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科幻小说 - 仙歌于世在线阅读 - 十九章 抢人

十九章 抢人

        这是一株'黄叶',根据脑海里面的信息,我搜寻到了这株灵药的信息。

        '黄叶'生长于密林之中,周围必须有潮湿的空气和强烈的阳光,可是要保证强烈的阳光下还能有潮湿的空气的地方只能是瀑布之下。

        我起身打算去采摘这株灵药,这对我来说是意外之喜,陈欣见我起身后她也起身准备回去了,走到半路的时候我叫道陈欣:"要不你先回去,我还有点事。"

        "不行,你是不是想逃跑?"陈欣盯着我。

        "不是,我这个事情很重要的,带你去怕危险。"我认真的对她说着。

        "不行,我必须跟着你,出来一趟你除了逃跑还能干嘛?我好心带你出来你还想着跑?"陈欣拉住了我的手。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我带你去,我保证不跑。这件事真挺重要的。"

        陈欣拉着我的手,我带着她向着灵药的位置走去,一路上陈欣拉我拉的更紧了,好似怕我会逃跑,她很担心。

        我们走了大概十分钟后,来到了一个瀑布之下,这里阳光很好,空气也很潮湿,我用神识再次确定了,灵药长在了瀑布的悬崖中间,小小的一株灵药,看年份应该是二百年以上的年份。

        我指了指上面的灵药,"就是那个,我摘下来就回去,真的,不骗你。"

        陈欣似信非信的看了我,她才松手。

        我一把抓住岩石旁边的缝隙,有些地方很滑,我很小心的向上攀爬着,正当我要碰到灵药的时候,岩石旁边树梢上,一条青色的蛇吐着信子望着我,陈欣也发现了,急忙叫道我:"小心,你身旁!"

        青色的蛇有两米左右长,似乎在守护着这个灵药一般,我小心翼翼的伸手过去,快要碰到灵药的时候青蛇发起了攻击,我探手摘下了灵药,躲过了青蛇的尖牙,可是它的身子却缠住了我的右手,我左手一滑,身体失去了重心开始往后一仰,掉落了下去。

        急忙运起'五行诀',水灵珠包裹住了我同时连同蛇一起,陈欣尖叫着。

        我落到了水里面,幸好有水灵珠的保护我才没受伤,爬到地面上后,青蛇也跟了上来,没等我出手,陈欣甩出了一个短刀,青蛇一分为二,我掏出了灵药,一株小小的灵药三片叶子,都是呈现黄色,中间有一个红色的果实,还没成熟,水灵珠形成的屏障包裹着它,我这才放心的缓了口气。

        陈欣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满意了吧?走了。"

        她又抓住我的手,我急忙把灵药包裹好,这才跟她走了回去,一路上她好奇的看着我采摘的灵药,'黄页'在水灵珠中仿佛有生命一样,陈欣喜欢极了,可我不能给她,我要用它来炼丹,这只是一位药材。

        一路上陈欣问我为什么我知道那里有这小玩意,我随口应付着她。陈欣也就没问了,盯着灵药左看右看。

        回到了教堂后,看着天,这时候天还挺早的,我和陈欣担心被人发现,走的很小声,回到了中央区后这才各分东西,我高高兴兴的带着灵药回到了宿舍,把门一关,这才将灵药收回识海中,将灵药种植在了地上,这里灵气充足,完全可以滋养它的成长,灵药也仿佛很喜欢这里一样,微微的摇了摇它的小叶子。

        等到中午的时候,饭点到了,尹文博才跑来敲我的门,"懒虫,起床吃饭了。"

        我干笑着,收拾了一下出了门与他一起去了食堂。

        食堂人很少,很多都回到各自的任务地点去了,这在我意料之内。

        吃完午饭后,我打算去找辅导员商量关于我外出的想法,走到一段路后,玛莉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你是不是答应了王止,加入了他们?”玛莉询问着我。

        我点了点头,她一把把我拉着,我顿时不知所措,“你这是要干嘛?”

        “去找王止,你的实力不应该在他们组内。”玛莉转身就把我拉着向着王止的住处去。

        我们来到了王止的房门外后,玛莉一脚踢开了门,大声的说着:“王止,你人死哪里去了?”

        一个身影冲到了门口,来到我和玛莉面前,王止见到玛莉脚上踩着门,我灰头土脸的在她身后,似乎懂的了什么。

        王止无奈的笑了笑,“什么事这么着急啊,至少敲个门吧!”

        “你还好意思说?张启是不是被你骗入伙了?你明明知道他实力远高于你,你也好意思拉他?”玛莉气的直跺脚,脚下的门已经四分五裂。

        王止看了一头冷汗,急忙的解释道:“我的姑奶奶,我可没强求他啊,他是自愿的,不信你问他。”

        王止指了指我,我也一头雾水啊,是我自愿的没错,可是这又影响谁了?我属于躺枪。

        我站出身来,“的确是那么回事,去哪里也是去,王止当时拉我入伙我也答应了。”

        话说出口后,玛莉身旁出现了一层淡红色的荧光,直勾勾的盯着王止,一字一顿的说着:“哦,那么说你王止是铁了心的要抢人了?”

        “我.....我..........”王止显的很无奈,玛莉的实力远超王止,王止顿时间哑巴了。

        “是啊,张启现在是我们组的,也是他亲口答应的,是你在跟我们抢人吧?”说话的是身后的人,我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白色的双马尾,背带裤,是白妍。

        玛莉身旁的荧光越来越浓,她一步一步的走到白妍面前:“你可想好了?”

        白妍瞳孔微缩,身体也出现了荧光,“是你想好了嘛?”

        两个女的就在我和王止面前对视着,一股强风席卷开来,吹的我和王止不知所措。

        这样的情况维持了几分钟,随后玛莉说了一句:“下午,训练室。”

        双方这才收敛了许多,玛莉径直的走了,留下了我们三人一个望着一个。

        好家伙,我似乎懂了什么,为了印证我的猜想我问道白妍:“我是不是就是那个赌注?”

        白妍客气的说着,“你怎么会是赌注了,不是的,一场友谊赛而已,反正你是我三组的人。”

        鬼才信她说的,我对着王止说:“门不是我弄坏的,你找玛莉赔,我还有事,先走,告辞,不送!”

        说完我便灰溜溜的就急忙溜走,我还要去找辅导员商量事情。

        来到了研究室,我稍微平复了下自己,整理了衣服,敲了门,咚~~咚~~

        门开了,辅导员穿着白大褂出现在我面前,“你来了?正好我也要去找你,有点事情需要你知道。”

        我走进了研究室内,房间的桌子和床上堆满了文件,显得很杂乱不堪,我指了指眼前,“你这发生什么了?”

        “你不用管,你先跟我过来。”她把我拉向了坐位电脑面前,指着屏幕上,“你的细胞样本有自我防御功能,也就是说你可以自信修复自身,而且我将你的细胞样本和那个人对比了,发现你的细胞与他的细胞在互相吞噬。”

        “所以你想说什么?”我一头雾水望着辅导员。

        “接下来才是重点,你的细胞明显要比他的更加恐怖,仅仅只是一两分钟,他的样本消失了,这意味着,你可能是他的灾星,同时也是我们的救世主,只要有足够的把握,你将是这个世界第二个神。”辅导员将神加重了语气。

        “我是他的灾星?神?”我震惊了。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辅导员的意思是只要我有足够的把握,她们会将地底的神放出,在我和他之间,会产生一个新世纪的神。

        我用手揉了揉眼眶,“所以你才说我注射过血清对吧?”

        “是的,你的能力也只能这么解释了,‘兽’的血液中也是血清的作用,如果这么理解的话,也说的通,你的身体似乎很适合血清或者说远胜于血清带来的效果。”随后她又皱了皱眉,“我只是担心效果越好那副效果是不是也将越强,这个在你目前我依旧没什么结论。”

        “你放心辅导员,我自我认为我没啥副作用,我身体很好,真的。”

        自我踏入修仙后我明白修仙靠的是自己,这基本没什么副总用,所以我很肯定的对着辅导员说自己的情况。

        “对了,你找我什么事情?”辅导员这才意识到是我来找她的。

        “哦,我想找你商量关于我能不能外出的事宜!你看我来这也几天了,一直出不去。当然,除了任务,我说的是那种自由的出入。”我怀着希望问着辅导员。

        可是辅导员摇了摇头,“自由出入是不可能的,我们适应者和‘种子’之间有一定的联系,长期在外容易暴露自己位置,这对自己来说,是不安全。”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正当我打算放弃的时候,辅导员又补充了一句:“但是限制外出时间却可以,只要不长期在外待着,‘种子’很难发现适应者的。”

        “真的?那能出去多久?”我激动的望着辅导员。

        “三个小时左右吧,这是目前已知的时间。”辅导员竖起三个手指。

        “够了,只要能出去就行。”

        这是一个好消息,说完后我才跟辅导员道别回到了自己宿舍,准备着我的外出适宜,以防万一辅导员还跟我说过外出至少要两人协同,所以每个组都是至少两人成立的,我考虑着跟谁出去,同时也收拾了一下外出的装备。

        ××××××××××

        nsa研究室内

        此时三名年老的研究人员正在与陈世白争吵着。

        “我叫你们是研究这个样本的,不是叫你们成立什么针对性研究小组的,你们还打算发表研究论文?”陈世白端起纸杯喝了一口。

        他已经在这个地方与眼前的老头吵了半天了。

        其中一个研究人员说着:“你懂什么?这种组织样本的研究是生物科学的重大发现,你竟然只是想要独自占有?这是属于全世界的,你个自私鬼。”

        陈世白没好气的坐到了沙发上,抽出了一根香烟,可是他如何也没找到火,随后又从嘴里取下香烟,“特么的!”

        研究人员不以为然,继续喋喋不休的说着:“就算局长来了,我们也要捍卫生物科学研究的发现,你根本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要给我们时间,我们一定能改变这个世界!甚至,破解人类的枷锁,做到永生。”

        几名研究人员的目光很坚定,而陈世白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他的目的只是想知道snso昨天与那几个让他摸不着头脑的人到底是是在对什么发起进攻,好从其中下手调查信息以此作为接下来调查的方向。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组织样本的研究结果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次的研究是秘密的,可是眼前的研究人员却想将研究报告发表论文,甚至公布全世界。

        而在研究室内,组织样本浸泡在营养皿中,此时的肉状组织已经和篮球大小,它似乎很喜欢这个地方,几位研究人员陆陆续续的在营养皿前出现又消失。

        这是一个昨天奉命才成立的特别研究小组,一晚上的研究发现,样本的细胞分裂衰老会进过一个特定的周期,随后会成为一个与之前完全等同的细胞,细胞之间不存在衰老迹象,至少目前没发现。

        这个发现让在场的所有研究人员似乎像是在沙漠的人,找到了一眼清泉似的,乐此不疲。

        特别研究小组室内,桌子上的其中一个报告中有一个明显的字眼,上面四个加粗过的字体:关于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