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88章 完结

第88章 完结

        陆粥粥知道,陆怀柔最喜欢的锻炼便是游泳,夏天就在自家泳池,冬天回去市内一间高端的恒温游泳会所。

        那天下午,陆粥粥主动提出说陪陆怀柔去游泳。

        到场之后,表现得也相当积极,跟鱼儿似的,在泳池里来来回回扑腾了好几圈。

        陆怀柔见小姑娘今天这么积极,肯定有事要跟他说。

        他便不动声色,坐在椅子上休息。

        陆粥粥赶紧给他倒了一杯苏打水,又是捏肩又是捶腿,殷勤又谄媚。

        陆怀柔懒懒道:“有事就说。”

        陆粥粥挽着他的手,小声说:“爷爷,景绪跟我求婚了。”

        陆怀柔一口水差点喷了出去:“什么?”

        “您……干嘛这么惊讶。”陆粥粥反而不解了,质问道:“很奇怪吗!他跟我求婚很奇怪吗!”

        “倒也不奇怪。”

        只是在陆怀柔印象中,陆粥粥还个没长大的小朋友呢。

        一下子都快要成家立业了,他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答应了?”

        陆粥粥打量着陆怀柔的脸色,笑着说:“我跟他说,我要先回来问问爷爷的意思。”

        “问我的意思,只怕未必。”陆怀柔牵起她的手,看着无名指上那枚硕大璀璨的戒指:“戒指都戴上了,还说没答应吗?”

        “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景绪套路我呢!”

        陆粥粥赶紧跟爷爷告状道:“联合那什么求婚策划的公司,布了好大一个局!还请了一堆群众演员……结果就把这玩意儿骗我手上了。”

        她把手指伸到陆怀柔面前:“这戒指也有问题,戴上了就摘不下来!”

        陆怀柔牵起她的手,轻轻一摘,就把戒指给摘下来了。

        陆粥粥:……

        您还真摘。

        她赶紧夺过了戒指,宝贝地戴回了自己无名指间:“是口头答应了,不过我还是得回来问问爷爷的意思嘛。”

        陆怀柔:“你那么大主意,需要问我的意思?”

        “那肯定的呀。”陆粥粥挽着他的手,狗腿地说:“爷爷同意他进咱家的门,我才能让他进来,。”

        “那我要是不同意呢?”

        “不同意,那我就拒绝,然后再狠狠批评他一顿,让他去反省,为什么不讨爷爷喜欢!”

        陆怀柔嘴角勾了一抹淡淡的笑,知道小姑娘这是千回百转地求他松口。

        只有他松了口,放了手,她才敢真正跟另一个男人步入婚姻殿堂。

        “他不是你从小到大暗恋的男生,你能舍得拒绝吗。”

        “那爷爷还是我从小到大的爷爷呢,爷爷不喜欢,我就拒绝。毕竟结了婚,还要一起生活的嘛。”

        “谁要跟你一起生活!”陆怀柔偏头望望她:“你们不是房子都买了?”

        “那房子小,我住不惯。”陆粥粥坐在陆怀柔身边,讨好地说:“我还得住家里,爷爷不会不欢迎吧?”

        “我当然不欢迎,我就等你搬出去,我乐得清净,结果你还带一个人住回来!过分了。”

        “我很早之前就说了的,我不会离开爷爷。”陆粥粥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我说到做到!”

        陆怀柔心里一块巨石似乎落地了,嘴上却还傲娇地说:“简直阴魂不散,小时候我就不该心软,把你领回来。”

        “爷爷要是不把粥粥领回来,那粥粥还不知道在哪儿野着呢。”

        陆怀柔用毛巾擦了擦她湿漉漉的头发,没好气地说:“户口本在家里保险箱里面,密码你知道,自己去拿吧。”

        “我天!”

        陆粥粥跳了起来,抱着陆怀柔亲了一下:“爷爷我爱你!”

        陆怀柔嫌弃地擦了脸上的口水,冲她匆匆离开的背影喊道:“你急什么!等我找个先生,挑吉利的日子!”……

        喜事将近,也难免生出一些小波折。

        那天陆粥粥拿到了爷爷的许可,一时间得意忘了形,结果俩人泳池边的亲密照片被一些个无良媒体和公众号爆了出来,标题触目惊心――

        “陆怀柔秘密情人疑似曝光!”

        “惊,单身多年的陆怀柔与一年轻妙龄女子泳池嬉戏,举止亲密。”……

        无良媒体的猜测,引来了网络上的轩然大.波,一时间粉丝黑子和理中客,在网络上开始了激烈的口水战――

        “陆怀柔这把年纪了,居然这么不检点!”

        “老牛吃嫩草可还行?”

        “嘴巴放干净点吧,人家单身未婚,谈恋爱管你们屁事,管太多了吧!”

        “那女孩比他小太多了吧!”

        “谁规定年纪大的不能和年纪小的谈恋爱,吃你家饭了?”

        “我真的幻灭了,我还以为他是正人君子呢。”

        “不知道那女孩怎么想的,年轻漂亮身材好,怎么找个比自己大这么多的。”

        “图钱呗。”

        “楼上,如果我前男友的身材要能有陆怀柔一半好,颜值有陆怀柔一半高,就算一穷二白、老娘卖血也要养他好吧!说图钱的是什么智障。”

        “人家二十岁睡陆怀柔,你二十岁熬夜睡懒觉。”

        “我知道这女生,她是北城大学的校花!”

        “求深扒!”

        “你们要的信息来了,北城大学校花,生科系直博生,圈内学术大牛秦教授的入室弟子,读研期间发了15篇sci学术论文,《science》第一作者发过论文,选入了中国科协本年度‘未来女科学家计划’,去年去南极拍的蓝鲸照片,还拿了牛逼哄哄的普利策奖,这个小姐姐很厉害啊。”

        “我……惊了!”

        “天!这是什么学术大神!”

        “我是陆怀柔粉丝,真情实感觉得……陆怀柔配不上这个小姐姐了!别杠,杠就是你赢。”

        “她叫什么名字啊。”

        “陆粥粥好像……”……

        网络上各路人马说什么的都有,吵了小半天,终于蹲到了陆怀柔的澄清声明。

        这条声明不像是团队的公关声明,因为怒气值满满,也没有斟酌语句,明显就是私发的――

        “有些人是不是瞎,眼睛不用建议捐给需要的人!发布造谣信息的相关无良媒体我会直接起诉。”

        评论底下,立刻有人反应了过来――

        “北城大学校花名字叫陆粥粥!陆粥粥谁啊!陆怀柔孙女啊好不好!十多年前上过综艺的!忘了吗!!!”

        “这这这这……这什么乌龙!”

        “我就说……小姐姐看起来眼熟呢。”

        “天呐,居然是我们家粥粥小可爱,小朋友都这么大了!”

        “我我我我……我一直以为陆粥粥还是个小朋友来着。”

        “楼上,我也……”

        “我也……”

        陆粥粥看着网友们的评论,觉得好气又好笑。

        无良媒体为了炒作博眼球,居然把她当成陆怀柔的情人,真是荒唐。

        虽然不太愿意出现在大众视野当众,但这一次,的确是她过于忘形,才给了狗仔趁虚而入的机会。

        陆粥粥用自己弃置已久的微博号,发了一条信息――

        “好久不见了,谢谢大家的关心。这些年一直在用功读书,所以很少出镜,造成这样的乌龙,占用公共资源也是非常抱歉,以后公共场合会注意言行,谢谢大家。”

        底下评论基本上都是安慰她的话――

        “小姐姐不用在意那些造谣生事的人啦。”

        “就是,跟自己的亲爷爷有什么关系。”

        “都是无良标题党,营造话题博人眼球。”

        “我们家粥粥真的长大了,妈妈粉老泪纵横。”

        “粥粥加油,妈妈爱你!”

        “粥粥,我从小粉你!发誓非你不娶,我现在二十四,不抽烟不喝酒,男博士,发量浓密,守身如玉,你看我还有机会不?”

        这条评论把陆粥粥逗笑了,顺手点了个赞。

        结果底下评论就热闹了――

        “粥粥赞你了!”

        “快快快,楼主快发照片!最帅的那张!”

        “啊啊,预感我将要见证一段不靠谱的网络姻缘?”

        “坐等楼主发照片!”

        “博士楼主快出来!”……

        这条评论倒是引来了一大批青年才俊,在陆粥粥微博下面毛遂自荐。

        倒也不一定是自荐给陆粥粥,还有些资料被其它单身女孩看中,聊得火热。

        陆粥粥在等候实验结果的空隙,点开评论区,发现她的评论区居然变成了大型相亲交友,这走向也是她没有想到的。

        很快,男博士回来了――

        “抱歉大家!我回来了!这是我的照片,身高182,体重160,北城本地人,高知家庭,父母温和亲善。我博士期间sci也有32篇,还以第一作者发了专著……粥粥你看怎么样。”

        陆粥粥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发了照片,别说,照片还挺帅,五官英俊,气质阳光。

        她见他态度如此诚恳,于是正要编辑信息礼貌地拒绝。却没想到,陆怀柔居然先他一步,回了这位男博士:“我看行。”

        网友们又嗨了――

        “我靠!男博士你人生赢家啊!”

        “天呐,亲爷爷都认可了!”

        “我的妈!今天是不是真的要吃大瓜了!”

        “我不睡了!我在线等结果!”

        陆粥粥连忙给陆怀柔发信息:“爷爷,这么晚你还不睡!”

        陆怀柔:“我看评论区有几个博士生……条件都还不错,比打游戏那家伙好,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陆粥粥:……

        一把年纪了熬夜不睡觉,在线挑女婿呢。

        然而,很快,景绪便点赞转发评论一条龙服务送上:“不要再问了,问就是没机会。这姑娘是我未婚妻,日子已经定了。”

        网友们深夜等结果,没想到居然又等来了一个惊天大瓜――

        现今最爆的电竞选手lu神竟然是陆怀柔的孙女婿。

        “啊啊啊!lu神!”

        “我哭了!lu神竟然已经有未婚妻了!”

        “博士哥,哈哈哈哈哈哈,到最后自荐了个寂寞。”

        “心疼博士哥。”

        博士也赶紧回复了景绪:“哈哈哈,看来我来晚了,虽然不太甘心,但还是祝你和粥粥百年好合。”

        “同祝福!什么时候能喝喜酒呀。”“想看粥粥的婚纱照!”

        “祝你们百年好合,要幸福呀!!!”……

        冬日里难得有暖阳天,晴空少云。

        那年他22岁,陆粥粥21岁。

        早上八点,校门口有不少推着小车卖早点的摊贩,蒸腾着香喷喷的雾气。

        景绪在一棵白桦树下,虔诚而耐心地等待着陆粥粥。他的手里拿着一张单薄的户口本页。

        脱离了景家之后,景绪随学籍办理了北城的集体户口,所以没有小本子,只有一张白色的集体户口页。

        不过今天之后,他的集体户口页便要作废了。

        因为陆怀柔坚持把他的户籍归到了陆家的户口本上。

        陆粥粥从学校跑出来。

        她戴了一条嫣红色的围巾,显得格外喜气。小脸蛋也是红扑扑的,眼底泛着光。

        “哥哥久等了!”

        “证件都带了吗。”

        “带了,出门特意检查过。”

        “走吧。”景绪牵起了她的手。

        “等一下。”陆粥粥低头,从书包里取出一条和他同样款式的红围巾,说道:“我妈妈讲,结婚还是要沾点喜气,这是她给咱们准备的。”

        说着,她将红围巾戴在了景绪修长的颈项上,缠绕了两圈,然后捻了捻。

        景绪摸着柔软的红围巾,问道:“这有什么讲究吗?”

        “没什么讲究,看着喜庆。”

        哪怕现在都流行西式的婚礼,但是中国人结婚,还是要带一点喜气洋洋的红色。

        陆粥粥给他戴好了围巾,捧着他的英俊的脸庞端详了好一阵。

        “干什么?”

        “最后再检查一遍。”

        “检查?”

        陆粥粥笑着说:“买东西付款前。都还要再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呢,更何况是结婚这样的人生大事。”

        景绪索性闭上了眼,任由她端着他的脸,好生地打量着:“你检查脸有什么用,结婚之后过日子,又不靠脸。”

        “那靠什么?”

        “靠……”

        景绪脑子里开过一辆车,他立马刹住车,改口道:“很多方面。”

        陆粥粥牵着他的手,跟他慢慢地走在林荫路间,寻根究底地问:“哥哥觉得,家庭和谐最重要的方面是什么?”

        景绪脑子里继续开车,嘴上却道:“相互理解体谅。”

        陆粥粥说:“还有呢?”

        景绪:“坦诚,不对彼此撒谎。”

        陆粥粥:“还有呢?”

        景绪:“你到底想听我说什么?”

        陆粥粥牵着她的手,浅浅一笑:“就……霖崽跟我讲,最重要的不是这些,是其他的哦。”

        景绪看懂了陆粥粥的眼神,他的手落到她的后脑勺,指尖轻轻从发根处扣紧,附在她耳畔道:“其他的……也不会让你失望。”

        他低醇有磁性的嗓音撩得陆粥粥耳根痒痒的,心也痒痒的:“那要试了才知道。”

        “那你要不要先跟我试了,再去结婚。”

        “我……”

        鬼使神差地……身边就是一家主题酒店,陆粥粥脸蛋泛起绯红色,拉着景绪的手赶紧离开。

        开什么车,结婚要紧。

        *

        民政局不远,这一路的林荫道,很长很长。

        景绪没有开车,而是选择牵着陆粥粥的手,步行过去。

        她的手纤细而小巧,牵着很柔软。

        景绪牵了一会儿,然后指尖从她的指缝中穿过去,十指紧紧相扣。

        牵手走过这一条林荫路,仿佛也充满了仪式感。

        后面或许会邀请亲朋好友,热热闹闹地办一场盛大的婚礼。但是婚姻登记,却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仪式。

        安静,而神圣。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民政局有好几对情侣,等待着结婚登记。

        陆粥粥看到女孩子都化了妆,才发觉自己真是好草率。

        早上闹钟没叫醒她,匆忙起来,怕景绪久等,出门就洗了个头,随便弄了两下,便过来了。

        排队的时候,她凑近景绪耳朵,懊悔地说:“我都没化妆,呆会儿拍照肯定不好看,怎么办呀?”

        景绪垂眸,看着小姑娘清秀的脸蛋,脸颊泛着浅粉,眼睛水润明澈。

        毫无疑问,她一定是今天最漂亮的新娘。

        尽管他眼里的陆粥粥,已经非常好看了,但女孩子对自己永远不会满意。所以景绪从她的小包里翻出了几只口红,挑选了一只很衬托围巾的红石榴色,扭开,轻轻勾勒着她的唇。

        只需要再涂一点口红,就会非常有气色了,哪里需要再有多余的妆饰。

        陆粥粥心安理得地享受男朋友的服务,他的手不仅玩游戏厉害,涂口红、描眉也都是一流,完全不会手抖,比陆粥粥自己上妆还好看。

        景绪也是真的很喜欢给她涂口红,只要看到了,肯定都亲自上手。

        周围有女孩羡慕地看着陆粥粥,然后推了推自己男朋友,低声说:“你看看人家。”

        男孩怼道:“那你怎么不看看人家女孩多漂亮。”

        “过分啦,还结不结婚啦!”……

        很快,便轮到了他们登记。

        工作人员递来了《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俩人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便拍了一张两寸的合照。

        随后是婚前例行的体检,在进行妇科体检的时候,陆粥粥纠结了一会儿,红着脸问医生:“请问,都需要检查那些项目呀。”

        医生回答道:“心、肺、肝、肾等例行检查,以及妇科的检查,你以前应该也做过吧。”

        陆粥粥研究生入学的时候做过常规检查,但是没有进行过妇科检查,在进入私密的妇科检查室的时候,她低声对女医生说:“我还没有过x生活,这个也要检查吗?”

        女医生略微诧异地望了望她,感觉到很不可思议:“没有过x生活就结婚了吗?你这样未免太大意了。”

        “什么意思呀?”

        女医生见她还小,便说道:“没事,呆会儿两边的结果都会出来,有问题的话及时沟通。”

        陆粥粥点点头,躺倒床上做了b超以及一些其他的检查。

        当她走出妇科体检时的时候,景绪早已经等在了门口。

        陆粥粥脸颊的绯红还没有消退,走过去牵起了他的手,略微埋怨,小声说:“我跟别人都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就……少做了一项检查啊,就不一样。”

        景绪听懂了小姑娘的意思,淡淡一笑:“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男朋友跟个和尚似的,吃素不吃荤。”

        景绪环着她的腰,将她拉进怀里,低声道:“呆会儿回家,让你看看我吃不吃荤。”

        “!”……

        走出民政局大厅,俩人手里都拿着一个红色的小本子。景绪看着本子上的照片,哪怕一贯淡漠的他,眼底也有抑制不住的喜色。

        照片里,小姑娘嘴角也勾着清甜的笑意,宛如温柔的羽毛,轻轻拂过他的心间。

        如愿以偿,百年好合。

        他终于把最爱的姑娘娶回家了。

        陆粥粥时而望望她的本子,时而望望景绪的本子,也觉得很新奇。

        “哥哥你笑得好假哦。”她指着照片,吹毛求疵道:“给黑人牙膏打广告吗。”

        景绪说道:“拍了那么多张,笑僵了。”

        陆粥粥看着照片,尽管他的笑容的确有点僵硬,但是眼神里的温柔和喜悦,确实遮掩不住的。

        他的眼睛曾经见过地狱,恰恰是因为见证过苦难和难堪,才会有而今的平静。

        他本就是那样温柔的一个人啊。

        陆粥粥心满意足地阖上了结婚证,然后把景绪的本子也接了过来,叠在一起放进包里。

        景绪不放心,说道:“还是给我保管吧。”

        “好。”

        陆粥粥把本子递给景绪,他装进了自己的斜挎包里。

        结婚登记几乎忙了一整天,走出民政局的时候,夜幕已然降临。

        俩人路过热闹的小吃街,陆粥粥推了推景绪,说道:“老公,去帮我买糍粑。”

        这个称呼,忽然烫了烫景绪的心。

        直到此刻,看着怀中的娇滴滴的小妻子,他才渐渐反应过来。

        是啊,他已经是丈夫了,是能够为她撑起一片天的男人了。

        景绪捻了捻她毛茸茸的围巾,转身去小吃摊边给她买糍粑。

        “多豆粉,多红糖。”他对小摊老板说:“我妻子爱吃甜。”

        小摊老板望望对面的民政局,笑着说:“今天结婚呢。”

        “是啊。”

        “新婚夫妻,一眼就看出来了。”

        陆粥粥好奇地走过来,问道:“老板您真有眼力。”

        小摊老板将红糖糍粑递到陆粥粥手上,说道:“你家先生给你买糍粑,瞧瞧他这脸色,多骄傲啊,多有底气。”

        “谢谢老板啦,祝生意兴隆呀。”

        “祝你们百年好合。”

        陆粥粥接过小碗,用牙签串起了热腾腾的糍粑,裹了一圈豆粉和红糖,喂到景绪嘴边:“老规矩,第一口给哥哥,剩下的都是我的。”

        景绪张嘴,由她为给自己第一块糍粑。

        甜腻在舌尖化开,也在他的心尖化开。

        这条路通往家的方向,今晚星星和月亮都出来了,似乎是要为他们做一个见证。

        景绪低着头,踩着她的影子,认真地说:“陆粥,喜欢你真的很好。”

        “嗯?”小姑娘诧异地回头看他。

        他笔直的身影站在路灯下,踩着她的影子,嘴角微挑:“从小,这个世界就不那么令我开心。直到那天午后,我在楼梯口遇见一只小蝴蝶。”

        陆粥粥看到他肩膀上曾经残损的玫瑰,重新生发出璀璨夺目的淡金色。

        “那天之后的每一天,都是我的幸运日。”

        陆粥粥第一次听到景绪说这些话,她对他绽开一抹清甜的笑意――

        “哥哥,悄悄告诉你哦,这只小蝴蝶,其实每天都在琢磨一件事情。”

        “什么事?”

        她踮起脚尖,轻轻触了触他的脸颊:“摘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