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78章 葡萄

第78章 葡萄

        陆粥粥提到了陆怀柔的年龄,立刻打开了班上女生的话匣子――

        “哇,说到陆怀柔,娱乐圈冻龄男神我就只服他。”

        “真想看他出新作,可惜最近几年不演戏了。”

        “听说是隐退回家带孩子了,他是女儿奴没人反对吧。”

        “陆怀柔宠孙女是圈子里出了名的!”

        “孙女叫什么来着?”……

        秦老师拍了拍讲桌:“安静!还上不上课了!不上给我出去!”

        女生们见秦老师发脾气,立刻安静了下来,乖乖听课。

        秦老师望了望喧闹的窗外,不满道;“陆粥粥,帮我把教室的窗户关上。”

        陆粥粥十分狗腿地站起身,跑到窗边关上了窗户,隔开外面剧组的噪音。

        秦老师继续讲课,同学们也不再讨论些有的没的,专心致志地听课。

        没多久,走廊里又传来了喧哗的声音。

        剧组导演挑了好几间教室,都很不满意,来到了秦老师的课堂,朝教室内望了望,嚷嚷道:“这教室的阳光刚刚好!来来来,我们就在这儿拍!”

        剧组一过来,班上女生全兴奋地闹了起来:“啊!是《超喜欢你》剧组!”

        “本来室友还约我去看他们来着,这是什么天降福利!”

        “我女神欣兰!好漂亮啊啊啊我的妈!”

        “笙笙在吗!我男神在吗!”

        秦教授脸色瞬间垮了下来,对门口的导演道:“你们干什么!”

        导演的态度很嚣张,对秦老师道:“我们要借用一下你们的教室,取景拍摄,请老师行个方便。”

        秦教授作为一院之长,也是相当有脾气的,当下便拒绝道:“我们在上课,请你们出去!”

        “我们取得了校领导的同意,可以在校园任意处取景拍摄。”导演坚持道:“这个时候窗边的光线很宝贵,请这位老师行个方便,尽快把教室让出来。”

        “行什么方便!”教授一巴掌拍桌上,怒斥道:“北城大学是百年高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不是给你们这些明星拍戏的,你们再这样,我要轰你们出去了!”

        导演也是圈内名导,被老师这样子轰出教室,非常没面子。

        “这位老师,我们讲道理的,好吧。我看周围的教室都空着,您也可以换教室上课,但是这间教室的光线角度非常好。我们要拍一组阳光照进窗边,照在主角脸上的镜头,也许等上几天都不一定等得到这样的阳光,您为什么不能行个方便呢?”

        “为什么要给你们行方便,我要完成我正常的教学工作,是你们打扰了我!”

        “这位老师,我们在这里拍戏是拿到了许可单的!该交的场地使用费,我们一分钱也没有少,学校里任何场地,我们都可以使用,包括你们的教室。”

        “你……你们!”秦老师气得吹胡子瞪眼:“不可理喻!”

        陆粥粥见秦老师说不过这些巧舌如簧的家伙,于是起身道:“导演先生,凡事讲个理字,你们可以使用学校的任何场地取景拍摄,但前提是不可以打扰学校的正常教学工作吧,毕竟学校不是横店也不是任何影视城。”

        “我说了,你们可以去隔壁的教室上课啊,隔壁教室还空着呢!”

        “秦教授的课程是我们学院最受欢迎的课程,在座好多同学都是过来蹭课听的,每一分钟都非常宝贵,我们换教室,开多媒体设备,一来一回要耽误不少上课时间。”

        陆粥粥跟陆怀柔一样,从来不输气势,咄咄逼人道:“你说你们交了场地使用费,好,那你们算一算,从刚刚到现在,你们耽误了我们多少宝贵的上课时间,这损失,你们赔吗?”

        “这……”

        导演一时间竟无言以对,毕竟,这教室可坐满了学生,可见这位教授的声望之高。

        人群的最后,戴口罩的高个儿少年傅笙抬起头,望见了陆粥粥,眸底划过一丝惊喜。

        他性格内敛,一开始不打算插手这事,就安安静静听从安排就行了,没想到居然在这儿遇到他的好朋友陆粥粥。

        陆粥粥不高兴,他便不想沉默了,走出来说道:“导演,我赞同这位同学的话,不应该为了拍戏打扰同学们的课程,所以我就先下楼了,请同学们继续上课。”

        离开的时候,他冲陆粥粥眨了眨眼,温柔一笑。

        陆粥粥这才认出来,站在最后排头戴鸭舌帽的男孩,他是傅笙啊!她一开始都没注意到。

        周围女生躁动地低声议论:“我的妈!傅笙居然帮陆粥粥说话!”

        “他好像还对粥粥笑了!”

        “天呢!果然明星也是看脸的吗!”

        “柠檬精羡慕至极!”

        导演见男主角都离开了,这组镜头注定是拍不了了,只好向教授道了歉,带着剧组灰溜溜地走人。

        教室恢复了安静。

        秦教授满意地望了陆粥粥一眼,说道:“陆同学,你很好,课代表,下课的时候把我的平时成绩册拿过来。”

        听到秦教授说这话,同学们越发羡慕陆粥粥了。

        要知道,秦老师这课,不挂科就算不错了,陆粥粥居然还能加到平时成绩分!

        靠!运气爆棚了吧!

        *

        次日晚上,陆粥粥抱着课本,刚走出图书馆大门,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了她面前。

        车窗落下来,傅笙戴着口罩鸭舌帽,冲她扬扬手:“小粥,快上车。”

        陆粥粥知道傅笙身份敏感,一不小心就会闹出绯闻,于是她没多逗留,赶紧上了车。

        “我们学校女孩们都在讨论《我超喜欢你》这部电视剧。”陆粥粥给自己系好安全带,愉悦地说:“没想到竟然是傅笙你主演的啊!”

        傅笙笑了笑:“粥粥同学专注学业,不太关心娱乐圈的消息。”

        “是我爷爷让我考研啦。”陆粥粥吐吐舌头:“因为打算报秦教授的研究生,嘿嘿,所以多多挣表现,昨天的事儿得罪啦,你可别介意。”

        傅笙将轿车驶出了校园:“说到这个事,我应该要跟你道歉,因为剧组拍摄打扰你们上课,也让老师心里不愉快了。”

        “你道什么歉呀,这又不是你的错。”陆粥粥了解傅笙的性格,拍拍她的肩膀:“多亏你解围呢。”

        “以后我们会多注意,尽可能不要耽误学校的正常教学工作。”

        傅笙带着陆粥粥去了一家苏州园林式的私厨餐厅,包间是半开方式的小桥流水风格,有屏风和流水筑台,也还有穿旗袍的漂亮姐姐拉着二胡唱评弹。

        菜品统一都是精致的江南美食,盐水鸭、松鼠鱼、蝴蝶蒸饺……

        陆粥粥可是个大胃食客,对美食有着无限的热爱,每一口都是幸福满满:“真的好好吃哟!”

        傅笙看着她愉悦的模样,眼角含笑:“果然,每次跟粥粥妹妹一起吃饭,总是胃口大开。”

        “是吧,我爷爷也这样说。”

        傅笙一个劲儿地给她夹菜:“多吃点。”

        “你也吃呀。”

        “我是易胖体质,不能吃太多。”

        傅笙现而今也才二十五岁,虽然比娱乐圈二十出头的小鲜肉年龄稍大一些,但是他的人气和热度持高不下,又是实力派偶像,大有当年杨曳走红的势头。

        陆粥粥打量着他,皮肤白,五官正,内勾外翘的桃花眼,下颌瘦削有棱角,如此英俊的神仙颜值。

        这都胖了,那她就不要活了!

        “傅笙哥,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

        傅笙淡淡一笑:“真不是谦虚,的确是喝水就要长胖的体质,所以饮食方面需要格外控制。”

        “太可怜了吧。”陆粥粥夹了一筷松鼠鱼的肚皮肉,递到傅笙碗里:“吃鱼,吃鱼不长胖。”

        “嗯,对了,念大学好玩吗。”

        “好玩……才怪呢!”陆粥粥没精打彩道:“下学期就大三了,有实验室的科研任务,还要准备考研,压力真的好大呀。”

        “我读大学那几年,外出拍戏比较多,做自己喜欢的事,不会很累吧。”

        “唔,我还挺喜欢我的专业,我喜欢研究鱼类,秦教授说我报了他的研究生,后年正好能赶上南极科考项目,可以带我去呢。”

        “我们粥粥妹要出海远航了。”

        “嘻嘻。”

        傅笙夹了一筷子凉拌黄瓜,漫不经心问:“大学没谈恋爱?”

        提到这茬,陆粥粥脸上挂起了羞怯的微笑:“你猜?”

        “停停停,这娇羞的小表情,不适合你,正常点。”

        陆粥粥伸手打了他一下:“喂!”

        严格来说,傅笙跟陆粥粥才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那种,自从那场田园综艺真人秀之后,俩人就一直保持着联系,关系也特别好。

        傅笙是个超级妹控,可惜爸妈没给他生个妹妹,这是他最大的遗憾。

        认识了陆粥粥,这遗憾倒阴差阳错被弥补了,陆粥粥真是满足了他心目中对于妹妹的全部幻想!他太太太喜欢她了!

        不过这种喜欢,也仅限于哥哥对妹妹的喜欢。俩人保持着手机上的密友关系,傅笙也总是耐心地为她解答各种青春期的各种困惑和疑虑。

        哪怕小姑娘现在长大了,在他眼中也还是个小孩。

        “所以是有男朋友了?”

        陆粥粥点点头:“有了。”

        “不错啊,这大学没白念,都交上男朋友了。高中那会儿,不是有很多男生追你,都没有看上眼的吗。”

        “这个不一样。”陆粥粥说:“他是我喜欢的男孩。”

        傅笙立刻来了兴趣:“行啊,能让我们眼高于顶的粥粥妹喜欢上,是什么绝世大帅比,有照片吗。”

        “等等噢,我找找。”

        陆粥粥翻开手机相册,找到一张景绪战队海报的照片,递给他:“喏。”

        傅笙接过手机看了眼,说道:“哇,陆粥,你这眼光真是……”

        “怎么样怎么样?”陆粥粥迫不及待问。

        傅笙看着照片,说道:“这颜值……放娱乐圈一众小鲜肉里,恐怕也是没一个能跟他打的。”

        陆粥粥脸上浮现骄傲之色:“是吧。”

        傅笙打量着这张海报,好奇地问:“他是玩电竞的?”

        “嗯。”

        “你爷爷能同意吗?”傅笙担忧地说:“他能让你跟电竞选手玩?”

        “那你还真是很了解我爷爷呀。”

        “陆前辈的脾气,谁不知道呢,你是他的掌上明珠,他对未来孙女婿的期望,恐怕不低吧。”

        陆粥粥叹了一声:“他正在准备高考呢。”

        “啥?”傅笙没忍住笑了起来:“你和高中生谈恋爱?!”

        “一言难尽,不跟你说他了。”陆粥粥撇撇嘴:“你就知道笑话我。”

        愉快而又美味的晚饭之后,傅笙开车送陆粥粥回了学校。

        下车前,傅笙对陆粥粥道:“年轻就应该谈恋爱,但是也要注意保护自己,现在的男孩子,浮躁得很。”

        他怕陆粥粥尴尬,没有说得太明白:“粥粥,学会保护自己,学会拒绝,明白吗。”

        “我知道的。”

        “你有任何疑问,不方便跟爷爷讲,都可以跟我说。”傅笙替她解开了安全带:“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嗯!”

        *

        晚上,陆粥粥翻开课本,准备复习功课。

        上铺的夏桑忽然嚷嚷了起来:“靠!陆粥粥,你又火了!”

        陆粥粥一边做题,漫不经心道:“我怎么了?”

        夏桑从床上跳下来,掀开陆粥粥的帘子,将手机递给她:“我加的好几个校园野生群,都在讨论你来着,论坛里也有挂你的帖子了。”

        陆粥粥点开一个聊天群,消息往上拉,话题的导火索是一段视频,视频里的她正打开迈巴赫的车门坐进去。

        陆粥粥认得发视频的人,名叫孙蓉蓉,她是齐琪的室友,自齐琪因陆粥粥坠河一事休学之后,孙蓉蓉就一直很为齐琪打抱不平,一有机会总要挑衅陆粥粥。

        因为她们住在同一个宿舍楼里,大大小小的矛盾爆发过好几次了。

        发了这段视频之后,孙蓉蓉又补了好几张照片,是陆粥粥刚刚从迈巴赫车里下来的照片。因为傅笙是直接将车开到宿舍楼下,因此有不少人看见。

        “看吧,这就是你们的校园女神。”

        “这这这……这车少说300万起跑吧!”

        “我的天呐,她怎么会这么有钱!能有豪车接送?”

        “陆粥粥去精品店买条围巾都要跟店员讲价,全身上下加起来都不超过一千块吧。”

        “我还看到过她去后街地摊买小饰品呢,她家境绝对不富裕。”

        “难道是我想的那样吗?”

        “听说她有男朋友,一直没见人影呢,难不成就是这辆车的车主?”

        “这样的豪车,车主年龄肯定不小了吧。”

        “说不定已婚了呢,怪不得躲躲藏藏的,原来是当小三啊。”

        “天!陆粥粥居然当小三啊!我幻灭了。”

        “这种事还少吗,像她这么漂亮的,多半是被老男人包养啦。”

        “破坏别人家庭就很恶心了。”

        “学校的脸都让她丢尽了。”

        孙蓉蓉节奏带得飞起,不仅在校园群里发,还跑到论坛去发了贴《惊爆,校花被包养!内附实锤!》。

        帖子很快就热门了,夏桑为陆粥粥打抱不平,一个劲儿地回帖辩驳。

        但是陆粥粥很淡定,也很冷静。这些年她跟在陆怀柔身边,什么风雨没见过。

        她打开了电脑,用录屏软件将帖子全部内容截留保存,包括手机群里的聊天记录,也全部导了出来,放进u盘里。

        第二天,陆粥粥照常去上课,不过周围同学看她的眼神……渐渐发生了变化,三五成群在一起低声讨论着迈巴赫豪车的事。

        陆粥粥没搭理他们,认真听课,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下课后,她拿着保温瓶去水室接水,一转身,便被猝不及防的冷水泼了个狗血淋头。

        孙蓉蓉拿着杯子,嘲讽地骂道:“臭小三。”

        陆粥粥望着孙蓉蓉,表情渐渐冷了下来。

        “看我干什么!给人家当二奶,跟你这样的人当同学,我真觉得丢脸。”

        她话音未落,陆粥粥猛地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拉出了水室,按在了阳台护栏上。

        “你干什么!陆粥粥!你要杀人吗!”

        孙蓉蓉拼命挣扎,可是根本挣脱不开。

        陆粥粥身子骨是常年锻炼过的,一般的女孩还真拗不过她的劲。

        陆粥粥将她的脸按在栏杆上,冷声说:“我当小三我死,你造谣我你死,敢赌吗!”

        有不少同学冲出教室看热闹,还有拿手机咔嚓咔嚓拍照的。

        孙蓉蓉恼羞成怒,喊道:“你……你本来就是!大家都看见了!你从豪车上下来,你还不是给人当二奶吗。”

        陆粥粥冷嘲:“不过一辆百万起步的迈巴赫而已,算什么豪车。”

        她说完这话,周围同学都觉得不可思议。

        百万起步的迈巴赫,算什么豪车。

        她好大的口气。

        陆粥粥不慌不忙道:“去年我拿了驾照,爷爷送的车还停在学校北门的私人车库里。”

        她从包里摸出一枚精致的钥匙扣,冷冷挑起眼,望向孙蓉蓉:“想跟我去兜兜风吗。”

        立刻有爱车的男生认出了陆粥粥钥匙扣的车标,惊呼道:“我他妈……北门停车场那辆科尼赛罗超跑!居然是陆粥粥的!我还以为是哪个不要命的校领导呢……操,那辆车至少一亿起步啊!”

        同学们瞬间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北门停车场那辆外观无比酷炫拉风的超跑,最近成了网红打卡点了。

        心大的车主将这辆顶级豪车扔停车场积灰,天天都有网红模特和漂亮小姐姐慕名前来,在车边摆造型拍照,都快成一道特殊的风景线了。

        这辆车的车主……居然是陆粥粥!

        如此一来,迈巴赫车主包养陆粥粥的谣言,不攻自破。

        毕竟两辆车的档次相差太过悬殊。

        一个能把科尼赛罗全球限量版超跑随便丢在停车场积灰,而自己全身上下打扮绝对不超过四位数的女孩,真.低调.富家女。

        孙蓉蓉羞红了脸,跺跺脚正要离开,陆粥粥却叫住了她。

        “造谣不需要道歉吗?”

        “我……我道什么歉,你这样……被误会很正常好吗!”

        “我被误会是我的事,你造谣是你的事。”陆粥粥冷冷道:“据我所知,你还发了扣扣动态吧,点名道姓说我是小三,转发好像过五百了,另外,论坛帖子也是你发的,对吧。”

        “那又怎样,大不了我删掉就是了!”

        陆粥粥展眉一笑:“放心,我已经全部录屏截图了,证据也都交给了我的律师。造谣一张嘴,很开心是吧,希望你在收到法院的传票的时候,也同样开心。”

        孙蓉蓉瞪大了眼睛:“这多大点事,你居然……居然要告我!我……我又没犯法!”

        “有没有犯法,自己不会去查?”

        孙蓉蓉还是学生,从来没有想过会惹上官司,她一下子怂了,跑过来拉住陆粥粥的手:“陆粥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跟你道歉!我赔你损失!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陆粥粥回头睨她一眼:“放心,我会根据律师的建议,向你索取最大额度赔偿,好自为之。”

        说完,她端着水杯,径直回了教室,留下孙蓉蓉一个人,傻了吧唧站在原地,久久没能回顾神来。

        *

        事实证明,陆粥粥狠起来也真不是盖的,没过多久,孙蓉蓉真的收到了来自法院的传票。这件事让学校里那些个嘴碎的同学都涨了教训,要是他们再不管住自己这张嘴,胡口乱说,很有可能就会落得跟孙蓉蓉一样的下场。

        晚上,陆粥粥回莱汀公寓,趴在卧室松软的大床上看书,手机摆在正前方,开着景绪视频。

        现在已经是四月份了,景绪也正全力以赴地备战高考。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们就可以见面了。

        视频里,景绪坐在书桌前,专注地演算着数学公式。

        “傅笙在我么学校拍剧。”陆粥粥指尖拎着葡萄,喂进嘴里:“他和女主角拍吻戏那天,我还去看了呢。”

        景绪一边做题,一边淡淡地应着她。

        陆粥粥知道他这脑容量,一心二用、三用都没问题,于是继续夸张地说道:“那场吻戏,酥得我骨头都软了!就那种……在大雨里,两个人吵架,吵着吵着,吧唧,他一口啃过来!我的天呐,好浪漫!女主角当场融化!”

        景绪见小丫头还挺兴奋,说道:“那小子挺帅?”

        “嗯?”陆粥粥红着脸说:“没哥哥帅。”

        景绪的视线,落到了屏幕画面上。

        小姑娘趴在摄像镜头前,一边看书一边吃葡萄,v领的睡裙,几乎可以将她领子内里的风光,一览无余了。

        修长的颈线,白皙的肌肤,起伏的……

        小姑娘是真的长大了,发育得也特别骄傲。

        而她还在翻书,似浑然不觉。

        景绪想提醒她,但是话到嘴边又揣了一点小私心。血气方刚的年龄,谁能真的当个柳下惠。

        景绪拿起了手机,指尖轻轻拂过屏幕上她的脸蛋,颈线,以及……

        “哥哥,就此事,现在,你在想什么?”

        景绪立刻放下手机,移开目光,薄唇抿了抿,用极其克制的嗓音:“想……吃葡萄。”

        陆粥粥拎着手里的水盈盈的葡萄,笑着说:“来呀,喂你。”

        景绪呼吸急促,脸颊都红透了。

        见他情况不对,陆粥粥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然后发出一声惊呼,紧接着就是一阵手忙脚乱o@声。

        手机画面一黑,她掐断了视频。

        景绪放下笔,脑袋后仰,深呼吸,平复已然僵硬如铁的身体。

        良久,陆粥粥短信进来:“你什么都没看到!”

        景绪:“看到了。”

        陆粥粥:“qaq”

        景绪:“我会负责。”

        陆粥粥:“不必!”

        景绪:“一定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