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言情小说 - 摘仙令在线阅读 - 第五六一章 龙王敖昭

第五六一章 龙王敖昭

        明天很方便!

        真的吗?

        “我天天都有空!”

        太激动了,声音大的把敖象自己都吓了一跳,他突然好担心因为自己的不稳重,让里面的人不喜。

        “好啊!”

        面对这样的敖象,陆灵蹊把对妖庭的气怒压在心底,声音柔和且轻快,“明天我等你。”

        既然接收了敖象,为什么不能好好养?

        如果不能好好养,为什么不能送回龙族?

        哪怕查不出他是谁的孩子,只凭他是螭吻,龙族也不会把他们自己的族人养成这样。

        还有钦原,钦原哪去了?

        陆灵蹊看敖厘扬起笑脸拉住敖象,只能按下那份马上要问出口的话。

        小家伙大概很少有朋友,回以敖厘的笑容里,除了高兴,还有一份小心翼翼,一份害怕受伤,掩藏起来的珍惜……

        罢了,明天他还会来找她。

        陆灵蹊收回目光,拿起已经震动的传音海螺放到耳边时,连打数个结界。

        “林蹊,若是妖庭的人,要求我帮忙多换食灵蜿虫怎么办?”

        听到玄华姨说出传送宝盒,陆灵蹊就怀疑会有点事出来。

        闻言倒也没什么意外,“传送宝盒你们带了吗?如果带了,我请尚师兄帮忙匀一份过来,如果没带,等我回去。”

        “这样会不会让你很为难?如果太为难,我……”

        “暂时匀一份不会为难。”陆灵蹊还想给瑛姨做面子呢,“后续的……,”她想了想,“妖庭如果想要,恐怕要多出些血。”

        天渊七界其他六界虽然因为魅影下界,伤亡有些惨重,可是,他们不缺食灵蜿虫,升级了地脉,应该还存下了一部分。

        无相界这边,凭重平师叔他们的心性,肯定也不愿落后于人。毕竟无相界是个整体,百禁山地域广大,若是一直落后,影响的是整个无相界,再怎么,他们不会那么短视。

        “瑛姨,如果三位长老过来,您问问他们,近年来百禁山地脉升级后,小兽潮是不是多了些?如时小兽潮发生的频率比以前多了,那么原因不言而喻,妖庭恐怕要跟无相联盟坐下来好生商谈一番。”

        其他各界不曾发生兽潮,是因为有魅影消耗。

        无相界这边,若真的无限供给,那才是百禁山边界城镇的灾难。

        “这些事您借我的名头,跟尚师兄提一下就行,他们具体怎么谈,您不必管,也不必问。但是,该您朝妖庭要的好处,您也不能替他们省。”

        说到这里,陆灵蹊又想起敖象可怜巴巴的样子,“他们养了敖象,可是您看,敖象多可怜,哪有一点龙王的气势?

        龙族做为四神兽之首,是妖族最重要的一员,他们那样养敖象,不把他还给龙族,您问问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如果不会养,不知道怎么养,又不想还给龙族,那就把他还给我。

        我们千道宗能养的起,再怎么,也能比他们养的好。

        还有当初的小钦原,我没打听他,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您帮我问问他们。”

        “……好!”

        瑛娘当然也看到那个跟敖厘在一起的螭吻敖象,对小家伙的境遇感同生受,“我会问清楚的。”

        高阶妖修对从人族一直有防范,对从人族那边过来,如她这样亲近人族的妖儿,也不待见的很。

        她还是亲爹亲娘呢。

        “如果他们不会养,如果龙族也不愿接收,我会帮敖象想办法,送他到千道宗。至于钦原……”

        瑛娘微微沉吟,“钦原是异种灵兽,生来带毒不说,还天生的性子高傲,妖庭如果像养敖象那样养他,恐怕他早就反了出去,回头……,我帮你问问。”

        她现在就怕钦原被他们养死了。

        不同于敖象,妖庭养着他,好像是为了压龙族一头。

        钦原当初的等阶虽然比敖象高些,可是,他如果太难养,或者跟什么二世祖起冲突,也许根本就没命活到现在。

        陆灵蹊不知瑛姨担心什么,闻言点头,“好!瑛姨,您已经是九阶的大妖王了,您想保护那片百禁山不被打搅,我觉得,最好的方法还是震慑!”

        和平,从来都不是忍让能得来的。

        有时候,越是忍让,别人越是认为你可欺。

        “我家诚老祖曾经留下一句话,说人不能太包子,要不然,不止狗惦记,就是蟑螂路过,都会想法子蹭一口。”

        因为这句话,爷爷曾带她坐在医馆门前观察过往乞丐三个月。

        陆灵蹊发现有些狗真的不咬过往的行人,它们是看谁的衣衫破烂,谁走路都弯腰驼背,畏畏缩缩,它们就去咬谁。

        欺负那些人,它们都兴奋着呢。

        “瑛姨,您不知道什么叫包子吧?就是我以前拿给鹰叔他们吃的包子。”

        陆灵蹊在这边,听到玄华姨问瑛姨,什么叫包子,害怕瑛姨也不知道,连忙解释,“能吃的,外嫩里鲜,够味。”

        “……”

        “……”

        瑛娘和玄华都被她的这个解释,弄的半晌无言。

        “瑛姨,您听我的没错,我家世代开医馆,对付某些想占便宜,讹人的医闹可有经验了。”

        与人为善是没错的,可是,善也要分对象。

        善良厚道的人,总是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而刻薄恶毒的人,总是把一切怪在别人身上。他们不会管,那般怪到别人身上,别人是不是能承受。

        “世俗凡人界的道理,其实跟修仙界一个样,甚至修仙界的更残酷。这一点,您应该比我明白的。

        我们千道宗能够做大做强,从来都不是一味的与人为善。

        您记住了,该您的,您寸步都不能让,跟妖庭谈的时候,如果可以,就狮子大开口,提一个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大条件。

        我重平师叔说,这样虽然会激怒他们,可是,也会让他们重新审视您,然后,当您再提小条件的时候,就会很容易得到满足。

        我师叔说,这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收到消息,正在赶来的三位妖王,不知道被他们妖族称为仙子的林蹊,这一会正出谋划策,教瑛娘怎么对付他们。

        陆灵蹊从凡人界来,陆家长辈们为了医馆的传承,为了不让一代又一代的独苗苗们有一天被人欺了,可是从小就教育。

        医馆是济世救人的地方。

        但是,想要济世救人,真不是你想的那般简单。

        二世祖陆诚的教育是,做好事,也要有做好事的本钱。

        雷打真孝子,财发狠心人,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二世祖陆望的感悟最深。

        那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所谓劝善之言,在他那里是行不通的。

        一代又一代的教育是,人立于天地之间,你行你路,他过他桥,我自有道!如果狗屁神佛那般劝人,皆可屠之。

        明着不能屠,那就暗里来,白天不能屠,那就晚上来。

        我可以善,但是,任何人都别想欺了我。

        陆灵蹊一直到三人敲门,才不放心地收回传音海螺。

        也是赶巧了,大长老东风渡、二长老燕凌飞、三长老赤炎才刚刚到,聚福楼的禁制就重新回复了,算是彻底打消了她偷听的想法。

        隔壁鹰叔那边还处在闭关中,一点也没因为瑛姨的事受影响,现在禁制回复,就更安全了。

        陆灵蹊想了想,终是走出房间。

        “呸!白眼狼!”

        远远的,几个跟凉承关系不错的二世祖,看到敖象和敖厘挤在人群里,嘻嘻哈哈的时候,先给了鄙视的眼神。

        “真是白费了那两滴流长水。”

        比不过敖厘也就算了,养了这么久,还跟妖庭不对付的龙王交上朋友。

        “白雯,使个障眼法,我们把他拖到暗地里打一顿怎么样?”

        “……不太好吧?”

        想到家中兄长的几次告诫,白雯到底犹豫了,“没听说那位新晋大妖王的凉瑛是养了林蹊林仙子三年的人吗?

        敖象是她救下,万一那凉瑛提出要看一看他,我们可能就要倒霉了。”

        “所以,要你用障眼法啊!”

        “那最后真的会找向我。”白雯哪里敢干?

        “我觉得,我们最近还是老实一点的好。”她看向大家,“别忘了,在凉瑛自逐家族的事上,我们都沾了点干系。她现在是九阶大妖王了,又有林仙子在背后当大靠山……”

        “狗屁的林仙子。”

        一想到,她给大家带来的麻烦,熋兴就是一肚子的火,“她跟我们什么关系?她是人,我们是妖,什么亲善妖族,如果真的亲善妖族,怎么没帮忙,给我们多弄点食灵蜿虫?

        如果我们的食灵蜿虫充足,百禁山这么大,也许还会有更多像托天庙这些厉害的遗迹现世。

        哼!

        现在人修联盟卡着我们的食灵蜿虫,就是不肯多给一点儿。如果凉瑛真有心,真让她帮忙我们一把,我他娘的,再喊她一声林仙子也不迟。”

        熋兴甚不服气,“她帮我们干什么了?不就是弄了个螭吻敖象和钦原小贝吗?你当她真不想把他们变灵兽?

        哼!

        听我爹说,是她和当年的百兽宗老白鹤有争,本着死也不便宜老白鹤的想法,才跟我们妖族卖好。

        可结果呢。

        先是钦原小贝,妖庭养了那么久,结果他自个跑了。

        养了敖象,从我们手里抢流水长不算,还讨好跟我们不对付的龙族。”

        熋兴只要一想到,敖象手里的两滴流长水,本来可以分到父亲手上变成他的,就恨的不行。

        若不是之前妖庭要敖象对付龙族,他早暗地里出手了。

        可恨,他忍到现在,结果,人家屁忙都没帮上。

        托天庙那里,多加了一个霸道的龙族,以后,能分到他手上的肯定更少。

        “你们不敢是吧?我敢!”

        一个被长辈们放弃的弃子,又不被龙族认可的小东西,他打也就打了,看看谁敢找他麻烦?

        熋兴的块头比一块人高大,走路的声音,都比别人要重些。

        “呔!敖象,你怎么还敢跟敖厘玩?你输给他了,知不知道?”

        他大手一抓,化出一个虚虚的熊手,也不看其他躲避的小妖们,就那么朝敖象拍去,“王八羔子,白眼狼,他娘的,今天我拍死你。”

        “嗷~~~~”

        敖厘看到小伙伴骇白了脸,在那可能要拍死人的一掌就要打下时,突然化成真身,硬生生地用两角替小伙伴顶住,咆哮一声,又把它彻底顶没了,才跟他吵嘴,“你才是王八羔子、白眼狼,他是我们龙族的人,我看你敢动?

        爹~~~~~~”

        一声爹,几乎震动山岳。

        陆灵蹊只见会馆方向一声咆哮,化成黑龙的敖昭,就急急冲了过来。

        “爹!他欺负我,”反正爹说了,他们是龙,不能被任何人欺负,“我在这里和敖象我们玩我们的,他突然冲过来,喊敖象白眼狼,喊他王八羔子……”

        敖厘化成的小金龙瞅了一眼白雯几个,摇头摆尾地朝敖昭告状,“爹,敖象跟我一样是龙,他们凭什么这么喊他?您帮我打他,把他打的屁滚尿流!”

        “……”

        “……”

        现场有些安静。

        熋兴在龙王敖昭看过来的时候,黑红的脸上,显的有些灰白,他蠕动着嘴唇,正要开口,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敖昭一句话都没说,龙尾一扫。

        啪……!

        熋兴摔出近百丈,被禁制保护的长街一闪又是一闪地,总算没被砸碎。

        “啊~噗~~~~”

        熋兴爬不起来,一口血当场喷出。

        “小王八羔子,让你爹来找本王。”

        敖昭的声音冷冷的,“本王倒要看看,他那个大王八羔子,是怎么给你找场子的。”

        若是没有他家的厘儿,龙子螭吻,他绝对绝对要受妖庭的宰,把他带回龙族。

        可是……

        但不管如何,敖象都是血脉更纯的龙子,岂是这些小混蛋小王八蛋能欺负的?

        还当着他家厘儿的面欺负,他家厘儿以后若是有心理阴影怎么办?

        “还有你们!”

        妖庭最混的一群小混蛋,他早就知道。

        敖昭咆哮的声音,传遍整个妖庭,“我龙族的娃儿,是你们能欺负的?”

        他的身体突然一伸,有一个算一个,白雯几个,俱被他的爪子拍了一下,个个摔在一边,嘴角沁血,“敖象,本王是龙,你也是龙,龙乃四神兽之首。长大了你比本王厉害,听好了,想跟我儿子一起玩,从现在开始,谁敢欺负你,就给本王打回去,打不过,咬回去,咬也咬不过,就招呼一声,我龙族有的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