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0175章 谁是第一功?

第0175章 谁是第一功?

        山崖的顶部,出现了一块巨石,巨石顺着山崖滚落,一路上压断了无数草木,碰到凹凸不平处会上下翻滚,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巨石滚落了一段,又有一块巨石出现。

        随后就是一块又一块的巨石从山崖顶上出现。

        数十的巨石从山崖顶上滚下来,形成了万马奔腾之势,巨石砸击山壁的引起的巨震,整个深谷都在跟着震动。

        高丘一众人被震的东倒西歪,很难维持他们的阵型。

        “嘭~”

        一块巨石落下,在谷口砸出一个深坑。

        随后更多的巨石落在,在谷口筑起了一面墙。

        高丘在亲兵的搀扶下站稳脚,顶着身后突然筑起的石墙,瞳孔缩成了一个点,呼吸变得前所未有的沉重。

        “断我后路,想一口吞掉我?!做梦!”

        高丘恶狠狠的低吼了一声。

        高丘不认为敌人有一口吞下他的实力。

        高丘身边的军侯满脸惊恐,他觉得敌人恐怕有吞下他们的实力,不然敌人不可能断他们的口路,将他们堵在深谷之中。

        敌人若是实力不够,绝对不可能将他们一群新军的精锐逼迫成陷阵之士。

        有道是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一旦兵卒们陷入难以逃脱的陷阱,他们除了背水一战拼一条血路,别无选择。

        在这个时候,兵卒们很容易变成一个个含不畏死的死士。

        因为反抗是死,不反抗也是死。

        左右都是死,还不如很拼一把,说不定就能赢。

        怀着这种心思的兵卒是很可怕的。

        敌人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应对,会被吞掉的。

        “冲!”

        高丘抽出腰间的八面汉剑怒吼一声,率先向深谷另一侧冲去。

        在山崖上一直埋伏着的伏兵,在他们的后路被阻以后,终于露出了头。

        一块块石块、一根根巨木、一柄柄弓弩,对准了他们。

        高丘在看到他们出现以后,脸上的怒色彻底化成了惊恐。

        他的推测错了,敌人埋伏他们的伏兵数量并不少。

        敌人并不是仓促间得到了他们的消息,设下伏兵。

        敌人明显是早早就得到了他们的消息,早早的在虎跳谷设下埋伏,等他入瓮。

        刚才那位女将的冲杀,恐怕是敌人诱惑他上当的计策。

        高丘虽然脸上布满了惊恐,但是并没有慌乱。

        但他身边的亲兵、军侯,身后的将士们早已慌成了一团。

        “校尉?!敌人明显是有备而来,我们钻进了敌人的埋伏当中,我们恐怕要败。我们该怎么办?”

        军侯六神无主的冲着高丘大喊。

        高丘咬着牙,像是野兽一般低声嘶吼,“我们中间有内贼,我们中间有内贼将我们的消息传给了敌人。敌人唯有确凿的掌握了我们行军的动向,才能做出如此布置。”

        事到如今,高丘要是猜不出他手底下有内贼,那他这个校尉就白当了。

        “究竟是谁?!究竟是谁?!我要将他碎尸万断!”

        高丘仰起头,脖子上青筋暴起,如同野兽一般嘶吼。

        军侯慌张道:“校尉,现在不是说内贼的时候,现在我们要想办法活命,不然我们就要全军覆没了。”

        高丘手里的八面剑一转,砍向了身边的军侯。

        军侯看着高丘如同疯了一般砍向他,惊恐的跌坐在了地上。

        高丘手里的剑,最终还是没有砍到军侯身上。

        他手里的剑在落到军侯身上的那一刻,脑袋终于恢复了清明。

        他咬着牙,强忍着愤怒、惊恐、悲痛,快速的下令,“让所有兄弟们速速后退。贼人虽然用巨石堵住了我们的退路。可是巨石和巨石中间仍有缝隙,只要我们能快速的大开一个人能通过的缺口,就能逃出去。”

        军侯瘫坐在地上,愣愣的盯着高丘。

        他早就被高丘吓傻了。

        高丘猛然扑到他面前,咬牙切齿的低声喊道:“还愣着做什么?我们要是退的晚了,被其他贪生怕死的人抢占了巨石的缝隙,我们就只能死在这里。”

        军侯浑身一颤,缓缓回神。

        他惊恐的点了点头,快速的从地上爬起身,跟着高丘往后退去。

        高丘带着军侯一边退,一边高喊,“退兵,退兵,推到巨石前,从巨石缝隙之间打开一道缺口,我们钻出去。”

        乱成一团的将士们听到了高丘的喊声,终于恢复了几分理智,他们前呼后拥的冲向了巨石筑城的石墙。

        临近巨石的将士们,早早的跑到了巨石前,开始用手里的兵器在巨石的缝隙中砍、戳、凿。

        后面的将士们追上来以后,帮忙一起砍。

        在他们一众人齐心协力下,巨石缝隙终于被他们扩大,一个人勉强可以通过。

        但是没有人过去。

        因为所有人都想第一个过去,所有人都不想让其他人抢占先机。

        后面的人向前面的人递出了刀子,前面的人向更前面的人递出了刀子。

        以此类推。

        巨石缝隙被凿开以后,足足半炷香时间,居然没有一个人通过。

        将士们在自相残杀,山崖上的石块、巨木、箭矢落下以后,也在收割着他们的性命。

        整个深谷,瞬间变成了一处修罗场。

        站在山顶上的鱼丰、张武等人,一边吩咐着虎营的将士们投石、投木、射箭,一边品评着下面的战场。

        张武一脸感慨的道:“人心真是复杂……他们若是能拼死闯出深谷,趁着庄夫人的骑兵冲杀之前,逃往山林里,也许还会有一条活路。”

        鱼丰面色不善的瞥了张武一眼,没好气的道:“深谷另一边是一片开阔地,谷口两侧又是峭壁,他们要逃到山林里,最少也得跑足足上百丈。

        上百丈,足够庄乔率兵杀他们四个来回了。

        就算他们有人侥幸逃进了山林里,也逃不出虎营将士的手掌心。

        虎营将士中间的夜郎人,比他们更擅长在丛林里作战。

        所以他们往后退无疑是明智的选择。

        往前走,十死无生,往后退,九死一生。

        九死一生虽然也残酷,但至少能活下去几个。”

        张武被鱼丰硬怼了一番,一脸尴尬,他咳嗽了两声,赶忙转移话题,“庄夫人真是厉害,有她在,我们打仗都容易了不少。

        面对两倍于我们的敌人,我们只是在山上丢了丢石头,就赢了。

        我们以前打仗要是有庄夫人相助,也不会死那么多兄弟。”

        张武和鱼丰以前在郡校尉治所的时候,每次出征,手下的兄弟都会有损伤,数量还不小。

        一旦遇到了上千人的大战,一场战斗过去,他们营里的兄弟能死去大半。

        面对数倍于他们的强敌,他们随时都有灭营的危险。

        此次虎跳谷伏击跟他们以前打仗大大不同。

        敌人的数量超过他们两倍,敌人的实力也比他们强,他们仅仅是占据了地形优势、装备优势。

        可此次虎跳谷伏击,他们战损少的可怜。

        除了几十个兄弟在搬石头和巨木的时候被砸到或者压到外,山崖上的人几乎没有其他损伤。

        庄乔手底下的五百骑,也只是折损了十几个人。

        如此轻而易举的战胜敌人,张武觉得庄乔的功劳最大。

        鱼丰对张武的话嗤之以鼻,他不情不愿的道:“庄乔是厉害,她能以五百骑杀穿敌阵,并且将敌人引入到山谷,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但我们能够轻易取胜,真正的关键却不在庄乔,而是在禾儿。

        禾儿看似未动一刀一箭,可他将敌人出兵的时间,敌人的动向,一点不露的告诉我们,让我们处处抢占先机。

        我们正是因为处处占了先机,才轻易的战胜了敌人。”

        鱼丰心如明镜,他很清楚,若不是鱼禾给的情报,让他们抢占了先机,他们要想打败高丘,必须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也许虎营的家底得赔进去一半。

        别看虎营将士的军备碾压着敌人,真正交上手,虎营的将士肯定打不过高丘手底下的人。

        能跟高丘手底下人硬碰硬的,恐怕只有虎营内的那些滇人。

        其他的巴蜀人、夜郎人,根本不够看。

        因为虎营上下,只有那些滇人经历过硬碰硬的血战。

        最早加入虎营的巴蜀人,固然经历过几场战事,也打赢了,但是都是取巧获胜的,并没有跟敌人硬碰硬。

        在真正成千上万人的打战场上,根本经不起考验。

        庄乔手下那五百人,之所以能陪着庄乔到敌阵中走一遭,就是因为他们全是滇人。

        而且还是在两千滇人中挑选出的最骁勇的战士。

        他们陪着庄乔打了不知道多少场硬仗,才能跟庄乔配合的那么默契,才敢陪庄乔去敌阵中走一遭。

        换成其他人的话,恐怕在遇上敌人试水的那五百人的时候,就会出洋相。

        张武听完鱼丰一席话,愣了一下,仔细思量了一番后,缓缓点头,“你说的在理,我们之所以能轻易取胜,主公的功劳确实最大。

        他告诉了我们敌人所有的消息和动向,我们才能提前做出许多布置。”

        顿了一下,张武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惊声道:“主公赔钱也要在大新各郡开设四海镖行,该不会是……”

        张武说到此处,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想到的那个可能性太可怕了。

        可怕到他从来不敢想,更不敢奢望。

        鱼丰看穿了张武的心思,撇着嘴道:“我鱼氏祖坟上还没有冒青烟,你想到的那种事情不可能。就咱们这点人,在西南折腾一下还行,去北边,不出三五日就会被挂在旗杆上。”

        大新虽然状况百出,但还没有一支反贼成功的在大新核心地盘上竖起造反的大旗。

        鱼丰一行敢去北边,迎接他们的就是大新的重拳。

        一个国家的重拳砸过来,鱼丰一行人的小身板可扛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