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89章 番外一.新婚  你喜欢睡左边还是右边?

第89章 番外一.新婚  你喜欢睡左边还是右边?

        走出电梯,景绪揽着娇滴滴的妻子,将她抵在走廊边,低头与她拥吻。

        此时此刻,红色的结婚证安静地装在包里,女孩完完全全属于她。

        小姑娘意识有些迷糊,攀附着他的颈子,仰着头,由着他予取予求。

        景绪捧着她的后脑勺,品尝着她的下唇,轻轻的噬咬,然后舌尖扫过,粗暴之后又是一阵温柔,乐此不疲地重复着这样的步骤。

        陆粥粥脸颊绯红,呼吸都有些不平。

        他也给了她时间,让她下颌搭在他的肩膀上,调整呼吸。随后再度将舌尖递入她的口中,缠绕交织,楼道间也能听见细小的呼吸声。

        陆粥粥睁开眼,能看到他漆黑的眸底泛着幽沉沉的光。

        她知道,该来的一切终将到来。

        她将脸埋进了他的颈项间。而景绪将小姑娘横抱而起,走到门口,指尖胡乱地开启房门密码锁。

        密码锁按错了两次,总算打开了。

        然后刚进门,两人便傻眼了。

        房间里灯火通明,陆怀柔、陆随意,唐浅甚至小方便面,他们齐齐坐在客厅沙发上,目瞪口呆地望着俩人。

        陆粥粥:……

        一时间,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陆随意率先打破了沉默的僵局,笑着说:“陆粥粥你自己没腿啊,刚结婚就欺负景绪,还让他抱你回来,真是……还不快下来。”

        陆粥粥赶紧从景绪身上跳下来,惊恐地问:“爷爷,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陆方便捂着眼睛,说道:“我们来给姐姐布置新房,是不是不方便呀!”

        “没有不方便,哪有不方便你这孩子别乱说,咳咳。”

        陆粥粥发现房间里张红挂彩,落地窗边还贴了两个大红色的喜字,床上也摆放着红色的棉被,真是很有新婚的喜气。

        “不顾,你们过来也该说一声呀。”

        “不是跟你说了吗。”唐浅起身道:“早上出门的时候,叮嘱了好几遍,晚上一家人吃饭啊。”

        “呃。”

        好吧,她给忘了。

        陆怀柔坐在单人沙发上,淡定地喝着茶,说道:“拿证了?”

        景绪从包里摸出两本结婚证,递给陆怀柔。

        陆怀柔打开结婚证,仔细看了看照片,眸底漾着温柔之色。

        他没有说什么,阖上照片,还给景绪:“收好了。”

        “放心,爷爷。”

        景绪将结婚证放到卧室的保险箱里,出来说道:“爷爷,叔叔阿姨,我去给你们做饭。”

        陆随意笑着说:“爷爷倒是叫得顺口,这叔叔阿姨听着挺见外啊。”

        陆粥粥拉拉景绪的手:“还不快改口。”

        景绪似有些不好意思,脸颊也泛起了绯色:“爸,妈。”

        唐浅和陆随意将各自准备的红包取出来,递给了景绪,郑重地说道:“以后你们俩可一定要好好的,陆粥粥,不准欺负景绪。”

        陆粥粥保证:“不会的!”

        景绪也说道:“爸妈放心,我会对粥粥好。”

        陆随意买了菜,去厨房忙碌着做饭。

        景绪也赶紧过去帮忙,挽起衣袖洗菜切肉,动作很熟练。

        “行了,小绪,快放下吧。”唐浅拎了袖子走过来,说道:“你这双手是吃饭的家伙,可不是做饭的家伙,得好好保护着,妈妈来做吧。”

        “妈,不用。”

        “让他做。”陆怀柔说道:“我们家都是男人做饭,他要是不学着做这些,难不成让你女儿伺候他?”

        唐浅和陆随意当然是心疼女婿的,不过看陆怀柔这态度,恐怕心里还是不太满意。

        倒也不是针对景绪,不管谁当他们家女婿,都免不了被陆怀柔挑剔吧,毕竟陆粥粥可是他的宝贝疙瘩。

        景绪和陆随意做了满满一整桌饭菜,冒着香喷喷的热气。

        唐浅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那种,连声夸赞道:“我们家女婿不仅事业干得好,做饭手艺也真不错呢。”

        陆怀柔夹了一筷外焦里嫩的糖醋排骨,尝了尝,说道:“我觉得一般。”

        “爸,这还一般啊!”陆随意专业拆台三十年,浮夸地说:“我看女婿的手艺,这得是酒店大厨的水平了吧。”

        唐浅:“而且是五星酒店。”

        陆随意:“对对,所以粥粥嫁给小绪,肯定是饿不着肚子了。”

        夫妻俩一唱一和,都快把景绪吹到天上去了。

        陆怀柔翻了个白眼,给陆粥粥夹了一筷肉,没搭理他们。

        这次一家人过来,一则是要布置婚房,二则也是为了商量婚礼事宜。

        婚礼方面,的确是个问题。

        毕竟因为景哲的事,陆怀柔和景家父母闹得这么僵,到时候肯定是不能请;可若是不请,宾客又怎么想,无良媒体要是瞎写,也会让陆粥粥心里不舒服。

        方方面面,都很难办。

        陆随意道:“你爷爷的意思呢,现在年轻人结婚,不必要高朋满座、请一大堆不相关的人过来,咱们不如就全家人出去旅行一趟,到时候在海边给你俩办一场浪漫的婚礼,顺带还能拍一套旅行结婚照,你俩看怎么样?”

        景绪:“我听粥粥的。”

        陆粥粥说道:“我觉得这个主意很好哎,我跟哥哥就旅行结婚。”

        她本就不愿意闹得人尽皆知,到时候媒体记者一窝蜂赶来,累都累死了。

        所以不如就全家人出去旅行一趟,顺便把婚礼办了,多省事啊。

        本来她的婚礼,跟其他所有人都没有关系,只和家人有关,于是婚礼就这样敲定了。

        唐浅作为母亲,也有不少要叮嘱小夫妻的事情――

        “结婚之后就不比谈恋爱了,你们要学会相互包容,别一点小事便互不相让,非得争个输赢。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没那么多是非对错。”

        “是啊,我们家粥粥脾气不太好,在家里是任性惯了,景绪你要多包容些。”

        景绪连连点头:“爸,我会的。”

        陆怀柔听着又不满意了:“陆粥粥脾气不好吗,我看好得很。”

        陆随意笑说:“爸,您自己宠出来的心里还没数吗。”

        唐浅推了推他,然后又教育陆粥粥道:“粥粥,给人家当妻子就不像在家里做女儿了,知道吗,要懂事,别一点小事就闹别扭,把小日子过的和和美美的才好。”

        “妈,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跟哥哥吵架的。”

        景绪拍了拍陆粥粥的脑袋:“以后我们家,一切事情都是‘粥粥说得对’。”

        “哥哥这句话说得对!”

        *

        陆怀柔独自来到了阳台,吹吹冷风,避开了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景。

        他知道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不应该表现得如此不合时宜。

        看到陆粥粥如此幸福,他打心眼里也是高兴的。

        但是对于景绪,难免存在一种的敌对情绪。

        或许是还没有习惯,自己从小宠爱的小姑娘,现在成了别人的新娘。

        那种淡淡的失落,旁人是没有办法体会的。

        没一会儿,陆粥粥也来到了阳台上,靠在陆怀柔身边,跟他一起看着城市的阑珊灯火。

        “爷爷,等这段时间忙过了,我跟景绪就搬回家里。”

        “不用。”陆怀柔别扭地拒绝道:“我喜欢清净。”

        她挽着他的手,撒娇道:“粥粥还是住家里,跟爷爷在一起比较习惯。爷爷,您就让我搬回来吧。”

        “等办完婚礼,再说。”

        “爷爷,你再给我梳一次头发吧。”陆粥粥把橡皮筋和发卡递给他:“爷爷梳的小辫儿最好看了。”

        陆怀柔接过了梳子,捞起了陆粥粥柔顺的长发。

        她的头发是他从小梳大的,从童年时候的羊角辫、再到青春时期的马尾辫。

        而此刻,陆怀柔嘴边衔着皮筋,给她挽了一个精致的发髻,盘在脑后。

        看着镜子里端庄而温柔的女孩,他心里略有些感伤。

        嫁女本是一件高兴的事,但是不舍的情绪完全冲淡了喜悦,就像当初把陆雪陵嫁出去,他也很难受。

        “粥粥,以后景绪要是欺负你,你告诉爷爷,爷爷永远给你撑腰。”

        “嗯!”

        父母准备着要离开了,陆怀柔牵着陆粥粥的手走到客厅里。

        景绪看着妻子的发髻盘在头上,眸子里泛过一丝光亮。

        陆怀柔牵着女孩走到他面前,将她的手郑重地交到了景绪手中,说道:“她是我的宝贝。”

        景绪知道,这几个字沉甸甸的重量。

        陆怀柔对她付出了全部的爱,此刻让他交出自己的宝贝,是怎样的切肤之痛……

        “爷爷放心。”他紧紧地牵着陆粥粥的手:“我会对她好。”

        一生一世……

        一家人离开之后,陆粥粥去洗了澡。

        朦胧的水雾弥漫着,陆粥粥站在镜子前,打量自己。

        她穿的是蒋清霖送的新婚之夜性感吊带小睡裙。

        蒋清霖死不正经,这条睡裙也是她千挑万选,叮嘱陆粥粥,新婚之夜一定要穿着。

        陆粥粥不想辜负闺蜜的心意,所以穿了这条裙子,但是这裙子也实在是……

        她都不敢往下看,心跳加速,脸颊也挂了绯红。

        她在裙子外面套了一件薄薄的丝绸小披风,走了出去。

        景绪正在铺床,红色的床单被套喜气洋洋,绣着金色的龙凤和鸣。

        他随意地问:“你喜欢睡左边还是右边?”

        陆粥粥坐到他身边,紧张地说:“我喜欢睡中间。”

        景绪叠被的手微微一顿。

        他已经看到了她身上这件睡衣的风光。

        “睡中间,是要把老公赶到床下睡吗?”他用鼻翼轻轻蹭了蹭她的脸蛋。

        “随便你睡哪里。”

        陆粥粥说着,害羞地钻进了被窝里。

        景绪看着小姑娘露出一截白皙漂亮的脚踝,他握住脚踝,轻轻往外面拉了拉。

        随即,陆粥粥听到了解皮带发出的金属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