够够!我还要腰好的,有腹肌的!”

        “没问题,二十块腹肌够不够?”

        “……”

        谢谢,多……多了。

        “好好复习,明年夏天,我们北城大学就是你蒋清霖的后宫紫禁城。”

        “冲你这句话,我拼了!”

        “拼!”

        一阵豪言壮语之后,蒋清霖看着桌上堆成山的参考资料和试卷,还是打了蔫儿。

        “对了,你和你那位小哥哥什么情况了,上次你说他状态不好,现在怎么样啊?”

        “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他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跟他比起来,我简直就是个什么风雨都没经历过的傻白甜。”

        “你本来就是傻白甜的粥粥公主呀。”蒋清霖毫不客气地说:“你爷爷把你保护的多好啊,能让你经历什么风雨。”

        “所以我就问他,可不可以当他女朋友啊。”

        “噗。”蒋清霖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你说你想干嘛?”

        “当……当他女朋友啊。”陆粥粥有些不自在:“你干嘛这么惊讶。”

        “陆粥粥,你能不能出息点!”蒋清霖不可置信地说:“你是谁!你是天王巨星陆怀柔的孙女!你是盛世美颜能与太阳肩并肩的女人,你居然主动跟人家求爱,还问什么可不可以当人家女朋友?你要不要这么卑微。”

        “呃。”陆粥粥说:“还有更卑微的,你要听吗。”

        蒋清霖扶了扶额:“你别说……”

        “我被拒绝了。”

        蒋清霖倒。

        陆粥粥笑了起来:“你是不是对我很无语。”

        “非常十分相当的无语,好不好。”蒋清霖摇着头:“你让你爷爷――全中国最帅的男人,你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搁,嗯?!”

        “跟我爷爷有个鸡毛掸子关系,你别扯远了。”

        “怎么没有,你这张跟他一模一样的漂亮脸蛋,不是他遗传的啊?你居然……居然让男人拒绝了,这世界上只可以陆粥粥拒绝别人!好吗!好吗!”

        陆粥粥深深感觉,蒋清霖压根不是为她不平,是在为偶像打抱不平呢!

        “那拒绝就是被拒绝了嘛。”陆粥粥泄气地说:“我能怎么办。”

        “所以他怎么会拒绝你,这没理由啊,他是不是瞎了?”

        陆粥粥把景绪的话复述了一遍:“我明白他大概的意思了,他就觉得我现在没见识,只跟他一个男孩好过,所以才想和他在一起。兴许将来我见着真正的大海,我就不要他,出海远航了呢。”

        “哇噻,天才不愧是天才。”蒋清霖感叹道:“他把你的海王本质看得很透彻嘛。”

        “蒋清霖!”陆粥粥气呼呼地说:“我不是海王!一点都不花心!”

        “不花心吗,你数数你有多少个青梅竹马小哥哥,那个红得发紫的小鲜肉,叫什么来着,傅笙,是吧,你们现在还保持联系呢吧。”

        “傅笙……我跟他就好朋友,忘年之交那种,你扯那儿去了。”陆粥粥皱着眉头,小声嘟哝:“我对别人没心思,我就……就喜欢他。”

        “你喜欢他什么啊。”

        “这我哪儿说的清楚,我小时候我就喜欢他了。”陆粥粥躺在浴缸里,伸了个小懒腰:“这么多年,我惦记的人……也只有他。”

        “那我觉得景绪的顾虑还是有道理的。”蒋清霖理智地分析:“你只是没有遇到更让你心动的人,你就觉得……对他的依赖就是喜欢,毕竟你俩青梅竹马,从小就这么要好。”

        “我不会再遇到心动的人了。”陆粥粥笃定地说:“不会了!”

        “所以呀,听他的话,乖乖等两年再看吧,他没有明确拒绝你,也是想再让你好好考虑清楚。”蒋清霖感叹道:“哇噻,这位哥哥想法真的很成熟哎,别说,我都快被他吸引了。”

        陆粥粥连忙护食道:“那是我的哥哥,我一个人的!”

        “行行行,不跟你争,等我考上北城大学了,男朋友我三天换俩!”

        “行啊你。”陆粥粥想了想,忐忑地问她:“那你觉得……他也是喜欢我的咯?”

        “喜不喜欢你,你自己看不出来啊?”

        “我……这不是当局者迷吗,有感觉,但不确定。”

        蒋清霖:“我觉得,他不是喜欢你。”

        “啊?”

        “他爱你。”

        蒋清霖一本正经地说:“喜欢是想要占有,而爱,是希望你幸福。他爱你,才会拒绝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陆粥粥愣了几秒,一下子把脸蛋埋进了泡泡里。

        蒋清霖:“靠!你那是什么娇羞的表情!你正常点!喂!矜持懂不懂,矜持!你是陆怀柔的孙女!你别给我偶像丢脸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