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24章 管家之事(一)

第24章 管家之事(一)

        墨城脸色一变,看了一眼身旁的常氏,忙回头笑着说:“当然盼着你回来,当年要不是大师说你要去那么多年,我肯定早早把你接回来,孩子还是需要爹娘在身边的才是圆满的。”

        “不但爹爹一直盼着母亲回来,祖母也一直盼着母亲回来,早日掌家呢。”墨清源也赶忙上前,她知道自己只是养女身份,只在老太太面前的脸,如今萧南意回来,不还得讨个好?

        墨清越看着这个没有血缘的姐姐,也不相熟,当年墨城和萧南意迟迟没有孩子,也是大师批了话,说是要养一个女孩子,八字和家里和的,以后才可以子酸繁茂,才过继了墨清潭。

        过继了没几个月,萧南意怀孕,两人也很是感恩,一直把墨清源当作亲生的孩子,只是萧南意去了南山后才托付给了老太太的,常氏管家好,好在老太太庇佑,不然也改成了墨清越那样。

        “源儿也那么大了,母亲不在家,可还好?”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墨清源淡然一笑,“在祖母身边一直都好。”

        看了一眼身旁的墨清越,想着当初若是她被常氏折磨死了,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在家更长脸了?

        “还好,有老太太看顾你呢,我倒也放心,不似清越这般吃苦。”萧南意话中有话,墨清源忙装可怜说:“哎,这事情,也是清越妹妹受苦了,老太太若是早些知道,定不会放纵的,也怪我没看顾好她,”

        “这事本就是你无能无力的。”萧南意淡淡的一句话,让墨清源浑身一颤,有些冷汗直流的感觉,伸手想去拉墨清越的手,却被墨清越躲掉了。

        “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在骗人。”墨清越别过头不再理她,只是拉着萧南意的手,“娘亲的,她的眼睛告诉我,她在说谎。”

        “母亲,别听妹妹这样说,我真的关心....”

        “你若是真的关心我,都住在府里那么多年为什么不看一眼?你只要看一眼,祖母就会知道了,祖母会这么放纵不管吗?”墨清越歪着头明知故问,忽然傻傻地笑了笑:“舅舅告诉我的,娘亲我说的可对?”

        “南风都把你带坏了。”萧南意拍了拍墨清越,看着墨城笑着说:“既然,我回来了,老爷也应该把家里的事情交给我了,之前那么多事情该理一理了,不然这般妾室欺辱嫡女的事情已经够丢脸了的,大人应该不想传出更难听的吧?”

        磨成忙陪笑说:“夫人说的是,您回来了,自然由您管着家里,明日一早我便让各房嬷嬷把账本拿给你?常氏本就是代劳。”说完话还给常氏使了个眼色。

        “是是是,是奴婢管家不严,还请夫人恕罪。”常氏低眉温语的说着,这几日她倒是也有本事,把墨城伺候得服服帖帖的,也好让他在萧南意面前给自己说了好话。

        萧南意忽然冷哼一声,“管家不严,清越都快被你折腾死了,要是再严一些,是不是我回来就该看到清越的尸首了?”

        墨清越忽然觉得很有理,要不是自己重生了,这一世的自己可能早在那一撞就去了吧,这件事情常氏难辞其咎,如今还奢望被饶恕?

        “娘亲,清越怕,我是不是不用再住小黑屋子啦?”抬头看着萧南意,刻意挤出了几滴眼泪,墨城此时都觉得清越句句都是在提醒萧南意,当初常氏是怎么折磨她的。

        “清越,到爹爹这来,爹爹带你去大房子好不好?还有弟弟妹妹陪你呢。”墨城蹲下身子想要讨好墨清越,对方却完全不在意,只是看了看萧南风,再转头看了看萧南溪,“我不要弟弟妹妹,他打我,还拿石头砸我。”

        一句句话砸在了墨城脸上,只觉得“啪啪”作响,身后的萧南溪直接把人抱了起来,“这事情,我作为娘家弟弟本不该管的,只是我也不忍清越被欺负了,若是墨大人觉得,我姐姐不能公正处理了,不如求了太子殿下,他也是见证者,让他一起听了审,看依着国法该怎么罚。”

        这事要是太子殿下出面,只怕闹得更大,墨城不想把事情闹开了,忙说:“三舅爷说的哪里话,都是家事,怎么的牵扯到了太子殿下呢,这种小事劳烦了殿下不好。”

        几个人站在门口,话还未说完,只看到一队人走了过来,徐德福快步上前,看着墨家门口站了一堆人,便猜着些许。

        “萧大人,墨大人怎么都站门口呢?倒是得了什么快消息,知道奴才来传话的?”徐德福忙打趣道,看了一眼墨清越才说:“这不,殿下说了,墨小姐身边一直没可心的人照顾着,才被欺负了的,这不从东宫挑了两人,说是可以伺候在姑娘身边的。”

        两个年轻的女子走了出来,不卑不亢行了礼,“一个名叫百合,一个名叫玉竹,是殿下亲自挑了的。”

        舒炳文这是挑了两个人来监视自己的吗?以后自己可还有自由了?刚想装傻拒绝,萧南意拉了拉自己的手才说:“多谢殿下好意了,人,臣妇便留下了,想来殿下挑的既然是极好的,只是入了墨家,自然有墨家的规矩。”

        徐德福笑了笑说:“大夫人说的是,您大可放心,殿下挑的人干净着人,不然也不敢送到墨小姐身边伺候不是?好了,人,奴才也送到了,先回去复命了。”

        “好了,一大家子堵门口的,先回去吧。”墨城喊了让人先回去,萧南意自然还是牵着墨清越走在前后,回头和萧南溪说:“三弟先回去吧,这些事情我还是能处理了的,不要在父亲面前多言。”

        收到了话的萧南溪点了点头,看了眼墨城,才策马离去,墨城看到萧南溪离去才舒了一口气,“夫人可用了晚膳,早就备好了,就等你回来呢。”

        “大人用心了,我和清越倒还没吃,让你们等那么久了。”

        墨城心里只觉得苦楚,这些年两人生分岂止一点呢?他只觉得萧南意都是冷冰冰的。

        “夫人,曾经可不是这般唤我的。”墨城一叹气,萧南意眯了眯眼睛,莞尔一笑,还如十年前般好看。

        “大人,不也学会了冷眼旁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