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修罗战神(夏成龙宗雪琴)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六章 还挺帅

第六百五十六章 还挺帅

        “好,这可是你说的哦,要是我三爷爷问起来知道怎么说吧!”屠灿灿一只手叉着腰,另只手指着说道。

        夏成龙很乖巧的点头,因为对付女人这方面他真的不怎么擅长。

        “那个……你可不可以出去,我先休息。”

        “咋滴,还怕让我看不成?”屠灿灿想外面走,“你就算让我看老娘还不稀罕呢!”

        等对方离开,房门再次被关上。

        一股微弱的灵气从夏成龙体内出现,向着屋子周围扩散,凡是触及到的地方都会在他脑海中留下清晰的画面。

        最后在灵气布满整个庭院之后夏成龙才算是彻底的放松下来,因为这里已经绝对安全。

        即便是问神境的强大存在,想要知道房间里面的人想要干什么,他都会察觉。

        夏成龙褪去衣服,二话不说先洗个澡再说,在外面战斗了六七天,身上的衣服早就布满了灰尘,要不是他本身还算干净,估计和外面的大头兵没有区别。

        进入浴桶,闭上眼睛,在享受的过程中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他虽然进来了但这并不意味已经可以开展下一步的工作,那个刚才出现的女人还有今晚的聚餐,都将会是对他的一次次考验。

        只要在途中他做出任何有嫌疑的事情,都有可能被当做卧底来对待,那个时候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

        裙子当务之急是取得他们的信任,并且在那些家族的大人物的视线中脱离开了。

        他就不信,一帮入圣境的高手会一直盯着他一个小小的超凡境武者,那样就太不划算了。

        美美地洗了个澡,换上他们特意准备的衣服,夏成龙躺在床上闭眼睡觉,顺便撤掉了那层禁制。

        他现在是一个被招入屠家的超凡境武者,现在要做的事是因为战斗太累,养精蓄锐,等待晚上的庆功宴。

        时间一晃,天色已经泛着黑色,夏成龙猛然间睁开眼,随后又闭上眼。

        “咯吱!”

        门从外面退开,屠灿灿身穿旗袍从外面进来,她并没有出声,就是想要看看这新来的小子在干什么?

        “咦,还在睡觉?”

        屠灿灿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没想到穿上一身干净衣服的时候,长的挺英俊的,尤其是额头前的刘海,不错。

        走过去,胳膊刚要伸过去,夏成龙突然睁开眼睛,一只手拉住对方的胳膊,眨眼之间双方的位置互换。

        女人直接被压在床上,双手完全被控制,整个人躺着看向近在咫尺的脸庞。

        “啊……唔,唔……”

        屠灿灿刚叫出声,夏成龙连忙用另一只将对方地嘴堵上。

        “别叫,我就放开你,如果你再叫就别怪我不客气,听懂的话眨眼睛!”

        屠灿灿尝试了一下,夏成龙的身子压在他上面,使得她的腰部完全用不上力气,双手被禁锢着,同样挣扎不开,没办法只能眨眼睛。

        夏成龙缓慢放开捂着对方嘴的手,看到女人没有乱叫,这才松了口气。

        “混蛋,你要干什么?”屠灿灿姆怒骂着。

        ……

        无语,这女人有病吧!

        “大姐,明明是你未经允许,私自进入一名武者的房间,我没有直接一招杀了你已经算不错的了,你还觉得冤屈?”

        “你敢杀我?”屠灿灿要被气死,“这里是屠府,谁敢放肆?”

        “对你来说是家,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新的环境而已,所以我做出这种事情并不过分!”

        夏成龙几句话将女人怼的没话说,两人只能大眼瞪小眼。

        刚才着急没发现,这会儿自然是有些尴尬,因为他们的位置太……

        夏成龙也不再废话,从对方的身上起来,转身,留给女人整理衣服的时间。

        “混蛋!”

        本以为对方会停歇,没想到屠灿灿起身,二话不说便迈着大长腿一个横踢,还好夏成龙反应快,转身向前一步,顶住还未落下的腿劈。

        这样子的话屠灿灿因为没有站稳,再次跌向床,整个人完全处于失衡的状态。

        不可能啊?

        屠灿灿纳闷,自己也是超凡境的武者,就算品级不如他高,也没有用全力,可是不至于输的这么惨吧!

        刚才的攻击看起来没有什么,实在她已经用了几分力气,就这样被推开了?

        “屠灿灿小姐,我是你们屠家邀请而来的武者,并不是你的仆人,所以请尊重一点。”夏成龙面露怒意。

        屠灿灿再次从床上起来,不以为然的翻了个白眼:“行了行了,不就是试一试你的功夫嘛,有什么好生气的。”

        ……

        这也算试探?

        好吧,夏成龙对眼前的女人彻底服气了。

        “再说了,有多少公子哥要跟本小姐打,都没这个机会呢!”

        ……

        夏成龙额头一道黑线飘过。

        想不通,那位三长老派这么个人来是为了什么?

        漂亮,所以诱惑?

        不,这女人漂亮但一点儿没有那种经过训练,能够无时无刻勾人魂魄的妩媚,除了这个好像一无是处。

        就刚才的这一系列行为,和一个神经大条的富家大小姐没有任何的区别。

        难不成这一切都是对方伪装的?为不像啊!

        “喂,想什么呢,这么痴迷?”

        “没什么,宴会在哪儿进行?”夏成龙言归正传。

        经过这一问屠灿灿才想起来自己来这儿是为了干什么,恼火的拍了拍额头:“快,时间要来不及了!”

        ……

        看着女人风风火火找西装的样子,他想说,一般这种宴会开始的时间会是八点左右,而现在才六点刚过。

        屠家难道大到用两个小时都走不出去吗?

        等对方折腾完,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夏成龙收拾的很快,等从房间里出来时,连屠灿灿也不尽有些愣神。

        就这颜值,出去做个“鸭”必然大赚。

        夏成龙对于女人的行为毫不在意,大摇大摆的从前面走过去。

        “喂,你等等我,三爷爷说了,我们要一起出现。”

        ……

        还别说,第二次行走在屠家的庄园里,夏成龙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庞大。

        这里就和迷宫一样,庭院与庭院之间相互串联,如果没有熟悉的人带路,绝对不可能从这里出去,在没有人发现的地方。

        夏成龙面不改色跟着女人走,每一步路都印在脑海中,这对于以后去打探消息有些很重要的作用。

        “喂,之前给你说的都记下了呀?”屠灿灿转身再次确认。

        夏成龙点头,算是回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