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70章

第70章

        岳父当然是带不走景绪的。

        景绪走不了,陆粥粥也不愿意离开派出所,还出门去卖了烤串和面包,给景绪当晚饭。

        胖子刚刚为了护着景绪,也参与了动手,所以俩人现在都被铐着。

        他眼睁睁看着陆粥粥将烤串撸碗里,然后耐心地用牙签串着,喂给景绪吃。胖子低头瞅瞅自己手上的面包,忽然觉得不太香了。

        陆随意还在跟派出所的民警小哥好说歹说,希望他们能通融一下――

        “你看,这孩子是为了救我们家孩子啊,这是见义勇为,怎么就不能放了他呢。”

        “你们不放他,我闺女也不会走啊,我闺女不走,我也不能走啊,待会儿我真在你们这儿打地铺,看着也不好看,是不。”

        “那啥……小哥你追星不?陆怀柔认识吗,我跟他熟的很,我给你那签名,成不?”

        这位面瘫民警对陆随意的话无动于衷,办公桌对面一年轻的小民警倒是来了兴趣:“你真认识陆怀柔?我老婆特喜欢他,能搞到签名吗?”

        “能能能!小事一桩,只要你们放了那孩子,要什么签名都有,陆雪陵的要不要?”

        “要要要!”

        面瘫民警瞪了那小片警一眼,说道:“陆先生,不是我们不帮你,我们按照规章流程办事,他动手伤了人,而且伤得不轻。现在被打的孩子家长,也正从医院赶过来,要讨个说法。我们总得把事情协调好了,维护治安和谐,这是我们的职责。”

        陆随意也没辙了,只能给唐浅打电话,让她赶过来,先把陆方便带回家睡觉,他自己在这边陪着陆粥粥。

        陆怀柔那边,是肯定不能惊动的,要是她爷爷来了,这事儿明天就得上热搜,那可就真闹大了。

        陆随意给陆方便脸上涂了清凉药膏,抱着他坐在走廊排椅上,等着妈妈过来接。

        值班的小片警端着盒饭,坐在他身边,好奇地问:“诶,打人那小子,真是你女婿啊?”

        “我上哪儿知道去。”

        陆随意从来没见过那小子,也没听陆粥粥提过谈男朋友了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要不是她男朋友,能这么热心地帮他儿子出头吗?

        陆随意打心眼里对景绪是感激的,要是没他,指不定今天陆方便还要受那些个混小子多少欺负呢!

        “被揍的那家伙伤得重不重。”陆随意担忧地问小片警:“我便宜女婿会不会被判刑啊?”

        “那倒不至于,就是一般的小混混打架,我们每天都要处理好多起呢,顶多拘留几天,赔点钱。”

        “那就好。”陆随意松了一口气:“那我能不能多赔点钱,先把这俩孩子带回家啊。你看,他要不走,我女儿肯定也不会走……”

        “哎呀,不是钱不钱的事儿。都跟你说了嘛,被打的小孩家长这就赶过来了,等把事情处理好,我们会放他的。”……

        景绪见陆粥粥今晚是铁了心要陪他留在派出所,他不可能让她在这冷冰冰的地方睡觉,所以尽管百般不愿,他还是跟警察说了父亲景闻彬的联系方式。

        得知景绪被羁押在派出所,景闻彬、赵思嘉甚至景哲,全家总动员,都赶过来了。

        正巧,他们来到派出所没几分钟,那个动手打陆方便的高个子男生的家长,也赶到了派出所。

        夜间冷清清派出所,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陆方便小声告诉陆粥粥:“打我那人叫廖勇,附中初三的,他不是一次逼我请客了,我请过他两次,都不是自愿的。这次我不是没钱了吗,就不请他了,结果他喊了一帮高年级的,在校门口堵我。”

        陆粥粥看见那个名叫廖勇的男孩也过来了,他头上裹着白纱布,站在自己母亲身边。

        本来陆粥粥还以为他伤得多严重,现在看来,景绪还是留着手,没要了他的命。

        廖勇走进派出所大门,冲走廊边他的一排哥们挤眉弄眼,嘻嘻哈哈,似乎还没得到教训――

        “放心吧,我妈来了,把你们都保出去!”

        “靠你了廖哥。”

        景闻彬从民警口中得知了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以商量的语气,对廖勇母亲道:“这事两边孩子都有错,我们作为家长,为孩子着想,也不希望事情闹大。你说说,这事怎么解决。”

        廖勇母亲唇薄眼细,看起来是个厉害人物,她将自家孩子拉过来,嚷嚷道:“什么叫不希望事情闹大,我们家小孩差点都没命了!你别想轻易糊弄过去,我必须要讨个说法。”

        景闻彬:“你想要什么说法。”

        廖勇母亲把自家孩子推出来:“让你们家小孩给我儿子赔礼道歉,还有,医药费十万,一份也别想少。”

        景闻彬犹疑道:“这……道歉是没问题,至于医药费,你总得把医院开的单子拿出来看看吧,该赔多少我们肯定不会赖,但你也不能狮子大开口吧!”

        “我儿子都被打出脑震荡了!你是没看到他头破血流的样子,他朋友是看到了,都可以作证,十万我还嫌少了呢!你们要是不赔,我上法院告你们去!”

        景闻彬回头望了眼景绪:“你过来!”

        景绪懒洋洋道:“铐着,来不了。”

        小片警赶紧走过去,给景绪解了手铐,他这才慢悠悠地踱着步子走过来。

        赵思嘉红着眼睛,心疼地望着景绪:“小绪,你没受伤吧。”

        景绪压根不看她的脸,冷漠地说:“跟你有关系吗。”

        “景绪,你怎么能这样跟妈妈说话呢!”景哲作为兄长,斥责他道:“妈妈知道你被抓紧了局子,晚饭都没吃,就赶过来看你了,你这样真让人寒心。”

        景绪冷嘲:“有了你这乖宝宝在她身边,她还会寒心吗。”

        “景绪,你太不懂事了!”

        廖勇母亲冷笑道:“看看,这就是你们养的好儿子,这样的社会渣滓,就该交给警察,让他们来制裁。”

        景闻彬斥责道:“景绪,先跟人道歉!”

        景绪:“道什么歉?”

        “你打了别人,这就不对!应该道歉。”

        景绪固执地说:“我只为我做错的事道歉,这事我没错,不可能道歉。”

        景闻彬愤怒地说:“你都把人家打成这样了,你怎么没错!你还有没有基本的道德观!好端端的孩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以前的景绪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

        景绪抬起漆黑的眸子,深深地望着他,一字一顿道:“我没变,你们也没变。”

        从来没变过。

        当年周壮欺负他和景哲的时候,母亲也是这般……为了息事宁人而按头道歉。

        当年的景哲,唯一知道真相的人,选择站在了他的对立面,将他置于最不堪的处境。

        一切都没有改变,他们也永远不会变。

        景绪自己认清了这个现实,也认清了这荒唐的世界。

        他选择不再信任他们,而已。

        “道歉可以呀。”

        陆粥粥拉着陆方便走了过来,朗声道:“但是咱们得先把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地捋清楚了。景绪如果真有错,不用你们说,我会让他道歉的。”

        景哲皱眉道:“粥粥,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要参与。”

        “怎么没关系。”陆粥粥牵着陆方便的手:“我弟弟是这件事的受害者,廖勇还有他的哥们,霸凌我弟弟,给他造成了严重的身体和心理损害,这件事,我们家必须追究到底。”

        廖勇母亲道:“这事一码归一码,我要先解决我儿子挨打的事。”

        “一码归一码,恐怕归不了。”陆粥粥到她面前,掷地有声地说:“景绪是为了保护我弟弟,这才跟你儿子发生冲突,前因后果很清楚,所以两件事并做一件,一起解决。我要你儿子先向我弟弟一百八十度鞠躬道歉。”

        廖勇不服气地说:“谁要跟这爱哭鼻子的臭小孩道歉!你做梦!”

        “不道歉也行啊。”陆粥粥走到他面前,扬手一巴掌,扇在他的右脸上,直接把他给扇懵了过去――

        “不道歉,那就把我弟弟受的委屈再感受一遍。”

        廖勇右边脸疼得没感觉了,愣愣地还没反应过来,陆粥粥扬手又来了一巴掌,打在他的左脸,清脆悦耳。

        “还让我弟弟请你吃饭,你什么玩意儿!”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连民警都没反应过来。

        廖勇捱了陆粥粥两个脆生生的耳光,脸颊跟涂了腮红似的。

        “我……我杀了你!”

        廖勇恼羞成怒,暴起要伤人,民警赶紧架住了他。

        情急之下,他们只能将他铐了起来。

        而景绪也将陆粥粥拉到了自己身后护着,捏了捏她的掌心,给了她一个“消停些”的眼神。

        陆粥粥甘心情愿地站在景绪身后,冲他笑了笑。

        那年她还小,眼睁睁看着周壮妈妈盛气凌人地逼迫他。而今,虽然她力量依旧不够强大,但是她一定会挡在他面前,替他挡下这个世界的恶意。

        “你们怎么回事儿!你们铐我儿子干什么啊!他才是受害者!”廖勇妈妈急了,冲民警喊道:“快放开我儿子!”

        民警们没有放开廖勇,毕竟他这凶神恶煞的模样,要放了他只怕会跟陆粥粥拼命吧。

        “你们……你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我儿子挨打吗!”廖勇妈妈极其败坏道:“把她抓起来呀!”

        民警无奈地回头教训陆粥粥:“打人是不对的。”

        陆粥粥吐吐舌头:“哦,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啦,谢谢警察叔叔。”

        见她认错态度良好,民警也没再说什么。

        陆粥粥望向廖勇妈妈:“你要护着你儿子,我也要护着我弟弟,既然你们拒不道歉,那么我会申请向法院起诉,校园霸凌外加行凶抢劫的事情,不算小事了,证人当然也不难找,我们家耗得起这个时间和金钱,不蒸馒头也要争口气,您说是吧。”

        “起诉,就……就就就这点小事,你们起什么诉!”

        这件事本来就是自己理亏,廖勇妈妈可不想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她儿子还要上学呢。

        “您儿子挨了打,就是天大的事;您儿子打了别人,那就是小事,您都这一把年纪了,说出这话不脸红吗。”

        “我……”

        廖勇母亲不希望这件事闹上法庭,两相权衡,也只能偃旗息鼓,红着脸把廖勇叫过来,按着他的头,让他给陆方便赔礼道歉。

        陆随意和陆方便俩人都看傻了,没想到平时在家里人畜无害的陆粥粥,大事上面竟然这么刚,完全跟她爷爷是一路作风……

        廖勇母亲没好意思再跟景绪计较,拉着儿子骂骂咧咧地离开了派出所。

        景闻彬签字之后,拉着景绪走出了派出所:“跟我回家去!”

        景绪很不客气地甩开了他的手,转身离开。

        “景绪!你给我站住!”

        景绪没有停下脚步。

        景闻彬作为父亲的权威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挑衅,他也有些受不了,跑上前拉住景绪。

        “走开!别碰我!”

        父子俩当街推搡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叫我走!我是你老子!”

        陆粥粥赶紧把自己老爸推过去:“爸,你快去帮帮他!”

        陆随意为难地说:“我……这……人家教训儿子,我上前凑哪门子热闹!”

        “爸!你去嘛!”

        陆随意顶不住女儿的请求,小跑着上前,拉开了景绪和景闻彬:“别别别,别上手,有话好说,父子俩什么有解不开的仇怨。”

        “你让开,我要教训教训这家伙!这些年是我们太纵容他了,才把他养成今天这个样子!”

        陆随意挡在了景绪面前:“你看,你儿子今天救了我儿子,说明他本质还是很善良的,对吧。咱就别动手了,还嫌今天事儿没闹够吗,待会儿又把民警引出来,就不好了。”

        陆粥粥也赶紧上前,挡在了景绪身前,说道:“景叔叔,您别逼景绪了。”

        “粥粥,你跟景绪两个……你们从小就比一般朋友更要好。你来说说,他现在这个鬼样子,是你想看到的吗?你难道不失望吗!”

        果然是当父亲的,一句话便能直戳他的命脉。

        这话问出来,景绪的心就像被刀子狠狠刺了一下。

        “我……我不……”

        “不失望是不可能的,谁会不失望。”

        陆粥粥咬了咬下唇,沉声道:“一开始,我是有些失望;但是在我了解了他所经历的痛苦之后,我只觉得……心疼。”

        景绪袖子下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微微颤抖着。

        “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他都是我的景绪哥哥,我接受他所有的改变。”

        陆随意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能从他们的言辞间猜出一二,他说道:“孩子变成什么样,父母肯定也是有责任的,怎么能一味责怪孩子呢。像我们家粥粥,好好一乖乖女,愣是被她爷爷养的……还敢在派出所动手打人了,这真是……”

        陆粥粥瞪了他一眼。

        陆随意讪讪道:“我的意思是,现在太晚了,让我女婿……不是,让这个景绪先回家,有什么事儿,明天一家人约着再好好聊聊,成吗!”

        陆随意这一句“我女婿”脱口而出,景绪居然脸红了,他回头对陆随意道:“谢谢陆叔叔。”

        “你谢我,我还要谢你呢!没你,我儿子就要被那些个混账小孩欺负死了。”陆随意把陆方便叫过来:“方便面,快过来谢谢哥哥。”

        陆方便屁颠儿屁颠儿地跑过来,看了陆粥粥一眼,又望了望景绪:“谢谢姐夫啦。”

        “你这孩子,乱喊什么。”陆随意笑着说:“这有点儿尴尬哈。”

        陆方便嘻嘻一笑。

        在陆随意的调解下,景闻彬总算是放景绪和胖子两人离开了。

        这件事闹了大半夜,众人也是疲倦不堪,因此相互道谢之后,便各自回家了。

        陆随意可不敢把这件事告诉陆怀柔,因此送粥粥回家的时候,只说带两个孩子去吃了夜宵大排档。

        陆怀柔让陆粥粥进了屋,嗅了嗅她身上,怀疑地问:“怎么没烧烤味啊?”

        “我去,爷爷你什么狗鼻子,这都能闻出来。”

        “没大没小!”

        陆粥粥笑着回了房间,摸出手机给景绪发短信:“哥哥,所以过年你也不回家吗?”

        景绪:“你今天也看到了,哪里有我的家。”

        陆粥粥在松软的大床上滚了一圈,编继短信道:“那……来我家呀。”

        “什么?”

        “我是说……你要不要来我家。我、我爷爷、我爸妈,还有方便面,我们一起过年!”

        “见家长?”

        “不是!不是见家长,哪有家长给你见!想的美呢!”陆粥粥激动地编辑道:“我早就说了,过了这村没这店,是你自己没接住!”

        景绪看着信息,嘴角弯了弯,刚刚的烦恼一扫而空,他问道:“是不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陆粥粥秒回:“后悔啦?!”

        景绪:“随便问问。”

        陆粥粥:“讨厌!”

        景绪:“晚安,陆粥。”

        陆粥粥抱着手机,隔了很久,猜测他已经睡着了,给他发了一条消息:“来得及。”

        是他的话,永远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