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武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圣母宫中拜圣母

第三百六十二章 圣母宫中拜圣母

        怎么办?云上等!挺急的!

        天庭云路上,卞庄表面带着和煦的微笑,不断用自己富有磁性的男低音,对那位明显不感兴趣但还是耐心听着的仙子,滔滔不绝说着一些天庭趣事。

        实际上,卞庄心底在疯狂抓挠,各种惴惴不安,几欲两股战战。

        他还是个刚修行几千年的人族小天仙,怎么就被牵扯到这种大事中了?

        这女仙直接报上圣人之名时,身上出现了一缕圣人道韵。

        卞庄仿佛看到了一颗红绣球,在眼前轻轻摇晃……

        卞庄顿时明了,这女仙是代表圣人的‘使者’!

        按天庭的规矩,圣人弟子可以随便拦,但代表圣人传旨的‘使者’,却是万万不可阻拦,他们直接代表了圣人!

        确认这仙子身份的瞬间,卞庄笑容僵硬时,其实想到了很多……

        水神大人半个月前刚阴了妖族一把,灭了数十万妖族,更是杀了一批从上古存活下来的妖族高手。

        洪荒皆知,女娲娘娘上古时,与其兄长伏羲游历洪荒,被当时刚建立妖族天庭的妖皇,邀请加入了妖族,算是妖族客卿之职。

        妖族被人族掀翻后,妖族至宝招妖幡就落在了女娲娘娘手中,女娲娘娘也出面维护过妖族,被妖族奉为最大的靠山!

        这个时机,这个点,女娲娘娘派人来招水神大人过去……

        ‘水神这一去,说不定就回不来了哇!’

        他卞庄现在的一切都是怎么得来的?不都是水神给的!

        做仙要知恩图报,这种时刻,卞庄也只能尽自己之力,帮水神一把。

        咋帮?

        还能咋帮……

        卞庄笑道:“仙子看,这片豆田,就是末将曾耕种之地,如今长势也是颇为喜人。”

        “将军,这里当真是去水神府的路吗?”这女仙皱眉问。

        卞庄道:“当然是,咱们过了前面那里,再往前飞,就能找到水神府了……

        仙子可知,前方是什么地方?”

        “将军,我还是认字的,”这女仙正色道,“此地乃太清圣人老爷化身太上老君的兜率宫。

        今日我有圣命在身,不便前去拜见。”

        “仙子好见识!”

        卞庄竖起大拇指赞叹一句,朗声道:

        “圣人娘娘召水神过去!是大事!可不能多耽误!

        仙子请,咱们很快就能到水神府了。”

        言罢,卞庄还故意驾云在兜率宫前逛了一圈,才带着那仙子拐了弯,朝水神府而行。

        这已经是他卞庄能临时想出来的唯一妙计了。

        刚才一同守门的天将,想必已经赶到了凌霄宝殿……

        故意绕路兜率宫,既能通知大法师或者人教其他高人一声,也能争取足够多的时间,让其他天将将此事禀告给玉帝陛下!

        这,就是他天河水军副统领的,一点小机智。

        又行片刻,水神府遥遥在望。

        那圣母宫来的女仙轻飘飘地道了句:“将军,这位水神在天庭威望如此之高吗?”

        卞庄怔了下,笑道:“水神大人自然……”

        “将军其实多虑了,”女仙柔声道,“我家娘娘差我过来请水神过去,如何能瞒得过太清老爷?”

        “这个……”

        女仙继续笑道:“将军重情义,倒也令人钦佩,只是,还请速速带我去见水神吧。

        若是怠慢了娘娘交代的差事,这可是对圣人不尊。”

        “哎,是,是,咱们这就去,马上就到。”

        卞庄擦擦额头冷汗,也不敢多搞事了,驾云径直朝水神府而去。

        与此同时……

        小琼峰,丹房外。

        乾坤出现微微波痕,一张太极图虚影缓缓凝出,玄都大法师漫步而来。

        “睡着了?”

        大法师皱眉看着躺在摇椅上的李长寿,也略微有些为难。

        大法师自然知道,李长寿此前因爆破妖升山心力憔悴。

        ——毕竟通过太极图看了几天天庭大战妖族的‘直播’。

        此时李长寿还在休息,但圣人娘娘派来的仙子已快到水神府……

        若是让圣人娘娘的使者等着李长寿睡醒,那太失礼了些。

        “长庚……长寿?”

        睡着的某人毫无回应。

        大法师微微一笑,本打算多喊他几声,突然想到了点什么,袖口飞出一把三寸长的小剑,对李长寿手背轻轻扎了过去。

        若是这小剑扎到了,那他可就找到机会,好好说教说教这个准师弟了!

        那小剑之上绽放出少许锋锐,只是扎疼李长寿的程度,但当小剑飞到李长寿身周三尺范围……

        “谁!”

        李长寿双眼猛地睁开,身形唰的一声消失不见!

        小琼峰开始猛烈震颤,浩瀚的五行灵力在山体中运转,一座座阵基瞬间被点亮,十八道杀阵、三道困阵同时开启!

        再看大法师身周,一抹道韵流转,将从四面八方激射而来的‘物件’停顿住。

        这些物件包括但不限于:

        数十把淬了毒的各类利刃、几张紫黑色的超品引雷符、三颗品字形飞来的爆裂金丹、十多只微型阵基……

        甚至,丹房顶部凭空出现一只三丈长、三尺宽的漆黑圆筒!

        圆筒之上密密麻麻的符箓依次被激发,其内蕴含的雷暴之力飙升,圆筒那黑洞洞的炮口,已对准了丹房前负手而立的身影……

        “这?”

        大法师也是瞪圆双眼。

        那漆黑圆筒上的禁制一停,正震颤的小琼峰立刻归于安宁,山体内的浩瀚灵力迅速归于平静,收放自如。

        显然,李长寿已清醒了过来。

        他在十多里外一处树洞中探了个头,有些无奈地看向了丹房处的大法师,赶紧驾云飞回去。

        李长寿做了个道揖,低声道:“大法师,这个……

        弟子反应过激,大法师您别介意。”

        大法师沉吟几声,道:“这是我无故试探在先,还要让你重新再布置一次。”

        “不碍事不碍事,大多都能重复用……”

        “不过长寿,嗯,师弟。”

        “嗯?您说。”

        大法师皱着眉,凝视着面前的李长寿,问出了来自元神深处的疑惑:

        “你这是,为自己设想了多强的死敌?”

        李长寿正色道:“弟子只是将此时弟子能做到的布置,都用心做了一遍,有备无患,才可安心修行矣。”

        大法师笑着摇摇头,“当真是……也罢,先随我来。”

        棋牌室那边,酒玖、灵娥正急匆匆飞来;

        大法师直接出手用仙力裹住李长寿,借太极图威能离了此地。

        行走虚空,漫步乾坤。

        大法师刚想说正事,却突然回过神来,瞪了眼李长寿。

        刚才那句话的意思,莫不是若这家伙实力足够,连圣人、天道也会划为假想敌?

        李长寿小声问:“大法师,怎么了?”

        “没……

        圣母娘娘派人喊你去圣母宫中,我特来提醒你一声,免得冲撞了圣人。”

        李长寿眉头轻皱,低声喃喃:“圣人娘娘这般早就下场了?这未免有些于理不合……”

        “莫要胡乱揣摩圣人心意。”

        李长寿略微思索,向前走了两步,问道:

        “大法师,嗯,师兄,您是天地间最早的那批人族?”

        大法师刚想点头,突然在李长寿平静的双眼中,读出了一点……

        套路的味道。

        ……

        片刻后,天庭水神府前。

        卞庄带着那圣母宫来的女仙刚到此处,水神府大门打开,其内走出了两道身着道袍的身影。

        左侧那青年道者自然就是大法师,右侧那白衣白袍的白发翁,便是李长寿以本体施展化形术、障眼法,又物理变装术后的模样。

        李长寿思路十分清晰,若是用化身去见圣人娘娘,或是直接将真身套在化身内,都不算稳妥,倒不如用这般方法。

        若是圣人娘娘怪罪这事,李长寿就立刻解开化形术、障眼法,恢复成……

        人教小法师的模样。

        那仙子向前,对大法师欠身行礼,口称师兄,又对李长寿笑道:

        “这位就是水神?

        娘娘有请,不知水神是否得空,随我去圣母宫中一趟。”

        “娘娘相召,自当相从,”李长寿拱拱手,“劳烦仙子引路。”

        “请您随我来吧,”这女仙取下云鬓上的玉钗,对着侧旁轻轻一划,做出了一只精致的云舟,欠身请李长寿上船。

        一旁大法师开口道:“我修行多年,一直未曾去圣母宫中拜见圣母,这次刚好有机会,不如一起同去吧。”

        言罢,一步迈到了那木舟上。

        女仙轻轻眨眼,笑道:“玄都师兄当真对水神在意的紧呢。”

        而后她并未说什么,站在云舟前端,手提一盏宫灯,驾舟飘向东天门。

        临走前,李长寿还对卞庄温声道了句:

        “将军辛苦。”

        卞庄连忙抱拳行礼,在大法师面前,大气儿都不敢出……

        云舟还未离开天庭,东木公匆匆赶来,取了两只礼盒给了李长寿,言说这是玉帝陛下给圣人娘娘的赠礼,让李长寿一并带上。

        那圣母宫中来的女仙如何不懂?

        大法师相随,东木公赶来,都是人教与天庭在表态力挺水神……

        她只是含笑不语,并未多说半句。

        云舟顺利驶出东天门,飞速就不断窜升;但云舟总体十分安稳,半点风声都无。

        李长寿与玄都大法师一路闭目养神,也未互相传声;具体该如何应对,在他们赶去水神府时,都已商议妥当。

        按道理来说,圣人娘娘既然‘请’自己过去,定不会为难,顶多是言语告诫。

        但李长寿就怕圣人娘娘‘不按常理出牌’。

        以防万一,请大法师陪着自己一同过去,总归是多了一道保险。

        这云舟极快地飞到东海之东,又沿着天柱向上疾飞,冲入了迷蒙云雾。

        转眼间,他们飞出了这片天地,飞到了无尽虚空;云舟又朝着某个方向疾驰了半个时辰,这才开始缓缓减速。

        只是这半个时辰,他们已离开五部洲不知多少万里。

        这女仙手中的宫灯已亮了起来;

        忽见夜空中一颗星辰闪烁,云舟便朝着这颗星辰赶去。

        离近了看,这星辰竟是一座门户,在云舟飞来,将云舟直接‘吞’了进去……

        “玄都师兄,水神,已到了圣母宫中。”

        女仙轻声道了句,李长寿与玄都大法师睁开双眼,入目便是一片闪烁着七彩霞光的云海,一片宏伟的宫殿群飘浮于云海各处。

        女仙继续驾云舟而行,穿梭于各处宫殿宝塔之间。

        此地宛若一处小世界,五行完备、阴阳共生,云海之中有神鸟遨游,各处建筑都可见众多仙子修行、嬉闹的倩影。

        法师与李长寿也已站起身来,欣赏着圣母宫中的景色;

        自然,有些仙光氤氲的宝池,他们两个男炼气士也不便多看。

        当这艘云舟,自此地最宏伟辉煌的金色宝殿路过,大法师就传声道:

        “应当无事,圣母若要因为妖族之事责备你,便会在这座殿内召见。”

        李长寿心底紧绷的弦稍微放松了一丢丢,但总体依然高度紧张……

        不多时,周遭传来轻微的水声。

        云雾渐渐退去,这云舟不知不觉间已行在了一片静谧的水潭上,在水面惊起了细细的涟漪……

        这湖不知边界,这水不知深浅,它就如同一面宝镜,倒映着一片璀璨的星河,让人道心格外宁静。

        前方出现了小小的岛屿,李长寿抬头看去,岛上的那座阁楼飘出淡淡玄妙轻灵的道韵,让他忍不住想参悟一二……

        圣人之居所,果真不凡。

        云舟停下,女仙引着三人上岛,有蜿蜒的玉石阶梯通往岛中的阁楼。

        大法师走在前方,李长寿跟在其后,目不斜视、呼吸平缓,又突然发现,这岛屿便是一整块极品仙灵玉雕琢而成……

        总算,行到那雅致的阁楼前,带他们来此地的女仙柔声道:

        “启禀娘娘,水神已到了。”

        大法师立刻主动做道揖,朗声道:“弟子拜见师叔!”

        李长寿也跟着做了个道揖,沉声道:“弟子拜见师叔。”

        忽听门内传来一声轻笑,有一种难以描绘其万一的嗓音传出,似空灵空幻,又似仁爱慈祥,初听便觉得那般温柔,却又蕴着无尽的威严。

        圣人娘娘说的是:

        “玄都去别处玩耍,吾只见水神一人。”

        玩……耍……

        大法师却是毫无脾气,笑道:“弟子遵命。”

        那女仙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大法师又从岛上走了回去,上了那云舟,迅速飘远。

        李长寿:……

        圣人娘娘,这是几个意思?

        难不成真的要自掉身价,与自己谈妖族之事?这不合逻辑,也完全说不通。

        仿佛是看透了李长寿所想,阁楼中,那般玄妙的嗓音再次响起:

        “不必担心,今日请你过来,并非是为妖族。

        妖族本为万灵联合拼凑而成,吾的本族为远古先天生灵,如今妖族中,与吾关系深厚者早已烟消云散。”

        李长寿眉头轻轻舒展,心底却是更加纳闷。

        圣人为何……

        主动会对自己解释这些?

        莫非是有更深的算计?可圣人之能,又会算计他什么?

        “谢老爷指点迷津。”

        又听阁楼内传来这般话语:“水神,吾有三问,想请你解答。”

        李长寿保持着做道揖的姿势,道:“请老爷赐题。”

        于是,那玄妙的嗓音再次响起,这次似乎多了少许玩味:

        “柯镇恶的妹妹,不应是叫韩小莹吗?为何会是柯乐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