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路杂货铺在线阅读 - 第2章 出场要帅!

第2章 出场要帅!

        苏若白回过神来,赶忙将店外的阵法启动。这是他独创的混合阵法,名为三才两仪阵,可抵挡金丹期修士的冲击。

        重回店内,他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可能是最近为生意太过焦虑了,所以才产生了幻觉。还是早点儿修炼吧。”

        说完,他直接在地上盘膝而坐,就这么闭目修炼了起来。

        第二日一大早,“咚咚咚”的敲阵声突然响起。

        苏若白将体内运转的真气归于丹田,这才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这一睁眼,两道金光立刻从他的眼中射出,他的嘴角也随之微微上扬。

        “果然,区区半块极品灵石,就让我的修为更进一步。要是再有个八九块,辅以筑基丹,我定能突破到筑基期。”

        “咚咚咚……”

        敲阵声再次响起,苏若白赶忙站起身来。

        “这么早就有人来买东西?这很反常啊!”他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走出了小店。

        “苏师叔,是我啊,我来看你来了。”

        抬眼一瞧,这敲阵的不是旁人,正是清水门四代的首徒玄明,一个有着筑基后期修为的中年人。

        苏若白见是玄明来了,立刻撤下大阵,放他过来。

        “是玄明啊,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难道是掌门师兄念我修行不易,让你给我送灵石来了?”

        玄明听此,略显尴尬地道:“苏师叔,上个月不是才给你送过十块中品灵石吗?你这么快就用完了?”

        如果是别的炼气期修士,这十块中品灵石至少能用大半年,可对苏若白来说,那还不是几口的事吗?别人是吸取灵石内的灵气,而他是直接吃,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当然了,吃灵石这件事是苏若白的小秘密,否则别人早就把他当怪物看待了。

        “咳咳……既然不是给我送灵石的,那你来这里做什么?莫非……莫非是你来买东西的?玄明啊,在所有的师侄里,师叔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你要买师叔的东西,师叔给你打八折,不,打七折。怎么样?成本价!够意思吧?我跟你说啊,师叔我前几日刚炼了……”

        “苏师叔,我……我不买东西。其实吧,其实是掌门真人让我来看你在不在,他想请你去。”

        苏若白一听这话,刚才还是满脸笑容,瞬间就表情严肃了起来。

        “嗯?你刚才说什么?”

        “掌门真人让我请你去。”

        “不是这句,是上一句。”

        “看你在不在。”

        “嗯,就是这句。告诉他,我不在!”

        说完,苏若白转身便走。

        “苏师叔,你这样就不合适了。你说你入门这三年,哪一年少给你灵石了?你要什么材料,我们也都给你凑了。你不能宗门一有事,你就躲着不见啊。苏师叔,你要是不跟我去见掌门真人,我……我就再也不给你送灵石,不给你找材料了。”

        苏若白已经走了三步,立刻停了下来,然后故作无奈地道:“玄明啊,你说你,凭咱们俩的关系,师叔我能不给你这个面子吗?我好像听说你得到了一块玲珑石,对吧?回头拿来,师叔我帮你炼制一把飞剑。咋样?”

        “师叔,你给我炼制的飞剑都七八把了,我也用不了那么多啊。你要是喜欢那块玲珑石,我送给你。行吧?”

        “玄明,师叔我是真喜欢你,你比你师父对我好多了。走,回师门。”

        阵法一关,两人同乘一把飞剑,就这么向着大天峰的方向飞驰而去。

        清水门,一个传承了足有千年的小门派。说小,其实不是因为面积小,而是因为没有元婴期大修士坐镇。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修真界,你门内就算只有十个人,但有一位元婴期大修士,那你就是大宗门。

        毕竟元婴期大修士那可是能一巴掌就拍死金丹期的存在,在元婴期面前,一切普修皆蝼蚁。

        而普修,就是永远达不到元婴期的那群修士。

        别看苏若白刚二十出头,可他在清水门的辈分却很高,清水门三代共有七人,除了他这个炼气期刚满九层的小修外,其余六个都早已步入金丹之境了。

        但纵然有六位金丹期坐镇,清水门还是小门派。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等玄明载着苏若白赶到大天峰的九华大殿时,门内所有弟子都已经聚于一堂。

        走入大殿之中,苏若白便觉得气氛有点儿不对,难不成门内真发生了什么大事?

        掌门真人是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三年前就是他代师收徒把苏若白收入了清水门三代之列。

        许久没见苏若白,他竟直接起身迎了过来。

        “小师弟,你来了啊。这么长时间没见,你还好吗?”

        苏若白听此,勉强一笑道:“好,挺好的。这两年我自己开店,比在门内受人气强多了。说起来,还得多谢大师兄你,要不是你,那个老杂毛能骑到我的头上?”

        苏若白这话锋转得太突然了,把在场的众人都给吓了一大跳。

        被称为老杂毛的人“腾”的一声就站了起来,指着苏若白的鼻子道:“姓苏的,你说谁老杂毛?”

        苏若白直接回指道:“老杂毛,我就说你。咋地,不服啊?打一架啊?”

        “打就打,谁怕谁啊?”

        掌门真人一瞧,赶忙阻止道:“行了行了,这是干什么啊。都是亲师兄弟,一个师父的。见面就吵,成何体统。你们要是真想打,很快就有得打了。唉……”

        苏若白一听,觉得这掌门真人是话中有话啊,直接上前一步搂着他肩膀道:“大师兄,这才两年没见,你怎么学会唉声叹气了?是不是被人欺负了?告诉我,师弟我帮你弄他,弄死!”

        “老杂毛”似乎也没心情吵架了,轻叹一声道:“只怕是你想弄,也弄不过啊。这次我们可摊上大事了,北苍派……盯上我们了。”

        “北苍派?他们算什么东西?就他们那大长老还用我给炼制的飞剑呢。”

        同样身为大长老的“老杂毛”一听,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他用的飞剑又何尝不是苏若白这个“怪胎”炼制的呢?

        “小师弟,你是有所不知啊。去年,北苍派的掌门突破了,现在的他已经是元婴期了。北苍派向来觊觎我们清水门的七峰,他们已经下了驱逐令,命我们明日天亮前必须搬离此地,否则……否则就灭我们的门!”

        苏若白听此,眉头微皱道:“元婴期啊!嗯,确实有点儿难搞。要是我能突破到筑基期就好了,解决一个元婴期应该不是问题。”

        掌门真人一听,特意看了看苏若白,刚炼气期九层,想突破到筑基期,没有个三年五载,看来是没有可能了。

        “小师弟,师兄知道你心系师门,可修炼之事强求不来的。实在不行,咱们就搬吧!”

        “搬?我搬他姥姥。虽然我不住在门里,但这里什么时候都是我的家啊。家都没了,我岂不是成了孤魂野鬼了?不行,不能搬。”

        “不搬?不搬可怎么办啊?元婴期大修,谁能匹敌啊?”

        苏若白听此,嘿嘿一笑道:“门内还有多少极品灵石?都给我,只要我明早之前能突破到筑基期,我就弄死那元婴老东西。”

        “小师弟,你没开玩笑吧?极品灵石凑一凑的话,能凑到五十块,够你突破吗?”

        苏若白一听有五十块极品灵石,心里都美开花了。

        “掌门师兄,凑给我,明早之前我保证突破到筑基期,到时候你就瞧好吧。”

        也不知道是太过信任苏若白,还是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态,掌门真人大手一挥,五十块极品灵石,全部给了苏若白。

        看着苏若白带着极品灵石独自一人去了后山,“老杂毛”心疼地道:“整整五十块极品灵石啊,就这么便宜那小子了。他就算突破到了筑基期,难道就真的能对付元婴大修?”

        掌门真人深吸了一口气道:“他是师父选中的人,乃是难得一见的奇才,这个时候,我们就姑且相信他吧。毕竟他入门的这三年给我们带来的惊喜已经不少了。”

        “老杂毛”轻叹一声道:“确实如此啊,这小子炼器、炼丹、阵法封印,无一不通。要不是脾气有点儿大……唉……不说了。希望他明天能给我们带来大大的惊喜吧!”

        次日,寅时未过,滚滚黑云就笼罩在了清水门的上空。

        紧接着,就看见天边突然亮起了彩色的星星点点。那些星星点点连成一片,好似流星雨般划过长空,也就是几息之间,它们便停在了清水门的上空。

        清水门的掌门和一众门人早已严阵以待,一看“流星袭来”纷纷冲出大殿,面向天空。

        就在这时,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就犹如在耳边敲响铜锣一般,令人心惊胆寒。

        “清水门的小儿们,还不速速搬离此处,非要老夫痛下杀手吗?”

        掌门真人听此,立刻高声回道:“桑名真人,我清水门在此已有千年,怎能说搬就搬?还请真人念在与我往日的交情上,就不要为难我清水门了。”

        “交情?你一个区区金丹期的小修也配跟老夫谈交情?白羽,你到底搬是不搬?不搬的话,我就毁你清水门千年道统!”

        掌门白羽真人咬了咬牙道:“士可杀,不可辱。你若有本事,就毁来试试。”

        “冥顽不灵,找死!”

        话音刚落,高空中那最亮的“星”突然金光大放,紧接着,一个巨型掌印从天而降。

        白羽真人一看,赶紧祭出飞剑劈向掌印。

        可没想到,飞剑与掌印刚一接触,便“砰”的一声碎成粉末。

        一见此状,白羽真人脸色大变,“元婴期竟强悍如此,我清水门莫非真要毁于一旦了吗?”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霹雳震天地,一袭蓝衫踏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