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再活一万次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来的正好

第五十二章 来的正好

        “好啊!那我去给师父回电话!”大熊觉得提议不错,见见认识下也没什么。

        “这有电话,还跑电话亭去干嘛?”陈问今递过去,知道大熊不好意思借用。

        “那我就试试拿大哥大烧钱讲电话的感觉了啊?嘿,师父看见号码我也能长脸。”大熊拿了手机,按了数字后不确定拨出键的位置,问了之后才按下。

        陈问今寻思着这倒是个加成因素,寒风即使本来不一定来,看见是大哥大的号码,即便有抽不开身的事情,改天也会主动叫小高和大熊介绍了认识。

        电话拨通了,大熊声音特别洪亮的说:“师父,来吃东西啊!我们在老猫,顺便介绍个兄弟给你认识。”

        这声音太响亮,以至于旁边吃喝的人都望了过来,这些目光看见大熊握着的大哥大时,眼睛都不由自主的亮了一下,透着惊奇。

        “哦,哦……我哥喝醉了,在桌上趴着,要不我一个人过来?”大熊说完,那头寒风大约是对他不太放心,说了否定的话,大熊又答应着说:“好,师父再见。”

        末了,大熊把电话递给陈问今说:“师父晚上有事,本来想叫我们俩去帮忙,现在不用了。”

        蝴蝶注意到刚才打量陈问今的少女见着大哥大的归属转移后,眼睛更亮了,然后望着她时也不甚友善,于是蝴蝶回瞪了一眼。

        “需要帮忙吗?”陈问今明知故问,他知道寒风干的事情不会让旁人随便参与,果然大熊立即说:“不用不用!”

        “那行,需要帮忙就说。”陈问今虽然可惜,但凭记忆里的情况,事情还没那么迫切。以他对记忆中寒风的了解,那家伙肯定会主动跟他结交。

        三人说笑着吃喝,还没等蝴蝶吃饱,发现小鱼和阿豹也出来了。

        隔着老远,就能感受到阿豹的意气风发,他过来了就笑骂道:“黄金你真混蛋哎,说是喝酒,把小高带到这里喝趴了,又把大熊和蝴蝶也拉这里!我花钱开包间干嘛的啊!”

        “一会再进去就是了。”陈问今问他们来点什么,阿豹高兴的说:“既然是你请客,我就不客气了,终于能宰你一回!老板,来六十串……”

        “这战斗力不行,大熊一个人把你们都秒了。”陈问今知道阿豹准备把上次烧烤请客的钱吃平。

        “好啊!大熊你叫了多少?我们照样来一份,两个人还吃不过他一个?”阿豹信心满满,陈问今看他如此自信,就说:“要不打个赌,就大熊吃的照样来一份,时间一个小时,吃完了今晚连喝酒都算我的,吃不完的话全算你的。”

        “这么好玩当然赌啦!买单才几个钱?根本不算事!难得你有心情赌着玩,必须奉陪!”阿豹自信满满,大熊抹了抹脸,忍不住笑了。

        陈问今料定阿豹和小鱼撑死也吃不完,大熊是他两倍的食量,阿豹的战斗力撑死能有他六成,两个人在里面又喝过酒,完全没胜算。

        “大熊你别笑!不信你比黄金吃的还多!就算比他多一点,今晚我也赢定了!”阿豹却斗志满满,谈笑风生了一会,看见老板端来几个大盘子往折叠桌上一摆——阿豹当场傻眼了!

        小鱼也吃惊的看着大熊说:“你一个人吃这么多?”

        “其实不止,后来还跟黄金一起吃了几十串脆骨。”大熊笑的开怀,很显然,他也不觉得阿豹和小鱼搞得定,但是没关系,说了会话歇了会,他肚子又有空间了,完全能帮忙吃。

        “……得!单我买了,东西别浪费,趁热一起吃,吃完进去玩,别把包间浪费了。”阿豹直接投降认输了,他跟小鱼加起来能搞定桌上食物的一半就不错了。吃着东西,阿豹还觉得输的郁闷,感觉都快吃饱了,还有那么多,于是忍不住说:“大熊你是不是猪啊?怎么能吃这么多?”

        “他是熊!熊比猪还能吃好不好?”蝴蝶迅速纠正,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阿豹输了,会觉得特别开心。

        吃饱喝足了,大熊拒绝帮忙,一个人背着小高进场,喝酒跳舞唱歌,一直玩到了凌晨。

        小鱼和蝴蝶回不了宿舍,阿豹就说去开房,蝴蝶立即赞同的说:“好啊好啊,我跟黄金一起!”

        “……不好意思,我要回家的。”陈问今是服了蝴蝶了,完全性别对换嘛。

        “你别那么色好不好!丢我一个人住酒店啊?当然是我们一起啦!”小鱼没好气的拉着蝴蝶,救命稻草似的。

        “不是吧小鱼?那我怎么办?应该我照顾你啊!”阿豹夸张的大叫,小鱼恶狠狠的瞪了眼说:“想得美!防的就是你。”

        “好吧好吧,那给两位美女和大熊和小高开房,我跟黄金回家,先送你们,去离你们学校近点的地方。”阿豹打着酒嗝,蝴蝶就说:“喝那么多还开车,想开去黄泉路呢?附近找间酒店就好了,明早来接我们。”

        “……得!明早我来,服务一条龙,好歹给点甜头当鼓励吧?”阿豹故意色迷迷的望着小鱼,然后张开胳膊去抱,后者作势躲,却没有退走的很快,被阿豹抱了个结实,嘴里直说:“好了好了!再这样我生气啦。”

        阿豹于是规矩了,大熊觉得不好意思,推辞说:“不用了,我送我哥回去就行了。”

        “醉成这样了怎么回去?跟我喝醉的,该我负责。走,前面不远就有酒店。”陈问今这么说了,大熊就不客气了,有点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说:“那就谢谢你了啊!其实我还没住过酒店,挺好奇。”

        晚上阿豹买了单,陈问今知道他心疼着呢,两间房的钱他直接买单了,阿豹作势要承担小鱼和蝴蝶的那间,却没有坚持。

        离开酒店之后,没旁人了,阿豹也不装了,心疼的说:“早知道不出去找你们了,结果专门跑出去买单,吃烧烤吃出比喝酒还高的账单,心疼死我了!”

        陈问今看阿豹无视路边的计程车,就喊他说:“今晚你还开车?”

        “一挡慢慢开!今晚花这么多钱了,有车我还浪费钱坐计程车啊?”

        “车费我出行了吧。”陈问今笑的够呛,想想今晚也是够阿豹肉疼的。

        “你出也不行啊!明天我是不是要来把车开走?公交车不想坐,计程车又花钱,何必呢?我保证一挡慢慢开,你监督,要是发现我开快了直接揍我一拳,这样总行了吧?”阿豹这般诚恳,陈问今寻思着丢他一个人开车回去更危险,就答应了。

        阿豹倒也说话算话,慢吞吞的走着,虽然心急但也没有反悔,没等问就主动说:“蝴蝶去找你之后,我把小鱼亲了,嘿嘿!关系就这么定下来了。你觉得小鱼怎么样?”

        “挺好的啊,漂亮可爱。”陈问今并不意外,小鱼看来对阿豹有一定好感,加上阿豹是行动派,分明没给小鱼犹豫考虑的机会,刚才看他们出来,就料到关系已经敲定。

        “我觉得她其实有点凶,怕她以后会管我管的厉害……哎,不对!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让女人绑着?不高兴就甩了她!有钱,还怕没美女?”阿豹话说一半突然换了语气,陈问今笑而不语,就懒得戳穿了。

        记忆里阿豹正儿八经谈女朋友后都是被管着的,陈问今一度也心怀疑问,觉得严重不符合阿豹的性格。后来才发现,其实几乎是种必然。阿豹只会被骨子里性格强势点的异性拿捏住,柔弱的反而会让阿豹肆无忌惮。

        少年时期的大男孩满脑子是吸引异性的念头,纵然嘴边挂着什么将来要美女一个接一个换的,也极少能付诸实践。绝大多数的狂想都源自于压抑而不可得,实际上真有稳定的感情了,反而没那么多强烈的念想,偶尔偷腥的也就是大多数人的下限了。

        所以许多单身的嘴上说些各种不堪入耳的话,真的摆脱单身后就成了专情大男孩,等到结婚就被管成了乖宝宝,有了孩子之后的男人,许多更沦落到每月等老婆发零用钱的地步。

        说到底,人都是感情动物,欲求不满时的压抑属于病态,各种失常的狂想就出来了。脱离这种状态之后,通常也就恢复过来了,外头看着美女好漂亮,心里却总惦记着家里长久共甘苦的那位,外头强势的男人回去了也都让着家里的女人,还称之为领导,老板之类的。那种‘怕’,说到底都是长久感情积累的爱,愿意用这种方式让另一半感受到被重视,被关爱。

        陈问今正自胡乱放飞思绪,阿豹突然说:“开酒店好贵哎!干脆在他们学校小区租个房子多好啊?哎,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肯租给我们的……要不找个满了十八岁的朋友挂个名字租也行吧。以后我跟小鱼见面也方便,不回学校的时候也不用开酒店,肯定能省回来。”

        这年代的房租便宜,确实开几次酒店就够了,这想法是合算的。

        陈问今突然想到寒风的事情,确实可以通过创造合适环境的办法更快收拾那家伙,于是说:“租金算我一半,一起用。”

        “嘿嘿,还是憋不住准备跟惠约了吧?”

        “那倒不是,有件事情用的上,到时候还需要你帮个忙。”陈问今已然想好了办法,如此一来更轻松,更快捷,以他对寒风的了解,简直没有不成功的道理。

        “什么事?”阿豹琢磨着,突然灵光一现,猜测说:“我知道了!你想找机会把蝴蝶办了,让我帮忙别让惠知道了对不对?”

        “……到时候再说。你脑子里能不能别只想这种事情?”

        “不行啊!我都憋多久了!去发廊吧,又怕有病,想了想还是没敢进去,感觉小鱼不好拿下,小便宜好占,大便宜不容易,她凶的时候眼神很恶,不好惹。”阿豹分明对小鱼蛮喜欢,接连挂在嘴边,连小鱼眼神凶都成了优点。

        “我看你是有受虐倾向。”陈问今很是无语。

        阿豹当然不承认,聊没几句,又说着他跟小鱼的事情……

        阿豹跟小鱼交往的顺利,又热情满满,所以租房子的事情也推进的很快。阿豹找了个认识的朋友,挂了名字租了半年。

        房东本来不愿意短租,又觉得年轻人不爱惜房子,阿豹喜欢那间顶楼的房子,好说歹说加上编故事,最后愿意多压一个月租金,这才租了下来。

        敲定了这事,当晚阿豹就请了认识的一群朋友到屋里喝酒聊天。

        小高本来要出售的小组合音响加vcd机,也被阿豹买了下来。

        ‘记忆中这东西是同学买的,这点变化应该不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吧?’陈问今总怀揣着这样的担忧,可是,收拾寒风、为世界除害的事情还得推进。

        晚上喝的热闹时,陈问今跟大熊说:“对了,上次你师父有事,今天热闹喊他一起来喝酒吧。”

        “小高不让我介绍师父给你们认识,他说师父会不高兴,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其实师父还问过我,也说想认识你。”大熊一脸无奈,陈问今知道小高顾虑什么,但这事,不能卡在这关口吧?

        陈问今正考虑着时,旁边一个五分醉意的男孩说:“大熊的师父?寒风是吧?我认识啊,一个村的,我认识,我介绍你们认识啊!我给他打电话,黄金借你的大哥大用用,我也试试烧钱讲电话的感觉。”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陈问今递了电话过去,大熊没有反对,他听小高的,但别人介绍的他可不觉得需要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