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8章 躲起来

第8章 躲起来

        墨清越抬头一看,一个清秀的女孩子站在自己面前,后面倒是带了几个丫头,眯着眼猜想这个就该是自己最小的姨姨萧南清了吧?

        “姨姨,我要回家。”墨清越继续装傻,自己只是装的,总不会让你欺负了到我头上去的。

        萧南清完全不肯让,自己的哥哥被她打了,大哥哥还有爹爹都对她喜欢的紧,自家爹爹都没对自己那般关爱过,这个不过是外姓的人,凭什么和自己争宠?

        “要我让开也成,叫几声狗叫声来听听,我听的高兴了,自然就让你进来了。”她蹲下身子笑嘻嘻地说着,眼神中更多的是鄙夷。

        “我虽然不聪明,但不是傻啊,我为什么要学狗叫啊?更何况说到辈分,你可是我的长辈,你说你这般,哪里有个长辈的样子哟。”墨清越还忍不住挑衅了起来,她便是要眼前的人生气。

        萧南清一听自然是气呼呼的,“你既然知道我是你的长辈,那你还不乖乖听话吗?快叫两声?而且啊,你本来就是小傻子,不要以为你的那些事情,我们都不知道的。”

        “啊呀,怎么说我们小姐都是你的姨,你是不是得叫两声,让小姐高兴一下?”

        “对啊,快叫啊。”

        丫头们不停的起哄,墨清越便直接趴在那里,“啊哟,姨姨既然知道我的事情,那你可知道,我受了欺负,倒霉的是谁呀?”

        “难不成,大哥哥他们还会为了你罚我不成?”萧南风冷哼着问了一声。

        “我觉得吧,虽然你这般对我,舅舅不一定生气,但是你说我哭一哭,舅舅会不会心软啊,毕竟我是“傻子”,我的话大家都信的呀。”故作玄虚的这么一说,萧南清似乎明白什么,瞪大眼睛看着她。

        “所以你是装傻?”

        “不....我是真的傻,不然怎么会被你堵在这里呢?”说完话挪了几下身子,爬出了狗洞,萧南风伸手要拦住,却被她狠狠的咬了一口,推倒了几个丫头,望着后山跑了。

        “你们几个还不去拦着她,要是被她恶人先告状,我们都倒霉。”

        丫头们纷纷追了过去,其实墨清越早有了目标,一溜烟跑到了假山后面,带着几个丫头左窜右躲的,看到了一个缝隙,直接钻了进去。

        当真得亏了自己身子瘦小,不然那么小的缝隙完全进不去不是?

        丫头见人没了,四处去找,但是找遍了,都没看到,紧张的赶紧回去汇报。听到四周都没人了,墨清越才爬了出来,光着脚丫子在石头上使劲磨。

        “你们说表小姐不见了?李嬷嬷,你是国公府的老人了,我让你好好照顾清越的,你便是这般照顾的吗?”

        墨清越才溜出去不久,李嬷嬷便让人在府里找了许久,都没见着人,也问了门口的守卫,都说没人进出,当真是把李嬷嬷吓得不轻,第一时间通报了萧南风。

        “大少爷,那个时辰表小姐该是午睡的,她甚是不喜有人陪着,容易惊醒,才让丫头们去外间伺候的,谁知道表小姐爬了窗户出去的,奴婢寻了许久都没寻着。”跪倒在地的李嬷嬷也是浑身发抖。

        这般在府里弄丢了表小姐,不但大少爷饶不了自己,国公老爷也会降罪的呀。

        “找,实在不行,让人去府外看看。”

        “大少爷,徐公公来了。”小厮才说完,萧南风皱眉便问:“这个时辰徐公公也不知有什么事情。”当务之急是想要把墨清越寻到。

        “让公公进来吧。”

        “大少爷安好,殿下听说墨小姐喜欢糖葫芦,这不是让奴才给墨小姐买了来。”转头看了看周围,笑得脸上的褶子都开了花,“墨小姐呢,这般恩典,还是要她自己来吧?”

        这位太子殿下当真似乎是未卜先知一般,每次都是墨清越无法亲自出面的时候来,萧南风很是为难地说:“清越怕是溜了出去玩耍,如今还未寻着,我正让人出门寻找呢。”

        “嗯?墨小姐还未归家吗?”

        “公公此话何意?”萧南风似乎抓到了重点,着急地询问了情况,徐公公把舒炳文告诉他的说辞一一说了,此时萧南风才更加觉得疑惑。

        “公公的话自然不会有假,既然已经回了家,为什么家里还寻不着呢?”看了看李嬷嬷,“你们再派人在府里看看,问下是不是二小姐见着了。”

        话音刚落,小厮跑了进来,忙跪倒在地,“大少爷,表小姐回府的时候遇上了二小姐,两人怕是起了冲突,表小姐一溜烟便跑了,二小姐也在让人找呢。”

        “萧南清,一个个都是做长辈的,心性还不如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萧南风甩了袖子,更是气极了。

        “您也别生气,既然这般,那说明墨小姐不还在府上,总比海底捞针来的好些。”徐公公也擦了擦额上的汗,侍卫没能把人安全送回去,殿下已经生气,借着糖葫芦让自己来瞅,结果人不见了,回去还不被殿下千刀万剐了?

        “借公公吉言,我这便让人再找一下,公公要不去前厅坐坐?一时半会儿,哎。”萧南风这一叹气,徐德福更是害怕哟,没找到自己哪敢回去啊,脑袋不想要了?

        “只能先如此了。”

        两人一起去了前厅,只见萧老爷黑着脸坐在正堂,萧南清正跪在堂下,王氏正在给萧老爷顺气,“老爷莫气了,清儿不也只是孩子,闹着玩,谁知道清越会当真了呀。”

        “是啊,我只是开开玩笑啊,谁知道那个傻...她当真了,本来就是傻子,脾气还那么犟。”萧南清似乎还是不肯悔改,看着萧老爷还说:“而且啊,她和我说话的时候也不傻,还威胁我呢。”

        “清越本就不聪明,自小被打,想要保护自己是本能,你这般欺辱她,只是被她咬一口很好了,还说清越欺负你?你让她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孩子怎么欺负你,你身后一堆人是摆着看的?”萧老爷气的脸都黑了,见女儿还不知悔改。

        “老爷,夫人,少爷,我们在池塘里发现了表小姐的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