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战场合同工在线阅读 - 第5392章 孤注一掷

第5392章 孤注一掷

        第5392章    孤注一掷

        “将军你如果那么做的话,将来一定会后悔。因为你有太多跟我们合作的证据,在我们的手里。

        如果你决定反悔的话,我们随时可以把这些证据交出去。而你如果能够平心气和地,听从我们的劝解,我们将会一如既往,继续合作。”那个士兵面对枪口,居然丝毫没有退缩。

        “已经好几年了,我们之间的合作。但是我现在已经开始失去耐心了,如果完全缺乏诚意。

        这几年来我甚至没有经过埃塞亚,一直是在跟他的各种手下打交道。

        我甚至怀疑,我根本就不在他的计划之内。他只不过是在利用我,获取一些他本来难以获取到的信息。”阿尔拜特将军摇摇头。

        “将军你不能这么想。我可以保证我们是非常重视你的。”那个士兵解释道。

        “你的保证有个屁用!在这件事上除非埃塞亚亲自来跟我谈。否则我恐怕真的要重新考虑我们之间的合作了。”阿尔拜特将军摇摇头。

        “这是不可能的将军,雄鹰埃塞亚的身份非常敏感,许多人都在找他。你应该知道,如果他要见你的话,得冒多大的风险。”那个士兵回答道。

        “那我们就没办法再谈了,除非我得到埃塞亚亲自向我保证。否则这一次,我将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

        我已经受够了,对你们言听计从。

        这些雇佣兵的存在非常危险。他们随时有可能掌握,我和索马里青年军之间的关系。

        如果我现在不对付他们。很有可能让我陷入极大的麻烦之中。

        我要埃塞亚,亲自来见我,告诉我,为什么要停止对付那些雇佣兵。”阿尔拜特将军压低声音道,“如果你真的能够联系上雄鹰埃塞亚,那么把我的意思传达给他。

        这是今天我留你一命的最大原因。”阿尔拜特将军,慢慢的放下了手里的武器。

        “将军你知道,我没有左右雄鹰埃塞亚的能力。我只不过是他的一个信使,帮他传达命令而已。”那个士兵低声道。

        阿尔拜特将军冷笑了一声,“那就也帮我传达一次,我要见到他,亲自让他来跟我谈,我不会见其他任何人。”

        “将军……”那个士兵还想说什么?

        阿尔拜特将军已经再次举起了手里的武器,“立刻给我消失。”

        那个士兵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在他离开之后,阿尔拜特将军重重地坐在了椅子上,长出了一口气。

        那个士兵的意外出现,让阿尔拜特心里一直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雄鹰埃塞亚到底还是联系他了,而且试图阻止他的行动。

        这说明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已经成功引起了雄鹰埃塞亚的注意。这个老奸巨猾的恐怖分子头目,终于准备要插手了。

        但是阿尔拜特将军想到的,并不光是这些。

        他刚刚召集自己的心腹开会,距离那个士兵出现的时间。甚至不足一个小时。

        这么短的时间之内,雄鹰埃塞亚的信使就已经到了。就等于是在一个小时之内,雄鹰埃塞亚就已经了解了自己刚刚开会的所有内容。

        这意味着什么?

        说明刚刚的那些心腹手下之中,有人在充当雄鹰埃塞亚的内应。

        否则雄鹰埃塞亚没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知道他们刚才的谈话内容。

        不但如此,那个士兵刚刚进来的时候。还有人故意支开了门口的卫兵。以确保他们的谈话绝对安全。

        雄鹰埃塞亚对于索马里国民军内部的渗透,尤其是对将军身边那些人的渗透,已经到了非常令人恐惧的地步。

        想到这里,阿尔拜特将军,也忍不住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他反正已经把自己的要求转告了雄鹰埃塞亚,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两个结果。

        要么雄鹰埃塞亚按照他的要求出现。

        而如果雄鹰埃塞亚不出现的话,就说明他依然没有相信自己。依然存有很大的疑虑。

        那么再逼他现身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当天晚上,林业锐收到了阿尔拜特将军发来的绝密信息。立刻召集兄弟的开会。

        “最新得到的消息。阿尔拜特发来的,雄鹰埃塞亚虽然没有现身,但是他的态度非常明确。

        那就是要阻止阿尔拜特对我们动手,因为他需要阿尔拜特发挥更长更久的作用。

        所以他不想让阿尔拜特这颗棋子,因为一时冲动而失去作用。”林锐低声解释道。

        “这个老家伙真够狡猾的!”谢尔盖低声道。

        “雄鹰埃塞亚能够成为西北非恐怖组织背后的教父,本身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精算师将岸低声道。“可惜他没有亲自出现。”

        “虽然他没有亲自出现,但是阿尔拜特在给他施加压力。阿尔拜特借口发泄对他们的不满,声称如果不能亲自和雄鹰埃塞亚谈话,他就将终止和他们的合作。”林锐低声道。

        “这招可有点冒险。”精算师将岸皱起眉头,“如果雄鹰埃塞亚不出现的话,阿尔拜特该如何收场?”

        “他是在赌。利用自己的重要性,看雄鹰埃塞亚会不会在意。不过他有赌的底气。

        这几年以来,他一直在帮索马里青年军提供情报。而索马里青年军,已经开始逐渐依赖他了。

        索马里青年军,又是东非地区最举足轻重的恐怖分子武装。雄鹰埃塞亚非常需要他们。

        所以阿尔拜特的重要性,毋庸置疑。阿尔拜特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想利用这一点赌一把。

        如果成功的话,就能够把雄鹰埃塞亚引出来。”林锐点点头。

        “如果失败了呢?”快马低声问道。

        “如果失败了,那就证明阿尔拜特在雄鹰埃塞亚心中的地位并不是那么重要。

        他们要想引出雄鹰埃塞亚,就必须另想办法。靠阿尔拜特这条路是走不通了。”林锐回答道。

        “我看危险。雄鹰埃塞亚几年都没有露面,这次难道会破例现身?他这样的人物,是真正的危险分子。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抓他。所以雄鹰埃塞亚的警惕性,完全不同于一般人。

        阿尔拜特这么要求跟他面谈,他会不会看出什么端倪?”精算师将岸摸着下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