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90章 番外.终  她是我的宝贝。

第90章 番外.终  她是我的宝贝。

        昨晚,窗外刮了一夜的风。

        景绪睁开了眼睛,怀中的娇妻还在熟睡,白皙的皮肤漫着一丝□□人的粉,眼角挂着残留的泪痕,是昨天晚上留下的。

        他第一次知道,女孩子在快乐的时候,竟也会哭,细细碎碎的呜咽声,快要把他的心都搅烂了。

        想到昨晚,景绪满心柔软,扯来纸巾将女孩眼角的泪痕擦拭干净,然后轻轻下床,把满房胡乱丢弃的衣服收拾干净,还有地上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方形的小薄片包装袋,也都扔进了垃圾桶……

        陆粥粥睁开眼,身边男人已经早起了,没有叫醒她,纵着她一觉睡到了中午。

        陆粥粥伸了个懒腰,满室狼藉已经被收拾过一遍,阳台上的薄荷草也浇过了水,翠绿袭人。

        她坐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慵懒的自己。

        昨晚几乎没怎么睡。

        男人时而温柔,时而野兽,攻城掠地。

        她毫无招架之力,颈子上也遍是粉嫩的痕迹,触目惊心。

        她给自己穿了一件高领的毛衣,遮住了脖子上的“小草莓”。

        走出卧室门,她的腿几乎都在打颤……

        后劲儿也太强了吧。

        开放式厨房里,景绪穿着小碎花的围裙,已经在做饭了。

        他明明一夜都没睡,怎么精力还这么好啊。

        陆粥粥得出结论――

        男人真是恐怖的生物。

        “醒了。”景绪指了指桌上的杯子:“蜂蜜水,喝光。”

        陆粥粥听话地端起水杯,见他朝自己走来,本能地往后靠了靠,避开他。

        昨晚之后,她居然都开始有点怕他了!

        景绪注意到小姑娘的动作,眼角勾了勾,问道:“怕我?”

        陆粥粥喝了一口蜂蜜水,略带埋怨地说:“让你欺负我。”

        “我欺负你?”景绪觉得冤枉,走到她身边,轻轻揽着她的腰,在她耳畔小声道:“是谁一边哭着,却还不让我出去。”

        陆粥粥脸颊一红,连忙捂住他的嘴:“不准讲了!”

        羞不羞呀!

        景绪顺势轻轻吻了吻她的手背。

        面前娇滴滴的妻子,是他全部欲念的所在,也是他的信仰……

        婚礼在海边举行,陆粥粥邀请了儿时的伙伴和大学的姐妹们,包机请她们过来参加婚礼。

        天空湛蓝澄澈,海风温柔,白色的贝壳和小白花架装饰着简易的礼堂。

        陆粥粥穿着洁白的婚纱,踩在松软花毯上,由陆怀柔牵着她的手,将她正式交到了景绪的手上。

        婚礼的仪式走的是最简单风格,誓词,交换结婚戒指,然后拥吻。

        面前的男人,西装笔挺,神情严肃而虔诚地完成了每一项步骤,即便是最后的拥吻,都是那样的认真。

        这是他心心念念了好多年的女孩,是她将要守护一生的妻子……

        陆粥粥留校直博,进入了学校的生科研究院工作,这个研究院是国内最顶级生科研究所,能进入到这里面工作的人,称一声“科学家”也不为过了。

        陆怀柔满心期待着陆家能出一个科学家,没想到还真让他实现了这个愿望。

        现在孙女和孙女婿也搬到了陆宅。

        他退休之后,每天养养鱼,种种兰花,晚年的生活过得是逍遥自在。

        锻炼是他坚持了很多年的习惯,他知道终有一天会离开他的姑娘,但是他要尽可能推迟这一天的到来。

        后来,他如愿以偿地迎来了自己的曾孙和曾孙女,就宛如当年的他和陆雪陵般,一对漂亮的双生子娃娃。

        生活也越发热闹了起来。

        双生子男孩随景绪姓,名叫景崎;陆家偏宠女孩,所以女孩随陆姓,名叫陆喃喃。

        俩孩子从小在陆宅长大,家里那位时而严肃时而温柔的曾爷爷,一直陪伴着他们成长。

        陆怀柔老来多健忘,时常拉着小喃喃的手,叫她小小陆。

        小姑娘蹲在花园里挖蚯蚓,一脸脏兮兮的泥巴,回头冲陆怀柔道:“曾爷爷,我不是小小陆,我是小小小陆。”

        “陆粥粥!你又把我的兰花撅根了!是不是想挨打!”

        “曾爷爷,我是喃喃呀,妈妈还在上班,晚上才回来。”

        陆怀柔盯着她看了好久,恍然间才有些明白。

        景崎他察觉到似乎不妙,走到葡萄架下,问道:“爷爷,您还认得我是谁吗?”

        陆喃喃笑话他:“哥,你傻了,爷爷怎么会认不得你,上午他还给咱们做了面条呢!”

        陆怀柔冲景崎喊道:“你这小子,怎么又来我们家了。一天到晚都缠着我们家粥粥,等着吧,我早晚搬家!”

        陆喃喃这傻丫头咯咯地笑了起来:“曾爷爷,这是哥哥呀!”

        “一天到晚哥哥、哥哥,他算你哪门子哥哥。”

        景崎察觉到不对劲,赶紧给陆粥粥打了电话:“妈,曾爷爷好像不太对劲,你赶紧回来吧。”

        陆粥粥接到景崎的电话,吓得手都在抖,景绪开车接到了她,十万火急地赶回去。

        一路上,她都在抹眼泪,哭得跟个小孩似的,车还没停稳,她便匆匆跑了下去。

        景绪连忙追上去,说道:“乖乖,你冷静点,爷爷怎么大年纪了,身体一直康健,无病无痛。所以无论发生什么,都是上天给予的最好安排。”

        她蜷在他怀里,抽泣着说:“可陆粥粥不能没有爷爷。”

        就在这时,房间门忽然打开了,陆怀柔站在他们面前,一脸冷漠地说:“你们,在干啥?”

        陆粥粥眨巴着惺忪的泪眼,一脸懵逼地望着陆怀柔:“爷爷……你……没事啊?”

        “我能有什么事。”

        陆怀柔将陆粥粥拉进屋,然后用毛巾给她擦了擦满是泪痕的脸蛋,嘴里叨叨道:“一天到晚都在外面野,骂你两句就给我哭,我还管不了你了。”

        陆粥粥不解望望自己的一双儿女。小孩子靠在墙边站着,冲陆粥粥不住地做着手势,示意曾爷爷有些奇怪。

        陆怀柔用毛巾给陆粥粥擦了脸,然后又给她梳头扎辫子:“晚上吃什么?”

        “晚上吃……”陆粥粥说:“爷爷,我让景绪做饭吧,您休息就好了。”

        “谁?”

        “景绪。”

        “哦,隔壁那小屁孩,他能做什么饭。”

        陆粥粥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回头看了看陆怀柔。

        “别动。”他继续给她扎着辫子:“我在网上新学的,你扎着辫子去学校,小朋友肯定羡慕。”

        陆粥粥指了指墙边俩小孩,问道:“爷爷,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不是你同学吗?”

        陆粥粥眼底盛了眼泪,又指了指自己:“那我……我是谁?”

        “小小陆,你又在跟我开什么玩笑?好玩吗?”陆怀柔给陆粥粥扎了个小辫子,然后去厨房忙碌:“那还是吃面条吧?”

        “昂,好。”

        景绪走过来,轻轻将她抱在怀里。

        陆粥粥问他:“哥哥,这难道最好的安排吗?”

        “是。”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记粥粥。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

        两位小朋友赶紧走进厨房里――

        “曾爷爷,我们来帮您!”

        “你们谁啊?”

        “我们粥粥同学呀!我叫奥特曼,她叫小猪佩奇。”

        陆怀柔笑了,从包里摸出巧克力糖,递到俩小孩手里:“奥特曼,佩奇,跟我们家粥粥好好相处,爷爷就请你们吃糖。”

        “我要吃糖!”

        俩小孩从陆怀柔手中接过了巧克力糖,吧唧吧唧地吃了起来。

        陆怀柔叮嘱他们:“吃了我们家的糖,以后你们就要多让着我们家粥粥一些,知道吗?”

        陆喃喃道:“曾爷爷,你对粥粥小朋友可真好呀。”

        “那可不。”陆怀柔望了陆粥粥一眼,骄傲地说――

        “她是我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