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武侠小说 -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在线阅读 - 第2章 夜送蟹羹

第2章 夜送蟹羹

        ……

        “那么多?”曹承玉诧异道。

        伙夫头子点头。

        “夫人说,少爷您出去学习了一天,需要好好补补,让我们多做点。”

        “呃……好吧……就放这里吧,小三儿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是,少爷。”

        等众人退下,最年轻的伙夫小三儿来到曹承玉跟前。

        “少爷,家伙事拿出来?”

        “拿!开干!”

        “好勒。”

        小三儿麻溜的从一个地下隔板中拿出大量瓶瓶罐罐,每个容器外都贴了一张小纸条。

        海椒面、雪盐、蚝油、香醋、孜然粉、胡椒粉、香辣酱、蒜香酱、照烧酱等等,这些都是曹承玉一瓶一瓶调出来的,有些调料,这个世界也有,就是不多罢了。

        小三儿在这个过程中,贡献很大,因为他少爷的身份,其实家里是不准他亲自下厨的,传出去丢人。

        所以,也就小三儿这样年轻的伙夫,目不识丁,被他好好思想教育了一番,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少爷,今天我们做什么?”

        看着小三儿渴望的眼神,曹承玉突然意识到,以往他没吃完的东西,都是给小三儿解决的,这次怕是没他的份了。

        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三啊,这次做的吃食,我有其他用,你就拿黄大厨他们做的顶顶吧,顺便给我拿点烤鸭和面饼来,我也吃点。”

        “好吧……”

        “那少爷要我帮点什么吗?”

        “烧柴火,烧旺点。”

        “好。”

        小三儿并无任何不满,在他看来任何肉类都是他可望不可及的食物,能吃一口好的就不错了,奢望少爷给他做饭吃,想屁呢。

        “对了,小三儿,你吃完去鹤鸣街的铁器作坊跑一趟,帮少爷把这玩意做出来。”

        接过一面画着线条的薄木板,小三儿满口答应。

        简单对付几口,曹承玉很快开工。

        仙阙城旁边有一条洛水支流,曰澜河,河里螃蟹很多,经常有渔夫捕上肥美的大螃蟹送到大户人家来卖。

        因此,曹家的伙房大螃蟹从来不缺。

        蟹羹的做法比较简单。

        将大河蟹剥壳后放入沸水中搅动,煮熟的过程中加入葱姜酒等物去腥增香,待蟹肉脱落,把其余材料捞起。

        加入蛋花、肉丁、葱花、香醋等调料,勾芡一点红薯淀粉,待汤汁浓稠,就成了羹。

        曹承玉还特意加了点蚝油和自制海鲜酱提提鲜味,这样一来一份晶莹透亮,鲜味浓郁的蟹羹就做好了。

        稍微尝了一口,鲜香浓郁、蟹肉滑嫩,咸口的蟹羹仔细品尝,能尝出一缕甘甜,极为鲜美。

        这种程度,其实比不上前世的大厨手艺,但放在这里确实是一等一的美味。

        趁着热,曹承玉整理了一番衣服,正冠束衣,搭配上他那俊俏阳光的脸庞,相当有杀伤力。

        赶紧给婶婶送去。

        婶婶林娇韵,住在曹家一间别院小楼内,叔父曹东来去逝后,被其他几房排斥,生活上过的还行,就是精神遭罪。

        曹承玉小时候来过这边几次,与婶婶混熟了就常过来。

        真的,他保证今天以前,他来这里单纯是来看球…啊呸,单纯是来看腿…呸,不是,听我狡辩,不,听我解释。

        他真的是来玩的……

        嗯,以小孩子的身份来玩。

        别院门口栽种着两丛月季,尚未达到开花的季节,此时看来竟是一片黑绿,毫无美感。

        曹承玉弯着腰,偷偷摸摸从门口溜进去,绕过假山,贴着墙壁,来到婶婶闺房门口。

        里面灯火通明,按照婶婶的习惯,应该是在做女红。

        深吸一口气,曹承玉微颤的手掌敲响了房门。

        一道清幽淡雅的声音响起。

        “这么晚了,谁呀?”

        “婶婶,是我。”

        “承玉?这么晚还来看婶婶,真有心。”

        声音由远到近,伴随着吱呀一声响起,门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面如桃花,秀眉舒张的美艳妇人,成熟漂亮的脸蛋上带着惊喜的笑容。

        “快进来,大冬天的外面凉,来看婶婶,别感染了风寒才是。”

        “好。”

        曹承玉受邀进屋,安心接受婶婶的关心,眼神却不由自主落在那硕大的邪恶上。

        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坐落在长案边,手里的那碗蟹羹也顺手放在桌上。

        婶婶看了一眼桌上的蟹羹,没有问什么,而是倚靠在对面的长椅上,手里重新拿起绣针,开口道。

        “承玉可是有什么事找婶婶?大晚上的过来,我这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

        婶婶独倚长椅,灯火映照之下,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环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娇柔婉转之际,美艳不可方物。

        他一时看呆了。

        “承玉,承玉?”

        “呃……婶婶,我刚回来,发现已经几天没来看您了,连忙去伙房拿了一碗蟹羹,给您请个晚安。”

        “蟹羹?伙房还有这等食物,怎地从没给我送过。”

        婶婶放下女红,跪坐在长案前,好奇的掀开砂锅,嗅了一下。

        这一闻,直接惊住了。

        “好香啊,让婶婶尝尝。”

        35岁的人了,动作却有点小女儿姿态,拿起玉勺,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

        “这……”

        入口鲜香,稍微咀嚼一下又能品出一缕甜味,香醋带的酸味与蟹羹完美融合在一起,带有开胃效果。

        婶婶越吃越香。

        不久,一碗蟹羹硬是被她吃完了。

        刚吃完,又抱怨起来。

        “哼,这些伙夫,好东西只给那几房人吃,从来不给我送一点过来,还是承玉好,知道好东西分婶婶一点。”

        “婶婶没白疼你。”

        叮!好感度+3!

        曹承玉振奋一笑,有效果了,连忙道。

        “婶婶要是喜欢,我让伙房每天准备一碗蟹羹给婶婶送来。”

        “这……不好吧,要是你那三婶、四婶知道了,为难你怎么办。”

        “她们不会知道的。”曹承玉自信一笑。

        哼哼,这玩意他做的,只要不是自己说出去,鬼知道这事。

        “那…那好吧。”

        婶婶看上去勉为其难,其实心里雀跃,年纪大了就是这样,不好直接开口跟小辈说要。

        曹承玉根据系统提示的好感度+1,敏锐的确认了这一点。

        又跟婶婶聊了一小会,带上装蟹羹的砂锅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