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87章 求婚

第87章 求婚

        这一年,陆粥粥顺利考上了研究生,距离陆怀柔所期望的样子,又更近了一步。而景绪也小有积蓄,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市中心的高档小区首付了一套三居的房子。

        搬进小家之后,家里所有的布置和陈设,都是陆粥粥和景绪两个人亲手操办,每天傍晚黄昏时分,俩人都会去逛逛附近的家居商城,给他们温馨的小窝添砖加瓦。

        那是景绪生命中最沉静的时光,没有挣扎、没有痛苦、没有求而不得和嫉妒,世界对他所有的不公,都在陆粥粥身上全部偿还,他得到了心爱的女孩子。

        夫复何求。

        那年陆粥粥二十岁,景绪二十一岁,生命中最好的模样,应该就是现在了。

        景绪有了自己的游戏公司,一开始是做手游,很快游戏便火出了圈,挣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凭借着一桶金,他顺利从陆怀柔的手中购得了fly战队的一半股份,名正言顺成为了合伙人。

        张虎毕业之后,也以程序猿的身份,进入了景绪的游戏公司,跟着他一起干。

        他给创业小达人蒋清霖研发出了一款共享校园便利服务app,几乎垄断了大学城周围所有的代送外卖和快递的业务,全都是勤工俭学的同学们在上面兼职,而蒋清霖这个小老板就靠提供信息,收取提成。

        陆粥粥跟蒋清霖说起过,如果遇着合适的兼职机会,告诉她一声,她想给景绪准备一份二十二岁的生日礼物,用自己的钱买。

        她跟着导师做项目其实能挣挺多,不过项目资金是到了项目结束才会批下来,陆粥粥又等着急用钱,只有做日结的兼职最合适。

        “兼职机会有的是啊,不过适合你的……还真不多。”蒋清霖说道:“这很辛苦的。”

        “你忘了校园共享刚起步的时候,还是我每天中午还帮你送快递和外卖呢,不也坚持下来了吗。”

        蒋清霖其实不愿意把很辛苦的活儿派给陆粥粥,想了想,小声说道:“代写本科生论文,搞不搞,一篇好几千呢!”

        陆粥粥拍了拍她的脑袋,严肃地说:“蒋清霖小朋友!你可别把路子走歪了,张虎给你弄的校园共享app,这才刚有起色,别把自己招牌砸了。”

        “哎……还没拓展这方面的业务呢,就这么个想法。”

        “赶快把这种危险的念头掐灭,要是让学校知道,你完蛋了。”

        “好啦好啦,不做就是了。”蒋清霖摸出手机,翻了翻,说道:“你不想挣快钱,那就只有辛苦一下啦。明天早上8点,有一场漫展,地点在国际中心,需要你s动漫角色去应场拍片。工作是有点辛苦,但是薪酬不菲,到时候我也会陪你一起去的。”

        “这不错啊。”

        第二天清早,陆粥粥和蒋清霖来到了国际中心的动漫展,在经理处报了到,领到了一套黑色熊本熊的套装。

        陆粥粥看着笨重的熊本的娃娃装,问道:“我要穿这个吗?”

        经理点点头,说道:“你的工作很简单,就是穿着熊本的衣服,在门口跟大家拍照,扮成呆萌吉祥物,就好了。”

        说完,他递给她一个变声器设备:“这是变声器,如果要说话就用这个。”

        陆粥粥试了试变声器,发出来声音是那种很可爱的动漫男音,还挺有意思。

        一整个上午,她都穿着笨重憨厚的熊本外套,在大厅里跟大家拍照互动。

        中午,陆粥粥取下头套,和蒋清霖坐在排椅子上吃盒饭。

        景绪给她打了个电话,她赶紧接起来――

        “哥哥,你在做什么呀,忙不忙,吃饭了吗?”

        “吃过了,下午有个粉丝见面的比赛活动,正准备要过去。你呢,今天不是回家了吗。”

        “呃。”陆粥粥不敢说自己在外面做兼职挣钱,笑着说:“爷爷带我去吃大餐呢,芝士h龙虾,还有鱼子酱。”

        蒋清霖给她喂了一块大白菜,摇着头笑话她,无声地问:“鱼子酱好不好吃。”

        陆粥粥推开她的脸,背过身,去对景绪道:“哥哥晚上回家吗?”

        景绪反问:“哥哥什么时候晚上不回家?”

        陆粥粥浅浅一笑:“好,那我也回来。”

        挂掉了电话,蒋清霖凑近陆粥粥,八卦地问:“你俩是不是好事将近了?”

        “什么好事?”

        “你明年毕业,他也是明年毕业,一般来说呢,校园恋爱两条路,毕业不是结婚就是分手。”

        结婚吗。

        其实陆粥粥心里也没底,在周围同学眼中,她和景绪佳偶天成,感情很稳定了。

        但是只有陆粥粥自己知道,景绪甚至都还没碰过她呢!

        “还早啦。”她说道:“先不去考虑这么久远的事。”

        “久远吗,我觉得就在面前。”蒋清霖说道:“你看他现在,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周围什么女主播啊,网红啊,那简直花团锦簇,你可当心着些哦。”

        “哥哥不会啦。”

        “男人都经不住诱惑。”

        “说得你好像很了解男人似的,说要来北城大学开后宫,结果一个男朋友都没交,跟张虎腻腻歪歪谈了几年异地恋,还好意思说我呢。”

        “我……我忙于事业!”

        “行行行,你是女强人!行了吧。”……

        下午,国际中心的人越聚越多,都快没落脚的地方了。

        看到有粉丝聚齐了fly战队的大旗,陆粥粥才意识到不妙。

        没这么巧吧!

        下午三点,景绪和胖子等几名主力队员,在粉丝的簇拥下,来到了国际中心的漫展现场。

        一下子,整个动漫展变成了fly战队的主场,粉丝们举着旗帜和海报,兴奋地高喊着景绪的名字。

        今天的景绪穿得非常正式,黑色的西装,西装衬衣剪裁一丝不苟,气质优雅而斯文,五官越发显得英俊。

        陆粥粥穿着熊本的衣裳,站在热闹的人群中凝望着他。

        怎么样都控制不住嘴角上扬的角度。

        无论任何时候,陆粥粥看见他,都觉得很开心。

        蒋清霖所扮的佩奇猪凑到陆粥粥身边,说道:“今天fly是都走商业风吗,这一溜的黑西装,个个拎出来都是偶像啊。”

        陆粥粥没看到别人,她全部的注意的都在景绪身上。

        经蒋清霖提醒,果不其然,fly战队成员今天都是正装风。

        她小声问蒋清霖:“穿正穿来漫展,是不是不太合适?”

        “谁知道呢,也许今天要搞大事情。”……

        下午的活动,主办方邀请fly战队成员来到现场,打了一局友谊赛,热闹气氛。同时还邀请了一位据说很火爆的网红女主播丁佳莹过来,现场助阵解说。

        丁佳莹模样漂亮,身材又好,一到现场便引得无数宅男大声尖叫,喊着她的名字。

        连蒋清霖都忍不住感叹道:“我去!这妞身材好炸了吧!这得有d吧!”

        这是动漫展,其实身材好的妹妹多了去,但是即便是玩角色扮演的妹妹,都没人比丁佳莹穿得少。她身上几片可怜巴巴的布料,别说男人,连陆粥粥都快喷鼻血了。

        丁佳莹挑座位,坐在了景绪身边。

        其他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比赛大屏幕上,只有陆粥粥,全程目不转睛地盯着丁佳莹。

        身材这么炸的女孩,就坐在她男朋友身边……

        她怎么可能淡定!

        之前蒋清霖说的……什么网红主播花团锦簇,陆粥粥算是深刻领悟到了。

        景绪玩游戏的时候,全神贯注,根本没察觉到身边坐的是谁,只对胖子说:“注意掩护,给小4奶一口。”

        丁佳莹靠在景绪身边,用嗲嗲的嗓音解说道:“哥哥真的好棒!”

        “哥哥怎么这么厉害呀,我的天。”

        “哥哥小心,哎呀。”……

        游戏回档的空隙,景绪皱眉望了身边的丁佳莹一眼,问道:“你是游戏主播?”

        “我是呀。”

        “看着不太专业。”

        “……”

        他面无表情,淡淡道:“全程只会吹彩虹屁,你不如闭嘴。”

        丁佳莹遭受lu毫不留情的当众质疑,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憋红了脸。

        景绪倒也不是故意给她难堪,只是她凑这么近,让他感觉很不爽。

        胖子连忙拉了拉景绪的袖子,低声道:“丁佳莹人气很高,别招黑。”

        景绪充耳不闻,对她冷漠地说:“离我远点。”

        说完这几句话,继续游戏,不再理会她……

        丁佳莹吃了景绪的冷遇,只好尴尬地起身,来到后排坐着,望了身边的熊本一眼,说道:“你工作人员?”

        陆粥粥用变声器说:“嗯。”

        “过来要签名啊?”

        陆粥粥没说话,她直接使唤她道:“这会儿正忙着,你先去给哥哥买瓶水呗。你们主办方太抠门了吧,连水都没准备,顺便也给我买一瓶,我要茶π。”

        陆粥粥气得不行了,又望了望景绪。

        他专注地玩着游戏,指尖快速敲击着键盘。

        她还是转身去了自助饮水机边,给景绪买了瓶苏打水,回来递到了他手边,但是没给丁佳莹买。

        丁佳莹:“我的呢?”

        陆粥粥用变声器很不客气地说:“自己买去呗。”

        “你这人……什么态度啊!”

        “我就这态度。”

        游戏回档空隙,景绪拧开瓶盖,喝了一口苏打水,回头对“熊本”道:“谢谢妹妹。”

        陆粥粥用变声器的男音说:“谁是你妹妹,我是男的。”

        “那谢谢大熊。”

        景绪嘴角绽开的微笑,让身边的丁佳莹惊呆了。

        很难想象,刚刚那个对她丝毫不留情面的刻薄男人,会对一只蠢熊笑得如此温柔……

        下午的粉丝见面会进展顺利,景绪给到场的粉丝都签了名。

        四点半,漫展结束,国际会展中心也清了场。

        景绪还没有离开,陆粥粥也不敢换装,怕被他撞上。

        人群渐渐散去,空荡荡的漫展大厅只剩下一些工作人员在清理现场的垃圾。

        陆粥粥走到fly的海报前,踮起脚,想摘下景绪的单人海报带回家。

        不过她穿着笨重的熊装,踮起脚也很难够到海报的挂钩。

        这时,身边有男人走过来,扬手帮她取下了海报。

        陆粥粥回头,看到西装革履的少年站在她面前,对她微笑。

        她眼底遮掩不住的光芒瞬间击中她的心。

        她家哥哥帅得没有天理!

        景绪将海报卷起来,递给了她:“你喜欢我?”

        陆粥粥用变声器“昂”了声。

        他又问:“你不是男的吗。”

        “男的不能粉吗,还是你只要女粉丝?”

        陆粥粥这话,说得有点吃味了。

        景绪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拉着陆粥粥坐到了椅子上,望着现场来来回回收拾设备的工作人员,说道:“哥们,你结过婚吗?”

        “没有啊。”

        “有女朋友?”

        “算……有吧。”

        “我准备跟女朋友求婚。”景绪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璀璨漂亮的钻石戒指:“第一次求婚,有点紧张。”

        陆粥粥直勾勾地看着那枚硕大的钻石戒指,呆若木鸡。

        靠!这什么情况!

        “她是我从小喜欢的女孩子,因为她,我才想努力变得更好。”景绪指尖把玩着那枚戒指,继续说:“这两年她跟着我,其实挺委屈。戒指早就买好了,但是不敢开口,她真的太好了。我这一生唯一的不自信,就是对她……”

        “委屈不委屈,只有女孩子知道……你瞎内疚什么。”陆粥粥控制着微微颤抖的嗓音,说道:“你确定了,这辈子就是她,你就求;要是自己都没想明白,你就别开口。”

        说完,陆粥粥起身要走。

        她怕再呆下去,会真的哭出来。

        这家伙搞什么,跟个陌生熊倾吐内心吗!

        说得这么煽情,把她弄哭,像个傻子一样。

        “我想明白了。”景绪拉住了“熊本”胖胖的小手:“从来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明白,我想娶她。”

        陆粥粥回头望了他一眼:“那你快去啊。”

        景绪打量着她的手套:“哥们,你这手套能摘下来不?”

        “你想干嘛?”

        “怕出错,你帮我彩排一下。”

        “你事儿真多,求个婚而已,还要彩排?”

        景绪笑着说:“第一次求,没经验,帮帮忙,回头请你吃饭。”

        陆粥粥没好气坐下来,摘下了“熊爪”手套,将手递给他,催促道:“快点啦。”

        对着一只笨熊彩排求婚,他真是够无聊。

        景绪果然单膝跪了下来,跪在她的脚边,轻轻捧起了她的手:“陆粥粥,愿意嫁给我吗。”

        陆粥粥见他彩排得这么郑重,居然都跪下了。

        于是她也坐直了身体,清清嗓子,郑重地说:“好,我答应你。”

        “你发誓。”

        “我还发誓……我发你个头……”

        “你发誓。”景绪坚持。

        陆粥粥没好气地说:“好啦,我发誓,我答应你,永远爱你。”

        话音刚落,头顶忽然爆出满天飘落的礼花,一群人涌了出来,拼命鼓掌。

        陆粥粥看到蒋清霖,还有张虎,还有胖子和欧阳寺,压根没反应过来。

        “你们……”

        “陆粥粥,订婚快乐!”

        “祝百年好合啦!”

        陆粥粥望望周围的人,低头看着无名指上那枚璀璨的戒指,明白过来。

        这特么……好大一个局!

        景绪摘下了她的熊本头套,捧着她的脸,轻轻吻了吻额头:“以后哥哥照顾你。”

        众人发出羡慕的嘘声。

        陆粥粥视线上移,她只感觉自己额头上,好多好多汗!

        靠!!!

        这什么魔鬼场面!

        蒋清霖对陆粥粥道:“肥粥,男朋友都跟你求婚啦!你还在发什么呆呀!快答应他呀。”

        景绪看着她,似也有些忐忑。

        陆粥粥摩挲着无名指的戒指,咬牙切齿道:“答应可以,我有个条件。”

        “你说。”

        “你把我今天的工钱结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