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75章 想见你

第75章 想见你

        陆随意一直在落地窗边观望着,焦躁地等待陆粥粥回来。

        见她淋雨,他赶紧撑着伞跑过来接她:“哎呀我小祖宗,你这病刚好,怎么淋成这样啊,要是感冒了,你爷爷又要发脾气!”

        “别告诉他。”

        陆粥粥笑嘻嘻地挽着老爸进屋。

        “别碰我,你这弄我一身的水,快洗澡去!”陆随意给她拿了睡衣:“当心着凉了!”

        陆粥粥泡了个暖洋洋的热水澡,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看到陆随意坐在吧台上,神情似乎有些焦躁。

        “爸,你还没回去啊。”

        “呃,爸想问你,今天跟景绪出去玩,都干什么去了啊?”他踟蹰地说:“当然,我们是民主家庭,你也可以不回答,毕竟这是你的私事,不过,你也要体谅父母的担忧,你年纪还小……”

        陆粥粥用毛巾擦试着头发,拿起吹风,笑着说:“陆方便在小学里当海王,谈七八个女朋友的时候,你怎么没说他年纪小啊。”

        “这是没让我逮到,要让我逮到他,我揍他!”

        陆粥粥笑着说:“您老就放心吧,我跟哥哥去吃肯德基了,然后散步回家而已。”

        陆随意松了口气,不过随即道:“他就请你吃肯德基?哇,这也太小气了吧,男朋友可不能找太小气的。”

        “是我要吃肯德基的嘛。”陆粥粥说道:“肯德基也不便宜呀。”

        “我还以为最后一天,他好歹也要请你吃顿大餐吧。”

        “什么最后一天?”

        陆随意话语一窒,站起身挠挠头:“那什么,我想起来了,陆方便的作业我还得签名呢,我先回去了。”

        “爸,你站住。”陆粥粥叫住了他:“什么最后一天,你说清楚。”

        陆随意摸摸后脑勺,说道:“就……今晚十点的飞机,回南城,一年内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陆粥粥一颗心急速下坠:“你说什么!”

        “这个……你可千万不能怪你爷爷啊,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都是在为你考虑。”

        陆随意劝慰道:“你不知道那小子做了什么,如果不是你爷爷及时赶到,姓齐那女孩就死在他手上了。你说说……手段这般狠辣,你爷爷敢让他留在你身边吗。”

        陆粥粥仿佛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上:“你说他差点杀了齐琪?”

        “是你爷爷从中斡旋,这件事才没有闹大。否则你想想,什么后果,杀人不得偿命吗!”

        陆粥粥感觉到脊梁骨一阵阵的恶寒,她不敢想象,如果景绪真的杀了齐琪,那将会是怎样的万劫不复!

        她颤抖地摸出了手机,想要给他打电话。这时,书房门打开了,陆怀柔从楼梯间走下来,沉声说道:“我不阻止你联系他,我也阻止不了。但是陆粥粥,我更希望你能控制自己的感情,让他冷静一段时间,好好想想,他究竟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天使和恶魔,也只在一念之差。

        “可我不能让他一个人……”眼泪顺着她的脸蛋流淌着,她一遍遍地重复着:“我不能……”

        “那孩子经历过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内心扭曲的程度……恐怕是无法想象的。”

        陆粥粥回过头,死死咬住了下唇,流着眼泪望着他:“他伤害齐琪,是因为他爱我!”

        “可是陆粥粥,不是所有的爱都是正面的,极端的爱会让人偏执,让人陷入永劫不复的境地。”

        陆怀柔的嗓音变得异常沙哑,他是动了真感情,每一个字都是那样的无奈和痛苦:“如果他不能克服自己内心的恶魔,我怎么敢……怎么敢让他留在我最疼的姑娘身边啊。”

        陆粥粥拿着电话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

        她流着眼泪,紧抿着唇一言不发,朝着陆怀柔走了两步。

        陆随意赶紧挡在陆粥粥身前,隔开了爷孙俩:“闺女,你千万别怪你爷爷,虽然吧……擅作主张真的让人生气,但老爸已经说过他了,你就别再和爷爷闹,他年纪大,这万一闹出个高血压来……”

        陆粥粥错开了陆随意,走到陆怀柔面前,看着他近段时间苍老不少的面庞,以及鬓间那还未来得及染黑的白霜,陆粥粥又呛了一口眼泪,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陆怀柔本来还以为一场爷孙大战不可避免,却没想到小丫头居然破天荒地没有跟他硬碰硬。

        “谢谢你救了他。”

        女孩将脸埋进了陆怀柔的胸口,瓮声瓮气地说:“谢谢你给他更好的选择。”

        “谢谢你……接受他。”

        直到那一刻,陆怀柔是真的感觉到,养了这么多年的小姑娘,长大了。

        *

        陆粥粥乖乖听了陆怀柔的话,没再联系景绪。

        陆怀柔每周日上午都会和心理医生通话,询问景绪的情况。

        一开始陆粥粥并不知道这件事,后来无意间听他在电话里提到了景绪的名字,她才开始留意起来。

        没事儿进门送给水,削个瘦骨嶙峋的苹果递到他面前,甚至拿起拖把在他书房里装模作样地打扫卫生。

        陆怀柔挂了电话,说道:“他的问题比较严重,心理医生正在配合药物加催眠疗法,好在他愿意配合,每周都会去,前景还算比较乐观。”

        陆粥粥默然地点点头。她知道,是爷爷安排的,景绪哪怕不情愿,也肯定不会忤逆。

        而这一年的暑假,蒋清霖如愿拿到了北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张虎的成绩稍弱,没能考上北城大学,去了南方的985科技类院校。

        这一年,跟陆粥粥告白的学弟学长依旧前赴后继,而陆粥粥婉拒的说辞,一律变成了:“抱歉,我有男朋友了。”

        虽然谁都没有见过,陆粥粥的男朋友长什么样子。

        景绪的微博停更了,没有他的消息传出来,粉丝们全部涌入fly的官博询问关于他的消息,官博发了一张景绪之前的游戏海报:“闭关修炼,静候归来。”

        陆粥粥放大了这张海报的照片,照片里的少年穿着红白色的队服,双手插兜,依旧是一副“谁都不爱”的高冷调子。

        她笑着保存了这张照片,蒋清霖见她这痴汉模样,摇着头感叹道:“现在都已经卑微到看着照片就高.潮的地步了吗。”

        陆粥粥放下手机,严正申辩:“蒋清霖!你能不能有点节操,不要随便开车!”

        蒋清霖也不势弱:“陆粥粥,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咱们学校帅哥这么多,别一棵树上吊死了!大好的青春,如此美好的校园生活,北城大学这一溜儿的晋江文男主类高材生,哪一个拎出来就比他差了!”

        “霖崽,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我能不知道吗!”蒋清霖看了那么多晋江言情小说,随口就道:“喜欢就是……男生每时每刻都想把女主按在墙上亲、按在桌上亲、按在床上亲、按在……”

        陆粥粥鄙夷地望她一眼:“别开车!”

        “那你说说,喜欢是什么感觉。”

        陆粥粥想了想,说道:“别人都说,喜欢会让人变得勇敢,但是对于我而言,因为喜欢,我会瞻前想后,会畏首畏尾,会小心翼翼害怕失去……”

        她垂眸看着黑屏的手机:“明明一个电话,一条信息就可以联系,可是偏偏没有勇气去打这个电话。我希望自己能更勇敢一点,但是因为太在乎了,反而不敢按下这个号码。”

        蒋清霖困惑地望着陆粥粥,她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情,所以不太能够理解:“为什么不敢啊。”

        “等你有了很喜欢很喜欢的人,就会知道为什么不敢了。”陆粥粥摸了摸她的头:“好啦,乖乖看咱们寒假的旅游攻略吧。”

        蒋清霖一边翻着旅游攻略书,一边说道:“粥粥,我觉得上大学之后,你就变了,变怂了,以前你是敢冲着最帅的帅哥吹口哨的女流氓,现在你变得畏首畏尾的。如果是我的话,不管喜欢的人相隔多远,我都会排除万难、不顾一切去见他……”

        她的话,在陆粥粥心里泛起了波澜。

        排除万难,不顾一切去见他。

        她有这个勇气吗。

        寒假来临,陆粥粥和蒋清霖,还有班上其他一些男生女生,约好了去苏杭乌镇一带旅游。

        江南风光,是北城所没有的明净和婉约。蜿蜒曲折的园林亭台、黑瓦白墙的静谧古镇,时光在这里仿佛也走得很慢、很慢。

        自飞机落地之后,陆粥粥的心就没有静下来过,也许是因为这里是南方,水土不服;也许是因为……离他仿佛近了许多,

        后来,伙伴们转道再去广西桂林一带兜一圈,在杭州的机场候机厅里,陆粥粥一直低头翻看着火车的时刻表。

        蒋清霖无意间瞥见她的手机屏幕,是杭州到南城的动车,最晚的一班八点三十,距离现在只有一个小时了。

        “想去就去呗。”她慢悠悠地说:“这么近,坐动车一个小时不到,就能见到他。”

        陆粥粥放下了手机,笑着说:“去什么呀,机票都买了。”

        “那你干嘛看时刻表。”

        “我……随便看看。”

        “拿不定主意啊。”蒋清霖从包里摸出一枚硬币:“这样吧,咱们问问老天爷,如果是花儿朝上、数字朝下你就去找他;如果相反,乖乖跟我们去桂林,别胡思乱想了。”

        陆粥粥不可置否地耸耸肩,接过了硬币,往空中一抛,然后快速按在手背上。

        蒋清霖凑了过来,好奇地说:“开开开!”

        陆粥粥移开手,看到是数字朝上,有些失望。

        蒋清霖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注定有缘无份咯,乖乖跟我们去桂林吧。”

        这时,广播里传来了登机的信息――

        “请杭州前往桂林的旅客,做好登机准备。”

        小伙伴们拿着行李在检票口排队登机,陆粥粥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硬币,有些不甘心,又悄悄试了一次。这一次,硬币在她的手中,依旧是数字朝上。

        或许,真的不该去见他。

        爷爷说得对,很多事情,只有他自己安静地想明白,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泥沼,任何人都帮不了他。

        现在冒冒失失去见他,对他只是一种打扰。

        陆粥粥深呼吸,跟着小伙伴走进了闸机通道口。

        检票之前,蒋清霖拦住了陆粥粥,说道:“肥粥,这种事儿不能听老天爷的,也不能听任何人的,听听你自己心里的想法,你想,就去。”

        “我……”

        我想的,好想好想好想见他。

        陆粥粥望着闸机通道内的小伙伴,又望了望蒋清霖,忽然一阵热血涌上了头顶:“霖崽,我想去见他!”

        蒋清霖笑了起来,将她推了出去:“那就去啊陆粥粥!还有犹豫什么呢!”

        陆粥粥心跳加快了速度:“那我去啦!”

        “快去吧!跑快点,赶不上最后一班火车啦!”

        她拉着行李箱,不顾一切地朝着出口的地下二层高铁站跑去。

        火车票其实早已经买好了,她快速通过了检票通道口,赶在动车开车前十分钟,上了车。

        她想见他!

        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坐在空荡荡的车厢里,望着窗外飞速流逝的街景,她的呼吸还没能平静下来。

        城际列车很快便抵达了南城,陆粥粥跟着人流走出了火车站。她甚至都顾不得先订酒店。

        之前欧阳寺小同学去南城找过景绪,所以他住的地方,陆粥粥早就打听清楚了。

        也许,潜意识里早就有想来见他的冲动了吧。

        陆粥粥按照欧阳寺给她的地址,路边招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银座公寓楼下。

        这里属于商业中心,周围配套设施非常完善,周围有南城一中,也是他目前就读的高中。

        陆粥粥被冲动驱使着,拉着行李一路狂奔,来到他的城市。可是……到了他住的楼下,她的理智却又再度占据了上风。

        啊,她到底在做什么,莫名其妙跑到人家楼下……

        自以为很浪漫,其实蠢透了吧。

        陆粥粥摸出手机,定位在银座公寓,发现这公寓楼里还有蛮多酒店。

        她选了其中一家评分较高的酒店,预订之后,这才稍稍安心,名正言顺地走进了公寓楼。

        没错,她只是来南城旅游的,如果能够遇见他,那是巧合,是缘分,如果遇不到……

        遇不到就最好啦!

        陆粥粥这样子自我安慰着,去酒店前台办理了入住,然后拖着行李进了电梯。

        欧阳寺的短信飞了进来:“校花姐姐,lu的房间号是3204,门锁密码:320404。【斜眼】”

        陆粥粥:“……”

        怎么连门锁密码都搞到了!这什么神通广大的队友!

        欧阳寺:“祝幸福。”

        陆粥粥:“【微笑】”

        公寓式酒店布局宽敞,大落地窗外能看到半个南城的霓虹灯火。陆粥粥躺在大床上,再度翻出了欧阳寺给她的短信息。

        她怎么那么怂啊!

        想见就去见啊,来都来了,怕什么!

        陆粥粥一跃而起,跑到卫生间三下五除二洗了个澡,然后换上崭新的裙子,还给自己化了个淡妆。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已经是晚上九点了,陆粥粥走出房间门,进了电梯,按下32的楼层。

        心脏已经不是“砰砰砰”,而是“哐哐哐”,胡蹦乱跳。

        “叮”,电梯门打开,陆粥粥鬼鬼祟祟地走到3204房间门口,防备地望望左右,然后趴在房间门口听了听。

        里面没有任何声音。

        是不是睡觉了?

        高三生应该睡得都挺早。

        陆粥粥靠在墙边,低头给蒋清霖发短信:“霖崽,你到了吗?”

        蒋清霖:“刚落机,你呢?”

        陆粥粥:“我在他家门口,我该怎么办呀!”

        蒋清霖:“敲门呀!找他呀!”

        陆粥粥:“会不会太傻了!我还特意从北城过来,给人一种很不矜持的感觉,千里送什么的……”

        蒋清霖:……

        “你还说我开车,明明你自己脑子里一堆小黄pian儿好不!纯洁点,见个面而已,没什么的。”

        陆粥粥:“算了,这太傻了,我还是明早飞机回家吧。”

        蒋清霖:“怂货!”

        陆粥粥:“qaq”

        她放下手机,又趴在门边听了听,确定家里静悄悄,他果然睡了啊。

        就在陆粥粥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电梯门忽然打开了。穿着灰毛衣的少年,拎着一袋水果和零食,走了出来。

        陆粥粥看到他,快要停止呼吸了!

        男生穿毛衣的样子,总归不如西装笔挺的样子有精神,也不如衬衣那样清净利索。

        但是景绪穿着毛衣,会给人一种很乖、很居家的感觉,他眼神的寡冷和五官的锐利感,也被毛衣所勾勒出来的柔和气质包裹了。

        灯下,他唇角微弯了起来:“都告诉你房间密码了,为什么不进去?”

        陆粥粥整个人像是被钉在墙上的蝙蝠一般,心跳哐哐乱跳,脸蛋耳垂全都红透了。

        “你怎么……知道?”

        景绪轻飘飘地路过她身边,输入了密码。陆粥粥闻到了他身上一股混合着雪松的檀香味,给人一种沉静的感觉。

        “欧阳寺说你来找我了。”

        陆粥粥心里暗骂着:欧阳寺那个叛徒!

        景绪从手里的超市白塑料袋里取出了女用棉拖,上面挂着毛茸茸的可爱兔耳朵。

        “我让他把房门密码告诉你,然后就去便利店买用品和零食了。”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丝毫不像是半年未曾见面的样子,倒像是昨天才见过面:“谁让你站在门边等,外面这么冷。”

        陆粥粥全部紧张的情绪、以及她脑子里那些个莫名其妙的想法,一瞬间烟消云散。

        是啊,她根本不需要忐忑,也不需要紧张……面前的人是景绪,也是哥哥啊。

        见小姑娘发愣,景绪将她拉到门边,蹲下身,解开了她的运动鞋带。

        “哥哥……”

        小姑娘害羞地退后了两步,自己蹬脚换了拖鞋,笨拙地解释道:“我在这边旅游,就……路过,没想打扰你,准备看看就走的。”

        他漆黑的眉眼染了几分笑意:“看什么。”

        “就看看……你。”

        小女孩戴着红色的围脖,乌亮的眸子低垂着,睫毛细密修长,轻轻颤栗着。

        “那怎么不看呢。”

        听到他这样说,她才抬起眸子,望了他一眼。

        景绪弯下身,将英俊的脸庞凑到她面前,似乎要让她看清楚。

        陆粥粥脸颊涨红,小鹿乱撞:“看到啦,那……那我走啦!”

        说完她便要溜,景绪从后面拉住她的围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小姑娘重新被他一整个拉了回去,他轻轻地将她的围脖拉上来,盖住了她红扑扑的小脸,然后一整个抱住了她。

        “想我?”

        “想的……”

        她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了一下,鼻息间是他的味道,那样充实:“哥哥,我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每天都想你。”

        陆粥粥被红围脖遮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却能感觉到他的怀抱在逐渐收紧。

        “哥哥也想我吗。”

        “我不敢想。”景绪嗓音低沉沙哑:“我怕会忍不住回来,我的控制力其实没那么好。”

        陆粥粥闭上了眼睛,娇滴滴地抱着他:“哥哥……”

        怀抱似乎更紧了些,如此用力的拥抱,如此近在咫尺的距离,她甚至感觉到敏感的地方被他用力地压着,有些轻微地疼。

        她软绵绵的小手伸到胸口处,轻轻地隔了一下,虽然力量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这样的动作,还是让景绪察觉到了,缓缓地松开了她,眸光意味深长。

        “痛啊?”

        “哪有痛!”陆粥粥羞红了脸:“才不痛,没有地方痛!”

        这什么奇怪的问题!

        景绪看着小姑娘的身体线条,宛如含苞的小花蕾,静待绽放。他只看了两秒,便移开了视线,说道:“进屋吧,陆粥粥同学。”

        陆粥粥将围脖摘了下来,放在柜子上,然后穿着小兔子拖鞋跟他进了屋。

        房间的布局和酒店一样,不大,约莫四十平,卧室和客厅其实连接着,只有一面玻璃做隔断。日式的装修格局,客厅是内嵌式的榻榻米,很有特色。

        “很小,随便参观。”

        景绪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些日常用品,譬如护发素,卸妆膏,毛巾之类的:“你过来的匆忙,订酒店了吗?”

        “没订。”

        陆粥粥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景绪的手微微一顿,抬头睨了眼窘迫的小姑娘:“你……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