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84章 共枕

第84章 共枕

        时间一天天流逝,陆粥粥慢慢又恢复了正常的生活,没有意外发生,虽然依旧保持警惕性,好歹不再草木皆兵。

        她本就是个爱热闹的性子,所以经常跟朋友们出去小聚,逛逛街,或者去唱唱歌。

        陆粥粥原本还以为景绪会不高兴,没想到他都默许了她的晚间活动,没有特别苛责她。

        那天下午,陆粥粥在图书馆看书,蒋清霖坐在她身边p图,俩人前不久去了郊野的网红教堂打卡,拍了大量的照片。

        蒋清霖是个p图小达人,这些年的追星生涯早就把她的手艺练出来了,即便是陆粥粥死狗一样趴在椅子上挺尸的照片,都能让她修出睡美人的质感。

        “修好发原图给我。”

        “20一张,恕不讲价。”

        “切,不要了。”

        蒋清霖笑着说:“拿你爷爷日常生活照来换也行。”

        陆粥粥咧咧嘴:“我爷爷这都一把年纪了,你还追啊,圈里一兜十七八岁小鲜肉他不香吗?”

        “什么一把年纪,陆怀柔冻龄男神好吧!”蒋清霖不满意地说:“再说,小鲜肉能跟他比吗!他现在可不叫老,而是越来越有成熟男人的气息了。”

        陆粥粥笑着说:“霖崽,你别是还琢磨着想当我奶奶吧!”

        蒋清霖叹息道:“当你奶奶,我-配-不-上!好吧!”

        陆粥粥差点呛着。

        算了算了,追星girl,她是真搞不懂,感情太复杂了。

        “乖乖把照片交出来!”

        “行行行,发给你。”

        陆粥粥翻开相册,找了几张陆怀柔的照片,发给她。

        虽说是一把年纪了,不过照片里的陆怀柔身形依旧挺拔,丰神俊朗。

        他有气质,又坚持健身,所以精神状态特别好。

        陆粥粥不带任何粉丝滤镜,非常客观地说:“我爷爷还是帅的。”

        “你爷爷什么时候不帅过!”

        “照片发给你啦,快把修好的照片给我。”

        蒋清霖用ps放大了照片,仔仔细细地修图,几分钟后,她忽然道:“粥粥,你看这张照片,这人……是不是景绪啊。”

        陆粥粥将脑袋凑了过去,几乎一眼就确定了,站在人群中的少年,是景绪。

        “他怎么在这里?”

        “碰巧吧。”蒋清霖说道:“挺有缘分啊,这都能拍到你俩同框。”

        陆粥粥并不觉得这是碰巧,因为她们拍照的教堂距离市中心还有一段距离,景绪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她心里冒出一个想法,却又不敢决定,翻出手机相册,挨个仔细看着她近段时间和朋友们出去玩的照片,照片有很多,自拍的照片,她帮朋友拍的照片,还有合照的照片,约莫几百张。

        整个翻了一遍,果然,在一张公园的照片里,又看到了他的身影,他坐在树下低头看手机。

        陆粥粥渐渐开始明白,哪怕在她恢复正常生活之后,景绪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发生那样的事,虽然她逃过一劫,没出意外。

        但是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那绝对是她、是景绪在这个年龄里承受不起的。

        选择不告诉陆怀柔,是景绪的私心,也是她的私心,他们那样努力才走到一起……

        而直到此刻,陆粥粥才总算明白,在这段甜蜜美好的恋爱当中,其实景绪承受的压力,比她大很多。

        景绪选择隐瞒,那么他就要为此负责。

        难怪,每次打过电话之后,不管在哪里玩,他总能在一刻钟左右的时间里接到她。

        “粥粥,你怎么了?”蒋清霖见陆粥粥沉默不言,眼睛好像还有些红了,她担忧地问:“你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陆粥粥摇头:“我想起今天晚上有点事,不能跟你去吃宵夜了。”

        “没关系,你忙你的。”……

        晚上,陆粥粥破天荒地没有出去玩,在图书馆学习之后,老老实实早回了家。

        景绪送她到门口,依旧没有进去。

        “锁好房门,关好门窗,不要熬夜,早点休息。”他摸摸她的头,正要离开。

        陆粥粥忽然拉住了他的衣袖,小声问:“你今晚……要不要留下来?”

        短短一句话,空气中暧昧的因子急速蒸腾。

        景绪身形微微有些僵硬:“什么?”

        “之前不是说好了吗,除了上课和社团活动,其他的时间都在一起,哥哥一直遵守约定保护我,那么……我也应该遵守约定,和哥哥呆在一起。”

        景绪嘴角浅浅扬了扬:“陆粥,今晚你想干什么?”

        陆粥粥其实自己也没有想好要干什么,过去景绪送她到门口便止步了。

        今晚,她只是单纯地不想让他离开而已。

        “说好了一直在一起。”她轻轻环住了他的劲腰,加重语气道:“那就要……一直在一起。”……

        景绪被小姑娘拉着进屋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也不敢去想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两个人站在玄关的位置,四目相对,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过去总嫌在一起的时间不够,约会之后便要回家,回家之后便期待着再一次的见面。

        能够在一起度过黑夜,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啊。

        “哥哥真的要留下来吗?”

        “你真的要我留下来?”

        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问出这句话,问过之后,又是一阵漫长而尴尬的沉默。

        景绪率先笑了起来,伸手摸摸她的头:“好,我留下来。但是约法三章,今晚你不准……”

        “不准什么?”

        “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啊。”陆粥粥牵起了他的衣角:“说啊,不准什么。”

        景绪微微俯身,在她的耳畔轻轻道:“不准……诱惑我。”

        说完,还不等她反应,景绪转身进了房间。

        陆粥粥看着他的背影,拉长调子道:“我们家男朋友,还真是自律呀!”

        景绪知道小姑娘一肚子坏水,指不定怎么样变着方“折磨”他。

        他不是自律,就是太不自律了……

        陆粥粥今晚洗澡的时间比过去要长,又是抹身体乳,又是给头发□□油,在浴室里磨磨蹭蹭一个小时。

        在穿衣服的时候,其实她也有犹豫过。过去洗了澡,她都不会穿bra,因为不穿睡觉会比较健康。

        但是今晚……陆粥粥陷入了纠结。

        其实她已经大三了,即将进入大四阶段,班上有不少女孩子都有了男朋友,而且也有女生搬出学校跟男友合居。这就是恋爱到这个阶段,顺其自然应该发生的事。

        他们本就是普通不过的情侣,尽管在一起比别人经历的曲折更多一些,但是他们是真的彼此热恋着对方。

        相互爱慕、彼此吸引,热恋中最快乐的事情,为什么不可以呢。

        陆粥粥放下了bra,没有穿。

        悄悄打开了浴室门,水蒸气先溢出去,她歪着脑袋,小心翼翼望向客厅。

        景绪坐在吧台上,似乎正在跟胖子他们游戏对线。

        “小寺,注意走位。”

        “胖子,这边给小寺奶一个。”

        “boss要刷出来了,小寺你带一下新队员。”……

        陆粥粥看到他嘴上还叼着一袋牛奶,手指噼里啪啦地敲击着,忙得还没有来得及喝。

        他这个样子,好可爱啊。

        陆粥粥想到之前看到的一个很甜小视频合集,主题是#当你男朋友认真玩游戏的时候,你从他身下钻过去抱他,看他的反应#。

        视频合集里全是网友们分享的各种甜甜的片段,甜的她嗷嗷叫。

        所以这么甜的男朋友,她也要拥有!

        陆粥粥悄悄走到了他身边,蹲下来,从下面钻进了他双臂之中怀抱里,挡住了他的视线。

        景绪指尖却还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操作着,望了她一眼,脑袋微微偏移,视线望向了电脑屏幕。

        陆粥粥:?

        不是,她看了这么多视频,从来没见一个女孩被男朋友无视。

        她竟然被无视了。

        果然,找一个专业电竞选手当男朋友,就要做好游戏大于女朋友的准备。

        真蠢。

        陆粥粥正要失望离开的时候,景绪对胖子说道:“你先帮我顶一下,我挂机一分钟。”

        胖子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不是,boss刚刷出来,战况这么激烈,挂什么机啊!”

        “关麦了。”

        景绪摘下耳机,关掉了麦克风,视线终于落到了陆粥粥脸上,两个人面面相觑对视着――

        “你……干嘛?”

        “我干嘛?”

        陆粥粥的手还环在他肩上,他居然问她要干嘛?

        为什么人家视频里的男朋友就能够秒懂女朋友心思呢,因为是别人家的男朋友吗。

        景绪见小姑娘瞪着一双漂亮的杏眸,望着他嘴上叼着的牛奶袋,恍然明白了什么,于是撕开牛奶袋,递到她嘴边喂她一口:“喝吧。”

        陆粥粥莫名其妙被灌了一口牛奶,差点呛着,推开他的手:“我不要喝牛奶。”

        “那你……想干嘛?”

        她见景绪是真的get不到她的点,想着果然现实和理想还是有差距。

        不仅有差距,差距还挺大。

        她男朋友是人间真实的男朋友。

        “算了算了。”

        陆粥粥生无可恋地要从他身下缩出去,景绪立刻拖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等下。”

        好像懂了一点点。

        好像女朋友在跟他撒娇。

        于是他亲了亲她的脸颊,左边一下,右边一下。

        这下子,陆粥粥便开心了。

        她捧着景绪的脸蛋,笑着说:“那你继续吧,不打扰啦。”

        “嗯。”

        小姑娘跟游鱼似的,乖乖从他身下钻出去,景绪却无意见偏见小姑娘身前若隐若现的痕迹,忽然头皮一麻。

        瞬间身体绷得跟铁绳一样僵硬。

        戴上耳机,继续开始游戏,但是景绪却已经没有办法再集中精力了,他整个脑子……都在回闪刚刚的片段。

        匆匆结束了这盘游戏,景绪关掉了电脑,坐在椅子上放空,等身体平静下来。

        果然,他就不该跟她进屋。

        过去,从来都是由理智告诉他,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可是在陆粥粥身上,他强大的意志力不起作用,比如小时候他明知道作业很多,可是每天放学,仍旧忍不住想跟着她漫山遍野到处玩。

        她对他的吸引力,从来都不受理智所控。

        睡前,陆粥粥躺在床上看书,床边亮着一盏小夜灯。

        她戴着夸张的圆框眼睛,手里拿着笔,在考研英语的阅读题上勾勾画画。

        “哥哥,别玩游戏了。”她做着题,冲屋外喊了声:“早点睡觉,别熬夜。”

        景绪洗完澡,走到门边,眼神炽热地看着她。

        她的刘海自然地搭在额前,戴眼镜的样子显得非常正经,和平日里嘻嘻哈哈的模样截然不同。

        淡黄的小夜灯笼罩着她乖巧的五官,轮廓也镀上了一层柔光。

        景绪心里升腾的浓烈欲望,透过漆黑的眼神,传达了出来。

        陆粥粥漫不经心地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哥哥,来睡觉了。”

        景绪注意到,她特意在自己的床上摆了两个枕头。

        今晚,他们将要同床共枕。

        他知道应该拒绝,但他拒绝不了。

        百年修得共枕眠,古典的浪漫。

        能拥着心爱的女人入眠,这就是刀山火海、千锤百炼修来的福分。

        小姑娘似乎没有特别紧张,她还在专注地看着书。

        她是真的很相信他,相信无论做什么,只要他带着她,就不应该有害怕。

        景绪脱了上衣,陆粥粥笔尖一顿,终于有所反应了。

        “你……”

        “跟你一样,我睡觉也不喜欢穿衣服。”景绪平静地说。

        陆粥粥脸颊一红。

        她知道,他指的是她的bra。

        “嗯。”陆粥粥点点头,假装淡定:“哥哥随意。”

        她目光重新聚集到上,根本不敢去看他的腹肌。

        靠!!!

        “你的成绩应该可以保研。”他看着她的英语书,问道:“为什么还要考?”

        陆粥粥耸耸肩,说道:“反正考研也能上400分,无所谓啦。”

        景绪道:“你这话听着很欠揍。”

        小姑娘嘻嘻一笑,抱住了他的手臂:“同学们对我都挺好的,我不想占保研名额,这是真心话。”

        “这话倒很有人情味。”

        “我是个好女孩!”

        “嗯,你是。”景绪摸了摸她的头,

        而就在这时,陆粥粥终于看到了他的后背。

        过去她想看,但是景绪从来没有让她看到过……

        这次,景绪把他曾经最令他自卑的部分,就这样自自然然地呈现在了她的眼前。

        背上肌肉线条流畅而结实,有很明显肤色不均的地方,但是相比于陆粥粥曾经在网络上搜索过烫伤的图片来看,要好太多了。

        她伸手,轻轻地触了触他的背,一点点地触摸着他每一寸曾被焚烧过的皮肤。

        那天晚上,她在被窝里,用手机搜索过那些可怕的烧伤图片,泣不成声。

        那样可怕而又狰狞的惨痛,他全都经历过,想到这个,陆粥粥真的受不了……

        即便是现在,那段经历所留下的伤疤,依旧存在,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

        “你爷爷怕我吓到你,给我联系了很好的医生。”景绪平静地说:“用了一年的时间,进行创面的修复,后面还要去几次,会恢复到正常的样子,现在还……有点难看。”

        “不难看。”

        陆粥粥从背后抱住了他:“一点都不难看。”

        背部的触感其实不强,但他能感受到她湿热的呼吸漫在他的皮肤上,能感觉到,她在一寸寸地亲吻着他曾经的伤痕。

        景绪全身都绷紧了,这一次不是身体,而是情绪的强烈刺激。

        在小姑娘笨拙的亲吻中,他能感受到,被她心疼和怜惜着。

        景绪需要这样的感觉,因为自小到大,母亲所有的爱都分给了弱的那一个,强者从来得不到怜惜。

        陆粥粥摸索着关了灯,然后从后面抱住了他……

        被窝很温暖,香香的,也很柔软,因为女孩子永远是柔软的。

        “我以为你会去客房睡。”陆粥粥在他紧绷的怀抱里,浅浅地笑着说:“哥哥也不是柳下惠。”

        景绪轻轻吻了吻她的头发:“说好了一辈子在一起,一分钟都不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