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76章 吻

第76章 吻

        景绪很了解陆粥粥,这小姑娘脑子里时不时总会冒出些奇奇怪怪的念头。

        他见她窘迫,若再说下去,只怕是要恼羞成怒了。他唇角弯了弯,说道:“我先去洗澡,你自己看会儿电视。”

        说完,他把遥控器递给了她……

        很快,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陆粥粥趴在榻榻米上,将小脸蛋整个塞进了抱枕里面,崩溃地“嗷”了一声。

        刚刚真是太丢脸了!

        但是她真的不太想走,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只是想和景绪呆在一起。

        路远迢迢来见他,她真不愿意见面几分钟,便又要分开,她哪怕一分钟都不想和他分开。

        陆粥粥手里抱着流苏枕,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这里是他生活过的地方,每一个物件都有他生活的痕迹,空气中也都是熟悉的气息。

        架子上有各式各样的游戏角色手办,相框里有他俩小时候的合影照片,小鸭子吊坠依旧挂在他的书包上……

        陆粥粥走到床边,轻轻坐了一下。床垫略硬,不似她的床,松软得能够陷下去。

        男孩子的床是不是都这么硬啊。

        她可睡不惯。

        陆粥粥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摸出手机,给陆怀柔发了一条短信――

        “爷爷,我今天有点累,想早点休息,晚安!爱您哟。【眨眼】”

        长这么大第一次独自出远门,陆怀柔很不放心,所以每天晚上都会给她弹视频以确认安全。

        陆粥粥可不想让他发现自己半道转去了南城。

        先发制人,说自己睡觉了,这样比较保险,爷爷应该也不会怀疑什么。

        她可真聪明。

        *

        书房里,陆怀柔放下报表,扫了眼手机屏幕,小女孩的短信横了出来:“爷爷,我今天有点累,想早点休息,晚安!爱您哟。【眨眼】”

        这么早睡觉,睡觉前还要跟他汇报,这实在不是陆粥粥的风格。

        事出反常必有妖。

        陆怀柔打开电脑,登录信用卡账户顺手一查,果不其然,这货最近一笔消费,是在南城的银座公寓酒店订的一间大床房。

        “……”

        之前她说要跟朋友去南方苏杭一带旅游,陆怀柔虽然很不放心,但也没有阻止,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社交,他不会干涉她。

        谁能想到,这家伙竟然转道去了南城!

        陆怀柔反手一个电话准备给她call过去,然而号码刚刚拨通,他便立刻又放下了手机。

        女孩长大了,终究还是要给她留几分面子……

        今晚景绪洗澡比平时多用了一倍的时间,头发洗了两次,沐浴露也抹了两次,洗完之后,还对着镜子把下颌的小青茬剃得干干净净。

        手机嗡嗡震动了一下,陆怀柔发来一条信息,两个字――

        “分寸。”

        景绪的心微微一沉,知道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她神通广大的爷爷。

        他知道“分寸”这两个字沉甸甸的分量,回道:“爷爷放心。”

        陆怀柔相信景绪是拿的住分寸的孩子,所以没有再打扰陆粥粥。

        他也年轻过,年轻人的青春和冲动,他也体会过。

        姑且由她去吧……

        景绪洗完澡出来,换了一身干净的米白色居家衫和亚麻质地长裤,掩去了他凌厉张扬的气质,显得格外温柔。

        陆粥粥抱着膝盖坐在榻榻米上,快速地打着字,似乎又在和好朋友聊天。

        见他出来,她赶紧收了手机,抬头冲他傻笑。

        景绪走过去,见她呆头呆脑的样子,忍不住弹了弹她的眉心:“在和谁聊天?”

        “我朋友,你不认识。”

        “男的女的?”

        陆粥粥故意说:“男的。”

        景绪又要伸手弹她,她赶紧抱住他的手臂:“是霖崽!我跟她报平安呢。”

        恰是这时,手机屏幕亮了起来,蒋清霖――

        “陆粥粥,安全第一!那个买了没!”

        陆粥粥瞪大眼睛,一把夺过了手机。

        景绪视线淡淡转了过去,假装没看到,弯起了唇角。

        陆粥粥将微信为了出去,关了静音,心虚地说:“哥哥,我们这会儿做什么?”

        景绪说:“找一部电影看吧。”

        “好哦。”

        “她让你买什么?”

        陆粥粥:“……”

        既然假装没看到了,能不能请你一直装下去!

        陆粥粥找了部迪士尼的3d动画片来看,景绪将房间里的灯都关上了,说道:“看完这部电影,我就送你回酒店。”

        陆粥粥还是点了点头:“酒店就在楼下。”

        “那很近。”

        陆粥粥知道,蒋清霖说的那些乱七八糟,根本不可能发生。

        景绪不会碰她,至少现在……不会。

        他坐在榻榻米沙发一端,看着电影。陆粥粥望他一眼,说道:“哥哥,给我个抱枕。”

        景绪顺手将自己怀里的抱枕扔了过去。

        两人隔着起码两米的距离,默然无声,只有电视里热闹的声响。

        几分钟后,他起身去冰箱里拿了两罐可乐,又拿了一些小零食扔茶几上。

        坐下来的时候,离她稍稍近了些。

        陆粥粥说:“我去洗手!”

        说完跑去了卫生间,等她洗了手出来,又朝他靠近了些,坐在他的身边。

        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而又不动声色。

        幸而夜色渐浓,看不到她红得快要滴出血的小脸蛋。

        黑暗中,景绪的手慢慢伸了过来,轻轻地搂住了她的腰,语气漫不经心:“薯片你要尝尝吗,新口味。”

        陆粥粥身体很敏感,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落在自己腰间的手上,他好像也在颤抖。

        “是什么口味?”

        “烧烤。”

        “烧烤不是新口味,哥哥。”

        “哦。”

        景绪坐到她的身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了,就这样轻轻地捧着她纤细的腰肢:“你看过这片子吗。”

        “《疯狂动物城》,谁没看过呀。”

        “那要不要换一部。”

        “不了。”

        反正此时此刻,什么都她都看不进去!

        陆粥粥撕开薯片,第一片喂给了景绪。景绪叼过薯片,唇似乎碰到了她的手。

        小丫头宛如触电般,赶紧抽回手,低头哗啦哗啦地吃薯片。

        他忍不住搂她更紧了些,她紧张得呼吸都快不顺畅了。

        “哥……哥哥,你这半年,过得好吗?”

        “嗯,回归高中生活,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去学校,晚上十点自习回来,周六去省图复习,周日去你爷爷给我预约的心理医生那里睡睡觉。”

        陆粥粥笑了起来:“你去心理医生那儿睡觉呀?”

        “说是催眠治疗,不就是睡觉吗。”

        “好像有道理。”陆粥粥依偎着他,轻轻问道:“那哥哥觉得有好些吗?”

        “应该是有的。”

        以前,那场火灾发生的事就像铁锁,紧紧缠绕着他的心脏,他总感觉窒息,透不过气……总是反复提醒自己,他是被抛弃的那一个,这世界不需要他。

        但是在催眠治疗里,景绪常常回到小时候,很多事情被唤醒了,那些美好的、幸福的、与她有关的……至少,现在他明白了一件事,他对这个世界,不再是可有可无。

        他有很喜欢很喜欢的人,至少,在他的世界彻底崩塌之前,他想要最后再努力一把……

        “有的。”景绪加重了肯定的语气:“陆粥,你信我。”

        我可以变好,可以重新回到你身边。

        陆粥粥偏头,撞上了漆黑明亮的眸子,他认真而笃定的样子,很迷人。

        小姑娘飞速地在他的下颌印下轻轻的一吻,一触即离,眨眼的功夫,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仍旧别过脑袋,咯吱咯吱地吃薯片。

        景绪绷直了身体,感受着下颌湿湿凉凉的触感,平静了好一会儿,然后开了一罐可乐,递到她手边:“不准再偷袭我。”

        “唔……”

        “不然我吃了你。”

        “!!!”……

        电影都还没结束,陆粥粥居然蜷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景绪不忍叫醒她,所以将她抱到了自己的床上,盖好被子,自己则在榻榻米上睡了一夜。

        与其说是睡,不如说闭着眼睛数羊。

        小姑娘就这样躺在他床上,他怎么可能睡得着!

        上半夜和下半夜,景绪去了两次厕所,步履虚浮地走出来,无力地躺在沙发上。

        小姑娘居然还轻轻地打起了鼾,似乎睡得分外香甜。

        景绪坐起身,无比绝望地看着床上的小丫头。

        恐怕世间没有任何酷刑,能比得过他此时此刻的欲念纠缠……

        清晨的时候,终于小睡了几十分钟,没多久就又被手机设定的震动闹钟弄醒了。他关了震动,轻轻起身,去浴室淋了澡。

        这一晚上基本没怎么睡觉,他顶着两个黑眼圈,脑子却异常清醒。

        南城冬日里的清晨,天还是黑沉沉的,只有远处天际有些微晨光。

        他在厨房里忙碌了一阵,榨了豆浆,蒸了小馒头放在保温箱里,等小姑娘醒了就能吃到。

        南城一中对于高三生要求极为严苛,七点必须到校早读,景绪来不及吃早饭,叼了馒头匆匆出门。

        回头望了她一眼。

        她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一缕晨光自窗帘缝隙处溜进来,在她白皙的脸蛋上洒下的光斑。

        她清晨的睡颜并不是经常能见到,也许未来的三四年……都不太能见到。

        景绪还是忍不住折回来,单膝跪在床边,细细地打量着她,嘴角微微上扬。

        她的脸蛋已经全然摆脱了童年时的稚气,但是眉宇神态却依旧是小时候的模样。每一声“哥哥”,都将他最快乐的时光带回来。

        她是他寂寞童年里最热闹的那只小蝴蝶啊。

        景绪忍不住低头,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

        忍耐了一整晚,却还是在熹微的晨光中,放纵了这一秒。

        *

        陆粥粥本能地用手背碰了碰额头。

        全身热腾腾,背上渗了汗,脸蛋也很红。

        摸手机看了看手机时间,十点了。

        一放假就容易放飞自我,在家里还能睡到中午去。

        额头上似乎还残留着他在梦中亲吻过的痕迹,那样温柔的轻触,让她飘飘然。

        梦里的剧情不太记得清了,但是身体的感觉,即便是醒来之后,也还是能敏感地察觉到。

        涩涩的……

        她知道自己在梦里干了什么坏事儿,醒来之后羞得简直要抓狂。

        活了快十八年了,第一次做这样羞耻的梦!

        女孩子怎么能做这样的梦!

        陆粥粥翻身而起,却发现不是在酒店,房间的布局那样熟悉,这里是……景绪的房间。

        她睡的是景绪的床!

        陆粥粥抓起白色的被单,轻轻嗅了嗅,被单上也都是他的味道,一整晚被这样的味道包裹着,难怪她梦里都是他!

        陆粥粥将脑袋埋进枕头里,又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给蒋清霖他们旅游的朋友圈挨个点了赞。

        景绪给她发了一条短信:“醒了吗?”

        陆粥粥:“醒了。”

        景绪:“我去学校了,保温箱里有早餐,但是现在已经中午了,你随便吃一点,午饭自己解决,可以吗。”

        陆粥粥:“哥哥不用管我,不过……寒假还要上课呀?”

        景绪:“毕业班寒假要补课,明天周末会放假,可以陪你出去走走。”

        陆粥粥:“太好了!那哥哥先上课,我下午来接你!”

        景绪:“【摸头】”……

        下午,陆粥粥端着电脑写了一下午论文。约莫四点多,她换了漂亮的小裙子,给自己化了淡妆,美美地出了门。

        南城和北城不同,没有白雪皑皑的冰天雪地,即便是在严寒的冬日里,街道两旁依旧绿树成荫。

        她步行溜达到了南城一中,正赶上学校放学时间,因为年纪小,她被当成高中生轻松地混了进去。

        景绪插班的班级,算是毕业班里成绩前列的火箭班,老师还在布置家庭作业,陆粥粥望见了坐在教室最后排的景绪。

        他穿着蓝白色的学生校服,颀长的指尖拎着钢笔,在本子上勾勾画画。

        他的年纪本就和高三毕业生相仿,穿着蓝白校服,仿若邻家少年般干净,清澈的眸子和专注听课的神情,与其他单纯的高中生亦无差别。

        陆粥粥不禁想,如果那年他没有搬走,他不会经历这噩梦般的十年。也许他们会一起念初中、高中,一起坐在这样的教室里,成为同学、同桌。

        或许,他们也会像所有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那样,恋爱、结婚……

        可惜没有如果。

        就在陆粥粥遐想之际,下课铃声响起来,同学陆陆续续走出了教室。

        景绪收拾好课本,单肩背着书包走出教室,朝着陆粥粥走来。

        非常不巧的是,恰恰有低年级的女孩子拦住了景绪,忐忑地递给他一封情书,红着脸向他表白:“学长,我从看见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你了,每天出操的时候,都会想要看见你,所以……如果你没有女朋友的话,能不能接受我呢。”

        女孩的态度非常真诚,羞怯的模样还有几分可爱。

        陆粥粥远远地望着景绪,心里难免升起淡淡的小惆怅。

        其实可以想象,景绪这样的男孩,无论在高中还是大学,永远都是人群中最出众的那一个,不知道俘获了多少少女的芳心呢!

        真是伤脑筋。

        景绪视线偏移,望见了静默一侧的陆粥粥。

        “我有喜欢了很多年的女孩子。”他认真地拒绝:“虽然我现在乱糟糟的一团,也不够优秀能站在她的身边,但没有办法,喜欢她喜欢得快死了。除了她,我没有办法看到其他人,抱歉。”

        陆粥粥飘忽不定的一颗心,在他说完这番话之后,忽然间便安定了下来。

        我有喜欢了很多年的女孩子。

        喜欢她喜欢得快死了。

        除了她,没有办法看到其他人。

        这样的话,他是故意说给她听的,就像漂浮不定的落叶,一瞬间落入宽厚而松软的泥土中。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被他这般珍惜和喜欢着……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女孩是失望地离开了,却并没有觉得难堪,他的话虽然直接,但是没有伤害她的自尊心。

        这半年的沉淀,他真的变了好多啊。

        身上的戾气和锐利棱角少了,他正在一点点变得温柔。

        这样真好。

        景绪带着陆粥粥走出了校门,陆粥粥问道:“有很多女孩子跟你告白吗?”

        景绪思考了一下,嘴角勾了几分不经心的笑意:“每天可能有几个吧。怎么办,已经有女朋友了。”

        陆粥粥喝暖着冰凉的手,将围脖拉到鼻子上方,垂着眸子说:“谁是你女朋友,不是都拒绝了吗。”

        “对啊,伤脑筋。”

        他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分外明亮,语气带着几分轻佻:“好后悔啊。”

        “后悔得一点都不真诚。”

        “真的后悔。”景绪转过身,认真地看着她:“可不可以再给哥哥一次机会。”

        “你想让我当你的女朋友吗?”

        “嗯。”

        陆粥粥抬头,瞥见街边有老人推着棉花糖机,在贩卖彩色棉花糖。

        她随口说:“他卖的下一个棉花糖是粉红色,我就答应你呀。”

        “让我赌运气?”

        “是啊,愿赌服输咯。”

        景绪沉吟片刻,拉着陆粥粥走到了棉花糖摊贩前,说道:“我要一个粉色棉花糖。”

        “好嘞。”小贩立刻加糖绞了一个粉红色的蓬松棉花糖,递给景绪。

        陆粥粥推了他一下:“你这也太耍赖了吧。”

        “我对陆粥,从来做不到愿赌服输,也输不起。”

        景绪咬了一口棉花糖,然后低头堵住了她的唇瓣。

        “唔……”

        猝不及防的亲吻,让她睁大了眼睛,全身僵硬如机器人,脑子里惊爆了无数火花,

        他的唇瓣含着棉花糖的丝丝甜意,在舌尖迅速漫开。

        陆粥粥第一次知道,男孩子的唇也可以这么甜,这么软,就像草莓味的布丁。

        其实,她也曾偷偷地幻想过和景绪的亲吻。幻想中的场景是大片的玫瑰花海,或者大雨倾盆的午夜,又或者浪漫的夕阳黄昏。

        此刻,车流穿梭的街边……

        陆粥粥羞红了脸,身子也软绵绵地倒在了他的身上,在他停下来之后,她立刻将脸埋进他的胸口衣服里。

        天呐……好羞。

        “哥哥……”陆粥粥嗓音还堵在喉咙里,他再度抬起了她的后脑勺,轻轻一提,迫使她抬起头。

        他薄薄的唇微微上扬:“完了,哥哥还想要。”

        说完,温热的唇再度覆了上来,与她唇瓣相贴。

        陆粥粥脑子晕晕乎乎,什么都顾不得想了,耳畔回响的是他的那句:“还想要……”

        几分钟的热吻之后,景绪终于松开了她。

        两个人急促温栾的呼吸交织着,这时间仿佛没有任何东西比他们更加亲密了。

        她紧紧地攥着自己的衣服角,都快捏出褶皱了,五黑的眸子下敛,躲闪着不敢正视他,红扑扑的耳朵宛如樱桃般可爱。

        景绪将棉花糖递到她面前,说道:“吃不吃啊。”

        陆粥粥接过了棉花糖,舌尖卷过了一片棉花,景绪立刻又要覆过来,陆粥粥立刻伸手挡住他的唇,红着脸说:“你没完了!!!”

        景绪眼角挑了笑:“我尽量控制。”

        说完,他认真地吻在她手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