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5章 踹了人

第5章 踹了人

        “大哥是拿姐姐来吓我不成?她一个嫁出去的妇人,如今在南山,还能回了经常说我不成?”萧南阙挡在萧南风面前,似乎要讨回什么公道一般,自己怎么说都是儿子,总不会地位比女儿还低吧?

        “大姐是长女,我是长子,你是什么?续弦生下的孩子罢了,若非母亲早早去了,轮得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萧南风反问。

        镇国公有三子两女,长女萧南意和萧南风皆是第一任所生,那个时候镇国公还只是个书生,妻子是青梅竹马,萧老爷后来去当了兵,一路升迁,甚至还和先帝一起出生入死的,那段时间都是她在家教导孩子的,可惜萧老爷荣归故里,以为从此能过上好日子没想到。

        因为多年的贫困,身子早已不堪重负,早早去了,一些福分都没享到,好在两个孩子都出息,也得了萧老爷的宠爱,特别是萧南意,掌上明珠,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萧老爷之后续弦娶了京城里官员的嫡女,两人也算是相敬如宾的,生了后来的萧南阙,萧南溪和小女儿萧南清。

        但是似乎没有对之前几个孩子一般的宠溺,更像一个严父了。

        “哼,不过一个乡下村姑生的孩子。”

        “啪”的一声,萧南风直接扇了一巴掌,眼神犀利的看着萧南阙,“无论你是说我也好,说姐姐也罢,我都可以忍受,不要拿我们的母亲来嘴,说得不好听一些,我的母亲是原配,你的母亲是续弦。

        说完话往着前厅走去,萧南阙捂着脸,却又说不出什么话,气冲冲的往后院走,看到丫头嬷嬷围着一个不认识的丫头,“啊哟,这不是清越吗?”

        装着很亲热的样子,墨清越装作有些害怕的拉着嬷嬷的袖子,“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啊。”

        “我是你二舅舅啊。”

        二舅舅?墨清越上一世的记忆里对她的记忆很少,甚至只有几个身影,至于原主的记忆里也是个油腔滑调,不是很喜欢自己的人,难怪那么没影响啊。

        “我不认识你,一股酒味好难闻,”捂着鼻子,离萧南阙远远的,然后指了指她的脸说:“你是不是被外公说啦,你看你的脸都肿了呢。”

        说到这里,萧南阙便捂着脸,想着刚刚萧南风打自己的事情,便气不打一处来,只是萧南风似乎很在意这个孩子呢,伸手想要去抱,却被墨清越躲开了。

        “我不是那么随便的,我和你不熟,你不能抱我。”

        大家都觉得有趣,只听说表小姐呆傻,没想到说话也那么直接的,当真率真的很,嬷嬷赶忙过来打了圆场,“三少爷,表小姐刚来,还不熟悉,自然和您不熟悉,更何况,男女授受不亲。”

        萧南阙已经是脸色一黑,没想到连个被虐待的人也欺负自己起来了,他硬是推开嬷嬷,一把抱起墨清越,“既然这样,我们是不是该熟悉熟悉?”

        墨清越拼命挣扎,双腿不停的乱蹬。

        “三少爷还是放下表小姐吧,要是伤着表小姐了,我们都担不起啊。”

        “表小姐不怕啊。”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嘈杂,萧南阙只觉得家里自己连个表小姐都比不上,笑得很是难看,“不怕啊,我只是抱抱你。”

        看着他猥琐的样子,墨清越就觉得恶心,在他举起自己之前,小腿发力,往着他的挡下就是一脚。

        小孩子本就控制不住力道的,再加上墨清越就是成心要踹他,自然也没收力。

        萧南阙只觉得下身刺疼,把墨清越直接丢在了草地上,自己捂住下身不停的打滚。

        “你们快去找大夫啊,二舅舅屁屁疼,我是不是做坏事了?”可怜巴巴地看着嬷嬷,嬷嬷也只是摸了摸她的脑袋,想着小孩子挣扎不小心踢到了也是在所难免,毕竟是三少爷先抓着表小姐的。

        几个人跑去找大夫,后院只剩下萧南阙和墨清越,她笑着走到萧南阙的面前,笑着说;”想当我二舅舅你觉得你配吗?“说完还不忘在他的腰眼上踹了几脚。

        萧南阙不可置信的看着墨清越才想说什么,勉强站起身子,想要去抓墨清越,没想到却被墨清越一脚踹翻在地,骑在他身上,又是踩了几脚,“哼,敢情撒气在我身上?可惜啊,你没那个本事。“

        被打的有些闷,萧南阙毕竟是个男子,力气还是比墨清越大一些,一个起身,直接把墨清越甩了出去,伸手要掐墨清越。

        “你这个逆子,清越不过不小心踢到了你,你居然还想掐死她吗?“声音洪亮,只差没有要震翻了所有人。

        这个时间掐的正好。

        墨清越假意咳嗽了几下,看到萧南风,踉踉跄跄的跑到他的腿边,“外公,不要骂二舅舅,是我不小心的。”说完直接跪了下来,“二舅舅不要打我好不好,不要打我。”

        这一幕看在镇国公眼里,满是心疼,直接蹲下身子,把墨清越抱了起来,“给这个逆子跪什么,我家清越膝盖金贵着呢。”

        “爹爹,是她打了我,刚刚还踹我呢。”萧南阙爬了过去就要解释,却被萧南风也一脚踹开,“你一个男子,被一个小女孩打了?说出来还有脸了?但是你要掐死清越是所有人都看着的,还想狡辩什么?”

        “舅舅,是我不对,不要怪二舅舅。”墨清越不住的摆手,“好了,你看,你对清越做了那样的事情,清越还给你求情,你倒好,让你去看看清越,你不但不去,还虚报军情?让清越那边受尽屈辱,你这个舅舅怎么当的。”

        镇国公抽出腰间的马鞭,往着萧南阙身上就是一阵抽,萧南阙疼的左右躲,墨清越看着嘴角忍不住微微扬起。

        “老爷,太子殿下赏赐了些衣衫,说是给表小姐的,现在已经到门口了。”小厮急忙过来通报,也算是救了萧南阙一回了。

        “恩…这便去了。”转头看着嬷嬷便说:“你们几个先带表小姐下去洗漱,后山的温泉最适合她了。”

        “老爷,殿下说了,要表小姐亲自去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