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72章 夏夜

第72章 夏夜

        pcg《风途》一战后,正如张虎所说的那样,“一夜成名”是什么滋味,景绪算是知道了。

        他的名字,伴随着lu这个游戏昵称,乘着战队fly的翅膀,火遍了全中国。热搜轮番上了好几次,他被胖子强行注册了微博,粉丝量每天呈倍数激增。

        因为访谈里面,他说自己喜欢“蝴蝶”,所以他的粉丝都以“蝴蝶”自称。

        景绪没有时间去管理自己的微博,经营名气,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战队一战成名,成了圈内炙手可热的香饽饽,而这个香饽饽居然还是个没签约的野生散队,不隶属于任何投资公司旗下,这可让一众战队投资人红了眼,每天胖子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

        胖子混过多年职业队,是圈子里的人精,又有之前被踢出ge队的经验,所以挑选投资人相当谨慎。

        那种喜欢搞压迫型管理、流水化生产的投资公司,他全部pass掉,精挑细选,选出了几家不错的投资公司。

        景绪没有别的条件,投资公司要入股是没问题,但是他只会让出一半股份,另一半由他技术入股,管理整支战队。

        这样的条件提出来,恐怕没有几家投资公司会愿意接受。不过事有例外,在他吓退了一众投资人之后,居然真有家不知名的投资公司,全盘接受了他的所有“苛刻”的条件。

        下午,在写字楼的会客厅里,景绪和胖子等着投资公司的经理人过来面谈。

        “lu,你看这公司名字――二米投资公司。这名字怎么看着这么二啊。哪有投资公司取这样的名字啊,一点都不大气高端上档次。”

        景绪反问:“什么样的名字算大气上档次?”

        “就……你看ge星曜投资,sky战队的盛天投资,这些名字叫出来才响亮啊,以后要说到咱们fly,二米旗下的fly战队,这听着……有点儿像搞连锁餐饮业的。”

        景绪淡淡一笑,他倒是觉得,“二米”这俩字,挺有亲切感,让他想到陆粥粥这丫头。

        “不要以名取人,我们是有素质的战队。”

        “对对对,保持素质。”

        胖子坐直了身子,又理了理自己的领带,严整以待。

        五分钟后,一个穿粉红衬衣的男人走进了办公室――

        “久等了两位,我是二米投资的负责人,幸会幸会。”

        他一进来,景绪便嗅到了一股浓烈的古龙香味,敢情这位负责人还涂了香水。

        “你们好,我叫艾伦,你们也可以叫我小艾经理。”

        “你好你好,我是赵子默,哥们一般叫我胖子,这是景绪,我们fly战队的队长,见到你很高兴。”

        艾伦跟他们挨个握了手,视线在景绪身上停留了几秒,笑容变得意味深长――

        “终于见到本人了,久仰啊!”

        “你认识我?”

        “lu谁能不认识,嘿嘿。”

        景绪打量着艾伦,这位经理居然还抹了粉底,实际年龄看着偏大,但是打扮得又相当年轻。

        他觉得他有点眼熟,但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艾先生,你们二米投资目前是个什么情况啊,给我们介绍介绍呗。”胖子好奇地问:“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啊?”

        艾伦笑着解释道:“我们公司新近成立,隶属于更强大的资本集团旗下,这个暂时你们不需要了解,只要知道,我们二米的投资规模绝对不会比圈子里其他任何投资公司弱,就行了。”

        “这……神神秘秘的。”

        胖子谨慎地说:“你看,你又不说清楚到底是哪个集团,我们也不放心跟你们合作啊。”

        “我理解你们的担忧,那我简单介绍一下我们集团吧。我们是做艺人娱乐圈的,老板成立二米投资,也是一个全新跨界的尝试。”艾伦自信地说:“我了解你们的顾虑,但是恕我直言,我们出巨资投入你们战队,景先生你还要拿一半的股份。这条件,换别家……恐怕没人能接受。”

        景绪嘴角扬了扬:“所以,你们为什么要接受?”

        艾伦说道:“我们老板……咳,当然也是很有远见的一个人,他看好你,愿意在你身上投资,这算是千里马遇上伯乐了吧。你们放心,虽然我们二米是新公司,但绝对不是骗子公司。”

        见两人还有疑虑,艾伦继续道:“再说了,能骗你们什么呢,只要这合同一签,你们战队就可以立马搬到大学城湖畔别墅区,我们老板租了独栋别墅给你们作为训练基地,别墅三层,带健身房带泳池。而且别墅基地位于大学城,方便你们学生党平时上课,这条件……你们上哪儿找去。”

        胖子感到有些不可置信:“你……你说真的?!”

        有这么好的事?

        艾伦将租赁合同都带过来了:“你们自己看吧,暂时租了三年,我们是非常很有诚意要合作的。”

        景绪翻了翻合同,仔仔细细地核对了每一项条款,没有问题,条款也没有挖坑的地方,看来这家公司是真的很有诚意。

        “两位,这合同,今天能签吧?”

        胖子:“签!当然签!”

        这么好的机会,上哪儿找去。

        景绪转了转笔,又问道:“你们老板还有没有其他附加条款?”

        “您是指?”

        “你说了,你们搞艺人娱乐圈,陪酒陪客户什么的,我们绝对不做。”

        胖子一拍脑门:“对啊,这合同福利这么好,别是看中了我们lu神这极具诱惑力的肉.体吧!”

        景绪踹了他一脚。

        胖子笑着继续道:“之前新闻不是爆出来,有战队让自家队员去陪客户喝酒吗,还有陪大老板的儿子玩游戏什么的……话先说前面,我们lu神绝对不会出卖美色的!”

        艾伦伤脑筋地揉了揉额头:“呃,放……放心,我们老板自己就是艺人出身,绝对不会让艺人去做这些事。”

        景绪扭开钢笔,准备要签名了,艾伦又说道:“不过嘛,的确是有一个小小的附加条件。”

        景绪的笔微微一顿,果然……有套路。

        天上哪儿有掉馅饼的好事。

        “两位,不用紧张,只是很小很小的条件而已。”艾伦微笑着解释道:“老板希望,景先生能够参加明年的高考。”

        “什么?!”胖子首先坐不住了:“这是什么要求?你们老板还歧视学历啊!打电竞还要学历吗?你看圈子里的pp,toy,高中毕业,人家不火吗!”

        艾伦微笑着说:“两位别激动,这是我们老板对景先生的要求,胖子先生,您不需要。”

        景绪倒是淡定,问道:“理由呢?”

        “理由很简单,景先生你不是普通的战队成员,这份合同一签,你和我们老板就是合作伙伴了,老板需要更高学历的人,来为他管理战队,你现在的职高……当然,我不是歧视职高,只是这样的学历达不到我们老板的要求。”

        “我明白了。”

        “景先生,你非常聪明,我相信你高考是肯定没有问题。所以,北城大学怎么样?”

        胖子拉长了调子,感叹道:“我了个乖乖,这对学校还有要求,全国最牛逼的大学,你们老板这哪儿是选队员的标准啊,你们老板这是选女婿吧!”

        艾伦开玩笑道:“胖先生您可真机智,这都让你知道了。不过我们老板没有女儿,孙女倒是有一个。”

        胖子:“请叫我聪明机智赵先生,谢谢。”

        “怎么样,景先生要签吗?”

        景绪拿起笔,毫不犹豫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合作愉快。”

        “放心,景先生,我们的合作,一定会非常愉快。”

        *

        距离明年的高考还有一整年的时间,这段时间,景绪的赛事不多,潜心准备高考事宜,偶尔打几场小比赛,无伤大雅。

        现在正是他风头正盛的时候,很多人对于他如今的状态感到非常不解。

        一般而言,一夜成名的队员,都会疯狂接比赛、疯狂开直播,好好吃它一波红利。

        但是景绪如此佛系,这倒是非常难得。这个圈子浮躁的人太多了,所以眼前的荣耀,来得快也去得快。

        战队搬了新的训练基地,训练基地位于大学城北部的别墅区,远离浮华的商业闹市区,环境清幽宁静,倒是吸引了不少在校大学生,胖子精挑细选,选出了几位有发展潜力的年轻队员,作为战队备用选手。

        一切都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夏天,陆粥粥要跟着老师去乡村做环境与生物调研,暑假前夕,偷偷溜到景绪的新基地去看看情况。

        想来他们是遇上了大手笔的投资人了呀,这里的别墅环境简直不要太好!就算和当下最走红的战队ge宿环境比起来,也丝毫不逞多让。

        别墅大门紧闭,房间里也是一片漆黑,队员们好像都不在家里。

        陆粥粥猜测这个时间,他们可能出去吃饭了。

        陆粥粥独自坐在回廊边,等了一会儿,蒋清霖给她发了一条微信消息,配图是教学楼满天散落的白花花的试卷。

        她兴奋地对陆粥粥道:“还有两天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北城大学的帅哥们!我来啦!”

        陆粥粥给她发语音:“你可消停些吧,人家高考都是紧张忐忑,没见你这么兴奋的……稳住心态,好好应战。”

        蒋清霖:“我会的,你在北城大学等着我!”

        陆粥粥:“我等着你,加油!”

        蒋清霖:“你现在在干嘛呢?”

        陆粥粥:“我在景绪哥哥的基地这边转悠,他没在,我想着等一会儿。”

        蒋清霖:“这段时间备战高考,我都还没来得及问你,你跟他什么情况了呀。”

        陆粥粥:“没有情况【微笑】”

        蒋清霖:“今时不同往日,你看微博上他那些个粉丝,天天叫嚣着什么‘哥哥我要嫁给你’之类的,哇,简直太可怕了。”

        陆粥粥:“那个……呃。【忐忑】”

        蒋清霖:“你别说都是你的小号!?”

        陆粥粥:“有……有一些。”

        蒋清霖:……

        “堂堂小青梅愣是混成了没出息的女友粉!太让我失望了”

        陆粥粥:“我有什么办法……他拒绝我了嘛。”

        蒋清霖:“你知不知道引诱两个字怎么写,只会在评论区口嗨算什么!你倒是付出实际行动啊。”

        陆粥粥:“我不敢!【惊恐】”

        她可没这么大的胆子,爷爷知道了打死她。

        蒋清霖:“撩汉是门技术活。算了算了,谅你也做不出这些事儿,顺其自然吧,是你的,就一定就是你的,跑不掉。”

        陆粥粥:“嘻嘻。”

        陆粥粥放下手机,夏天时不时有蚊子叮脚,她在回廊边坐了会儿,被蚊子叮了好多的包,赶紧站起来,来回走动。

        景绪和队友们打完篮球回来,看到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姑娘,鬼鬼祟祟地朝落地窗里面张望。

        胖子笑着说:“怎么还有女孩找上门来了?这谁的粉丝的。”

        欧阳寺:“我的粉丝都是妈妈粉,没这么年轻的。”

        景绪一眼便认出了小姑娘的背影,走上前去,拍了拍她的肩膀:“看什么?”

        陆粥粥“啊”地尖叫了一声,回头看到景绪,惊魂甫定:“吓死我了,你怎么走路都没声儿的呀。”

        “不然怎么吓你。”

        她轻拍了他一下:“吓我很有意思吗!”

        景绪顺势拉住了她的手腕:“找我有事?”

        “我来参观你的基地,顺便看看,景绪哥哥现在是有百万女粉丝的大明星了,还会不会搭理我这个无名小卒。”

        景绪吸吸鼻子:“我怎么闻到一股酸味儿?”

        “才没有吃醋呢!”

        “我说你吃醋了吗。”

        论耍嘴皮子,陆粥粥根本不是景绪的对手,她转过身去,不理他了。

        景绪看到她不断地蹭小腿,于是拉着她进了屋,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的房间不大,一张床,一个书桌,半面墙都是书柜。陆粥粥好奇地走到书桌边,发现桌上摊开放着一本五三,草稿纸上还有未演算完的数学公式。

        “哥哥,你这是……”

        “准备参加明年的高考。”

        陆粥粥惊讶:“怎么忽然想要参加明年的高考呀?”

        景绪坐在床边,说道:“一半是因为投资人对于队员的学历有要求,另一半……”

        他望了她一眼,没有说下去。

        陆粥粥抑制着嘴角上扬的弧度,乖乖坐到他身边,好奇地问:“另一半是为了什么呀?”

        “心里知道就不用问了。”

        “我不知道!”陆粥粥拉拉他的袖子:“哥哥说嘛。”

        “另一半是因为你。”景绪指尖在她白皙的手背上勾勒着:“我们约定过。”

        暧昧的因子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陆粥粥的耳垂染了几分樱桃红。

        “你还记得我们约定过。”

        “怎么会忘。”

        景绪拿了清凉油,半跪下来,捧起她的小腿,将清凉油涂抹在被蚊子叮过的位置。

        “这里植物覆盖率大,所以夏天蚊子很多,你等了多久?”

        “半个小时吧。”

        景绪用指尖缀了清凉油,缓慢地涂抹在她细嫩的小腿皮肤上,柔声道:“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只是过来看看你生活的地方而已,没想惊动你,万一你在忙呢。我就随便溜达溜达,等不着也就走了。”

        景绪垂敛着眸子,漆黑的眼底透着沉沉的光,温柔地替她擦了小腿上每一处小包,问道:“好些了吗?”

        “嗯。”

        陆粥粥看着他半跪在自己身前,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

        她知道景绪是喜欢她的,没有哪个男生会跪在自己不喜欢的女孩身前,给她涂抹清凉油。

        陆粥粥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别闹。”

        “就要闹。”她把他的头发全部薅乱了:“哥哥对我,还跟小时候一样,小时候哥哥也会跪下来帮我系鞋带。”

        “因为你是妹妹。”他柔声说:“你比我小,我应该照顾你。”

        “才不是嘞。”陆粥粥撇撇嘴:“那么多比你小的女孩,都是你妹妹吗?”

        景绪嘴角绽开一抹笑意:“如果她们愿意,也不是不可以。”

        陆粥粥一把攥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拉近自己:“不可以!”

        “嗯?”

        她和他贴着面,一字一句地警告说:“不-可-以!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叫过别人哥哥,我只有景绪;所以你也不可以……网络上那些粉丝,她们叫你哥哥,但是你不可以……”

        陆粥粥不知道该怎么说,一方面,她为景绪的走红而感到高兴,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他终于不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这是她一直盼望的……

        但另一方面,她心里又升起了强烈的不安。

        “你就是不可以!”

        “我不可以什么?”景绪望着她,俩人的长睫毛都快碰到一起打架了:“嗯?”

        “你不可以……”陆粥粥脸颊发烫,手紧紧攥着他的衣角,很小声地说:“不可以跟别人好。”

        景绪看着小姑娘红彤彤的耳垂,笑着说:“陆粥,好霸道啊。”

        “我就是这样啊。”

        “陆粥,那你也应该知道,你在我心里的分量……”

        陆粥粥松开了他的衣领,嘴角的笑意都快崩不住了,还是使劲儿忍着。

        景绪拿起她的脚,看到脚后跟有擦伤脱皮,问道:“穿高跟鞋了?”

        “嗯。”

        他从要药箱里取出一块创可贴,贴在她脚后跟的位置:“你穿高跟鞋路都不会走,学人家扮什么成熟。”

        “哥哥不也是这样吗,每次都要把运动鞋擦得干干净净来见我。”

        景绪的手微微一顿,随即放下她的脚,坐到床边,故作镇定道:“你观察这么仔细。”

        陆粥粥会注意到他身上的每一丝变化,每一个细节。她顺势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过了今年夏天,我就十七岁了,明年夏天十八岁,后年十九岁……”

        “你可以数到一百岁。”

        “嗯,一百岁的时候,哥哥还在我身边吗?”

        景绪微微垂眸,看到少女嫣红的唇,唇珠莹润,宛如饱满的果实。他脑子一阵阵地发热,真的快要绷不住了。

        “陆粥,不要引诱我。”

        真没那么坚定……

        “好啦。”

        陆粥粥站起身,说道:“我暑假要跟老师去乡下调研,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了,所以过来跟哥哥道别来着。”

        “好,那你……”

        景绪话音未落,小姑娘弯了腰,闭上眼睛,红润的樱桃唇……轻轻地点在他的侧脸颊。

        宛如蝴蝶轻吻过玫瑰,0.1秒的时间,便翩跹着飞远了。

        陆粥粥红着脸,跑到了门边,慌慌张张地穿好了高跟鞋,逃离“犯罪现场”。

        跑得太急了,还差点崴了脚。

        景绪紧绷的手蓦然松开,夏夜燥热的风撩开了窗帘。

        他木讷地坐在床边,感受着脸颊畔那一点湿润的触觉。

        轻柔的触觉一点点漫遍全身,他全身轻飘飘如坠云端。

        身下的帆船已经很气势滔滔地“扬起了帆”。

        只瞎几把撩,又不负责泄火。

        景绪轻喃了一声:“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