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83章 要命

第83章 要命

        那段时间,陆粥粥是真的草木皆兵。

        试想着,在学校里好端端地上着晚自习,都能让人下yao弄走,还有哪里是安全的。

        所以这段时间,她不管做什么都和同学们结伴而行,避免落单。无论吃饭还是喝水,不能让食物饮品离开视线,否则绝不会再碰了。

        警察收到匿名举报说小旅馆有不法勾当,突袭之后扑了个空,只当是有人恶意报警,所以事情没有扩散。

        景绪在第一时间查了学校的监控,教学楼的监控探头年久老化,目前只起一个摆设作用,而学校里其他路段的监控都没能拍到不法分子把陆粥粥拐走的画面。

        这说明,那人是熟知校园监控的位置,走死角路线,有意避开监控拍摄。

        校园绿化面积大,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树林子,这些小树林没有路径,一般同学也不会在晚上随意涉足。

        所以凶手应该是熟悉校园环境的人,更有甚者,就是学校的学生。

        景绪还去小旅馆调查过开房记录,但是小旅馆开房没有进行身份登记,至于来人的相貌,老板说戴着鸭舌帽口罩,长什么样是完全没瞅见――

        “挺年轻。感觉就二十来岁的样子吧。”

        其实景绪心里已经有人选了,但是目前没有证据。

        那天下午,景哲刚走出教学楼,便被景绪攥到了荒僻的小树林里,后背撞在树桩子上。

        看到景绪,他眸间掠过一丝惊慌,本能地望了望四周。

        “不用看了,周围没有监控。”

        景绪的指尖把玩着钢制的打火机,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你不是应该很熟悉?”

        景哲咽了口唾沫,紧张地问:“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

        景绪点燃了打火机,将火苗凑近了他的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背后搞的小动作,挑唆谢力强军训搞我?”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火苗,慌忙喊道:“不是我!我没有!”

        “这么多年,你觉得我还不够了解你?”景绪嘴角冷冷勾了勾:“扮猪吃虎这套,没人比哥哥玩的更熟练,对吗。”

        景哲咽了口唾沫,很害怕,他的皮肤甚至能感受到高温炙烤的灼热。

        “你之前在背后小动作搞我,我可以不管。但是这次,你碰了我的底线。”

        陆粥粥就是他的底线,景哲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动了他的人。

        景哲因为恐惧而全身颤栗了起来。

        他怕火,他真的很怕火……

        “不、不是我,你弄错了。不,你没有证据。”

        “我现在没有证据。”景绪移开了火苗,低头给自己点了根烟――

        “你最好祈祷我永远找不到证据。”

        说完,他将烟头用力按在了他耳朵边的树干上,转身离开。

        景绪仿佛被抽空了力气,虚弱地跪在了地上,大口地喘息着……

        他不可能找到证据!……

        上课的时候,吕书意在室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晚上吃什么?纸包鱼or冷串儿。”

        夏桑:“烤冷串儿的好像是个中澳混血帅哥,那双蓝眼睛跟宝石似的,好看死了嘤嘤嘤!”

        陆粥粥:“想看!”

        吕书意:“走走走。”

        陆粥粥:“等下,我要问问男票。”

        夏桑:“哇,陆粥粥你还真是夫管严呀,这都要问男朋友。”

        陆粥粥:“黏人精没办法。”

        夏桑:“啧啧啧。”

        陆粥粥给景绪发了一条短信,询问他自己晚上可不可以和朋友去吃饭。

        景绪也没有多问,只对她说:“结束之后,给我打电话,和朋友在一起别落单。”

        陆粥粥:“好哟。”

        晚上,陆粥粥和室友们去了大学城最热闹的街道,冷串店都快成网红店了,排队排了好长。

        姑娘们顺着长队来到店门口,看到操作台边正在烤串的少年,的确是个非常漂亮的混血儿。

        排队的有不少女孩都是冲他的颜值来的,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帅哥也非常配合,一边烤串一边摆了帅气的pose。

        陆粥粥感叹道:“你说说,现在这做生意的,还真是有头脑啊!”

        “那可不是,这位混血帅哥在网上火得很呢,这叫网红经济。”夏桑介绍道:“这家店生意太好了吧,我们要在这吃吗?”

        吕书意摸出手机给帅哥“咔嚓咔嚓”给帅哥拍照,说道:“吃啊!帅哥烤的串,怎么不吃?”

        陆粥粥问道:“帅哥烤的味道要好些吗?”

        吕书意笑着说:“那不一定,但爷吃得开心!嘿嘿!”

        于是小姑娘们乖乖在后面排队,大概拍了半个小时,总算轮到了她们。

        吕书意和夏桑俩人只顾盯着小帅哥看,就陆粥粥一个人在认认真真地拿串点餐。

        帅哥漂亮的晶蓝色眸子有意无意地多看了陆粥粥几眼。甚至在点餐之后,还多送了她们一人一个烤羊腿。

        “能留个联系方式吗?”小哥将烤好的肉串递给她们,礼貌地说:“喜欢的话,下次可以微信点餐,我提前帮你烤好。”

        他虽然这样说,但是视线却只落到陆粥粥身上。

        夏桑和吕书意推了推陆粥粥:“喂,别吃了,帅哥问你要联系方式呢!”

        陆粥粥刚吃了一串热乎的脆骨,扇扇风,囫囵地说道:“意意,快,联系方式……”

        “人家又没问我要。”吕书意坏笑着说:“恐怕羊腿也不是冲我们送的吧。”

        都是百年的狐狸,这样的搭讪借口谁还看不出来了呢。

        陆粥粥红着脸,对帅哥说道:“不好意思哦,我手机没电了,让我室友加你吧,下次再来,联系你哦。”

        小哥听懂了陆粥粥的婉拒之意,自然没有勉强,临走的时候还送了她们三瓶可乐。

        夏桑感叹道:“我的妈呀,以后我要天天跟粥粥出去吃饭!”

        吕书意:“你以为粥粥这校花白来的啊?自她来了咱们学校,甭管每年进多少年轻漂亮的女孩,没一个能跟她打的。你看看学校的告白墙公众号上,多少都是在问陆粥粥联系方式……”

        “粥粥,冲你这颜值,不多交几个男朋友可惜了。”

        陆粥粥:“有道理噢。”

        夏桑:“把你家哥哥踹了呗。”

        陆粥粥:“不踹。”

        夏桑:“为啥?”

        陆粥粥眼角勾了笑:“我只喜欢他。”

        夏桑:“你这理由,朴实无华却到让我无话可说。”

        小姑娘们又去商城里逛街试裙子,走走拍拍,一直玩到晚上九点。陆粥粥给景绪发了定位,不过一刻钟,景绪便过来接她了。

        “粥粥,拜拜哦。”

        “拜拜,你们回宿舍说一声。”

        “嗯嗯,你也是。”吕书意和夏桑望望景绪,笑着说:“粥粥今天很乖哦,真的没有和我们去看帅哥,哈哈哈。”

        “喂!你们……”

        “走了走了!”

        路边,出租车离开之后,景绪的手落到了小姑娘纤细的腰肢间:“做坏事了?”

        “没有呀。”陆粥粥摸出手机,在景绪面前扬了扬,笑着说:“拍了几张帅哥照片。”

        景绪翻了个白眼:“这帅吗?”

        “我觉得他眼睛挺漂亮。”陆粥粥望着他,故意问:“你生气吗?生气我就删了。”

        景绪:“不生气,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陆粥粥撇撇嘴,低声咕哝:“这都不生气。”

        景绪:“为什么要生气。”

        她耸耸肩:“那人家问我要联系方式,你也不生气吗?”

        “你给了?”

        陆粥粥打量着他平静的面庞,故意道:“给了!”

        怎么样!还不生气!

        景绪眼神沉了沉,不过依旧没有发作,“哦”了声,继续往前走。

        没有get到想要的回应,陆粥粥一时也有些无趣,拖拖沓沓地走在他身后,路过冰雪皇后,她冲他很了声――

        “哥哥,我要吃冰淇淋。”

        景绪没说什么,慢条斯理地走进了冰淇淋店,买了一盒大号的水果冰淇淋,继续往前走。

        小姑娘屁颠儿屁颠儿地跟上来,伸手要拿勺子。景绪先一步移开了冰淇淋,用勺子挖了一大勺,喂进了自己嘴里,然后用挑衅的眼神看着陆粥粥:“想吃?”

        陆粥粥连连点头。

        “自己买。”

        说完,他继续往前走。

        陆粥粥看着他这样子,摆明就是生气了。

        她追上他,牵起了他的手:“哥哥,想吃。”

        “烤串还没吃够?”

        她凑近他,嗅了嗅:“好酸呀!哥哥,这冰淇淋不会是醋做的吧!”

        景绪一脸冷漠:“哦。”

        “我没加他,哥哥。”

        景绪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没有安全感,他从小到大都是很骄傲的人,做任何事都有绝对自信。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弱,任何方面。

        但是面对陆粥粥,他仍怀有谦卑。

        无论在他眼里、还是心里,她都太好了。

        景绪答应过陆怀柔,如果她遇到更喜欢的人,他一定退出,可是……

        好像真的做不到。

        他会嫉妒,嫉妒到无法呼吸。

        他想自己可能是病了。

        莱汀公寓大门口,陆粥粥看景绪都快把一碗冰淇淋吃完了,她着急地摇摇他的手:“哥哥!”

        景绪睨她一眼,然后用勺子舀了一小块递给她:“太晚了,不能吃冰,只一小口。”

        陆粥粥就着他的手吃了一口,还想吃第二口,景绪没给她,放进了自己嘴里。

        “太小气了。”陆粥粥略略不满道:“哥哥就是想自己吃吧。”

        “对,我就是自己想吃,气不气。”

        “气!”

        景绪笑了起来,拍拍她的脑袋:“多气一会儿,就饱了。”

        陆粥粥一把拉住了他的衣领:“我偏要。”

        “你要什么……”

        景绪话音未落,陆粥粥踮起脚,用力咬住了他的下唇,唇间的一丝丝甜意也被她柔嫩的舌尖卷走。

        景绪脑子“轰”的一下,整个人都木讷了。

        小姑娘那一晚无师自通之后,攻势很足,熟练地撬开了他的齿,甜腻腻的味道在唇齿之间蔓延……

        景绪脸颊开始漫上红梢,他还想更进一步,小姑娘却果断抽身而退,笑吟吟地看着他,舔了舔红润的唇。

        景绪全身都绷紧了,沉着嗓子道:“陆-粥-粥。”

        陆粥粥将他手里的冰淇淋盒夺走,愉快地舀了一勺:“怎么啦。”

        “你不能这样。”

        “我怎样?”陆粥粥鄙夷地说:“不就吃你一盒冰淇淋吗,小气。”

        景绪明显有充盈的感觉,他极力地忍耐着,重复道:“不准对我主动……”

        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他真的会随时失控。

        陆粥粥望他一眼:“我不可以主动?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行。”

        陆粥粥很是不解,觉得景绪这是大男子主义在作祟,凭什么女孩子不能主动,她偏要!

        她拉着景绪进了莱汀公寓电梯,在电梯关闭的一瞬间,将他“咚”在了墙边。

        她踮起脚,却并没有吻他,而是嗅嗅他的颈子,又嗅嗅他的耳朵,像狗狗一样,撩拨得他全身都痒。

        “陆粥粥。”他压着嗓子,再度警告她。

        陆粥粥湿润泛红的唇落在他唇畔,没有吻上去,嘴角扬了扬:“哥哥,求我啊。”

        “!”

        她嗓音诱惑:“求我,我就亲你。”

        景绪根本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翻身将她反“咚”在镜子前,俯身咬住了她,似要将她吞咽了一般。

        陆粥粥脊背轻轻地撞在电梯玻璃上,不痛,但是那种压制感,可比她刚刚小打小闹地压景绪,要有力多了。

        景绪的手垫在了她的后脑勺处,避免让她感觉到疼意。这一个失控的深吻让陆粥粥立刻感觉到自己是真的玩大了。

        他用力地咬着她,咬过的唇又舔舐一遍。

        陆粥粥呼吸都有些接不上来,低低呜咽着,似求饶一般,手也抵在他胸口,轻轻推搡。

        景绪的攻势却更加迅猛了,像抱女儿一样将她托了起来,唇齿纠缠不休……

        陆粥粥感觉到唇都快麻了,她软软趴在他胸前,脸颊挂着不自然的潮红,整个身子都使不上力了。

        景绪总算放缓了动作,让小姑娘把呼吸喘平静。

        陆粥粥又是害羞又是生气地推开了他,径直走出电梯门。

        脚上没力气,险些摔倒,景绪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陆粥粥同学。”

        “陆粥粥同学现在不想理你。”她连说话的嗓音都变了。

        景绪追出去,牵起了她的手:“我说了,你不可以主动。”

        因为一旦你主动,我就会更主动……

        陆粥粥羞着脸,终于明白了蒋清霖所说的,十八、九岁男孩,真的不能轻易招惹,太容易走火了。

        景绪将她送到了门口,摸摸小姑娘的头:“回去之后把门锁好,早点睡别熬夜。”

        她这会儿可不敢留他,毕竟两个人刚刚那一波,火都没消下去。

        “哥哥回基地吗?”

        “晚上带新队员练练。”

        “那你也别熬夜。”

        景绪恋恋不舍地看着她进门,隔了很久才转身,迈着滞重的步伐重新回了电梯。

        十八、九岁谈恋爱,真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