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68章 度假

第68章 度假

        晚上,陆粥粥在睡觉前,给陆怀柔发了一条短信――

        “爷爷,我不生气了。”

        不过陆怀柔没理她,陆粥粥一夜都没睡踏实。

        第二天,她一早回了家,家门口看到陆怀柔指挥着工人搬运货物,她跑过去,拉拉他的手:“爷爷,你这是买了什么呀?”

        陆怀柔似还在生气,没搭理她,背过了身去:“小心点,都是玻璃制品,易碎物。”

        不理她,拉倒。

        陆粥粥径直走进家里,却看到客厅里多了好几个大型水族箱,都是两三米的高度。一个装满了水的蓝色方形水族箱里,竟然还游了一条小白鲨!

        工人还在不断地搬进货物,看样子,陆怀柔似要将整个客厅都打造成海洋水世界。

        陆粥粥看着周围的“蓝色海洋”,长长地感叹――

        “我的天呐!”

        身后,陆怀柔揉了揉鼻翼,闷声道:“就当我……赔礼道歉。”

        他的语调非常不自然,听得出来,也很不爽,但属于那种无可奈何的不爽。

        “不是……爷爷,你……你弄这么多水族箱干嘛呀,还养鲨鱼……”

        “给你做生物观察行不行。”陆怀柔不满地说:“不就养两条鱼吗,谁还不会养鱼了。”

        陆粥粥又好气又好笑,走到陆怀柔身边,讪讪地拉了拉他的衣袖:“爷爷,我没生你的气。”

        陆怀柔脑袋别向旁侧,翻白眼。

        陆粥粥轻轻抱住他的腰,窝在他怀里蹭了蹭,咕哝道:“我以后再也不跟爷爷闹脾气了。”

        陆怀柔没好气地说:“得,你这话能维持三个小时,就算不错了。”

        “我说真的。”

        “我又没傻,能信你?”

        “嘻嘻。”……

        那段时间,陆粥粥一直陪在陆怀柔身边,要么跟他一起早起晨跑,要么陪他去恒温游泳池游泳。

        陆怀柔年纪越大,反倒健身的热情越发高涨,身体也越来越好。

        恒温游泳池已经满足不了陆怀柔锻炼的欲望了,他索性直接买了两张机票,带陆粥粥去了巴厘岛的海边,度假半个月,游泳游个痛快。

        陆方便知道之后,哭着喊着、死皮白赖地也要跟着姐姐去海边度假。陆怀柔吃软不吃硬,小朋友越是闹腾,他越是不会依着他的性子――

        “你给我闹,就算你闹上天,老子也不会依着你的性子。”

        陆粥粥不忍见弟弟每天哭唧唧的样子,只好用自己的零花钱,也给陆方便买了一张机票,带着小朋友一块儿出去玩。

        沙滩边,方便面小朋友穿着西瓜泳裤、戴着黑墨镜,躺在沙滩上,让陆粥粥给他全身都埋了起来。

        “姐,你大学都念了半个学期了,还没交到男朋友啊?”

        陆粥粥叼着柠檬汁吸管,不满地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啊。”

        “一看就是没有了,你要真有男朋友了,还能搁这儿陪我这小孩玩啊?”

        “谁陪你了,我是为了陪爷爷好吧。”

        陆方便摇着头,感叹道:“青春正好的少女,就因为交不到男朋友,寒假居然沦落到陪一个几十岁糟老头外出度假的悲惨境地。”

        陆粥粥在他脑袋上敲一个爆栗:“首先,你爷爷不是糟老头!其次,我没交男朋友不是因为交不到!不要搞错了重点。”

        “好叭。”陆方便使唤她:“老姐你把手机给我吧,我女朋友该找我了。”

        “你才多大,你还有女朋友了?”陆粥粥拿了桌上的手机,一看屏幕,这小子横屏好多消息――

        亲亲老婆1号,亲亲老婆2号,亲亲老婆3号……

        陆方便骄傲地说:“大开眼界了吧,我刚上小学六年级那会儿,好多女孩子追我来着。我姐大学了还没有男朋友,简直对不起爷爷给咱们的优良基因。”

        “陆家的优良基因,不是让你当个时间管理大师!你这不是缺德吗小朋友!”

        “哪缺德了,都是她们自愿的。”

        “自愿的是吧。”陆粥粥拿起他的手机,直接截图了微信对话框界面,挨个发给他的几个“亲亲老婆”――

        “姐姐今天就教你做个人。”

        “啊啊啊!”

        陆方便赶紧从沙堆里爬起来:“不要!给我留一个!把许美嘉留给我!她是我的真爱!”

        陆粥粥一个都没落下,全面摧毁了陆方便的“渣男通讯系统”,拍拍手,下海游泳去了,留下陆方便在岸上哭哭唧唧收拾残局。

        陆怀柔一个人在海里来来回回游了好几圈,见陆粥粥抱着游泳圈下了海,立刻朝着她游过来。

        “爷爷!你孙子太渣了吧!”陆粥粥迫不及待跟他告状:“他这么小,就交女朋友了!而且还好几个!”

        陆怀柔说:“赶明让他爸把他的手机没收了。”

        “赞同!这小破孩就不配拥有手机。”

        陆怀柔摘掉了她的游泳圈:“你戴着这玩意儿,永远学不会游泳。”

        “不不!我不行,我要死了!”陆粥粥在水里疯狂扑腾着,呛了好几口水:“我会淹死的!啊!救命!”

        陆怀柔无语地看着她:“那你把脚站直了试试。”

        陆粥粥扶着他的肩膀站直了身子,才发现水位仅到她的腰部而已。

        “……”

        “所以想要游泳,就一句话,克服恐惧。”

        陆怀柔翻进水里,托着她的身子,让她在原地划水:“别怕被呛,谁游泳不得喝几口水。”

        陆粥粥一开始还是很紧张,像挣命似的胡乱扑腾。不过后来她发现,只要相信陆怀柔,相信他能托着她,不会让她淹死,克服了恐惧心理之后,学会在水里浮起来,其实是很轻松的一件事。

        她慢慢把身体放平,按照陆怀柔的口令,换气,放松,向前凫水,双腿蹬水,竟然自己在浅水面游了几圈。

        “我学会了呀!爷爷!”

        “还早着呢。”陆怀柔坐在沙滩边指挥她:“继续游,别放松。”

        “我不行了。”陆粥粥喘着气,坐到了他身边:“好累好累。”

        陆怀柔早就给她准备了黄椰子,插好吸管递过去:“你这身体素质,太差了,以后还要跟着我多锻炼。”

        “我那能跟您老人家比啊。”

        “我什么?”

        陆粥粥反应过来,“老人家”三个字,搁陆怀柔这儿可是违禁词。她卖乖地笑了:“您是超级赛亚人,身体好着呢,一点都不老。”

        陆怀柔用白色浴巾,给她揉着湿漉漉头发。陆粥粥一边享受着蓝天大海椰子汁,一边享受陆怀柔给她擦头发的顶级服务:“生活真是太美好啦!我要永远跟爷爷在一起。”

        “你想怎样就怎样,问过我的意见没?”

        陆粥粥靠在他肩膀上,看着海天一线的夕阳残影:“不用问啦,我知道爷爷离不开粥粥。”

        “自恋,谁离不开你了。”

        “嘻嘻。”……

        晚上,陆怀柔带着俩小孩在海边散步,海边有不少音乐酒吧,陆粥粥选了一个靠海的廊台位置坐下来。

        陆怀柔给自己点了一杯鸡尾酒,两个小朋友都是冰镇果汁。

        露天酒吧有驻唱歌手在唱歌,陆方便小朋友也撺掇着陆怀柔上去唱歌:“爷爷,人家想听。”

        “我纠正了你多少遍,不要人家人家的,你是男孩子!”陆怀柔教训道:“别跟你姐姐学。”

        “人家……”他赶紧打住,说道:“我好久没听爷爷唱歌了。”

        “不唱,我天价出场费,你请不起。”

        “姐姐,你说说他。”

        陆粥粥揪揪他的衣袖:“爷爷,你去唱一个嘛。”

        陆怀柔傲娇地说:“不唱。”

        “唱嘛,粥粥想听爷爷唱歌。”

        陆粥粥的撒娇大法一使出来,陆怀柔便顶不住了,心甘情愿地站起身:“行,那我唱一个。”

        陆方便目瞪口呆。

        果然,正如他爹所说,全世界唯一能让陆怀柔心软的……只有他姐姐呀!

        陆怀柔走上台去,问驻唱歌手接了一个吉他。

        驻唱歌手是个外国小哥,他很愉快地让开了位置。

        陆方便激动地抚掌大喊:“我爷爷是大明星,大明星要唱歌啦!”

        在场的客人各个国家都有,并不都认识陆怀柔,不过也有不少中国人,看见唱歌的人竟然是国内顶级巨星,也跟着激动了起来――

        “这是不是陆怀柔啊!”

        “我去!不可能吧!”

        陆怀柔坐在高脚凳上,低头微调了一下吉他,修长漂亮的手弹出一串轻柔的旋律。

        陆粥粥听出来了,他弹的是一手很老的歌,《一生有你》――

        【因为梦见你离开,我从哭泣中醒来,看夜风吹过窗台,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陆粥粥远远地看着他,在酒吧略带昏暗的幽蓝灯光下,他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漆黑的眸子凝望着她,嗓音是那样的深情,又那样的温柔。

        【等到老去那一天,你是否还在我身边,看那些誓言谎言,随往事慢慢飘散。】

        陆方便听不懂这首歌,他只是觉得旋律好好听,可是当他回头,却发现姐姐眼角泛着泪光。

        他赶紧跑到姐姐身边,伸手给她拭去了眼角的泪花。

        “姐姐为什么哭了?”

        陆粥粥用纸巾擦了擦眼角,笑着说:“被爷爷的歌声感动到了。”

        “老爸说你感情丰富,还真是。”陆方便说:“我就没有被感动呢。”

        “那是因为……你不是从小在爷爷身边长大。”

        陆粥粥现在还能清晰的记得,第一次遇见陆怀柔的情形、陆怀柔第一次送她去上学的情景、第一次给她剪手指甲、第一次给她做饭……那些日常相处的点点滴滴,就像闪闪发光的金色的琥珀,永远留存在她的记忆里。

        “爷爷看着很难相处。”陆粥粥望着弹吉他的陆怀柔:“其实啊,他真的是特别温柔的人。”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我知道姐姐为什么不愿意搬回家住了。”陆方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姐姐也想一直陪在爷爷身边。”

        “嗯,姐姐想一直陪着他,直到永远。”……

        一首歌罢,酒吧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陆方便站在椅子上,兴奋大喊道:“我爷爷是大明星!爷爷再唱一首!再唱一首!”

        陆粥粥也站了起来,热烈鼓掌:“爷爷再来一首!”

        陆怀柔见两位小朋友这么开心,他心情也很不错:“好,那就再来一首。”

        他拨弄着琴弦,弹了一首轻快的调子:“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不要被我的样子吓坏,其实我很可爱。”

        整个酒吧都被他轻快的歌曲给带动了起来,扭动着身体跳起了舞,气氛很是高涨。

        “哟!”

        陆粥粥也被他的歌声带high了,跟着陆方便一样站在了椅子上,欢呼喝彩:“我爷爷好可爱呀!我爷爷是大明星!”

        陆怀柔有过不计其数的登台演出场次,但是从来没有一次舞台演出,像今天这样让他心潮澎湃。

        这是他送给小孙女的演出,看着小姑娘开心的模样,他同样发自内心地感觉到愉快和满足……

        陆怀柔的“个人演出”结束,回到了座位边,陆粥粥赶紧给他倒了一杯薄荷水,让他润润嗓子。

        “下次爷爷再有全国巡回演唱会,我一定要参加。”陆粥粥兴奋地说:“太high了吧!我爷爷真是天生的巨星呀!”

        陆怀柔骄傲地说:“当然。”

        就在这时,有两个漂亮的小姑娘害羞地走到陆怀柔面前,用并不熟练的英语跟他对话,问可不可以请他单独喝一杯。

        陆粥粥听她们的调子,猜测这两位漂亮小姐姐不是日本人就是韩国人,不然怎么可能不认识陆怀柔呢。

        陆怀柔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拒绝,其中一个小姑娘居然把自己的酒店房卡都递了过来,用英文说,她们的酒店就在沙滩附近,想请陆怀柔上楼喝一杯。

        陆粥粥和陆方便俩人交换了意味深长的眼神。

        太太太……太直接了吧!

        陆怀柔礼貌地拒绝了,用英文说道:“这是我的孙子和孙女,我得看着这俩小孩,实在脱不开身,谢谢你们的邀请。”

        两位漂亮姐姐看着只比自己小几岁的陆粥粥,又深深地望了眼陆怀柔,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他孙女都这么大了!未免……太冻龄了吧!

        她们还以为,他撑破天也就三十来岁呢!

        女孩尴尬地离开了。陆粥粥和陆方便捧腹爆笑了起来――

        “哈哈哈!这什么事儿啊!”

        “爷爷太顶了吧!居然还有年轻小姑娘搭讪!”

        “而且还是两个!两个!两个!”

        陆方便捂着眼睛:“不敢想象,如果跟着她们上楼会发生什么!”

        陆粥粥坏笑着说:“都怪爷爷魅力太大了,不过……爷爷才不会老牛吃嫩草呢,对吧!”

        陆怀柔给了这俩小孩一人一个爆栗,说道:“你们才多大,思想别那么不健康好吧!人家说不定只想邀请我上楼聊天。”

        陆方便坏笑着说:“不是吧!不是吧!这么晚了,不会只是聊天吧。”

        陆怀柔:“陆粥粥,你看你把你弟弟带坏成什么样了!”

        陆粥粥叼着吸管,笑着说:“这还真怪不着我,现在的小孩,什么都懂。”……

        晚上三人回了酒店,陆粥粥躺在床上,看到景绪主动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我在基地训练。”

        陆粥粥还在为被他“无情拒绝”的事生气呢,这两天都没搭理他景绪,也没有日常问他“在哪里”了。

        景绪居然主动给她汇报情况,很难得啊。

        陆粥粥反手就把消息截图发给了闺蜜蒋清霖――

        “他主动找我了!!!”

        蒋清霖:“我说什么来着,过去你总黏着他,爱搭不理吧。现在你不搭理他,反倒主动送上门来了,这就是套路!!!好好学着!”

        陆粥粥:“那接下来我要怎么办呀?”

        蒋清霖:“不回他。”

        陆粥粥:“啊?不、不回吗?【撇嘴】”

        蒋清霖:“就知道你舍不得,那你回吧,但是一定要控制情绪,不要表现的太热情,时刻记住,你自己是谁!”

        陆粥粥:“我是……粥粥公主?”

        蒋清霖:“你是粥粥女王!!!高冷范儿端起来!陆怀柔的孙女,走哪儿都是前赴后继的迷妹迷弟!咱不缺男朋友!不缺!”

        陆粥粥想着自家爷爷这年纪了,还有大把小姑娘喜欢呢,没错,她应该骄傲起来!

        陆粥粥:“我又没问你在哪儿。【白眼】”

        景绪坐在电脑桌边,扫了眼手机屏幕,嘴角浅浅抿着,回道:“旅游开心吗?”

        陆粥粥:“我每一天都很开心,完全没有感觉到失恋的痛苦!【白眼】”

        景绪:“我在手机歌单里,看到你添加了【失恋的人必听的100首忧伤歌单】,所以日常问候一下,还好吗。”

        陆粥粥小脸一红,赶紧点进音乐软件,删掉了这条傻逼的歌单,顺便还把音乐app里的景绪拉黑了。

        陆粥粥:“我很坚强。【微笑】”

        景绪:“那就好。下个月有一场很重要比赛,我晚上通宵训练。”

        陆粥粥:“通宵?通什么宵?谁允许你通宵了!”

        景绪:“关心我?”

        陆粥粥:“出于普通朋友朋友的关心。【微笑】”

        景绪:“普通朋友你管太宽了。【微笑】”

        陆粥粥快被他气死了,赶紧拨了一个电话过去:“景绪,不准你熬夜通宵打游戏,万一猝死了怎么办,不准!”

        景绪嗓音很有磁性,语调也很温柔:“你嘴里能有好话不?”

        陆粥粥躺在床上,将脸蛋埋进枕头里,软软地撒娇道:“哥哥,不要熬夜嘛,早睡早起不好吗。”

        景绪听着她软软的调子,骨头酥麻,全身鸡皮疙瘩一层一层往外掉,心都要化了。

        “好,我关电脑,不熬夜。”

        “真的?”

        “你自己听。”

        他让她听见了windows系统关机的声音,陆粥粥浅浅地笑了起来:“哥哥,晚安。”

        “晚安。”

        “哦,对了对了。”

        陆粥粥叫住他:“我一直想问一下问题,为什么你的游戏名字,是lu呀?”

        “因为陆粥粥是笨蛋。”

        “啊。”

        “晚安。”

        “我才不是嘞!”

        陆粥粥挂了电话,抱着枕头,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

        次日,三人去了热带森林公园爬山。

        早些年,陆怀柔还比不上陆粥粥的精力无限,爬山总会落后于她。但是这两年,陆怀柔每天锻炼,陆粥粥的身体素质是远远落后于他了。

        半山腰,姐弟俩累得跟死狗似的,坐在步道休息椅上,说什么都不肯再往上爬了。

        陆怀柔杵着登山棍,远远望着姐弟俩,鄙夷地说:“两个弱鸡。”

        陆粥粥支使陆方便:“去,去跟你爷爷说,我们爬不动了,就在这儿等他。”

        陆方便强撑着一口气“噔噔噔”跑过去,跟爷爷说了半晌,最后哭唧唧地回来报信:“爷爷说,偷懒没问题,不过今天晚上夏洛蒂酒店的海鲜大餐,咱们也别想吃了。”

        “呵呵,想对我用金钱制裁。”陆粥粥拍拍小朋友的肩膀,说:“老姐有钱,不用怕,我请你吃海鲜大餐。”

        “好耶!姐姐,我就靠你了。”

        陆粥粥悠哉悠哉地靠在椅子边:“靠我就对了,给我扇风。”

        于是小方便面捡了地上最大的一片树叶,殷勤地给陆粥粥扇风:“姐姐,我饿了,我想吃烤肠。”

        “姐给你买。”陆粥粥带着弟弟来到山间的休息服务区,在餐厅买了一根烤肠,摸出手机支付,却发现根本无法支付!

        短信显示,陆怀柔把她的信用卡停掉了!

        她没别的银行.卡,也从来不带现金,以前不管买什么都是用这一张信用卡,现在被停了卡,陆粥粥摸遍全身,还真是找不出一分钱来。

        靠!

        “方便面,那个……”

        陆粥粥好言好语地跟弟弟商量:“你爷爷把我的卡停了,要不这烤肠,你还回去吧。”

        陆方便看着手里香喷喷、热腾腾的烤肠,一下子哭了起来:“人家肚肚饿,就想吃烤串!”

        “听话,还回去。”陆粥粥抓住陆方便的手,强迫他把烤肠还了回去。

        走出服务站,陆方便委屈地哭了起来。

        “别哭了,谁让你爷爷做得这么绝。”

        “我要去找爷爷。”

        陆方便发现还没有实现财务自由的姐姐,压根就靠不住,爷爷才是真正的大佬:“我还是陪爷爷爬山,跟爷爷道歉吧。”

        “去吧去吧。”

        陆粥粥悠哉悠哉地走在下山步道边,摇着头说:“我还以为方便面多喜欢姐姐呢,原来全是装的,这么一点点考验,就让你叛变了。”

        “才没有呢!”陆方便果然被她的激将大法给套住了:“我才没有叛变呢!”

        “那就出息点,咱们就跟他抗衡到底!”

        “好!我们和恶龙抗衡到底!”

        陆粥粥带着陆方便回了酒店,给陆怀柔发了一条宣战短信:“停卡就停卡!谁怕谁!”

        陆怀柔:“一定坚持住,千万别打脸。”

        陆粥粥:“绝不!”

        陆怀柔:“【微笑】”……

        晚上,陆怀柔坐在海边的夏洛蒂酒店落地窗边,看着夕阳海景,享受着海鲜盛宴。

        而俩姐弟可怜巴巴地坐在沙滩边啃面包,面包还是陆方便从家里带过来好几天的过期面包。

        陆粥粥梗着喉咙,推了推陆方便:“诶,你爸有没有给你零花钱,去给姐姐买个黄椰子吧。”

        陆方便死死捂着自己可怜巴巴的小口袋:“没钱了!没钱!!!”

        “怎么可能没钱。”陆粥粥把小家伙拉过来,掏他的口袋:“咱爸大方得很,你的零花钱肯定比我还多。”

        “没有没有!”陆方便宁死不从,鼻涕眼泪都下来了:“我真的没钱!”

        “瞧你那小气劲儿。”陆粥粥松开了他:“你姐姐还能让一顿晚饭难住吗。”

        陆粥粥摸出手机,指尖在蒋清霖、张虎和景绪三个人的头像上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戳开了景绪的头像――

        “哥哥,能不能借我点钱,没钱吃饭了。【可怜】”

        景绪:“要多少。”

        陆粥粥问陆方便:“夏洛蒂酒店的海鲜大餐多少钱一人?”

        陆方便跑到酒店门口望了望,匆匆跑回来,冲她比了个手指:“400。”

        陆粥粥:“不是说全岛最高档的海鲜餐厅吗,400也不算很贵嘛。”

        陆方便继续说道:“是不贵啦,才400美元而已。”

        陆粥粥:……

        “方便面,不然咱们还是回酒店泡方便面得了。”

        陆方便起身欲走:“果然,跟姐姐瞎混,只能沦落到吃方便面的地步,我还是进去抱爷爷大腿吧。”

        陆粥粥拎住小朋友的后衣领:“等等,什么叫沦落到吃方便面的地步,你这小叛徒,你等着,我想办法!”

        什么都能丢,姐姐的尊严不能丢。

        陆粥粥继续给景绪发消息:“那个……我想借个四位数,回国就还你!你放心肯定还!”

        这条消息还没编辑出去呢,景绪发了一条消息过来:“晚饭40够不够?”

        “嘶~~”

        那条想借四位数的短信,陆粥粥赶紧删掉。

        行吧行吧,40就40,能有买方便面的钱就不错了。

        陆粥粥:“可以,谢谢哥哥!”

        没一会儿,景绪的转账便过来了,陆粥粥看着转账数字后面一连串的零,目瞪口呆。

        “个、十、百、千、万、十万……”

        她睁大眼睛,又重新输了一遍,景绪居然直接给她转了十万块!

        陆粥粥:“你是不是摁错了!”

        景绪:“不是没钱吃饭了?”

        陆粥粥:“十万块我吃、吃鲸鱼啊!”

        景绪:“你要有这海量,也行。”

        陆粥粥知道景绪没什么钱,都是赚一分用一分,所以说道:“谢谢哥哥,真的不用这么多,随便转个百八十块就可以了,你自己还有花销呢。”

        景绪:“我只有这么点,先用,用不完放着,我有用钱的地方,再问你要。搁我这里,钱存不下来。”

        陆粥粥掂量着,景绪这意思,是把她当银行了吧。

        陆粥粥:“那行叭,不过存我这儿可没利息。”

        景绪:“【微笑】”

        陆粥粥接收了这笔“巨款”,想着等回去之后,连本带利还给他。

        “走吧,小方便面,姐姐带你去吃海鲜大餐!”

        “姐姐万岁!”

        陆粥粥带着小朋友走进了海鲜餐厅,坐在了陆怀柔正对面的vip位置,

        陆怀柔望了眼陆粥粥,陆粥粥囊中鼓鼓,底气十足,对服务生说:“那个男人点的所有套餐,都给我来两份!”

        陆方便跟着陆粥粥鸡犬升天,宛如大少爷一般坐在椅子上:“两份不够!我们要三份!”

        陆怀柔摇头笑了笑,继续优雅地进餐。

        他养的是一兜什么暴发户小孩。

        “女士,那位先生还点了一份82年的拉菲,您也要吗?”

        陆粥粥望了眼陆怀柔桌上的红酒,说道:“要,当然要,他点的我们全都要。”

        服务生:“好的,82年的拉菲,5000美金单点,我马上给您送上。”

        “等一下!”

        陆粥粥咽了口唾沫,强撑着面子:“那个什么,我们都未成年,不、不能喝酒,算……算了。”

        “好的女士。”

        服务生为他们上了餐,又在桌边站了会儿,陆方便望了望他,说道:“退下,本宫要吃饭了!”

        陆怀柔翻了个白眼,嘲讽道:“入店都要给小费,12美金起步。”

        陆粥粥:……

        这什么小费,比她在学校一天的生活费还贵了!

        她颇有压力地望了望服务生,服务生依旧对她礼貌地微笑。

        “方便面,必须把你的小金库掏出来了。”陆粥粥威胁地对陆方便说:“丢什么,都不能丢面子,不能让你恶龙爷爷看不起,对吧。”

        陆方便犹犹豫豫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一百的r:“我只有这么多!”

        陆粥粥接过陆方便的100r,陆方便死死攥着,俩人暗暗较量了好一会儿,他才哭唧唧地松了手。

        终于用小费打发了服务生,姐弟俩这一顿海鲜也食之无味。经过这一档子事儿,陆粥粥深深地感觉到了自食其力的重要性。

        过去她从来没有为金钱发愁过,毕竟陆怀柔给她那张无限额度的信用卡,可以为她买到生活中想要的所有的一切。

        可是如果没有了爷爷的物质支持,陆粥粥真是个穷光蛋,只能靠剥削她弟弟那点可怜巴巴私房钱。

        太惨了吧!

        她也暗暗打定了主意,虽然还没成年,但她已经是大学生了,她也要学会自己挣钱!

        否则陆怀柔这一不高兴,断她物质来源,她还真是没办法,只能可怜巴巴地去跟爷爷认错。

        吃过晚饭之后,陆怀柔去海边散步,陆方便赶紧追了上去:“爷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跟着姐姐瞎胡闹,赔了夫人还丢了小金库,以后爷爷说什么我都听!唯爷爷之命是从!”

        陆粥粥看陆方便这是跪得彻彻底底了,她用鄙夷的眼神谴责他。

        陆怀柔笑着说:“弟弟都认错了,姐姐呢?”

        “姐姐有尊严,姐姐不跪。”

        陆怀柔拍拍小朋友的脑袋,笑着说:“最后一次机会,大的那个,原地一百个仰卧起坐,小的三十个俯卧撑,做完了,信用卡我马上开给你。”

        陆方便都要趴下去了,又被陆粥粥给拎了起来:“小孩,能不能有点出息!”

        陆方便摸摸自己的肚子:“出息也不能当饭吃呀。”

        “以你姐这么多年跟陆怀柔斗智斗勇的经验来看,这一波要是跪下去了,以后在家里咱们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陆方便:“不,是姐姐没有出头之日,我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远离恶龙爷爷!”

        陆粥粥:……

        小朋友趴在地上,哼哧哼哧地做完了俯卧撑,然后乖乖走到了陆怀柔身边,牵起了他的手,还劝陆粥粥:“姐,不要死磕了,胳膊肘是拧不过大腿的。”

        陆粥粥:“你这墙头草!”

        陆怀柔见陆粥粥是打定了主意要死撑下去,他笑着说:“看样子,粥粥同学是找着靠山了?”

        “这您就别操心了!”

        “你姑奶奶和杨曳刚出发环球旅行,应该联系不上,我停的卡,你爸妈也没胆子接济你,那么就是你的朋友了。”

        陆怀柔分析道:“能拿得出几百美金请你吃海鲜餐的朋友,关系不太普通吧,男朋友?”

        陆粥粥:……

        “不是!!!”

        “否认没关系。”陆怀柔摸出了手机:“反正你的银行卡用的是我的账户,查一笔大的转账也是分分钟的事。只是陆粥粥,我提醒过你,你还没满十八岁,有这个胆子动我孙女的人……”

        不等他把话说完,陆粥粥膝盖一软,死狗一样躺在了沙滩上,开始哼哧哼哧地仰卧起坐。

        “姐姐,尊严呢?”

        “在你恶龙爷爷面前,没有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