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19章 救人(二)

第19章 救人(二)

        原本还以为那些梦只是假的,或者是看到了什么的臆想,现在看来...明知满地血,自己为什么还是要来呢,搭进去一条命。

        “我觉得能撑多久撑多久,我不见那么久,该会有人来找我的。”墨清越现在只能寄希望与萧南风发现他不见了,然后来找,至于自己什么理由解释,完全没有,人都要死了啊。还要啥理由。

        四娘也是有些害怕的,扔了好几个炮竹,狼也不敢靠的太近,毕竟有那么多火堆,但是持久战她们吃亏,不可能将精神状态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

        就在想办法的时候,一只狼从火堆空隙扑了过来,墨清越想也没想,直接对着那个方向举起小刀便是一阵挥舞的,“走开走开走啊。”

        狼发出了啊呜的声音,直接倒在了地上,小刀的刀尖全是血。

        墨清越喘着粗气,刚刚那几下让她的心脏似乎都要跳出来了,感觉全身的力气似乎都要被抽光了,其他的狼趁着空隙都跑上前,原本没多少的竹子,肯本敌不过狼群的数量。

        你往左边扔,它往右边来,你往右边走,它往左边来的,四面八方都是绿色的光芒。

        “我们不能放弃。”

        忽然风里发出“咻”的声音,只看到一支箭直直的插进了狼的脖子里,狼应声倒地,其他狼也发出吼叫声,但是更多的箭飞了过来,墨清越一把护住四娘,转身低头,趴地上。

        只听到周围狼的哀嚎声,浓郁的血腥味,以及大量的血流了出来,甚至溅到了她们的身上。

        “殿下,大少爷,找到人了。”周围是马蹄的声音,人的声音,墨清越抬头先看到的是满地的血红色,红的刺眼,四娘觉得恶心的捂住嘴。

        “还好,不是我们的血。”墨清越轻声嘟囔了几下,忽然一群人已经来到他们周围,舒炳文一身黑色外加一件黑色的披风,点缀了点点金色,要不是那些金色,大晚上的还看不到他。

        蹲下身子直接把墨清越抱了起来,“这次可不会那么轻易饶了你。”这话是咬着牙说的,看到熟悉的人,墨清越一下子都松快了下来,刚想说话,就听到四娘喊了声:“大哥。”

        大哥?舒炳文是皇太子也是大皇子,皇子的妹妹不就是公主?排行第四?莫不是宸妃所生的四公主,自己这是啥运气啊?

        “你们两个,回去之后不给孤一个好的理由,就等着受罚吧。”

        嬷嬷看到四娘赶紧去扶,“公主,您慢点。”

        “大哥,我也要抱,你看我的脚都伤着了。”四娘对着舒炳文就是一阵撒娇,“自找的,还有快些走,这些血腥气等下把狮子老虎引来了,等着被吃掉吧。”

        狮子老虎是个啥?你说有老虎我可能相信,树林里怎么可能有狮子呢?倒是可能有熊吧,还没来得及多想,自己已经被抱上了马,萧南风也是焦急的策马而来。

        “没事,该是受了点惊吓,一切回去再说吧。”看着墨清越有些慌神,身上倒没什么受伤,萧南风才放下心来,“你们几个快回去通知大小姐,说是都找到了,准备些热水的。”

        几个侍卫快马回去禀报,墨清越受到惊吓是真的,但是不至于失了魂,只是一下子放松下来,整个人有点没精神,舒炳文愿意抱着,她也没反抗。

        梦里的一切似乎都实现了,只是...若自己没有去救四娘,是不是血洒大地的就是四娘?还是没人来救她们,血洒大地的就是她们?

        她还是没法理解那个梦,倒是是预示了什么?还是要让自己去做些什么?才会有改变吗?

        回到了别院,舒炳文把墨清越抱了下来,自己则自行进了前厅,这把墨清越搞得一脸懵,咋滴?这还算半路上刹车了?

        无可奈克只能由嬷嬷扶着进了前厅,萧南意也是一脸的焦急,“娘亲”墨清越想要去寻求帮助,却被萧南风直接拦住了,“说吧,这事情,你要是解释不清楚,就在外面跪着。”

        理由,理由,无数个想法自己的脑海了闪过,但是没有一个是合逻辑的啊。

        “莫不是,清越你一直在装傻骗我们?”舒炳文的话让墨清越浑身一激灵,她垂下脑袋,可怜巴巴的说:“没有,我就是听到有声音才回去的。”

        “当面说谎,那地方离着别院后院有着多少路,你还能听到呼救声了?”

        “真的,我没骗人,我听到了声音才去的。”搅着衣角,继续装可怜,其实这个理由她自己都是不信的,那么多里地,真听到得到也成了千里耳了。

        “墨清越,这些日子倒是学会说谎了?还是这次教训吃的不够,是被被吃了,你才知道是吧?”萧南风也难得说出那么重的话,气的整个人都在颤抖,他实在无法想象,若是他们晚一步,她们两可还有命活。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说完眼泪水哗哗的便落了下来,“而且被吃了也不会吃了。”边哭还忍不住顶嘴了起来。

        “好好好,我看我是太纵容你了。一直想着你开心便好,什么规矩体统都不在意的,现在看来,是不罚不行了,现在是被狼追,下次你准备怎么样,丢了小命才好是吧?”萧南风拍了桌子便是大吼的。

        “哭什么,一味的哭便能了事了?你今天不说清楚,就在院子里跪着。”

        墨清越没想到萧南风这次会那么强硬,她也是倔强的性子,但是在萧南风面前,最不爱逞强了,几个人憋了许久,墨清越眼前一阵漆黑,就感觉到了天旋地转,直接趴倒在地。

        舒炳文一个箭步,把人扶了起来,摸了摸额头,“发烧了,等她身子好些你再问吧,该是放松了下来,整个人都虚了。”

        萧南风别过头,他何尝想对墨清越发脾气,只是这个事情,惊动了太多人,她又一而再再而三的偷跑,还是没得缘由的,实在不知道她为何要这么做。

        “现在若说她傻,谁都不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