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武侠小说 - 我修炼开了外挂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邪物

第十二章 邪物

        居然有三个福袋!

        虽然只是铜福袋,但还是让周恒感到惊喜。

        福袋这东西固然是品质越高越好,可终究是看运气的,只要运气好铜福袋也能抽出破剑式这样的神技来!

        同时周恒心里也在思索福袋掉落的机制。

        “似乎是和对手的实力层次有关。

        “先前我勉强胜过林师傅的时候,评价是‘势均力敌的对手’,奖励了一个银福袋。

        “而这次胜过孙正平,却只是‘平平无奇的对手’,奖励了三个铜福袋。

        “如此说来,可能还有其他评级,会奖励一个铜福袋,三个银福袋,甚至金福袋。

        “击败的对手实力评级越高,掉落的福袋品质应该也就越高。

        “嗯,这是符合逻辑的。”

        周恒这边欣喜万分,孙正平那边却是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自我怀疑当中。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我,我居然就这样输给了一个山沟里走出来的泥腿子?

        “这不可能啊,我是孙家的二少爷,合昌武馆学徒们的大师兄,一门九品剑法圆满,有望三十岁前踏入九品的天才!

        “怎么会输给这样一个泥腿子?

        “不,这不可能!

        “难道要让这个家伙去保护青青小姐,任由他们亲密接触吗?”

        孙正平的思维不由自主地开始发散,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幕幕让他悲痛欲绝的画面——

        周恒护送青青小姐回乡,一路上多次遇到险境,他得以英雄救美,于是博得了美人芳心,让青青小姐以身相许,待回到黄桐府城,两人便成亲拜堂,洞房花烛夜……

        十个月后两人的孩子出生,和和美美,而自己只能独自站在阴冷的寒风中,看着这幸福的一家,这是何等的凄凉?

        孙正平想着想着就哭了起来,只觉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居然被一个山沟里跑出来的泥腿子弯道超车!

        该死!

        该死啊!

        “不!怎么可能这样,怎么能这样?”

        孙正平忽然怒吼起来,心里对王青青的爱慕之情在这一刻都化作了对周恒的愤恨,咆哮道:“我不能接受,决不能接受啊!”

        周恒见孙正平骤然暴怒,当场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了几步,低声道:“哎哎,我说,你没事儿吧,不就是输了一场吗?

        “何必这样要死要活的,人生路还很长,你以后还是有机会的,这要是把自己给气死了,可就没有以后了。”

        “你这个泥腿子有什么资格说教我?!”孙正平咬牙切齿地看着周恒,满脸的愤怒与恨意,双眼都变得血红。

        噫!?

        血红??

        周恒看到孙正平的眼睛不由一愣,他发现孙正平的眼睛似乎是真的变红了,并不是充血,而是真的在闪烁血红色的光芒!

        一股浓烈到极点的杀意,以及无比诡异的邪门气息从孙正平的身上释放了出来,甚至凝聚成了一缕缕黑紫色的烟气,从他的身上冒了出来。

        孙正平的皮肤开始泛起青黑色,上面甚至出现了一条条干裂的缝隙,里面流出了粘稠的紫色液体!

        他竟是变得都不怎么像人了!

        咔嚓咔嚓!

        忽然之间,孙正平的脖子处响起了刺耳的开裂声!!

        下一瞬!

        他的脑袋就像是被无形的手提了起来,硬生生地被一股力量从脖子上被拔了出来,还带出了一根血淋淋的脊椎骨!

        紧接着,这根脊椎骨的关节上竟长出了一根根虫脚般的东西,它们凭空挥舞着,让孙正平的这颗脑袋飞在空中!!

        这让它看起来就像是一条长着人头的血色蜈蚣!

        如此诡异惊悚的场景,当场就让擂台下围观的人们昏死过去大半。

        近距离直面这怪物的周恒更是感觉头皮发麻。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啊啊啊!死死死死!!”

        人头蜈蚣发出了孙正平的声音,同时它的嘴巴两侧忽然裂开一直延伸到后脑,就像是脑袋从嘴巴这里分成了两半,并且上下全都长了牙齿,不断开合着向周恒冲了过去!

        “这特么!?”

        周恒连忙闪身躲开,只觉自己脑袋嗡嗡直响,视线都有些模糊,这人头蜈蚣似乎还有无形的精神冲击。

        铮!!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剑鸣传来,如鹤唳九霄,响彻天际,让周恒有些昏蒙的感知顿时变得清醒过来。

        随即就见一道剑光好似自天外飞来,凌空斩落!

        这是一柄长剑,瞬间就刺穿了孙正平的脑袋,从头顶插进去,从嘴巴里插出来,把这条人头蜈蚣钉在了擂台石板上。

        “啊啊啊!”

        孙正平的脑袋惨叫了几声,脊柱骨扭曲翻腾了一会儿,上面长出来的数十条虫腿便停止不动,他眼里的血红光芒也黯淡下去,再也没了声息,彻底死了。

        可那一双眼依旧圆睁,依旧狠狠地盯着周恒,死不瞑目,异常惊悚。

        周恒长舒了一口气,面对这种诡异的怪物,他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还好有人出手相救。

        不过这道剑光是谁斩落下来的?

        这么厉害!

        “您观看程绛简施展武功《星斗落仙式》【宗五品】进行攻击,心中浮现出了一股莫名的体悟,熟练度+0.0000001。”

        周恒有点懵。

        这样也行?

        可这熟练度未免也太搞笑了……百万分之一啊。

        有和没有没区别。

        只是,这居然是宗五品的武功,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高品阶的武功。

        ——中三品和上三品的武功通常都是有统一前缀的,例如“秘六品”、“宗五品”、“绝四品”等,且都有特殊的含义,不会像下三品这般只有数字。

        当然,能使用宗五品武功的人,并不一定就是五品宗师,尤其是招式方面,就算只是九品,都有机会学会宗五品甚至绝四品的武功。

        不过,看这一剑的威力,出手之人恐怕至少是八品,甚至七品。

        “你没事吧。”

        忽然,轻柔悦耳的女声传来。

        周恒抬头往声源看去,只见一道窈窕倩影自不远处的阁楼顶上飘然而下。

        她一身白色劲装,身形高挑修长,乌发梳成马尾,英姿飒爽。

        可惜脸上戴着面具,看不到容貌。

        这面具是通体白色为底,由金色的花纹绘成脸谱,好似戏台上的富贵人物。

        周恒只是略微打量,并未细看,在女子落下之后,便拱手行礼,道:“多谢姑娘出手相救,我没事。”

        “分内之事,不必言谢。”女子轻轻颔首,同时抬手一招,竟是将先前斩杀孙正平的长剑隔空摄回手中。

        周恒看的瞳孔微缩,隔空摄物,这至少也是最顶峰的七品武者才能做到的事情,这女子竟是一个七品武者。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或许还不到二十岁,可能是一位少女。

        此时,女子环顾四周,最后目光又落在周恒的身上,微笑道:“你尚未入品,居然没有当场昏迷,实属难得。”

        “昏迷?”周恒闻言一愣,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后才醒悟过来,原来擂台周围的人全都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了。

        无论是高台上的王员外和王小姐,还是擂台下、街上、树上,高墙上围观的人们,全都陷入了昏迷当中。

        于鹤也不例外。

        “是被这个东西给吓的?”周恒指了指孙正平的脑袋,疑惑道:“姑娘,可知这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一种邪物,至于具体的情况,我不便说明。”

        女子轻轻摇头,从腰间的锦囊里取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青玉葫芦。

        噫?

        周恒看着女子手里的葫芦,心里惊奇。

        这么小的锦囊袋里怎么掏出来这么大个葫芦?

        难道是传说中的乾坤袋?

        此时,女子已经来到了孙正平的脑袋旁,从青玉葫芦里面倒出一滴清澈的液体,让其落在了孙正平的脑袋上。

        滋滋滋!

        只听一阵阵刺耳的声音响起,孙正平的脑袋上冒起了一股股恶臭的紫黑色浓烟,他瞪着的两颗眼珠忽然从眼眶里滚落出来,后面拉扯出了细长的长有数十只虫足的身躯。

        周恒见状愕然,没想到这恶心的虫子居然还活着,看样子似乎还变成了两个??

        随即,女子手中剑光一闪,直接把这两条虫子的身躯和眼珠斩断开来,两颗眼珠迅速枯萎腐朽成灰。

        而那两条虫子的身躯却是蜷缩起来并亮起了红光,彼此相互纠缠贴近,转眼间就汇聚在一起,凝成了一颗核桃大的丹丸。

        “此人原本是未入品吧。”女子指了指孙正平的尸体,向周恒询问。

        “没错。”周恒点头。

        “他就是吃了此丸,才会拥有九品的实力,同时也被邪物寄生。”

        女子淡淡道,同时一剑斩落,剑锋一道光辉闪过,直接就将这颗药丸化作了尘埃消散。

        “寄生?”周恒闻言惊疑道:“这邪物还能寄生?”

        “邪物的事情我不好多说。”女子摇了摇头,看了看周围,道:“还好这在场的几千人都当场被吓昏过去了,只会把这邪物的出现当做一场梦,不然还真有些麻烦。”

        说到这里女子又对周恒道:“这样的群体昏迷,还有孙正平死亡一事我都会处理好,公子不必担心后续的麻烦,只是我有一事相求。

        “可否请这位公子保守这个秘密?莫要让邪物的事情为人所知。这非常非常的重要,希望公子能够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