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必须浪在线阅读 - 第0257章 小小的招数

第0257章 小小的招数

        “小姚啊,你反映的情况我都了解了。”水载舟没有让姚朝安再说下去,笑呵呵地“鼓励”道,“另外,你所说在周刊部搞承包制很有见地,很不错。这样吧,你下去好好准备竞聘的事情,我很看好你,加油!”

        姚朝安高兴起来,被总编“认可”,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啊!

        他屁颠屁颠地起身告辞,像清朝的大臣告退一样,后退几步才转身出门。

        望着他的背影,水载舟不住地摇头:“唉,老袁不够意思啊,怎么能给我推荐这样的人?”

        姚朝安出门下四楼,隔着社会新闻部的玻璃看到骆千帆,虚伪地叹了一口气,心说真对不起骆千帆,我也不想阴你的。

        又想:至少在与骆千帆两个人的竞争中,自己已经甩开他很远一段距离了吧?

        ……

        骆千帆在报名截止的最后时刻报上了名,参加周刊部副主任的竞聘。

        最后报名的一共有11个人。

        周刊部设有一正三副,三个副主任。

        现在在职的已经有了两个副主任,报社原本只拿出一个副主任岗位给大家竞聘,经报社总编室研究以后,决定将原来的一个副主任调整到国际新闻编辑部当副主任,这样又空出一个岗位来。

        即便如此,也要11选2,可是说是竞争压力最大的岗位!

        竞聘者年龄最大的45岁,最小的骆千帆才23岁,差了一辈人。

        竞聘名单确认后的第二天,3个人主动放弃竞聘资格,还剩8个人。

        过了一天,又有两个人退出竞聘,另有一人调整为竞聘小记者部的副主任,还剩下5个人。

        5个人当中,骆千帆和姚朝安都不被看好。

        理由显而易见,年龄太小了。

        大家都不否认骆千帆的能力,但在报社这样的单位,还是很讲究论资排辈的。

        被看好的是三个人分别是陈邦国、韩自在、楚木生。

        大家普遍认为,这次周刊部的竞聘,说到底在他们之间的三选二。

        陈邦国30岁,要资历有资历,要能力有能力,要阅历有阅历,领导比较看好,交际又很广泛,采编和拉广告也都是一把好手,是所有竞聘者当中最众望所归的一个。

        两个副主任的位子,必有一个是他的。

        要不是周刊部主任的位子已经有了人,陈邦国应该是主任的人选。

        抛开陈邦国和一个副主任的职位,周刊部的竞聘实际上就变成了韩自在和楚木生的二选一。

        大多数人看好韩自在,他的能力和陈邦国同样出众,32岁的年龄也正是人生当中最好的时候,采编业务和广告经营都不错。

        唯一让人觉得不爽的是,他眼睛长在额头上,尤其在年轻人面前爱摆架子,整天爱答不理的。

        楚木生恰恰相反,人缘好,情商高,见谁都笑,尊敬领导,关爱年轻人,不过38岁的年龄显得偏大了一些,态度上虽兢兢业业,能力上却马马虎虎,总体评价平庸偏上。

        他们两个人虽然各有优缺点,但对比骆千帆和姚朝安两个人显然具有很大的竞争优势。

        渐渐地,骆千帆在空气中闻到了“陪跑”的味道。

        他注意到许多细节,比如同事们遇到陈邦国和韩自在的时候,都在喊“陈主任”和“韩主任”,也有喊楚木生为“楚主任”,却没有人喊他“骆主任”。

        年龄大的依然喊他“小骆”,更多的人直呼其名,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喊他“骆总”,或者“骆老板”。

        这可不行,风向不对!

        如果大家都不看好你,竞聘大会上投票的时候,他们就会随大流,把选票投给他们心目中的热门候选人。

        这是投票的潜规则,在一些官方场合投票的时候,投票人大多会被暗示,要把票投给某人,不要把票投给会被“差额”掉或者陪跑的那一个。

        即便没有被暗示,人们往往也会很讲“投票政治”,看到名单先琢磨:谁是领导内定的人呢?谁是陪跑的呢?可别投错咯!

        骆千帆深谙这种潜规则。

        可是奇怪了,我才是水总内定的人选,你们就没有听到风声吗?

        水总也是,既然你内定了我,怎么也不放出点风出去,引导引导舆论啊?

        万一“跑票”严重,就算我上位脸上也没有光彩啊。你扶我上位,不也有损你的威信吗?

        直到现在,骆千帆都还觉得胜券在握,毕竟有水载舟的承诺。

        可是中午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张楚突然带来了一条小道消息:“帆哥,你彻底没戏了,水总明确表示,他看好姚朝安。”

        “是吗?谁说的?”

        “姚朝安自己说的。”

        骆千帆脑子里闪过奇怪的想法:难道水载舟是个笑面虎,对谁都说看好他?

        应该不会吧,自己已经给黄河打电话表示过感谢,他也说水载舟很看好自己的。

        难道姚朝安也闻到了“陪跑”的气息,在悄悄制造舆论吗?

        不行,我也得换换风。

        可是怎么换风呢?像姚朝安那样,见人就说,水总给我过承诺?太喽比了,看上去像个笑话。

        自我举报?然后把让人怀疑是其他几个竞争对手打压我,进而抬高我的身价?

        这怎么像夺权宫斗啊?万一被人戳穿,更加贻笑大方。

        引导舆论最好是那种四两拨千斤、谁都不会注意到、一看却让人浮想联翩的小技巧。

        可是哪有这样的小技巧呢?

        骆千帆一时没了主意。

        距离竞聘大会还有两天的时候,骆千帆买了一些草莓拿到办公室,顺便给黄英送去了一些。

        正巧看到她在拟定通知,公布竞聘大会的时间和参加竞聘的最终名单。

        黄英正在按照音序排定参与竞聘人员名单。

        骆千帆眼前一亮,他看到一个不知道是不是机会的机会。

        “黄姐,忙什么呢?来来来,吃草莓,洗好的。”他不露声色地套近乎。

        “谢谢了,我在排竞聘人员名单,要发正式通知了。”黄英一边吃草莓,一边还在盯着名单继续排列。

        骆千帆瞄了一眼,担心地提醒道:“黄姐,你要按照姓氏音序来排列名单啊?”

        “是啊,怎么了?”

        “我有点顾虑,不知道对不对,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没事,你放心大胆地说。”

        “按音序排列不规范,而且我担心水总可能会有想法。”

        “为什么?”黄英戒备地问道。

        骆千帆说:“一般正式的场合,都不按照音序排列,都是按照姓氏笔画排列。你想想,全国两会公布人大代表名单的时候,姓丁的永远排在第一个,对不对?

        “还有啊,黄姐,水总是我们的一把手总编了,水的拼音生母是s,很靠后,但是水的笔画才三划,说不定水总很介意排列的规则,你品一品……”

        黄英眨巴眨巴眼:“你说的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啊,多亏了你提醒姐,我得改过来!”

        她哪里知道,骆千帆如此建议藏着自己的小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