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武侠小说 - 我修炼开了外挂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舔狗弟弟

第六章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舔狗弟弟

        周恒念头一动,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张闪烁着银光的纸页。

        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图画。

        这是先前他开福袋抽到的武功——

        独孤九剑!

        破剑式!

        可破解天下各门各派的剑法!

        这门武功在周恒前世可是大名鼎鼎。

        他小时候还拿着树枝比划过,就是有的动作难度太高,做不出来。

        比如那个拿着剑从天上直直冲下来的动作……

        说多了都是泪。

        当然,在这个武道可通仙神的世界,独孤九剑肯定是达不到破尽天下武功的效果,但在六品之前的下三品层次,应该颇有用处。

        先前开福袋抽到“破剑式”时,他就想研究一下要怎么修炼,只是被接下来一连串的事情耽误了。

        现在终于清净下来,有时间好好参悟这门武功。

        周恒将注意力集中到那张纸页上,一字一句地阅读,仔细揣摩那些招式图画,专心致志地参悟。

        可这门武功实在玄奥,又隐含“易理”,本质上又是七品武功,对于周恒这样尚未入品,又没有“易学”基础的人来说,实在有些困难。

        先前得到的可分配熟练度又只限九品,不适用于八品武功。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

        “您正在参悟《独孤九剑之破剑式》【八品】真传秘籍,熟练度+0.001。”

        “您正在参悟《独孤九剑之破剑式》【八品】真传秘籍,熟练度+0.002。”

        “您正在参悟《独孤九剑之破剑式》【八品】真传秘籍,熟练度+0.001。”

        熟练度开始细微地上涨!

        周恒的眼睛顿时一亮,只觉原本看不懂的地方开始有了些许领悟,只要他持续参悟,迟早能够学会这门武功!

        只要努力,就会有收获?

        这真的是开挂啊!

        他心里欢喜万分,精神大震,继续专心致志地参悟学习。

        “您正在参悟《独孤九剑之破剑式》【八品真传秘籍】,熟练度+0.003。”

        ……

        “您持续参悟武功真传秘籍,触发‘天道酬勤’奖励,对《独孤九剑之破剑式》【八品】的领悟大幅提高,熟练度+0.1。”

        ……

        “您持续参悟武功真传秘籍,触发‘天道酬勤’奖励,对《独孤九剑之破剑式》【八品】的领悟大幅提高,熟练度+0.12。”

        ……

        终于,不知过去多久。

        周恒听到了如同天籁一般的提示声。

        “恭喜您!对《独孤九剑之破剑式》【九品】的熟练度达到1,正式学会这门武功!”

        【八品】破剑式:初级(1/1000)

        他终于真正掌握了“破剑式”!

        这个时候,他整个人心神都得以放松,抬头看向周围,发现东方已经吐白,天已蒙蒙发亮。

        自己竟是在外面站了一晚上。

        不过,能够学会一门八品剑法,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而且,周恒的收获也不止是学会的独孤九剑,同时他还感觉自己对秋雨十三剑的领悟也增进了不少。

        毕竟,独孤九剑本就是通过穷尽对方招式变化,看出其中破绽,以此来乘虚而入,后发先至,克敌制胜的剑法。

        其中蕴含的剑理与变化,本就可适用于许多剑术。

        于是,紧接着又是一声提示!

        “恭喜您!习得武功《独孤九剑之破剑式》【八品】,自动提升低品同类武功熟练度,《秋雨十三剑》【九品】熟练度+3500!”

        【九品】秋雨十三剑:高级(500/4000)

        这高品武功对低品武功带来的加成未免也太夸张了!

        周恒目瞪口呆。

        同时又在心里感谢了一番孙正峰的八辈祖宗。

        谢谢啊!

        ……

        而在不久前,夜幕之下。

        偷袭周恒不成,还即将会被感谢八百祖宗的孙正峰,回到了黄桐府城的北区。

        这里属于繁华区域。

        住在这里的多是富贵人家,宅院也颇为豪华。

        每一座宅子的价格,都够周恒不吃不喝攒个几百年钱。

        孙家就是这里有名的大户人家。

        一身夜行衣的孙正峰蒙着面从后门溜进了孙家宅院,当他来到宅院里的时候,身上的夜行衣已经换成了正常的青袍。

        他三十多岁的样子,皮肤白皙,五官柔和,看起来根本不像个剑客,更像是个书生。

        若是周恒和林苍在这里,便能一眼认出此人正是先前他们在翠香楼时,见到的那个脸色很差似乎要去上茅房的人。

        孙正峰走过长廊,来到了一间厢房。

        这间厢房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剑器。

        长剑、短剑、大剑;

        铁剑、铜剑、木剑、玉剑……

        孙正平坐在房间面的一张桌案前,他二十多岁年纪,容貌英俊,一身白衣,白玉冠束发,十分潇洒,正在细细擦拭一柄长剑。

        就像是在抚摸少女的肌肤。

        “二弟,你还是这样好剑啊。”

        孙正峰走进这件厢房,直接坐在了孙正平的对面,笑道:“过两天你和隆兴武馆的周恒有一场比试,对吧。”

        “只是一个山里走出来的泥腿子而已,居然还劳大哥你挂心了?”孙正平淡淡道,依旧在擦拭剑锋,头也不抬,看都没看孙正峰一眼。

        “我用秋雨十三剑试了他一招,还是偷袭。”孙正峰笑道:“他躲过去了,我这个九品武者用圆满的秋雨十三剑偷袭,他毫发无伤。你连九品都不是,在公开比试里,你真能赢他?”

        “你想说什么?”孙正平放下了手里的剑,抬头直视孙正峰。

        “我想说什么?”孙正峰忽然咧嘴一笑,站起来道:“我想说你不如他,你堂堂孙家二少爷,连一个山里走出来的泥腿子都不如!废物!”

        “你说我是废物!?”孙正平猛地站了起来,咬着牙道:“我九岁习武,十九岁秋雨十三剑达圆满之境,有望在三十岁前踏入九品,你一个快四十才九品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废物!?”

        “你为了一个女人,居然要去接只有十两银子报酬的差事,还是给人作临时护卫!我们孙家的脸都被你丢干净了!你这不是废物是什么?”

        孙正峰指着孙正平的鼻子寒声道:“王家那个女人就是在吊着你,看不懂吗?十两银子招临时护卫,不就是想让你做免费劳力吗?”

        “你不懂,她不是那样的人!”孙正平摇头,沉声道:“我知道,这是她对我的考验,你是不会明白的!”

        “操你大爷的!脑瘫!”孙正峰骂了一句,但话已出口又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无奈只好拍了拍桌子,冷哼道:

        “孙正平,你知道吗?现在就连隆兴那破武馆的学徒都看不起你,觉得你不是那周恒的对手,我怕劝你尽早放弃,别去丢人现眼了!”

        “我会不是一个泥腿子的对手?!”孙正平的声音忽然拔高。

        “呵,还不服气?其实你应该感到庆幸。”孙正峰冷笑道:“要不是那小子实力还不错,我会当场杀了他,然后易容成他的样子,到时候和你比试的就是我了!

        “到时候我就会以周恒的身份做王家小姐的临时护卫,你猜猜那个时候,你心心念念的王姑娘还会想着你吗?

        “说不定你以后还得叫她一声嫂嫂!”

        “住口!”孙正平气的额头青筋涌动,咬牙切齿地说:“好,好,好!

        “我会在比试上亲手杀了那小子!

        “我会证明你的判断是错的!

        “我会让王姑娘看到,我孙正平有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