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10章 抱着抱着就习惯了

第10章 抱着抱着就习惯了

        “徐德福。”舒炳文一声吼,徐德福乖乖的拿着糖葫芦走了过来,“不哭了啊,这不是有糖葫芦了吗?不哭了啊。”

        其实在墨清越心里总感觉这家伙是在哄孩子呢?被你抱着总有股阴飕飕的感觉,挣扎着要脱开他的怀抱,“舅舅,我要舅舅,你撒手,你撒手呀。”明知对方脾气,偏要惹毛了。

        “你是要糖葫芦还是要舅舅?”冷冷的一问,原以为能唬住墨清越,可惜她也不是真傻,当然选择萧南风啦,还怕少了这几只糖葫芦?

        “我要舅舅。”舒炳文瞬间松手,墨清越站稳了直接冲到了萧南风面前,但是想到了什么,转过头,从徐德福哪里拔了一支糖葫芦,然后一把抱住萧南风的腿,“舅舅,糖葫芦,给你吃。”

        周围的人看着这个举动,脸皮都颤抖的,徐德福也不好去把糖葫芦抢了回来,只能有些惊恐地看着舒炳文。

        “一支糖葫芦就想讨好我,让我不计较你偷跑出去的事情了?”见着她平安无事,倒是放下了大石头,只是这般偷跑一次便这样,不教训一下,以后还是要出事情,她又不会保护自己。

        指了指徐德福,笑得甜甜,“还有好多,都给舅舅好不好。”

        “为什么偷跑。”萧南风完全不被她的撒娇影响了,墨清越低着头,手都垂了下去,吸了吸鼻子,“我...脚脚疼...”

        萧南风把人抱了起来,看了看她的脚,的确都磨破了,甚至有些还有了血块,“嗯...脚的确伤着了,让大夫给你包扎一下,接下来三天都别出门了。”

        三天不出房门,这个是要闷死自己吗?“我又不疼了。”

        “你就不能安心在家待着,待你养好了,都让你去可成?”萧南风的声音不像刚刚那般强硬,更多的像是哀求。

        “是啊,清越,你看家里人都为你着急,你是该好好养着了,你外公我可禁不起这般吓哟。”萧老爷咳嗽了几下,墨清越跑到了萧老爷身边,“外公,我不出去了好不好,你不要生病。”

        萧老爷自然也是喜欢抱着墨清越的,弯下腰一把抱了起来,“嗯,清越乖些,外公就不生病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看得舒炳文很不舒坦,自己就像个外人便也算了,关键是,拿了自己的东西讨好家人,还嫌弃自己?墨清越这个白眼狼,咋就不给自己抱呢。

        “殿下见笑了,清越怕生,和殿下还不相熟,才没殿下抱的。”

        抱胸看着在萧老爷怀里腻歪的墨清越,嘴角上扬笑着说:“没事,孤多来看看她不便好了,东宫的库房里多得是好玩的玩意。”忽然摊了摊手说:“如今倒好,孤要讨好一个小丫头了。”

        “我不要你,你坏坏的,我喜欢舅舅,我喜欢外公的,不要你,去去去去。”墨清越故意做出赶人的动作,小手被萧老爷轻轻拍了一下,“没规矩,殿下能来看你,是你的福气,怎么的赶人了呢。”

        说是这般,但是口气中完全没有任何责备的话语。

        墨清越紧紧搂住萧老爷的脖子,“我不要和他玩...”

        “老爷,清越既然找到了,也没啥大碍的话,南清那边...是不是也可起来了,莫要跪坏了膝盖。”王氏也算小心翼翼地给自己的女儿求情,听到这个名字的墨清越一下子蹦了起来,还踹了萧老爷一脚。

        “刚刚姨姨,打我呢,一堆丫头追着我....好吓人哦。糖葫芦掉了,鞋鞋也没了。”手舞足蹈的叙述着,自然是把自己的过错掩盖了说的,“姨姨说我是傻子,舅舅明明说,我不傻呀。”

        “嗯,对,你不傻。”

        “南清这件事情也做错了,作为长辈,不但不爱护小辈,还只知道玩闹的,罚她跪在祠堂一夜,便也罢了吧。”萧老爷都发话了,其他人也都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罚跪祠堂,也不算重了。

        “南风,三日后我要去南山巡防,不如一起成行?墨小姐也好早日见着大人夫,墨家的事情一拖再拖,总是给了别人可趁之机。”舒炳文想到着见了萧南意,早些说明自己要和墨清越在一起的心思,把人订下来。

        “如此的话,那便三日后吧。”

        这是要见到自己娘亲了?记忆里上辈子她的娘亲是个贤良淑德的人,温柔的能掐出水,和墨城更是琴瑟和鸣,且不说这一世琴瑟和鸣一边去,性子应该不会有很大的变化吧?

        那三日萧南清当真不敢来看自己了,王氏倒是多次来看自己,又是塞补品又是塞衣服玩物的,只是...这些在舒炳文送的东西面前,当真是小巫见大巫,送的玩意都是金子的,衣裳更是金丝银线的,墨清越感觉穿了下一秒,自己是不是就该下葬了?

        “对了,我是不是还有个三舅舅舅啊?”

        嬷嬷拉过墨清越的小手,一直擦着,“是啊,只是三少爷常年在军里,很少回来呢,三少爷倒是出席的,为人也正直的很,定会喜欢表小姐的。”

        如今镇国公府的势力比起上一世当真有过之而无不及,萧南风一个在文,萧南溪一个在武,只是这般的势力,也会被忌惮吧?

        “我去门口迎舅舅和外公。”顾不上脚上的绷带,直接跳下了床,只往门口跑,现如今抱紧镇国公府的大腿,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一道纤细的身影,穿着裙子,站在门口,凉风吹过她的裙角,眼神热烈的似乎在看什么。

        舒炳文看着这样的墨清越,忍不住想起了以前的她,上一世每每去她宫里,她也露出这样的表情,挽着自己的手臂,笑得如三月的春风。

        只是如今她只会跑向萧南风,萧南风也是一把抱住,“不是不让你出门吗?怎得跑出来了。”看了看身旁的嬷嬷忙说:“给她拿一件披风,莫吹伤了。”

        “你倒是好,外甥女抱不离手的?”舒炳文的话倒是有些酸了,萧南风扁了扁嘴说:“可和殿下请安了?”

        “大哥哥好。”甜甜的喊了声,舒炳文一瞬间都觉得暖风习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