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乌鸦之完美谍王在线阅读 - 第9章 绝不逃避

第9章 绝不逃避

        岳达平走到院子中,听到乌鸦的叫声,抬头看去,只见两只老乌鸦呼啸而下,朝他飞来,似乎认识他一般。

        岳达平心有感应,张开双臂,像迎接老朋友。

        奇迹一般,两只老乌鸦落在他的左臂膀上,无比欢快地叫着,似乎看到了主人。

        岳达平用左手抚着两只老乌鸦,十分感慨,暗忖:野生乌鸦的寿命在13年左右,家养的可达20年。这两只乌鸦,明显超过20年,真是奇迹啊。

        难道,它们也像王叔一样,等着我归来?

        我不归来,它们不死心,非看到我报仇不可。

        岳达平微笑:“乌鸦啊乌鸦,少爷我回来了,大仇报了。”

        两只老乌鸦似乎听懂了,更加欢快地叫了起来,似乎有一种报仇雪恨的欢畅感。

        这时,王叔端来一盆肉食,全是切碎的精肉。

        这可不是普通的肉,而是华谷一郎的……

        王叔十分清楚,二十年来,两只老乌鸦恨不得生啖华谷一郎的肉,吞他的骨。否则,它们心中的仇恨,永远无法消除。

        岳达平不知道这肉的来历,还以为是猪肉。

        王叔露出微笑:“老鬼啊老鬼,吃吧吃吧。从今天起,你们的心愿了啦,了啦。”

        两只老乌鸦落在肉盆边,痛痛快快地吃了起来,无比解恨,不是发出极其欢快的叫声。

        虽然它们的声音很难听,但落在岳达平与王叔耳朵之中,却是无比动听,像是仙乐!

        王叔感叹:“生为乌鸦,尚且懂得报恩复仇,何况人乎。”

        岳达平看着乌鸦,想起自己进行地狱训练时,几十次差点死去,但每一次将死之时,脑海中总有乌鸦的叫声,激励着他,将他从死亡边沿拉了回来。

        “乌鸦呀乌鸦,你们是世界上最聪明的鸟,是你们救了我。没有你们深入灵魂的叫声,我早就死了。乌鸦乌鸦,你们是我的保护神,我衷心感谢你们。以后,我们一起战斗,和鬼子死磕到底。不把鬼子干死,决不罢休。”

        两只老乌鸦听懂了,欢快地大叫起来。

        这时,一群乌鸦大叫着,从空中飞了下来,争着吃肉。

        “老乌鸦,这是你的儿孙吗?”

        两只老乌鸦听懂了,得意地点点头。

        岳达平哈哈大笑:“了不起,了不起,你们的生殖能力太强了,超级强!好啊,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突然,他发现那些肉不对劲,就问:“王叔,这是什么肉啊!”

        王叔笑得见牙不见眼:“少爷啊,我与老乌鸦都发过誓,不生啖华谷一郎的肉,死也不瞑目。”

        岳达平愕然,暗忖:华谷一郎啊华谷一郎,害人终害已,这就是你的下场。你杀我全家,我灭你全族,你得罪乌鸦,乌鸦生啖你肉,报应不爽啊。

        两个小时后,岳达平开着车辆,由王叔带路,来到郊外树林。

        这里埋葬着当年被杀的岳家人,所有尸体安葬在同一个坑中。

        岳达平很想重新修坟,一具尸身一个坟墓。

        可是,他知道不能修。若是修了,留下蛛丝马迹,被他人顺藤摸瓜,有可能使他暴露。

        身为间谍,最忌惮的就是留下线索。

        岳达平决定,打败鬼子之后,再给父母风光大葬,以尽孝心。

        他与王叔一起,将丰盛的祭品搬下来,放在坟墓前。

        拜倒在地,三叩九拜!

        “爹娘,双亲在上!”

        “安家所有亲人,在天之灵!”

        “仇人尽歼,家仇得报!”

        “就让仇人的尸体就是最好的祭品,你们安息吧!”

        “鬼子不灭,儿子誓不罢休!”

        岳达平连续磕头,泪流满脸,充满痛苦与欣慰!

        此时,他心中块磊消除一半,家仇已报,剩下的就是国恨。

        无国即无家,若是国家强大,岳家就不会有灭门之灾。不灭鬼子,千千万万华夏家族就会被祸害,整个家族都可能烟消云散。

        返回的路上,王叔开着车,岳达平陷入沉思。

        目前,他主要有三条路。

        第一条路,悄悄返回倭国,变卖家族财产,带着王叔逃到瑞士。

        因为家族财产尽够多,他们可以办企业,做生意,娶美人,舒适地渡过余生。

        第二条路,前往南京去见a号,凭他是“乌鸦”,a号会用他,但因为他是“倭国人”,a号绝对不会信任他。

        像a号这种人,怎么会相信外族人呢,自然而然怀疑他是倭国人使用的苦肉计,用南造云子换取他打进复兴社的机会。

        毕竟,南造云子与黄机要秘书之事肯定会查出来,南造云子就会暴露。用一个暴露的间谍换取他进入复兴社,绝对值得。

        这种事,别人做不了,但土肥原贤二何等残酷之人,一定会做。

        这第二条路虽然不致命,但会让他成为“残废”,毫无作为,无法报家仇与国恨,浪费一身本领。

        他可是最强特战间谍,用二十年“地狱”换来,在报国恨之前,怎么可以白白浪费!

        第三条路,极其危险!

        那就是返回申城,继续特高课生涯,潜伏起来,做一位“自由间谍”,为华夏收集情报,放鬼子的血。

        但是,刺杀蒋校长小组共十一人,十个人死亡殆尽。

        只有他活着!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毫无疑问,回去之后,他一定遭遇特高课总课长最严厉审讯,吉川猛夫那家伙,阴险狡诈、老谋深算,稍有差池,便万劫不复,粉身碎骨。

        虽然离开南京时,为提防万一,做了一系列安排,当做后手。

        同时,也即将利用华谷一郎族灭事件来洗脱嫌疑!

        可是,毕竟众人皆死他独活,很难解释清楚,就算凭他高超的间谍本事,将事情说明白,侥幸不死,也极可能因为办事不力而上军事法庭,将牢底坐穿。

        如果是这样,他的生存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时,他听到乌鸦的叫声,他伸头向车窗外看去,只见那两只老乌鸦带着一群乌鸦飞过来,在车辆上空翻飞,呼啸着,不断变换队形,似乎在欢送他。

        岳达平顿时脑海一片清明,脑海最深处的乌鸦尖叫声响亮起来,震动着他的灵魂,给他无穷的力量与勇气。

        他想起地狱训练的二十年,那无穷无尽的苦难!

        他想起王叔,坚持扫地二十年,只为等他回来报仇雪恨。

        二十年宝贵无比青春啊,就在坚持中消失。

        他想起两只老乌鸦,也像王叔一样坚持二十年,有机会就报仇,永不放弃。

        王叔看似平凡,乌鸦看似普通,都坚持二十年,终于达成心愿!

        他是从“地狱”中走来的“魔鬼”,难道能退缩吗?连这都退缩,如何真正报家仇雪国恨,放尽小鬼子的血?

        他向乌鸦挥手,深情地挥手:“乌鸦,乌鸦,不必相送了,我知道怎么办。回去吧,回去吧,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一定会!”

        两只老乌鸦似乎听明白了,欢啸着,带着子孙离开公路上空,飞进更广阔的树林。

        岳达平仍然在挥手,挥手!

        乌鸦群虽然远去,但海中乌鸦尖啸仍然无比清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