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我本江湖一过客

第六十九章 我本江湖一过客

        杀完人,王泉斟酒慢饮。

        可惜,低度数米酒依然不够劲。

        还是可乐来得爽,冰镇一下更好。

        慢饮一杯,王泉微微挑眉。

        原本嘈杂的酒楼竟针落可闻。

        他抬目四扫,只见其余客人眼神接闪躲。

        见王泉望去,他们便左顾右盼避之不及。

        更有甚者果断起身结账离开,甚至连饭都没吃完。

        不过这些都与王泉无关,知道店小二找了过来。

        “大......大爷,您还有多久才能吃完?”

        看着这小二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言不合拔剑看了他的模样,王泉也是好言好语,“莫非是有人排队?那我吃完便走。”

        见小二欲言又止,王泉恍然大悟,掏出半两黄金放在桌上,“就当是在下赔偿贵方损失吧。”

        王泉毕竟是新时代成长起来的好青年,对老百姓耍脸色逞威风这种事情,他肯定是做不出来的。

        见王泉如此好说话,小二胆子也大了不少。

        他赔着苦笑,低声道:“大爷,您......能不能早点儿离开?”

        王泉一愣,乐了,“什么情况?那摘星阁势力很大?”

        他很快反应过来原因。

        小二隐晦点头,“大爷,您不能再待在这里了。”

        见他神色惶恐,眼中满是无奈跟道歉,王泉又懂了。

        看来那摘星阁确实势力很大,这店小二的意思应该就是老板的意思。

        第一是怕自己栽在这里。

        第二也是怕摘星阁找上这有朋客栈的麻烦。

        王泉放下筷子,走到那无头尸体前摸了摸胸前。

        然后他掏出一个布包。

        从外面看应该是本书。

        “那这摘星阁圣物在下便不客气了。”

        他故意大声说出此事,让客栈内所有人都听到,然后洒然一笑,“如此,在下便告辞了。”

        说罢,他拿回桌上那半两黄金,转身就要离开。

        “英雄!可否留下名姓!”

        王泉回头,见是一个黑脸大胡子。

        见此人眼神闪烁,王泉反问道:“阁下何方神圣?”

        那人拱手道:“在下盐帮弟子徐三!”

        “盐帮?”王泉冷冷一笑,“在下便是踏三山、游五岳、恨天无把、恨地无环、专治江湖各种不服、罪恶克星、武林唯一正义巨侠王泉。快回去给主子报信吧,在下翘首以盼。”

        说罢,王泉一甩手,转身潇洒离开。

        只留下有朋客栈之内众人面面相觑。

        最终,因受不了众人目光,徐三落荒而逃。

        看着王泉朝北而去的背影,他一咬牙,转身朝相反方向跑去。

        他已经认出来了,这个就是白天那人!

        不久前帮里便将此人画像传了开来。

        他身为盐帮在此地的眼线,早已认出此人。

        还有那个柳星玉......

        没想到这人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了摘星阁少主......

        他要赶紧回去禀报!

        ............

        戌时三刻,王泉走在青石路上打算找个住的地方。

        有朋客栈是没办法,他也能理解。

        这个点儿在出镇子往临安城赶,他不知道入城要不要路引。

        但走着走着,王泉停下了脚步。

        戌时三刻的话,大概是接近晚上九点。

        但现在街上已经空无一人。

        很不合理,因为不久前王泉才在另一条街看到不少江湖人士在游荡以及赶夜路。

        可这条街一个人没有,街道两侧的一层二层房子也都门窗紧闭。

        王泉叹了口气,伸出手。

        几滴雨点让掌心微凉。

        可惜没带伞,早知道应该带把雨伞的。

        王泉摸了摸落进去几滴落雨的脖颈,朗声道:“出来吧。”

        片刻,没有动静。

        但也没有狗叫声。

        王泉摇了摇头,觉得是自己武侠小说看多了。

        哪可能跟小说电视剧电影里一样,自己喊一嗓子就有人出来的。

        笑了笑,他正要迈步前行。

        忽然有人出声:

        “竟然被你发现了!那我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话毕,从左边房顶跳下来一人。

        王泉:“......”

        啊?敢情还真有人?

        那人长刀在手,冷冷道:“把东西交出来吧。”

        王泉瞪着死鱼眼,嗤笑一声,“就你一个人,怕是拦不住我。除非你们人多。”

        “能一招杀掉摘星阁少主,果真不同凡响,我早知道瞒不住你。”那人冷冷一笑,招招手,“弟兄们!都出来吧!”

        随着他的话音,从两侧房顶上又接着跳下来二十多号人。

        前后左右,他们把王泉围在中间。

        王泉:“......”

        嗐!我这张臭嘴!

        看了眼对方领头人,是白天见过的范咎。

        “盐帮?”王泉笑了,“你们找我作甚?”

        那范咎拱了拱手,“王公子,吾等并无冒犯之意,只是那东西对盐帮极为重要,还请公子高抬贵手。”

        “这是摘星阁的圣物,跟你们盐帮有什么关系。”王泉轻抚腰侧长剑,“诸位莫非以为我剑不利?”

        “此物并非摘星阁圣物。”范咎冷然道,“公子,吾等并无冒犯之意,只是公子当街斩杀摘星楼少主,若无盐帮相助,恐怕公子很难活着离开临安。

        “若公子愿意割爱,吾等可助公子走水路北上漠北或西去藏川。介时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以公子的身手,自可享受。”

        “你在威胁我?”王泉眼眸微眯。

        “自是不敢。”范咎道,“只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

        “哈......”王泉洒脱一笑,“我本江湖一过客,奈何......莫非这便是江湖?”

        他拔剑在手,笑意盈然,“听说盐帮是一群能人志士为老百姓出头所创,如今观之,皆虚名耳。尔等也不过一群追名逐利之辈罢了。”

        月色下,他眸泛猩红,涂了颜料的木剑剑锋闪着烁烁寒光。

        下一刻,便要有人血溅当场。

        就在此时!

        只听一声长叹,“便是你这黄口小儿杀了本座爱子?”

        人未到,声先至。

        这声音似九幽寒铁,又似亲人于耳畔呢喃。

        范咎脸色大变,脱口而出,“摘星阁主柳相无?!”

        “盐帮,事情皆由汝等而起,便去黄泉路上伴随我儿吧。”

        声方落,数点寒芒便映入眼帘。

        噗噗噗——!

        只听几声入肉闷响,这二十几条好汉便咽喉泛红,同时倒地。

        他们已然无有声息。

        此刻,一道渊渟岳峙般的声音仿若骤然出现在街口。

        他背对着长街上二十多条尸体,淡然道:“玉儿,大仇得报,你安心去吧。”

        “我还当是谁,原来杀了小的真会来老的。”

        背后忽的响起嗤笑。

        柳相无蓦的转身,却看到满街尸体当中站着两道人影。

        王泉在前,范咎在后。

        而王泉手中还举着一把手枪,“巧了,我也有暗器。”

        枪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