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69章 岳父

第69章 岳父

        陆粥粥一口气没停,连着做了五十个仰卧起坐,累得瘫倒在沙滩上。

        陆怀柔笑着说:“看来,还真是很重要的人呢。”

        陆粥粥可怜巴巴地说:“真的只是朋友而已,我没谈恋爱。”

        “我作证,姐姐真的没谈恋爱!”陆方便赶紧举手:“姐姐只是被拒绝了而已。”

        陆粥粥不解:“你怎么知道!”

        “你早上和蒋清霖姐姐聊天,恰好被我听到了而已。”

        “你还被拒绝了?”陆怀柔露出诧异的表情:“我对那人更好奇了。”

        “爷爷您每天这么忙,就别在我身上费心思了。”陆粥粥像扶老佛爷一般扶着他:“我知道分寸。”

        又是撒娇、又是讨好,终于让陆怀柔松口,答应了不管她这些事。

        毕竟是孩子自己的感情私事,陆怀柔虽然不太放心,但是他也知道,有些事情就是自然而然发生的,过于插手恐怕会适得其反。他不会太干涉她的感情生活,毕竟小女孩已经长大了。

        “还有五十个仰卧起坐,等会儿回酒店补上。”

        “您这也……太斤斤计较了吧!”

        “是吗,我斤斤计较?”

        看着陆怀柔冷嗖嗖的微笑,陆粥粥顿觉毛骨悚然:“不不不,您是全世界最好的爷爷,我听您的,都听您的!”……

        陆粥粥赶在景绪比赛之前赶回了北城。景绪转给她的十万块钱,她也补上了花在海鲜大餐上的那一部分之后,分文未动地放在账户里。

        最近胖子总抱怨,景绪变得抠门了,过去挣多少用多少,从来不会吝啬金钱花销,可是现在呢,问他借钱还不一定能借得着,因为钱不在他手上,在陆粥粥的账户里。

        景绪自己想要用钱,都得问陆粥粥要,陆粥粥会问清楚理由,然后给他转账。所以想让景绪随随便便地请客吃饭,就不太容易了。

        “她这哪是当你的银行啊,她这是当你的老婆吧。”

        大排档里,胖子拍着景绪的肩膀,说道:“你买个烟都要问她要钱,这不是典型的妻管严么。”

        “是吗。”

        那是景绪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他淡淡道:“我一共也没多少,放在她那里,能存得下来。”

        “也对,你这家伙花钱跟哗啦啦流水似的,买东西也从来不看价格,有女朋友帮你管着钱,挺好。”

        “不是女朋友。”景绪翻着朋友圈里陆粥粥旅游时拍的照片,顺手点了个赞:“还不是。”

        “为什么啊,这姑娘不挺好吗,人还喜欢你。”

        不是挺好,是太好了。

        景绪从来不觉得自己配得上她,或许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配不上,所以他不敢痴心妄想。

        那晚小姑娘说想当他的女朋友,景绪一整晚都没睡着,全身烧着躁腾腾的火,厕所去了三次,差点大冬天直接跳寒江里游个来回了。

        要当了女朋友……景绪不敢往细了想。

        “过两年再说吧。”他点了根烟,平静地说:“现在的我,离她还很远。”

        这两年,他想捡回过去十年丢掉的全部,重新成为她记忆中的景绪。

        他想要在她见过所有群山大川、江河湖泊之后,还能做她的海洋……

        景绪和胖子吃了饭,步行回基地。

        比赛将至,欧阳寺还在基地里训练,连吃饭的时间都没舍得浪费,让胖子给他去一中门口买份铁板烧带回去。

        现在年轻有天赋、还特别努力的选手,真是不多见了。胖子特别珍惜他队里的两支好苗子。所以甘心情愿绕远路来到一中门口,在欧阳寺指定的大排档店里,买他最喜欢的铁板烧。

        “你们俩,就安安心心留在咱们fly队里。”排队等取餐的时候,胖子对景绪道:“有我一口吃的,肯定亏待不了你。”

        景绪道:“说反了,应该是有我在,也会有你一口吃的。”

        “喝!你还得瑟了是吧!行行行,咱们队,你才是boss!”胖子笑了起来:“赶明咱们真出头了,胖子我严格把关,好好挑选队员,到时候,咱们自己当老板,行吧。”

        景绪走出店门,看见有几个男生拉拽着一个小男孩,走到了店门口。

        小男孩表情似极不情愿,甩开了他们的拉扯。

        其中一个高个儿男孩说道:“陆方便,请我们吃铁板烧!”

        “没、没钱了。”小男孩苦着脸说:“我真没钱了。”

        “怎么可能!你们家这么有钱,你怎么会没钱!”其他男孩纷纷应和道:“肯定是你小气,不想请我们吃饭呢!”

        眼前的场景,让景绪想起了小时候,他和景哲被周壮欺负的情形,于是顿住了脚步,忍不住多看了他们两眼。

        那几个高高壮壮的男孩,看着像是初、高中生,有的个子都快接近一米八了。

        他们围着一个可怜巴巴的小男孩,摆明了就是欺负他。

        “别这么小气嘛,陆方便,请客吃饭而已,花不了你多少钱。”

        “有钱出去旅游,没钱请我们吃饭,我看你摆明就是不拿我们当朋友!”

        小男孩脸上带着婴儿肥,唇红齿白,模样俊逸清秀。

        晃眼间,景绪还以为看到了小时候的陆粥粥。

        他低头看了眼陆粥粥的朋友圈照片。

        照片里的爷孙三人,最小的男孩站在正中间,被陆粥粥从后面揽着脖子,也是这般清秀的模样。

        面前这男孩,可不就是陆粥粥照片里的弟弟么,连衣服都是一样的。

        “陆方便啊陆方便,看来你是真不拿我们当朋友啊。”

        其中个子接近一米八、身材壮硕的男孩推搡着陆方便,把他推到了地上,小男孩摸着屁股,疼得呲牙咧嘴。

        “咱好好教训教训他。”

        陆方便连连后退,哭了起来:“我请你们还不行吗……我请你们!”

        景绪走了过去,一脚便将那个高个子的男生给踢翻了。

        “什么玩意。”

        有几个男孩仗着自己个子高,体格壮硕,撸起袖子上前跟景绪动手。

        虽然景绪比他们大不了几岁,但他练过几年拳击,这些小孩哪能是他的对手,分分钟便被他撂趴下了。

        陆方便给吓得嗷嗷大哭,景绪将哭泣的小男孩拉到自己身后:“别怕,哥哥在。”

        “哥哥……”

        景绪看着他那张和陆粥粥神似的小脸蛋,还有他惊恐畏惧的表情,想来这些家伙不是第一次欺负他。

        景绪回身抓起了刚刚把陆方便推倒在地的那个男孩,干净利落往水泥地上一撞。

        头破血流。

        胖子都吓得魂飞魄散了。

        景绪轻易不会跟人动手,但是动起手来,也太他妈狠了!

        *

        陆粥粥和陆随意匆匆赶到警局的时候,方便面小朋友坐在问询室椅子上,红着一张小脸,向警察叔叔辩解事情的真相。

        陆随意听说了前因后果,看着休息椅上坐着的那几个小混混男生,捞起袖子就要上前动手――

        “欺负我儿子是吧!打我儿子是吧!你们不要命了!知道他爷爷是谁吗你们就敢打他,老子弄死你们!”

        几个警察连忙上前,架住了陆随意:“这位家长你冷静点,我们会给他们一个教训,请你不要在警察局动手!”

        陆随意气得鼻孔冒烟,他过去看过网络上偶尔流传的校园霸凌视频,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件事会发生在他儿子身上。

        陆方便小朋友平时在家里挺小霸王的,还敢跟他爷爷叫板,谁能想到他在学校里会受欺负,被欺负之后还不敢跟家长说。

        一个小混混男生嘟哝着开口道:“我们又没怎么动手,动手的是伍巍,他已经被揍进医院了,看样子伤得挺严重。”

        陆粥粥蹲下来,心疼地抚摸着弟弟那红扑扑的脸蛋:“他们打你哪儿了?疼不疼啊?”

        陆方便赖在陆粥粥怀里撒娇:“姐姐,好疼!”

        陆粥粥拍着他的背,柔声安抚:“以后姐姐不会让人欺负你了。”

        “是那个哥哥救了我。”

        陆方便指了指角落的两个人,急切地说:“那个哥哥,你快让爸跟警察说,放了他,他是我为了救我才被关起来的!”

        陆粥粥回头,望见了角落里的景绪和胖子。

        俩人蹲在地上,景绪的左手被铐在栏杆上。见她望过来,景绪本能地用外套掩住了被铐的手。

        “hello。”胖子轻松地冲陆粥粥招手:“校花妹妹,好久不见。”

        “哥哥!”陆粥粥惊呼一声,朝着景绪跑过去,一把扯下了他掩饰用的黑外套:“怎么被铐起来了!”

        景绪无可奈何道:“没事,关一晚上,明天就能出去了。”

        陆粥粥眼睛都红了,回头质问警察:“欺负小孩的人你们不铐!凭什么铐他!”

        “他伤人了,而且还伤得不轻,行政拘留一晚。”

        “凭什么!”陆粥粥不依不饶道:“他是为了救我弟弟,你们……你们现在就放了他!”

        “陆粥。”景绪加重了语气,叫住她:“我没事,你带弟弟回家去。”

        陆粥粥蹲在他身边,伸手摸摸他被铐红的手腕,又摸摸他的脸:“哥哥……我在这里陪你。”

        “回去,谁要你陪。”

        小姑娘眼睛湿了:“我就要在这里。”

        景绪的调子还是软了下来:“你在这儿陪我坐一晚啊?乖了,回去。”

        “我不!”

        民警说道:“小姑娘,你还是回去吧,本来他也没成年,应该是家长过来领人的。他就是不肯说出他爸妈的联系方式,我们只能关他一晚了。”

        陆粥粥心疼地摸着景绪的脸,回头看到陆随意已经办完了手续,带着陆方便走出问询室。

        陆粥粥指着陆随意,问民警道:“他爸来不了,岳父能带他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