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言情小说 - 摘仙令在线阅读 - 第五五九章 九阶

第五五九章 九阶

        天地灵气瞬息而变!

        正在冰谷闭关的琼琅夫人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冰谷的灵气,好像被什么人吸引,正在大量往一个方向流转。

        这?

        琼琅夫人感觉那个进阶的人与她同出一源,要不然,已经被她调动起来的灵气,不可能那么快就被吸走。

        但是……

        她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抬手朝闭关的石门一挥,石门轰隆秄刚刚开启一条缝,她就如一根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刚从会馆出来,还在寒暄的妖庭大佬们也若有所感。

        那气息一浪又比一浪高,明显是有人在冲击九阶。

        可是能冲击九阶的妖王,妖庭基本都有记载,而这道气息……

        众人微一感应,一齐把目光给了九长老凉墨。

        此时凉墨脸上的表情极其精彩,发觉到是聚福楼方向的三女儿在进阶,惊与喜,懊与悔几乎同时在他脸上交杂。

        按理说,那孩子能保着命就不错了,不可能进阶的。

        可是……

        “各位,老夫先走一步。”

        懊与悔,最终在脸上也全都汇成了惊喜,凉墨朝大家微一拱手,缩地成寸,几步一转,就冲到了聚福楼所在的长街。

        “厘儿。”

        敖昭朝会馆里,伸头好奇打量外面的小娃儿招了招手,“快过来,你瑛姨在进阶,为父带你先去敬贺一番。”

        “瑛姨?”

        敖厘眼睛一亮,里面闪烁着好像阳光一样的颜色。

        大长老东风渡几个人,见这个额头长着两根小金角的娃娃兴奋冲出,心头都微有复杂。

        敖厘就是被龙族抬出来,压下他们养了一百多年螭吻敖象的人。

        现出原形的敖厘与传说中的五爪金龙万分相像。

        “是娘的好朋友瑛姨吗?”

        敖厘不知道这些大人们的想法,但是自有记忆以来,娘不知道跟他提过多少次瑛姨,因为瑛姨,他出生的那天,才得了修仙界林蹊林仙子的照顾。

        要不是林仙子最后送的三千年青皇参和那个母亲描绘非常非常大补的灵食,不仅娘的身体会受损,就是他,肯定也不能长成现在壮壮的样子。

        “对,就是你那位瑛姨。”

        敖昭一反暴躁的形象,非常耐心慈和地拉着敖厘的小手,“爹爹带你去见她,顺便谢谢她。”龙族已经多少年,没出过五爪金龙了。

        更何况又是自己的种。

        见到小家伙的那天,他就不是之前的他了,他的生活,甚至整个龙族都因为这个小家伙,重新焕发了活力。

        当然,越是喜欢敖厘,敖昭就越是对白芷当日的难产后怕不已。

        因为两个化神境魅影,海族死伤无数,他忙的太过,以至没有关照到白芷那边,结果就真的出了岔子。

        幸好……

        和白芷一样,敖昭也甚为感激瑛娘,要不是她和修仙界那位林仙子有交情,人家送丹之后,再大方也不可能对萍水相逢的妖王送出三千年份的青皇参。

        因为那支青皇参,敖厘才在白芷的帮助下,迅速稳定了初生劫后的境界,并且激发强大的元力元气,在短短七年里又冲进八阶,成就五爪金龙的金身。

        “各位,我们父子也先走一步了。”

        敖昭带着他的孩儿,在长街上几闪,也迅速赶到了聚福楼。

        “九阶!”

        大长老东风渡甚有风度,“难得凉瑛那孩子糟了那般磨难后,还能这么快地进阶,赤炎,回头,你替妖庭送一份贺礼过去。”

        妖族进阶困难,每一个九阶都可领妖庭的一份供给。

        赤炎点头,“等他们家叙完旧,我就过去恭贺。”

        这叙旧的结果是接着吵,接着闹,还是怎么的,他们谁都不能肯定。

        凉墨在子女的事上,有些偏心太过。

        凉瑛是不是还是当年的凉瑛,现在谁知道?

        至少她不是消息里耽于当年的旧伤,一直病歪歪的人。

        试问一直病歪歪的人,有什么本事,能这么快进阶九阶?

        同是妖庭长老,赤炎觉得,他还得给凉墨留点面子。

        此时,早到聚福楼的凉墨和琼琅夫人有志一同,复杂且欣慰地为还在进阶中的三女儿护法。

        在妖庭进阶,三女儿向他们表达不满的同时,其实也是想跟他们和好吧?

        守在中院的陆灵蹊,发现这两位一个守在窗外,一个守在门外后,只能老实地缩在房里。

        “瑛姨是个好有后台的妖呢。”

        青主儿偷偷地在识海跟陆灵蹊道:“这位琼琅夫人也是九阶。”

        “……这种后台,不要也罢!”

        伤她瑛姨,赶她瑛姨,算什么后台?

        陆灵蹊庆幸,她家的师长们,哪怕是不喜她的程师叔,也因为师父,因为宗门,更为了他自己的安全,对她采取了无视的态度,没有找过她的麻烦。

        “瑛姨就是凉墨长老伤的呢。”

        怎么就那么狠心?

        她爹虽然常常威胁要打她,可是事实上,从来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没真正打成过。

        “琼琅夫人看着好,可是她也没说帮着瑛姨跟凉墨长老对着干啊?”

        跟她娘比,差多了。

        “不仅没对着干,凭他们在妖庭的身份,怎么着也能跟修士做点交易,给瑛姨换曦元丹。”

        但事实上,她除了嘴巴上护了瑛姨,实际上根本没有任何行动。

        “她也是偏心的。”

        偏心她其他的儿女。

        凉承被他们养的那般凉薄,这两位也是要负责任的。

        就是稍好一点的凉砾也欺男霸女呢。

        陆灵蹊叹了一口气,“还是我爷爷,我爹我娘好。”

        青主儿:“……”

        她都不知道说灵蹊什么好了。

        畅灵一脉只能单传呢。

        就算他们想偏心,也没有能偏心的对象啊!

        “这话,你千万别在瑛姨面前说。”

        “我又不傻!”

        她才不会在瑛姨胸口上插刀呢。

        两个人在房间里,小声地嘀咕,妖许所有发现这边不对的妖们,都把注意力放了过来。

        相比于凉珏和凉砾的惊与喜,凉承就只剩愤与恨,这中间夹杂的怒气,更是吓得狗腿子秃七一步一步地离他远一点儿,再远一点儿。

        “我吃不了你,跑什么跑?”

        凉承怎么能想到,应该断了修行之路的凉瑛,会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打爹娘的脸,打他的脸。

        既然当了凉家的弃子,就不能守好弃子的本份吗?

        “你说,那天她的脸色,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

        “……应该是假的。”

        “假的?”凉承冷哼,“那你说,她又是怎么伤的你?把那天,伤你的事,重新给我再说一遍。”

        凉瑛到底想干什么?

        她凭什么这么快进阶?

        他在妖庭,得父亲、母亲相助,还有流长水,也才将将到八阶中段,离九阶还有很长很长的距离呢。

        兄弟姐妹当中,他的天赋最好了。

        他都如此,凉瑛她凭什么?

        “不对,你之前说什么?那片百禁山还出了一个八阶的玄阴蚌母妖王?”

        “是!”

        秃七不知道凉承这一会的脑子里想了多少,只能他问什么,他答什么。

        只要自己知道的。

        “那片百禁山是不是有什么特别?”

        凉承越想越不对,“当年,我爹差点把凉瑛打死,要不然,我娘也不可能那般妥协,最终由着她浪荡在外面。”

        爹娘一起查验的伤,不可能是假的。

        但如果不是假的,她还能这么快地进阶,那她的机缘……

        凉承再也坐不住,“你马上去给我收集所有有关那片百禁山的资料,我要亲自去问问她。”

        有好东西,就算不给他,怎么样也不能忘了爹娘吧?

        枉费母亲一次次地给她去信,甚至亲自去看她。

        凉承大步赶去的时候,凉砾和凉珏已经和琼琅夫人一起守在门外了。

        “母亲!”

        他早早地先给母亲行礼,“这真的是三妹在进阶吗?”他佯装一副惊喜的样子,“原来您早就把流长水送给她了吗?真是太好了,原我还想,等她愿意跟我好好说话,我就把手上的流长水送给她当赔礼呢。”

        “……”

        “……”

        凉珏和凉砾都没想到,二哥能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

        他总共两滴流长水,一滴自己服了,一滴明明做赔礼,在凉砾手中。

        凉砾正要说话,被他的眼风一扫,又被反应过来的凉珏一拉,只能气鼓鼓的不说话了。

        “承儿……”

        琼琅夫人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你是不是忘了,你是我生的?”

        什么?

        凉承抬头,一下子撞进母亲那双好像能看到他心里的目光,心下一颤,“娘,上次您去看她回来,说她特别不好,才罚过我。”

        他很委屈,“那您说,她怎么就能这么快进阶?”

        论天赋,他不比她差,在爹娘身边,更没愁过资源,凉瑛凭什么?

        “那你说,我和你爹怎么就能走到如今,还生下你们?”

        异种冰蛛进阶多难啊?

        更何况,在没有繁花果的时候,他们还生下了六个孩儿。

        琼琅夫人的语气,终于严厉起来,“我和你爹能有机缘,就不准瑛儿也有机缘吗?还是说,因为你没有机缘,就不准你的兄弟姐妹任何一个有机缘?”

        六个孩儿,丢了一个。

        当年,他们有多痛?

        剩下的五个,老二确实最有天赋,也正是因为此,他们夫妻才更偏疼他些,想着把他扶持起来,以后也能看顾其他四个。

        可是……

        琼琅夫人早就后悔了。

        老二安心享受他们的偏疼,得意他们的偏疼,自私自傲,拿所有人的强,以至瑛儿回来,他们多补偿一点东西,就气的不得了,跟他们使坏。

        “娘,您冤枉我。”

        凉承哪里肯认,“我知道您还在气我,可是……可是凉瑛这样做就对吗?她的伤明明早就好了,却一直骗着我们,她的修为明明还是一日千里,却始终瞒着我们。

        您只说我,怎么不说她?

        她明明有机缘,怎么就没有想过,跟您和爹分享?

        明明我们有什么,都跟您和爹分享的。”

        分享?

        琼琅夫人庆幸他摆出那样一副委屈样子的时候,就用结界屏蔽了外人的探查。

        五个孩儿,哪怕凉承和凉珏早就进阶八阶,也从来没有离开过妖庭,离开过他们的庇护。

        从来只有他们夫妻把到手的东西,分给他们,他们能有什么机缘,分享给老的?

        “凉承,说这话之前,你自己先想想,你都有过什么机缘?”

        琼琅夫人看看小儿子小女儿,“以后,再用这种无中生有的事,带坏你弟弟妹妹,我的东西,你就一分也别想得了。

        行了,不要再诡辩了。”

        她阻住凉承还想张口辩解的话,“我和你弟弟妹妹在这里,是给你三姐护法,不是听你东绕西绕的啰嗦。”

        凉承:“……”

        他突然后悔,停在这里。

        早知道,就应该到里面跟爹说才对。

        只是,现在已经不能再往里面去了。

        凉承知道,哪怕父亲再偏爱他,也会因为凉瑛的进阶,对他微有失望。

        他得等,等凉瑛出来,亲口问她,伤是怎么回事?修为进阶的这么快,是不是得了比流长水还要厉害的宝物……

        时间一点点地过,天阳落山,夜凉如水。

        敖昭带着敖厘就在走廊教他感受八进九的天地灵气变化。

        看着人家父子和乐,凉墨真想调头走人。

        这混蛋,明晃晃的是想给凉瑛撑场子。

        她是他女儿啊!

        咔!

        天地灵气猛然一动,聚福楼的所有客房禁制,都在这一瞬间瓦解,陆灵蹊好像感觉到了某种与天地共鸣的欣喜。

        推开窗门抬头一看,妖庭上空,瑛姨的法相虚影与星空好像相结在一处,最终化成点点星光散落。

        “玄华,多谢护法。”

        瑛娘的声音充满感激,明晃晃地在告诉别人,她有护法之人,不稀罕别人的。

        “你我之间,有什么好客气的。”

        玄华为她高兴,“瑛娘,恭喜进阶九阶!”

        “瑛姨,恭喜您,进阶九阶!”

        敖厘奶声奶气的声音在走廊响起,“我娘是鱼龙白芷!”

        嗯?

        瑛娘抬手挥门,敖厘就站在门前,“您就是我瑛姨?”他蹬蹬蹬地跑到她面前,“瑛姨,我喜欢你。”

        “噗!原来你就是敖厘啊!”

        瑛娘好像没看到门外的父亲,“嗯,瑛姨也很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