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武侠小说 - 我修炼开了外挂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房顶掉下个……

第十四章 房顶掉下个……

        “您正在努力研习医术《通脉顺气针法》【八品】,熟练度+0.01。”

        “您正在努力研习医术《通脉顺气针法》【八品】,熟练度+0.02。”

        ……

        “您正在努力研习医术《通脉顺气针法》【八品】,熟练度+0.01。”

        “恭喜您!持续研习医术触发‘天道酬勤’,对医术《通脉顺气针法》【八品】的领悟大幅加深,熟练度+0.1。”

        ……

        事实证明,医术不是那么好学的。

        整整两个时辰过去,周恒也只是触发了一次天道酬勤,熟练度更是连0.3都不到。

        距离真正掌握这门针法,还是遥遥无期。

        医术:

        【八品】通脉顺气针法:未习得(0.26/1)

        不过,虽然还没学会,但这个时候他已经弄清楚了这门针法的作用效果。

        主要就是用来治疗经脉气血方面的伤病。

        比如什么气滞血瘀、经脉淤塞、劲力运转不通之类的。

        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内伤。

        这对习武之人来说,用处不小。

        当然,周恒也搞清楚了另外一件事情。

        这门医术施针的时候,讲究手足通百骸,也就是说无论病症在哪,都只需要对手足施针即可。

        并不需要脱衣服。

        “果然是玄幻世界的医术,太神奇了。”周恒啧啧称奇,同时心里还有一丢丢小失落,似乎无形中丧失了某种乐趣。

        咣咣!

        就在这个时候,周恒忽然听到屋顶上传来了瓦片碰撞的声音,这明显是有人在上面走动。

        “小偷?

        “太没眼光了吧!

        “宅子都破成这样了还来偷?”

        他心里疑惑,但还是连忙站了起来,一把抄起旁边的钢刀,站在了房间门口。

        准备小偷一进来,就动手将其制服。

        明日绑着送去衙门,说不定还能领点悬赏金。

        可预想中的迷烟、撬门之类的操作并没有发生。

        砰!

        忽然之间,就听一声巨响,周恒房间的屋顶居然直接垮塌了!

        瓦片、檩木、椽板、尘土、砂砾一股脑的掉落下来。

        与这些一起的,还有一个白色的身影。

        正好就掉在了周恒的床上。

        周恒目瞪口呆。

        这什么情况?

        忽然——

        “周恒!?你要死是吧!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在这样明天你就给老子搬出去滚蛋!”

        房东的叫骂声如期而至。

        周恒擦了把冷汗,没敢回应,因为回应的唯一后果就是涨房租。

        他试过。

        这是血与泪的教训。

        而且这次问题好像还挺严重,怎么屋顶都塌了?!

        这掉下来的人是谁啊??

        小偷?

        可小偷不应该是穿夜行衣吗?

        什么时候夜行衣也有白色款式了?

        噫?

        周恒目光忽然一凝,定定看着这个掉在自己床上的身影。

        这衣服的样子和人的身形怎么有些眼熟?

        在这人的旁边,还有一张面具。

        应是摔落的时候从脸上掉下来的。

        这面具是通体白色为底,由金色的花纹绘成脸谱,好似戏台上的富贵人物。

        是白天救他的那个女子!

        似乎是叫程绛简?

        她怎么这样一幅好像是重伤的样子!?

        嘶嘶!

        周恒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酱,惊疑不定。

        这女子是七品顶峰的高手,身上还有六品秘宝,在这黄桐府谁能把她打成重伤?

        既然发现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周恒也没再犹豫,便凑上前去,查看这女子的情况,看自己是否能帮上忙。

        走到近处,周恒才看到这女子,不,应该说是少女,原本藏在面具之下的容貌。

        她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虽然现在脸上沾上了些许尘土,但依旧能看出她的肌肤光洁无暇,眉目精致,清新秀丽。

        整体容貌甚至还在王青青之上,而且更加自然,令人赏心悦目。

        周恒看到这少女容貌的瞬间,甚至当场呆住,表情愕然,他没想到在那看起来有些滑稽的面具下,藏着的竟是这样一张绝美的脸庞。

        更没有想到,先前那一副让人感觉有些清冷,思虑缜密的“神秘女子”,竟是这样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美貌少女。

        她是什么人?

        又发生了什么事?

        他刚才就发这程绛简的身子在微微颤抖,而且脸色惨白如纸,嘴唇有些青黑,就仿佛是中了寒毒一般。

        难道是遭遇了什么实力恐怖的用毒高手?

        可似乎又不太像中毒。

        思索一番之后,周恒还是决定先等程绛简苏醒过来,把情况询问清楚之后再做处理。

        他简单清扫了一下掉落在床上和床边的瓦砾尘土等杂物,给程绛简盖上了一床被子,静静等待她醒来。

        做完这一切。

        周恒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他这两天都没怎么睡。

        就算身强体壮,这样下去也有些扛不住,再加上昨天和孙正平那场比试着实受了一场惊吓,现在真的是有些困了。

        他看程绛简还在昏迷,便自己坐在了椅子上,闭上眼睛开始打盹。

        不知过了多久。

        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映在在周恒的眼睛上。

        让他醒了过来。

        这一睁眼,就看到程绛简坐在自己对面,她没带面具,正在看着自己。

        “啊,姑娘你醒了?”周恒松开了一口气,然后又解释道:“姑娘放心,昨晚我只是给你盖了下被子,绝对没有碰你分毫。”

        对方毕竟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

        这样的解释还是很有必要的。

        “嗯,我知道的。”程绛简轻轻颔首,有些青紫的嘴唇含笑,道:“昨晚我虽然看似昏迷,但实际上只是周身气血滞淤难以动弹,对外界的感知还是清楚的。

        “多谢公子相救。”

        “白天是姑娘你救我一命,刚才我只是帮点小忙而已,不算什么。”周恒摆了摆手,见程绛简的脸色依旧苍白,不由问道:“你还好吧,我之前看你似乎是受了挺重的伤,像是中了寒毒?”

        “不是寒毒,是鬼气污染。”程绛简摇了摇头,道:“我来黄桐府城其实就是为了追查一只鬼物的下落。

        “昨日我得到的线索,于夜间去那鬼物出没之地探查,却没想到竟是遭遇了陷阱,鬼物身边还有同伙,最后我虽拼尽全力将鬼物击杀,却也被那鬼物一口鬼气击中。。

        “在回程途中,鬼气的阴灵寒意爆发,让我的气血滞淤,难以动弹,没成想竟是恰好跌落到公子房中。”

        “鬼物,鬼气?”周恒疑惑道。

        他不禁想到了先前自己开福袋抽到的那个莫名其妙的属性。

        对阴灵特攻!

        难道阴灵指的就是鬼物?

        “这也是与邪物一般,不便多说的事情。”程绛简有些不好意思,又解释道:“并非是我不想言明,只是这些事情未得允许,我也不可与人细说。

        “嗯……只能说鬼物和邪物都是越多人知道,危害就越大,还望公子见谅。”

        “我明白。”周恒点了点头,没再细问,话题一转,询问道:“姑娘现在已经可以行动自如了么?”

        “还不行。”程绛简摇头苦笑道:“鬼气的污染依旧在,只能十分勉强的移动些许,至少要三天我才能行动自如。”

        除非催动损耗寿元和潜力的秘法,才能瞬间就强行把这鬼气驱散,恢复行动能力。

        “那我去找人来帮你?”周恒询问道。

        “不必了,多谢公子好意。”程绛简轻叹道:“鬼气十分特殊,若是被污染,外力几无用处,除非能找来天人帮忙,否则就只能靠自己的力量一点点祛除。”

        天人!?

        周恒闻言一愣,愕然道:“就是天榜上的那些被称作天人的三品强者吗?”

        那可是天下间最最顶尖的大能了啊!

        放眼整个大齐,都是屈指可数的大人物!

        居然只有这种层次的强者才能帮人祛除鬼气??

        这鬼物是什么东西?

        太恐怖了吧!

        “嗯。”程绛简点头,随后她轻轻咬了咬嘴唇,低声道:“鬼物虽灭,但它的同伙还活着,我受伤且难以动弹的事情不宜被人知晓。

        “因此,我有一事相求。知这三天,可否叨扰公子……让,让我暂住?”

        这话刚说完,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又连忙道:“我可以付赁金,每天三两!”

        原本还在考虑的周恒一听这句话,嘴巴自己就张开了。

        “成交!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