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17章 梦境(二)

第17章 梦境(二)

        在墨清越眼里,舒炳文的动作像极了着了魔,曾经这也对自己是出于爱意,现在呢?可怜自己?总不见得一个太子会喜欢一个傻子吧?自己还是傻的不够了?

        被这个动作吓得直接身子往后一倾,整个人都要摔了下去,舒炳文眼疾手快,伸手托出了她,“怎么啦?忽然就愣着了?这一摔,怕又该哭了。”

        墨清越忽然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伸手就去抓舒炳文桌上的东西,也不管他是汤汤水水的还是糕点,直接动了手,抓了就往嘴里塞,身后的人看的都一愣一愣的,完全了坐实了墨家大小姐是个傻子。

        他只是愁眉,看着她不停的塞,嘴里明明都没咽下去,却还不停的塞,想来那段吃不饱饭的日子该是多难熬,越想越觉得心痛不已的。

        “没事,慢慢吃,不着急,没人和你抢。”让人把吃的直接端到了墨清越的面前,拿了勺子递到她的手上,“手上不干净,我们用这个好吗?”

        你确定你不是在哄孩子?墨清越忽然也不吃了,一下子塞太多,有点觉得恶心,特别是舒炳文用那么温柔的声音,她一下子没反应,一大口东西直接咳了出来...

        舒炳文几乎就是用脸去接的,墨清越知道自己闯祸了,第一时间跳下了椅子,躲到了萧南风怀里,整个人都恨不得缩在他怀里。

        众人都没注意的时候,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舒炳文,内心窃喜,叫你哄我呀,我就是要恶心恶心你,我便不信了,你还能忍那么多次了,想着就觉得似乎马上就要摆脱这个粘人精了。

        “清越,你越来越无礼了,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萧南意假意斥责墨清越,但是大家都懂的,她是个傻子,说一个傻子有啥意义呢?她不懂得。

        墨清越则赖在了萧南风的怀里,抓着他的衣服,“舅舅,我...我...不是有意的,娘亲和大哥哥是不是生气了?是不是不要我了,是不是要把我关起来了。”

        “生气是真的,也是因为你做错事了,但是不会打你,不会把你关起来,更不会不要你的。”萧南风摸着她的脑袋,也不知道谁给她灌输的这些奇怪的想法,为什么会有不要她的说辞。

        依旧是那副怯怯的样子,看着舒炳文,“大哥哥对不起。我....我不该咳嗽,喷你一脸的。”说着这话是道歉,但是咳嗽....这个谁控制得住呢,听着别人耳朵里不变是太子殿下自己倒霉了?

        众人帮舒炳文清理了一下。舒炳文只是挥了挥手,“没事,我还和孩子计较不成,是孤没顾及了墨小姐的想法不是?的确是孤操之过急了。”

        墨清越内心的想法完全是:不是你操之过急,而是你异想天开。

        见着太子都没怪罪,墨清越继续装着可怜兮兮的样子,桌上安静得吓人,舒炳文不开口,其他人也不好多说话,整个晚膳几乎在低气压中度过。

        “我去...我去...”墨清越刚要说话,萧南风直接让丫头过来把她带走了,“你们几个小姐去后院去吧。”

        只是几个年纪不大的丫头完全没有墨清越的心思,假借着要去如厕的理由,直接从茅房后面翻了出去,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前几日白天她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只看到梦中是一片竹海,天色有些暗,似是黄昏又像是日出时分,只听到有人喊救命的声音,她想跑去看看,结果却发现自己的脚动不了,只能听到那个声音越来越微弱。

        之后便是看到自己脚下的一片血海,四周的人都在哭泣,没人看到自己,关心自己,她拼命喊着萧南风的名字,对方却似乎看不到自己。

        这一下完全惊醒了墨清越,她觉得那个喊救命的会不会是自己,虽然是梦境,但是她也被吓到了,找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后山真的有一片竹海。

        依着自己的生活习惯,凌晨定不会出现在外面,唯一的可能就是黄昏,如同现在这个时间,她觉得梦就在指引着她去竹海一般。

        其实她也怕黑,事先藏了一盏小小的油灯,以及一块打火石,塞到了自己的衣袖里,翻了出去,天色还是有些亮的,担心被丫头们看到,小心翼翼地跑到了后院的围墙,然后找了个能钻出去的洞。

        不得不承认自家舅舅把自己养的太好了,现在钻个洞都已经会有被卡住的危险,用力爬了出来,并没有看到所谓的竹林,后山是一片树林子。

        “他们说是在南边?没指南针我怎么看东南西北啊。”墨清越都快抓耳挠腮了,“上北下南左西右东。”

        想也没想直接往着前面的位置走,走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看到了树林里零星的一些竹子,想着该是走对了?只是四周的样子和自己梦里的一片竹林还是有差距的。

        蹲下身子捏了一把土闻了闻,“就是很正常的土啊,而且这里到底有什么特别的?”想着继续往前走了一会儿,看到地上似乎有脚印,但是应该不是人类的,“动物的吗?这里难不成还有狼?”

        看到地上放着捕兽夹,想着还是有人踏足这里的,又走了一小会儿,天几乎处于半明半暗的状态,和梦里很相似,四周的竹子更加的多了,风吹动竹叶,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要是再找不到我就该回去了,万一暴露了我不知道怎么和舅舅交代。”想着自己也真是可笑,为了一个梦让自己跑那么远,准备回头,却听到了声音。

        “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救命啊。”声音从竹林的远处传来,很轻,加上风声,听着似乎有些凄凉。

        “我是唯物主义者,民主...不相信封建迷信...我不怕的。”墨清越嘴里嘟囔着,但是脚已经在颤抖了,一步步往着那个位子走过去的,“对对对,我连尸体都不怕,会怕一个不存在的。”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