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2章 相识却又不熟悉的人

第2章 相识却又不熟悉的人

        门前的人,是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是那个日日陪在自己身边的人,只是再次看到那张俊俏的脸,干净清秀,甚至有些妩媚的眼角,自己早已不知看了多少年,只是这张如玉的脸,周身散发的却是阴冷的气息。

        当年选秀之时,他已是天子,如今的太子…这个是读档后遗症?

        墨城看着地上那些东西,瞪了瞪常氏,“还不把东西收了起来,这般东西怎么可以出现呢。”说完话,常氏很懂看山水的,把东西让人收拾了起来,几个丫头蹲在地上捡的时候,舒炳文走到一个丫头面前,直接踩在了她的手上。

        只听到丫头凄厉的惨叫声。

        “孤一直听闻,墨家的大小姐身子常年不好,大夫人为此在庙里常年祈福的,这便是你说的身子不好?身子不好吃的便是这些东西?”更加冷冽的声音在小院里响起。

        萧南风见状也看了一眼那些东西,不是发了霉的糕点,便是一些如同猪食一般的粥,黑乎乎的完全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做的,打翻在地便泛出了丝丝酸臭的味道。

        “清越,平日里她给你吃的就是这些东西?”

        才问完,墨清越打算装傻装到底,搂住萧南风的脖子,点了点头就说:“黑乎乎的粥粥,是黑芝麻吗?酸酸的不好吃,嗯…,那个绿色的糕点好吃,但是吃完肚子疼疼,咕咕叫。”

        “墨城,清越即使不聪明,也不轮不到你这般作贱她,你要是觉得墨家容不下她,大可由我带了回去,她也不是没娘的孩子,论不到一个妾欺负,堂堂镇国公府,还是养得起一个女娃儿的。”萧南风气的脸色通红,也顾不得墨城身份,指了名儿便骂。

        其实家里很多人对于墨清越被虐待的事情都是抱着默认的态度,大夫人常年不在家,也只生了墨清越一个女儿,常氏虽说为妾但是管家,且生了一儿一女的,将来墨府还不是儿子说了算。

        常氏忙跪下说:“妾身哪敢给大小姐喂这些东西,妾身都是准备了好的东西给大小姐,但是大小姐不爱吃喝的,或者把一些东西藏了起来,长虫长霉了才拿出来,已经多次了,您可以看看,枕头下都是那些东西啊。”

        这话说的敢情都是墨清越自己喜欢吃发霉咯?她的确是个傻子,却也知道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多年的虐待,把她硬生生的逼成了那样。

        忽然墨清越从萧南风身上跳了下来,指了指地上黑黢黢的粥,笑着说:“她说这个好吃,你要吃吗?“看着常氏说着。

        舒炳文看了一眼侍卫,只见几个侍卫将常氏压在地上,“大小姐都说了,这个好吃,就让她吃干净了。“

        侍卫也是将地上的东西捞了起来,也顾不得常氏呕吐,直往里面塞,黑色的水,发霉的东西,散发着恶臭,常氏边吃边吐,只是吐出来的,也被塞了回去。

        “殿下,微臣的妾室不懂事,还请殿下饶了她吧,“

        只听到舒炳文冷哼:“怎么的,你女儿吃的,你的妾室便吃不得了?都尉大人连齐家都做不到还指望你治国?“

        “和你们说啊,后院那个贱人是个傻子,前几天我拿石头丢她,她还抓起来吃呢。”一声稚嫩的声音传来。

        当小男孩走到院子门口,看到了一堆人站着,从她的记忆里翻出,此人是自己的庶出弟弟—墨清然,总喜欢在人前称呼墨清越是贱人,还时常拿石头骗她是好吃的,还会对着自己嘘嘘...

        小厮见着那么多人,忙跪了下来,“娘亲...”见着常氏被人塞吃的,墨清越想也没想,直接扑到了常氏面前,却被侍卫直接提了起来。

        “嗯...我不喜欢他,他老是在我身上嘘嘘,湿湿的,腥腥的,我不要...”墨清越装着被刺激到了,整个人埋在舅舅怀里,此时舒炳文走了过来,看了他怀里的人儿,脸上的神色更是严肃。

        “看来,墨大人不止内围不修,还有教子无方呢?”

        墨清然忽然看到墨清越,吓了一跳,指着就说:“是不是你这个贱人告状,信不信我打死你。”

        墨清越笑了笑,有些高兴的说:“嗯...嗯...这个是我家,舅舅说了这是我家,我想去哪里,去哪里,不会被打的。”

        这话倒是完全把墨清然震住了,看了看常氏还跪在那里,跑了过去就说:“那些坏了的东西怎么能让我娘吃,不都是你吃的吗?”

        “我是嫡出,你娘是妾,要叫姨娘的。”墨清越故意装可爱的说,说完,转头看着萧南风,小声问:“舅舅,我说得对吗?”

        还没等到萧南风说话,舒炳文蹲下身子摸了摸她的脑袋说:“谁说墨家大小姐傻了,这不是很聪明?就是单纯了些。”

        常氏刚刚就发现,人还是那个人,但是气质完全不同了,以前是真傻,眼神都是呆呆傻傻木木的,还会流口水,但是现在眼睛里有了神儿,倒像是在装傻。

        她不敢相信,难道脑袋一撞,还给撞聪明了不成?

        墨清然还是孩子心性,完全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还是神气的抬着头说:“这里是我家,你是没人要的傻子。”

        “闭嘴。”只听到一声怒吼,墨城直接一巴掌把墨清然打翻在地。

        “好了,这种家长里短的事情,孤不想看,只是...这丫头,看的投缘,再加上是南风的亲外甥女的,这般被虐待,孤实在看不下去。”舒炳文这话让人总觉话中有话。

        墨清越心里想的就是:谁要和你有缘,上辈子早就缘没了,这辈子没得缘了。

        “墨大人,你也不想被人招了闲话苛待嫡女吧?我想镇国公看到自己的外孙女被这般欺负,只怕不止是闹翻天了?”

        此时的萧南风已经气不打一处来,当初自家姐姐嫁给他已是下嫁,只求他对姐姐好的,到头来,姐姐去庙里祈福,墨清越被这般欺辱,他倒还是一副只要长子的模样,怎得看的下去?

        “殿下,墨城这般欺负我姐以及清越,微臣只求代姐姐向皇上求个恩典,让两人和离,自然清越我也是要带走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