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7章 救人

第7章 救人

        两人听到有声音,只看到一个小脑袋谈来谈去,声音柔柔的,吐了口口水,“滚开啊,这个事情轮不到你来管的,再不滚,连你一起抓了走。”转头也完全不在意墨清越。

        女孩子听了那话浑身瑟瑟发抖,“你们是逼良为娼,滚开啊。”

        “你哥欠了那么多钱,就指着把你卖了还钱,要怪就该怪你有那么个哥哥吧。”抓着女孩子就往巷子里拖,女孩子可怜兮兮的大喊,墨清越忍不住说了句:“人家是良民,不能随便卖吧?就算人家哥哥欠钱,你们也该把他哥哥卖了啊。”

        “而且我没记错的话,律法规定了,贩卖非奴婢贱籍,是要发配三千里的啊。”

        墨清越说话的时候,掷地有声,这些人做买卖的自然不傻,只是人一旦卖了进去自然便是贱籍,没几个县官会为了这种小事情去计较。

        其中一个男子走到了墨清越面前,拍了拍她的脸,“小丫头,你不知道不要管闲事吗?信不信,我连你一块扛了走。”

        点了点头的墨清越,笑着说:“我信,但是我觉得一切以理服人对吧?你这个是在威胁我吗?”

        男子伸手拎起了墨清越的领子,“穿成这样的,想必也没几个子的,要不跟哥哥走,顶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另外个男子也露出了猥琐的笑容,墨清越则一脸冷漠,右手摸到了背后,掏出了短刀,直直的插进了那人的手臂上,然后拔了出来,鲜血喷了出来,男子吃痛的把她丢在地上,捂住手大骂:“臭丫头,你居然敢扎我,老子打死你。”

        说完话一巴掌直接把墨清越掀翻在地,好在即使躲了一下,只是脸皮擦着了,闪身的空隙,又是往着他扇来手上狠狠的扎了下去。

        男子疼的在地上打滚,同伴放下女孩子走了过来,把墨清越整个人扯在怀里,从背后抓着她,墨清越用力一跳,脑袋直接撞在了他的下巴上,只看到嘴里出了血。

        “你还不跑,真的想被卖啊?”对着巷子深处的女孩子大喊,被这么一提醒,女孩子也踉踉跄跄的跑了出来,好在巷子不深,两个人很快的跑了出来,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一个个看着这两个脏兮兮的人。

        “啊哟,墨大小姐啊,你怎么在这哟。”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墨清越转头看去,不正是徐德福吗?这位公公真闲,这个时候怎么在这?

        “我…我….我….。”还在想用什么说法应付了去,巷子里的人窜了出来,直接把墨清越撞翻在地,徐德福见状使了个眼色,身后的侍卫更是眼疾手快地把人按在了地上。

        “哎,好在殿下适才在酒楼看到了你,让奴才来瞧瞧地,怎么的你就得罪了这样的人啊?”徐德福用帕子帮墨清越拍掉了灰尘,着急地询问,要是被殿下看到墨清越这般,该是啥难看的脸色。

        “我刚刚听到有人喊救命,我就去看看。“指了指那两个人贩子,”他们要抓我,我跑…跑不过,扎了他两下,他打我脸。“解释的很清楚,把动手归结到了那两个人身上。

        徐德福也不想管这事情,“你们几个把这女孩子送到县衙去,这般事情难道还要殿下出面了,京兆尹要是这都办不了,便不要做京兆尹了,回家养老算了。“在舒炳文身边久了,他的气势还是在的。

        几个侍卫将两人贩子还有那女孩子都送去了府衙,小心翼翼的领着墨清越到了酒楼,午后的阳光是极好的,他坐在桌前,阳光洒下,整个人看着更加的炫目。

        徐德福吧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叔炳文周美地看着墨清越,“我倒是好了奇了,你是怎么从镇国公府出来的?“

        墨清越咽了咽口水,这个让自己怎么回答,说了实话,以后还有机会出来吗?

        “我…我就这样…那样…的出来了。“用奇奇怪怪的话想要含糊过去,但是他也不傻的呀,完全不被骗,”镇国公待你不好,怎么急着跑出来?“

        “没有,外公和舅舅对我可好了。“

        “那为什么跑出来。“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忍不住笑了出来:”现在说你傻,孤是真的不信,还知道换身衣服蒙混过去,要不是见过你的脸,孤当真看出那是你呢。“

        这个是在夸自己吗?但是我不要你夸呀。

        双手搅着衣角,转过头,不去理舒炳文,但是这样对峙对自己没好处的,低着头说:“我想吃糖葫芦了,所以跑出来了。“

        忽然没绷住的舒炳文直接笑出了声,“你就为了一个糖葫芦?“

        墨清越点了点头,小脸通红,从兜里掏出了银子,“我想吃…买完我就回家了。“

        小厮小步跑了上来,把糖葫芦摆在了墨清越的面前,“我给你买了,你要怎么谢谢孤?“

        “我给你钱。“

        “我不差钱。“

        “我什么都没有。“可怜巴巴的不敢说什么,或者更不想说什么,不愿意有过多的交集,恨不得早早的跑了。

        两个人又成了对峙的样子,墨清越伸手抢过了糖葫芦,丢了钱就要跑,却被舒炳文抓住了手,“怎么的这就想跑了?”

        “那我给你吃一口好不好呀。”将糖葫芦举到了他的面前,只差没把糖稀怼到他的脸上,舒炳文只是眯着眼看着她,张嘴把最大的那个糖葫芦吃了。

        “以后要吃什么直说便是,不要再偷偷摸摸地跑出来了。”温柔的警告了墨清越,便让人把她送了回去,自然她是不能从前门进去的呀,趁着那人不注意,直接溜了到了后院的围墙。

        找到了出去时候的那个狗洞,才爬到一半,只看到一个影子,不怎么熟悉的人影站在自己的面前,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站在自己面前,“啊哟,这不是我们家的表小姐吗?怎么爬了狗洞啊,你说她不傻,我还真不信。“

        “来叫两声,本小姐高兴了就放你走好不好呀。“萧南清忍不住逗弄起了墨清越来,她倒是只是傻傻地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