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科幻小说 - 仙歌于世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母体(中)

第二十八章 母体(中)

        随着面前军官的一句话,我们都看向了他,此人是一位将军职位,王止则是眉头一皱,问道:"确认目标?"

        将军点着头,王止问了地点和方位后,转过头对我问道:"你还行不?"

        "行啊,真男人从来不会说自己不行的。"

        这句话我说的有点勉强,现在的灵力剩的不多了,但是只是对付一个那种生物的话,我确定自己没有任何问题。

        我再次肯定的对着王止点了头,王止随后对着将军说道:"我们先出发,你们后面来。"

        我们三人则迅速的奔向了目的地。

        在他们眼里,我们行径的速度就如同一头追赶猎物的美洲豹一样,上校在后面看在眼里,这已经是他一天之内见到的第二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了,这还是人吗?而且刚才那个人不就是张启吗?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仅仅几天。

        此时上校的手环亮了,一个消息弹出,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字:行动。

        上校想要骂街了,行动?我行动你妹啊行动,我都快被行动了。

        可是士兵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上校没办法,只好回复了消息:任务失败,目标张启出现,请求支援。

        随后上级也回复道:收到!

        然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上校咬着牙忍着,他是一个军人,上校告诉着自己。

        然后继续跟着将军向着目的地前进,依旧是推土机开道,为了以防万一,所有人没放下警戒,只不过这次行径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

        一路上依旧还有一些零散的怪物,士兵们开始了报复性的各种围剿,而上校问着将军:"刚才的一切都是那三人做的事吗?"

        将军面无表情的望着上校:"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别问,如果你们还想活着回去的话。"

        将军的话刺激着上校,上校也很识趣的闭上了嘴,目的地的坐标他已经发送到了总部,上校不相信上面的人不支援他们,最多两个小时,只要扛过这两个小时,眼前的事情都能结束。

        ××××××××××

        此时的三号,他已经在陈世白的宿舍站了一夜了,由于白天阳光太强烈,他又只好躲在床下,静静的等着陈世白回来。

        一晚上的蹲点得到的确是一场空,三号不甘心,他坚信陈世白会回来,只不过不清楚时间。

        长时间的全神贯注导致他现在有点头昏脑胀,眼皮在强撑着,他不能睡着,东西的丢失如果不找到替补,那他将会赔上了自己的命,不能闭眼,他时刻警告着自己。

        此时的陈世白也刚从沙发上起身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睡眼惺忪的自己,走一旁给自己冲了杯热牛奶,端着走到窗台望着外面的风景,边喝边思考着什么。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宿舍了,长时间的工作让他有些身体吃不消,沙发成了他的第二个床,他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陈世白思考着人生。

        而局长办公室内

        局长有点烦躁,这次行动是保密的以至于联系有次数限制,在办公桌上的屏幕前面只有一个坐标,可是nsa也只有一支特别行动队,他们任务失败了,正在请求支援,联系也已经中断,只有在隔两个小时才能联系那边的情况。

        现在的麻烦是哪里找人去支援他们?nsa已经没有了这种能力,局长在思考,可是越思考他越烦躁,局长甚至想到了向二级城市中的总部汇报这件事情,可是只要汇报了他的职位就会不保,这是一定的。

        局长在犹豫,如果不向总部报告,支援就不会存在。

        局长坐起了身子,来到窗前,点燃了一根烟,打开了窗户,他想呼吸点新鲜的空气。

        玻璃制的镜面开始扭曲,弯折,随后伸缩到了一旁,强烈的阳光射进了室内,局长的眼睛一闭,强烈的刺痛感袭来,他又急忙关上了窗户,稍微缓了缓坐下身子。

        他已经一夜没睡了,这件事情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桌面上的响声一时间让他起了精神,一个来电显示出现在了办公桌一旁,这是门卫打来的,局长接通了电话:"什么事情要打到我的办公室?怎么?有人找我?"

        门卫那边战战兢兢的说着:"是............是.........isms的局长,他找你有事"

        门卫听出了局长似乎有些生气,照理说这种事情一般都是他自己决定开不开门的,可是眼前来的人是isms的人,他也不敢怠慢。

        局长听到isms后灵光一闪,这部队支援的事情成了。

        急忙挂了电话吩咐门卫开了门,在接待室内,两个局长正式见面了,nsa局笑着脸走上前来,"好久不见啊,这次来我这是什么事情吗?"

        isms的局长则是没好气的坐下,询问着眼前的人:"老张啊,你做事怕是有点不地道啊。"

        张局一脸疑惑的望着他,"可不能这么说啊,我两什么关系,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啊老李?"

        李局这才说道:"我们当局查了几天的人结果在你们这边关着,而且你还不给我说,都还是我自己查到了,要不然,我还一直蒙在鼓里啊,老张。"

        张局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说道:"你说昨天我们捉回来的那两人吧?我不知道他是你们要找的人啊,天地良心,我要是知道我保证第一时间给你们送过去,真的,不骗你老李。我真不知道。"

        老李一脸不信的望着眼前的老张,"那你今天可以把人交给我了?择日不如撞日,我看今天就挺好,不用你送,我已经安排了车来了。"

        "好啊,那太好了,我立马安排人去把人押你车上。"张局立刻安排了人下去。

        李局有点不相信眼前的情况,直到看见目标已经上了车后,他露出开心的表情,正打算走的时候,张局拉住了他。

        李局很清楚,这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就能成,张局对着李局说道:"别着急嘛,人你先拉回去,我找你有点事情商量一下。"

        李局叹了口气,只要人拉回去了剩下的事情都好说,于是安排车上人员后自己又坐会了接待室喝了一口茶,"说吧,还有你张局解决不了的事找我,我就一个小局长,先说好,违法犯罪的事我不干。"

        张局笑着脸走上前,"哪能是什么违反犯罪的事嘛,你也真是的,我找你确实有点小事,你只需要动动嘴就行了。"

        “真的?”李局不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真的,你只需要安排一个部队帮我救点人。”张局说的很随意。

        李局听完后先是一愣,随后站起了身子,“你找我就是叫人去支援你的部队?”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都差不多啦。”张局拍了拍李局的肩膀。

        李局询问道:“出什么事了,你的特别行动队都出事了,这事情可不小,你找我怕是我那点人还不够对方塞牙缝了,你还是报给你们领导好点。”

        张局急忙打住了李局的话,“可别啊,打不起来的,只不过对面是snso的人,我的人陷进去了出不来,找你的人过去撑撑场子,至少把人带回来就行,snso那群家伙面对你我的威胁,怎么都会放人的。”

        “不是老张,你惹那群家伙干嘛?”李局又再次坐下身去,他皱着眉,然后想了想,“老张啊,那群人什么人你也知道,做事一根筋,我担心就算我派人过去也和你那边情况一样。”

        “不用担心,只要能有东西威胁到他们,他们也会放人的。”张局说的很认真。

        “行吧,只要你有把握就好,我安排点人去帮你这个忙,两百人够不够?”李局伸出了两个手指。

        “够了够了,事情成了请你喝酒。”

        张局将李局送出了大门后,才心安理得的走回了局内,这件事,算是成了。张局将一个坐标发给了联系人为‘老李’的人后,缓了口气上了楼。?

        ×××××××××××

        此时我和陈欣以及王止来到了目的地,眼前许多的尸骸让我们触目惊心,而在空中的目标,蜂后的尾部滴着液体。

        陈欣一路上表情不是很好,看到蜂后的尾部落下一个身躯的时候,她脸色一白,转头吐了出来,王止拍了拍陈欣的背,陈欣的情况才有所缓和。

        我看着眼前的一切,说不出的滋味,即使我现在心境的确与以前不一样,可是面对这种,还是有种说不出的心情。

        拿出了包里面的匕首,这是当时带来的随手武器,我将匕首反握在手里,灵力包围着匕首发出了嗡鸣声。

        半蹲着身子,脚一用力,我腾空而起冲向了蜂后,匕首划过了蜂后的头部,灵力的加持下,蜂后没了动静,缓缓从空中自由落体到地面,块状的散开来。

        我真打算用火灵珠彻底摧毁这些组织的时候,神识告诉我危险,我一个后撤步,蜂后的尾部刺状物体冲向了我,还好躲了过去,空中只有一个尾部却还能行动,我眉头一皱。

        果然,几乎被切开的身体全部蠕动了起来,慢慢的形成了一个个小的蜜蜂,这次它们没有向我们发动进攻,全部围向了一起,我见状感觉不妙,这种情况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不对,我急忙后撤,带上了王止和陈欣。

        上次也是这种情况,它们在撕咬着对方,蜂后的周围射出了一圈毒刺,我脚上中了一刺。

        逃到安全距离后我才将他们放下,王止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事情,这种情况为什么又发生了,陈欣也是一样的表情。

        我坐到了地上,灵力运与手掌之中,将毒刺拔了出来,鲜红的血液顺着伤口流了出来,咬着牙祭出了木灵珠,灵珠悬浮在伤口上,往伤口输送着灵气,豆大的汗珠出现在我额头,陈欣很担心的看着我,“严不严重?”

        我忍者疼痛颤抖的说:“疼啥,很快就好了,大意了。”

        王止也对我担心的问着:“你还能走不?我这得趁着它还没成‘茧’,我试试能不能阻止。”

        说完王止全身包裹了一层红色的气态外衣,他的眼神便成了野兽的那种瞳孔,拿着黑色的长刀,径直的冲向了还在啃噬的母体。

        可是当王止到达目标十几米的地方后,目标发出了刺状的武器,射向了四方,王止被拦了下来,往前进不了半分,然后硬生生被击退了下来。

        王止坚持了一两分钟,可是目标的保护机制太过夸张了,连王止那种状态下也没接近目标。

        回到我们身边后,他无奈的说道:“没办法,我‘爆血’都依然接近不了目标。我试着联系玛莉,只能等着他们的支援了。”

        木灵珠已经将我的外伤治疗的差不多了,不过毒素依旧存在,这需要时间去解毒,我吃力着站了起来,陈欣小心翼翼的将我扶着。

        “先联系那边吧,这里情况变复杂了,我现在没办法破坏眼下的‘茧’,你看能不能对它进行饱和时轰炸,至少能起到延缓作用吧。”

        王止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通讯器,随着嘟嘟声的传来,王止对着那边急切的说着:“任务目标化‘茧’,坐标已经发送给你,玛莉,你们那边稍微快点来,我们这边尽量拖着。”

        挂断通讯后王止又拨通的一个号码,“部队饱和式轰炸,坐标已经发送,蜂后化‘茧’中。”

        王止两个通话后才走上前一同扶着我往后撤退,我一只脚已经出现麻痹状态,靠着他两的扶持一跳一跳的向后走着。

        如果我脚没受伤,配合回元丹的功效,应该能阻止眼前发生的一切,可是,即使有回元丹回复我的灵力,现在的我也行动不了。

        自身的解毒效果很缓慢,照着这样的速度下去,得等到晚上才能行动。

        我们向着后方的部队撤退。

        而在snso大本营中,十几架‘幽灵f4’轰炸机沿着滑行轨道有序的升空了,每架轰炸机都装载着当量的弹药以及小型裂变矩阵破坏弹,这是第一次使用这种裂变武器,针对‘兽’所研发的有效性科技武器。

        在坐标附近海域中,三艘军舰的炮台同时缓缓抬起,指向了坐标位置。

        而在isms局中,一个部队也向着坐标位置出发了。

        他们的坐标都指向了一个地方:格兰木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