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79章 吻我

第79章 吻我

        这一年,陆粥粥感觉时间流逝得分外缓慢。

        因为心里怀揣着期待,几乎每一天,都在等待着明天,每一分钟,都在等待着下一分钟。

        她也买了高考日历,每天倒数着日子,距离他……越来越近。

        景绪并没有辜负她的等待,以全省第一的成绩,毫无风险地考入了北城大学。

        九月的迎新季,因为学院的要求,陆粥粥作为大三学姐,也要在学院所设置的迎新点帮新生办理开学登记的手续,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

        “同学这是你的宿舍钥匙,请拿好,然后这位学长送你去宿舍楼。”

        “同学,请在报名册上写下你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电话卡请去隔壁的营业厅办理哦。”

        有人递来一份录取通知书:“学姐,我要报名。”

        陆粥粥翻开录取通知书,说道:“同学,你弄错了,计算机学院不在这边,我们是生科……”

        就在这时,她看到了录取通知书上的名字。

        抬起头的一瞬间,撞上了少年黑沉沉的眸子,陆粥粥险些忘了呼吸。

        他穿着一件干净的浅白色的衬衣,宛如翩翩的邻家少年郎,漆黑的眸子泛着光,嘴角微弯,挂着一抹清隽的微笑:“学姐,我迟到了。”

        约定考上同一所大学,对不起,我迟到了两年。

        陆粥粥拿着他的录取通知书,上面用漂亮的小楷字体印着他的名字――

        景绪。

        陆粥粥情不自禁有些眼热。

        她知道,他走过那么多荆棘遍布的歧路,才来到了她的身边。

        录取通知书被她紧紧抱在怀中,陆粥粥微笑着对他说:“计算机学院在操场对面,学姐带你去呀。”

        “好。”

        陆粥粥带着景绪去到计算机学院的报到处,报了名,周围不少女孩……无论是学姐还是学妹,都忍不住偷偷地打量他。

        “天呐,这位学弟好帅!”

        “难怪校花都要亲自领着他过来登记呐。”

        “这俩人站在一起,郎才女貌没的说!”

        “他不会是陆粥粥的男朋友吧!”……

        下午,陆粥粥带着景绪逛校园,像个小导游,为他介绍学校的建筑和景观:“喏,你看,那边是图书馆,图书馆是我们学校最气派的建筑,”

        “那是男生宿舍区,你的宿舍也在那边。”

        “我们生科学院靠近后山,因为秦院长喜欢竹子,所以楼前种了好多翠竹。”

        景绪耐心地听着她的讲解,分明是游览校园,但是他的目光却从未有一刻从她的身上抽离。

        好久好久没有见面,他看着她,总觉得看不够。

        周围刮起了一阵凉爽的风,陆粥粥的裙摆被风吹的四下飞扬。景绪拉她走到湖畔,替她挡住了上风向,手自然而然落在了她的腰间。

        她穿的是一件jk百褶小粉裙,纤细窈窕的腰肢时不时会露出来,景绪的手落在她的腰畔,不敢贴的太紧,只是轻轻地捧着。

        陆粥粥明显感觉到少年身体的僵硬,她朝他靠近了些,踮起脚,将下颌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与他浅浅相拥。

        “谢谢你,这么努力来到我身边。”

        因为家里的座机电话是联机的,所以陆粥粥曾经偷听过陆怀柔和心理医生的通话。

        景绪每周都要去做心理干预,医生说他的状态远比想象的严重,好几次催眠治疗,都因为他潜意识的抗拒而强行中断。心理医生说,他并不愿意回顾那段过往,不愿意再一次经历那种切肤之痛。

        可是如果一直逃避,是不可能真正好起来的。

        陆怀柔比任何人都更关心景绪的病情,如果他不能好起来,他是不会容许他来陆粥粥的身边,哪怕考上了北城大学。

        所以整个暑假,景绪都一直留在南城做心理评估,只有通过了评估,陆怀柔才允许他北上。

        陆粥粥将脸埋进了他的衣服里,深深地呼吸着他身体的味道。

        景绪闭上眼,享受着这一刻的温存。她身体柔软纤小,腰肢盈盈不足一握,仿佛稍稍用力的拥抱都会伤害她。

        这一刻,心里那艘漂泊的航船才最终驶入了港湾。

        这个暑假,他是真的感到了恐惧,心理医生对他的测评结果一直不满意,他害怕临门的一脚,如果跨不进来,他会永远失去她。

        现在他回来了,以后都会好起来,一切都会变得更好。

        黄昏时分,陆粥粥送景绪到了宿舍楼下。经过一条长长的森林步道,陆粥粥看到有一对情侣在树下激.吻。

        那样热烈的亲吻,陆粥粥只在美剧里面见过,她不知道那样的吻是什么感觉,也从来不敢细想。

        她拉着景绪,情不自禁地加快了步伐。

        景绪见小姑娘细嫩的耳垂挂了粉,不过看到别人接吻而已,她跟着害羞个什么劲儿。

        他忍不住拉了她一下。

        “诶。”

        陆粥粥停下脚步:“怎么?”

        景绪将她拉到身边,用轻柔而性感的嗓音对她说:“我想要奖励。”

        “奖励?”

        “考上大学的奖励。”

        陆粥粥笑了起来:“你多大了呀,还要奖励。”

        这是景绪生平第一次向别人索要奖励,哪怕是在他很小的时候,都不会因为取得良好的成绩而再向父母撒娇索要任何东西了。

        他是那样的优秀,所以不管取得什么样的成绩,似乎都是理所当然。

        不哭不闹的孩子,是不会得到任何奖励的。

        但是面对陆粥粥,景绪觉得自己也许可以像孩子一样小小地任性一回。

        “妹妹,给我奖励。”

        “你想要什么奖励呀。”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陆粥粥脸颊的红晕漫布开来,目光斜侧,紧紧攥着他的衣角,有些害羞。

        景绪已经稍稍屈身了,陆粥粥踮起脚,避开了他的唇,轻轻在他凸出的喉结处,印下蜻蜓点水般的浅吻,然后转身跑开了。

        酥麻感……漫遍景绪全身。

        他没想到小姑娘会吻这个位置,喉结的刺激比任何地方都更强烈,几乎瞬间起了反应。

        景绪轻微地吞咽,喉结滚了滚。

        不远处,那对情侣望了望他们。景绪放下书包,尴尬地挡了挡……

        下午,陆粥粥一边看景绪的首秀比赛,一边心不在焉地给院子里的兰花施了肥。

        景绪归队之后的首秀局,打得很漂亮。

        沉寂了一年,他的水平丝毫没有下降,非常稳。

        直播间里的粉丝们疯狂地给他送各种礼物和鲜花,包括头号粉丝陆粥粥同学。

        她看不懂游戏,一直在看直播间里英俊的少年。

        一看见他就忍不住傻笑,一开心就给他刷超级游艇。

        很快,陆怀柔的电话拨了进来,暴躁地说:“陆粥粥!你是不是又想停卡了!”

        “哈?”

        “老子手机震动了半个小时了!”

        陆粥粥查了查打赏记录。

        靠,刚刚一个没注意,半个小时花了三十万!她的每一笔消费,都会以短信的形式告知陆怀柔。最近半个小时内,一笔有一笔巨额打赏,流水般轰击着他的手机。

        “我错了爷爷!”

        “正好,今年暑假一过,你也满十八岁了。”陆怀柔气呼呼道:“卡我给你停了,喜欢打赏主播男朋友是吧,自己想办法挣钱!”

        “别呀爷爷!”

        砰!

        陆怀柔挂掉了电话,陆粥粥赶紧查了查信用卡。

        陆怀柔这说一不二的性子,分分钟就把她的信用卡停掉了。

        停就停!没了爷爷的支援,她就活不下去了不成。

        陆粥粥跟蒋清霖打了电话,告诉她自己被停卡的消息,蒋清霖说:“想兼职赚钱啊,没问题,我正好接了一单活儿,周末商城扮小熊陪小朋友玩儿,一天一百。”

        “这活儿不错啊,我来!”

        她还不信了,这次肯定让陆怀柔对她刮目相看。

        隔壁的陆方便,趴在在篱笆墙边鬼鬼祟祟偷听陆粥粥讲电话,听完之后,他说道:“姐,爷爷断你粮啦?”

        陆粥粥不爽地说:“小孩少打听,跟你没关系。”

        陆方便从兜里摸出了他的小钱包,说道:“姐姐,我这儿也有个大合作想跟你谈谈。”

        陆粥粥走到篱笆墙边,扯过陆方便的小钱包数了数,得有十多张红票子:“哟,小金库底儿还挺厚。”

        “那当然。”

        陆家一贯秉持着“富养女、穷养儿”的优良家风,从陆怀柔和陆雪陵这一代就开始了,所以到了陆粥粥和陆方便这一代,更是如此。

        从小到大,陆粥粥一张无限信用卡随便花,陆方便就可怜多了,辛辛苦苦存下来的小金库也才一千出头。

        陆方便用商量的语气对陆粥粥道:“你跟蒋清霖姐姐去兼职打工,辛苦一天也才一百,我这里有个小生意跟你谈谈,一次给你……”

        陆粥粥好奇地问:“给我多少?”

        “给你……”陆方便比了五个手指头。

        “五百啊?”

        “一百……零五毛。”

        “切。”陆粥粥鄙夷地拍拍他的头:“小气劲儿,算了,我还是别指望你了。”

        “虽然不多,但是胜在轻松呀!”陆方便赶紧补充道:“下午放学,你来接我,接一次,我给一百零五毛。”

        “就这样?”

        “没错!”

        “不是吧,方便面小朋友,你都初二了,虽说跳过级,但好歹是个男孩子,再者老爸也给你配了司机兼保镖,还需要我接你上下学吗。”

        陆方便似有难言之隐:“反正赚钱的生意就摆在你面前,你就说干不干吧!”

        陆粥粥冲他伸出手:“先给钱。”

        陆方便拿出一张红票子,又从零钱包里数了五毛钱,递给她。

        “明天下午来接我!一言为定!”

        “行,一言为定。”

        “记得化个妆啊!穿那件jk裙;头发披肩,刘海再去剪一剪,都遮眼睛了。”

        陆粥粥用纸币拍了拍他脑袋:“你要求还挺多。”

        “你照做就行了!现在我是老板。”

        “行吧陆老板。”……

        第二天下午,陆粥粥还真是认真地给自己打扮了一番,化了个淡妆。

        这年纪的小孩,多少也是要面子的,她打扮得美美的去接他,也算对得起他这一张红票子的酬劳。

        四点半,陆粥粥等在了校门口。

        下课铃声打响,初中生陆陆续续涌出一中校门。

        现在的小孩营养好,初中生就已经很成熟了,高个儿男生比比皆是,还有不少过了一米八。

        陆方便站在他们中间,略显清瘦,不过小模样倒是标致。

        陆粥粥站在一棵梧桐树下,远远地冲陆方便扬了扬手。

        陆方便跟一对谈恋爱的小情侣走在一块儿,男生比陆方便高出了一个脑袋,女孩子也可以很秀气文静。

        这么小就谈恋爱了,陆粥粥不禁感叹,现在的小孩,个个都比她有青春。她这么大的时候,不是拉着蒋清霖吃吃喝喝、就是叫上张虎爬树挖蚯蚓,都还没开窍呢。

        陆方便跟这对小情侣一起过了马路。

        陆粥粥走到他身边,帮他背了书包:“走吧,回去了。”

        谈恋爱的这一对小朋友一个劲儿地打量陆粥粥。

        即便是女孩子,看到她这一张初恋脸,都控制不住生出几分心动的感觉,更遑论男孩了。

        “介绍一下。”陆方便指着陆粥粥,对小伙伴们骄傲地说:“这是我女朋友。”

        陆粥粥听到这话差点让自己口水呛了:“我是你是什么!”

        陆方便一个劲儿冲她挤眉弄眼,暗示她:一百块零五毛呢!

        陆粥粥:……

        让她来接他,敢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她打量着面前的小情侣,女孩子很可爱,扎着清新的马尾辫,眉清目秀。

        “如果没猜错,你就是许美嘉吧?”

        女孩诧异:“你……你怎么知道我。”

        陆粥粥了然一笑,用力掐了掐陆方便的腰:“听方便面提起过。”

        她怎么会不知道,许美嘉可是陆方便的前女友,但是最近被他兄弟徐梓然挖了墙角。前段时间,陆方便成天在她面前鬼哭狼嚎――

        “所以爱会消失,对不对。”

        “姐姐,我好痛苦。”

        “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了。”……

        陆粥粥觉得这小破孩真是受刺激了,这么损的招都能想得出来,居然让她冒充他的女朋友。

        在身边的小男孩徐梓然盯着陆粥粥,眼睛都瞪直了。

        面前的女孩子,漂亮得有点过分了吧!他们学校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孩!比明星还漂亮。

        “陆方便,她……她真是你的女朋友吗?”

        “不然她怎么在这里,顶着太阳等了我这么久,她对我一片痴心。”

        陆粥粥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可是她看起来,跟你还挺像呀。”

        “这就是传说中的夫妻相。”

        陆粥粥内心疯狂吐槽,夫妻相你妹啊!

        大逆不道!

        让你爷爷知道了,把你嘴都撕了!

        徐梓然还是有些不相信:“话说,她年龄比你大吧。”

        “哼,现在很流行姐弟恋的,你懂什么。”陆方便骄傲地说:“她是大学生,北城大学的。”

        听到陆粥粥的学历,面前两位小朋友更是惊呆了。

        陆方便竟然找了个大学生女朋友,天呐,这太牛皮了吧!

        “大学生……怎、怎么会跟你在一起啊?”许美嘉有些不相信。

        “当然是被本少爷的魅力折服了。”陆方便骄傲地挽起了陆粥粥的手:“姐,不是……亲爱的,我们去喝奶茶吧。”

        陆粥粥深呼吸,按捺着想把这小孩暴揍一顿的冲动,对小朋友们挥了挥手:“再见哦。”

        徐梓然盯着陆粥粥,眼睛都瞪直了。

        许美嘉气呼呼地甩开他的手:“哼!你是不是羡慕陆方便有这么好看的女朋友!”

        徐梓然愣愣道:“这样的女朋友,谁能不羡慕啊。”

        “哼,徐梓然,分手!”……

        奶茶店,陆方便给陆粥粥端来了最新款的夏日奶昔,然后又是给她捏肩,又是捶腿,殷勤备至。

        陆粥粥心安理得地享受小朋友的按摩,拉长了调子道:“女朋友是吧,姐弟恋是吧,你这么行,你怎么不上天呢!”

        陆方便哭唧唧地说:“姐,徐梓然那家伙,抢了我女朋友,天天在我面前炫耀,我……我实在气不过。”

        他忐忑地看着陆粥粥:“我就是想让许美嘉知道,错过我,是她最大的损失。”

        “你这脑子里一天到晚装的是什么!”

        陆粥粥戳戳他的小脑袋:“面子是靠自己挣来的,不是靠把一个更漂亮的女孩子拉到她面前炫耀得来的!”

        “那……那我要怎么挣嘛。”

        “用自己的魅力去征服她呀,学会拾掇自己,提高成绩,参加竞赛拿奖……这些都是给自己魅力加成的筹码。”陆粥粥无奈地教育他:“我弟弟这么聪明又英俊,这些都是小case吧。”

        “姐,我明白了!”陆方便摸出手机:“姐,我合照一张吧,我发朋友圈,澄清关系!”

        陆粥粥欣慰地点头,揽着小朋友,跟他脸贴脸,合拍了一张美颜自拍照。

        晚上,陆粥粥刷到了陆方便的朋友圈――

        “和我家亲爱的喝奶茶,全世界最幸福的我,快被宠坏了。【可爱】【可爱】。”

        陆粥粥:……

        她气的不轻,立即给陆方便发了条语音,威胁道:“陆方便,你是不是想死!”

        陆方便:“呜!徐梓然说他不相信你是我的女盆友,除非我发朋友圈公开。”

        陆粥粥:“让你爷爷看到,你别想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陆方便:“姐,你想多了,不信你看评论。”

        陆粥粥翻了翻他的朋友圈评论――

        陆随意留言:“姐弟俩居然变得关系这么好,欣慰啊。”

        唐浅:“你们都是我的宝宝。【亲亲】”

        陆怀柔:“我孙女还是乖。”

        陆随意:“@陆怀柔,您孙子不乖吗!”

        陆怀柔:“【微笑】”

        如此一来,陆粥粥连告状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陆方便那个心机狗!

        她气呼呼地给他发消息:“你后半年的零花钱,我都要没收!”

        陆方便:“都给你!”……

        周末,陆粥粥约了景绪去万象城看迪士尼的新电影。

        距离电影还场还有二十分钟,陆粥粥抱着爆米花,挽着景绪的手,在等候区看别人抓娃娃。

        万万没想到,迎面而来的一对小情侣,竟是徐梓然和许美嘉。

        俩人见有娃娃机,也感兴趣地凑了过来。

        陆粥粥看到他俩,惊出了一身冷汗,拉着景绪就要跑,却没想到,许美嘉还是看到了陆粥粥,叫住她:“咦,你不是陆方便的女朋友吗?”

        景绪:?

        谁女朋友?

        陆粥粥将耳边发丝挽下来,冲俩小朋友尴尬一笑:“我……我还真不是……”

        徐梓然目光下移,看到她和景绪十指紧扣的手,惊得说不出话来:“我靠!陆方便的女朋友红杏出墙了!”

        陆粥粥慌了:“我没有!小孩你别乱讲。”

        徐梓然义愤填膺地对景绪道:“哇,你女朋友一脚踏两船!她跟我们班的陆方便是情侣!你……你被绿了!”

        景绪回头望望陆粥粥:“我被绿了?”

        “哥哥你听我解释!”

        徐梓然还想摸出手机拍陆粥粥。

        景绪握住了他的手,缴了他的手机,淡淡道:“小孩,你几年级?”

        “初……初二。”

        “我女朋友大三了,她能跟你同学是情侣?”

        徐梓然说:“说是姐弟恋嘛。”

        他淡淡一笑:“亲姐弟是真的,恋只怕恋不起来。”

        说完,他将手机交还到小朋友手里,拍拍他的手掌心:“我女朋友腿短,踏不了两条船。别乱讲话,要算账找你朋友去。”

        徐梓然讪讪地接过了手机,对陆粥粥道歉:“姐姐对不起了,我不该乱说话。”

        “没关系没关系。”陆粥粥连连摆手:“这事儿是陆方便做得不对,姐姐请你们吃饭爆米花,算是补偿,好吗。”

        “谢谢姐姐。”

        陆粥粥用陆方便给她的那一百块钱,买了两盒特大爆米花,送给了两位小朋友,总算把他们打发走了。

        而自己口袋里也空空如也。

        所以闹着一场,到底为了什么啊……

        看电影的时候,景绪缓缓到小姑娘耳畔,细细喃了声:“姐弟恋?”

        陆粥粥惊出一身冷汗,知道他是要秋后算账了。

        “你跟陆方便,玩挺大?”

        陆粥粥拉着他的衣袖,哭唧唧喊了声:“哥哥,我错了。”

        “做错事,就有惩罚。”

        “那哥哥要怎么惩罚我。”

        景绪的指尖撩着她的发丝,目光顺着她的脸蛋,拂过小姑娘柔润的唇。

        那是他的欲望之初。

        他喉结滚了滚,压抑着嗓音,说道:“吻我。”

        陆粥粥望了望四周,他们坐最后一排,私下也没有其他人,不会打扰别人。

        于是她红着脸凑过来,轻轻碰了碰他的唇。

        景绪按住她的后脑勺,补充道:“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