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14章 南山

第14章 南山

        刚刚的梦境让墨清越完全不敢睡了,而且梦也似乎越来越模糊,她实在不知这个是日有所见,所以做梦,还是...拼命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瞎想什么呀,做梦,做梦都是假的。”

        想睡却不能睡,硬是被颠簸的困得脑袋左右晃着,只听到“pong”的一声,丫头们赶紧把墨清越扶了起来,这脑袋敲一下,可得了?要不是都铺着厚垫子,可能傻的会更傻了?

        到了南山,墨清越已经是有些迷糊了,走了整整一日,山脚下,舒炳文需要去南山营,很快和她们分开了,墨清越那叫一个开心,不用见到他比啥都兴奋,趴在门口拼命的挥手。

        “大哥哥拜拜。”快走吧,走得越快越好,一旦去了,每个十几二十天别回来,到时候她们就自己回去了,嗯....完美。

        越想越兴奋,脸上也忍不住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舒炳文和他们分道而行,只看到身后的墨清越拼命挥手,这是舍不得自己?脸上的笑容是什么?看来这丫头还是有点良心的,自己还是需要早些把事儿都做好了,可以陪她逛逛南山。

        “殿下,墨小姐很是中意您呢。”侍卫看着也觉得墨清越这是热情的很呢,只是这样也好,太子殿下心情愉悦了,大家都好过一些吧。

        “是吗?你也这么认为?”像是在自说自话,却又笑的那么开心,“驾”驾马向前飞驰。

        上了山,到了南上别院,人早早就在门口候着了,萧南意年纪上三十不到,看着却像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保养的极好,墨清越下了马车,只见她已经蹲下身子,朝自己招手。

        温柔且又熟悉的声音响起,“清越过来。”

        墨清越飞奔进了她的怀里,搂着她的脖子,“娘亲...娘亲....”

        上一世的萧南意更是温柔贤惠,娴静的如同一座玉雕,她进宫后从未要求自己为墨家,为镇国公府做什么,每次进宫见自己,都是让自己好好的,平安的便好。

        “清越好想娘亲啊。”来自两世内心的呐喊,看到她似乎安心了不少,甚至都不愿意从她怀里下来了。

        一把抱起墨清越,摸了摸她的脑袋,“嗯,娘亲也想清越啊。”

        “那您为什么不会来看我。”

        萧南意有一瞬间呆住了,但是很快恢复了过来,但是可以看出眼神中闪过什么,但是很快便好了,自然这些墨清越是没看到的。

        “娘亲要为你祈福不是?现在我的清越都能来看我了。”安慰着自己的女儿,萧南风走了过来,伸手要抱墨清越,“姐,清越现在重的很,我来抱吧。”

        萧南意直接转过身子,没让他接手。“她还小,我还是抱得动的,倒是你,还是那么喜欢宠着清越,再大些,怕不是要被宠坏了?”

        “姐姐说的哪里话,清越乖巧单纯,虽说顽皮了些,但是不至于做什么坏事吧?女孩子本就该娇宠的,墨家那般对她,我作为她舅舅还不得宠着?”萧南风微笑地说着,两个人的眼神似乎在对话。

        “好了,你们也别站在外面了,风大。”引着她们进了别院,萧南风只是看着她们母女俩有说有笑,自己则苦笑地跟了上去。

        夏日的夜风吹着还是有些凉的,萧南意哄睡了墨清越,独自走到了别院的亭子里,一个男人的身影似乎等待已久,月光照在亭子里,她走了过去,站在男人身边,“你也看到了,南风如今倒是宠着紧了。”

        有些浑厚的男声开口说:“甥舅自然如此,清越作为我的外孙女我也疏忽了很多,不知道也无用,知道了还是要宠着的,毕竟是你的孩子。”

        萧南意忽然掩嘴笑了起来:“爹爹,你还是喜欢女孩子多些呀,怎么不见你那般子宠着小妹呢?”

        萧老爷顿了顿,看着远处,似乎在想什么,“终究是不一样的,至于南风和清越,还是保持些距离吧。”

        “爹爹那么在意吗?”

        “没有血缘的呀,这件事情别让南风知道了,他看着没啥想法,心思沉着。”萧老爷对自己的孩子,还是很了解了,养了那么多年,萧南风并非如表面这般,很多内心的东西谁都不愿意说。

        听到这些话萧南意,闭了闭眼才说:“即使没有血缘,他始终是我的弟弟啊...他不会真的对清越有...”

        “太子想娶清越。”

        “皇室,那个染缸啊,我倒不想清越被吞了,我们家的宝贝...”

        山上的夜特别安静,月也似乎特别明亮,安静的两人只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看到别处的身影,那个人只是扬了扬嘴角。

        墨清越一早擦了擦眼睛,才出门一个自己自己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怎么了?看到孤不高兴吗?”

        他不是去巡营了吗?那么快就好了?那么草率的吗?那么随便的吗?

        “大哥哥...不是去巡营了吗?为什么在这里呀?这里又不是军营。”扒着门框让自己站站好,她有点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舍不得你呗,忙完了便改了,还不高兴,昨日告别的时候那么舍不得?”

        谁舍不得了?我是要你早点走,早点走,越远越好,最好别回来了....不是舍不得啊。

        “我没有舍不得啊...我有娘亲,还有舅舅...我不要你。”说完话闪身就往萧南风那边跑,她的速度哪有舒炳文的手快,直接把人抱了起来,“口是心非的小丫头啊,为了你,孤可是一夜都没睡,还说这般话?”

        看着他浮肿的眼袋,下面的黑色似乎比之前都重了,指着他便说:“那你去睡啊,我刚睡醒,不睡觉,你放我下来啊。”

        “那你陪我睡一会儿可好?”舒炳文完全不害臊的问着,一旁的萧南意笑着说:“殿下,清越虽小,便也是女孩子,您说这样的话,可别让她当了真,女孩子的名声重要。”

        萧南风更是不服气的想抱回墨清越,“殿下,男女授受不亲,可别教坏了清越。”

        完全不把他们的话放心里,“嗯...我只是想看着她而已,这般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