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27章 老太太

第27章 老太太

        “清越,怎么能这样说姐姐呢。”萧南意也看出了两人间的火花,笑着对墨清源说:“你在老太太身边久,自然学的多,老太太教的也好,至于清越,这样也不错了,想着过些日子把她塞到女子太学去,总得学点道理了,总好过无法无天不是?”

        女子太学?墨清越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该逃跑了,所谓女子太学,不过是太学开设了女子班,一些家里有权有势的人,把孩子送了去,明面上说是女子也要读书写字,其实攀比,谁家的孩子成绩更好。

        以墨清越现在的水平,自然不会差,只是她的傻子人设...是打算考倒数第一是吧?

        “母亲说的是,清越虽说不怎么聪明,也总得学着长大,总说话没大没小的,家里便也罢了,若是在外人眼前,岂不是丢了墨家的脸?”墨清源嘴上这般说,但是心里早就泛起涟漪了。

        自己也是前几年才进的女子太学,还是老太太百般说叨,墨城才答应了的,只是,墨清越这水准,只怕也考不上,还得搭上了墨城的面子。

        “我才没有没大没小呢,我对舅舅可有礼貌了,连大哥哥都说我好的,哪里没大没小了?”叉着腰一副小娇蛮的模样,把舒炳文都拿了出来压人。

        这点便是墨清源最为气恼的,自己早就仰慕太子依旧,偏偏他看不看自己一样,原以为自己的身份不配,却没想到对墨清越这个傻子,处处忍让,更是提出了订立婚约,还是娶妻,怎么能不气恼。

        萧南意忽然笑出了声,“你啊,就是典型的窝里横,要不是太子殿下和南风宠着你,容得下你这般嚣张了?还不去给你姐姐道歉,这般没大小的,再不听话,就给你请个女先生,天天逼着你读书。”

        “好了,夫人时间也不早了,你一路上也累的很,清源也早些回去吧,母亲那里该担心你了。”墨城出来打了圆场,都给了台阶下,也都接着了,墨清源便回了竹园给老夫人回禀去了。

        夜里,萧南意哄睡了墨清越。墨城一身单衣进了屋,“怎么穿那么少,夏日的夜风也不怕得了伤寒?”轻声的关心,墨城脸上竟起了红晕,坐在床边,想让人抱走墨清越。

        却被萧南意阻止了,墨城有些尴尬地说:“孩子在这...我们也许久未好好说话了....”

        “你既然知道孩子在,还不老实了?”萧南意倒是处变不惊,看着墨清越睡熟了,轻轻拂了拂她额头前的碎发,“清越越来越像你,这样好看。”墨城说话也有些不好意思的。

        “那你也舍得让常氏下得去手?”冷冷的话像是直接击中了墨城的心里,整张脸都垮了下来,“夫人...我...你明知道我是...”

        “大人...有些事情,我可以不在意,你宠爱谁也罢,纳妾也罢,我从未计较一二,唯有孩子,她是我的血脉,也是你的孩子,若非那日南风要求去看清越,也不知清越还有没有命见到我。”萧南意颤抖的说着,眼前的人,是她所爱,偏偏处处让他失望。

        “南意,此事,你也处置了常氏了,你还想如何?”

        “墨家的冷漠我算是看出来了,老太太喜欢孙子,嫡出的孙女可以置若罔闻,大人,你觉得我想要如何。”眼神中闪过什么,看着墨城,“清越失去的,我要一件件的给她讨回来。”

        第二日清早,萧南意早早醒来,看着已经趴着睡的墨清越,也只是笑了笑,让人给自己梳洗了一番,看着门外等着的人,出门门,指了指两张生面孔,“既然你们是太子殿下指来,以后可得好好照顾小姐。”

        “是,奴婢定当竭尽全力照顾小姐。”

        “是,奴婢定当竭尽全力照顾小姐。”

        萧南意到了竹园,嬷嬷已经候着了,“夫人,老夫人已经等着您了呢。”

        萧南意进了屋,行礼奉茶一气呵成,老夫人也没说什么,喝完茶将杯子递给了墨清源,“你在外头也多年了,这番回来,可是有何打算。”

        “出去多年,也是因为大师的嘱咐,如今回来了,看着家宅不宁的,也是痛心疾首的,自然是要将家宅规整一番的。”萧南意的话绵绵的,听着舒坦,老夫人却皱眉问:“当初你为了大师的一句话,去了南山十年,如今倒好,回来了什么都想要?”

        “母亲说的哪里话,若是家宅安宁的,倒是说我接手了别人的好成果,我也羞愧的,只是如今家宅里里外外的,哪不是污糟的很,清越的事情只是把它翻了出来,再加上,母亲您年纪也大了,怕是管不动家里的事情了。”轻尝了一口杯中的茶。

        “母亲这里的果然都是好东西,这上好的龙井,莫说常氏那里没有,只怕大人那里也没有多少,倒是大人孝顺,好东西都给了母亲的。”将茶碗放下,眼神坚定的看着上座的人。

        老夫人听到这些话,有些着了气,墨清源赶忙给她顺气,“你说的是什么话,若非看着我年纪大了,便觉得我有心无力了?你是大人的妻子不错,但是这些年你可在意过家里一星半点?一个主母都没了样儿,家才会污糟。”

        “的确这十年,我是错了,最大的错误就是放任自流,才会让家里这般,既然回来了,就得把它掰正了,无论是家里的事还是孩子的事情,都该摆正了心思。”萧南意的眼神还不住的往墨清源看。

        “昨日的事情,想来清源也和你禀告了,我便也不多说了。”

        昨晚之事,最是让老太太生气,处置了常氏完全未通报自己,说是拖到北方去了,常氏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外甥女,如今这般下场,自己却是最后只晓得。

        “这事,我还说要多说几句的,常氏千错万错,都是两个孩子的生母,你让他们母子分离,让常氏去北方,是否罚了重些了。”老夫人质问萧南意,门口忽然有个稚嫩的声音说:“他们是墨家的孩子,那母亲只有娘亲,若是祖母觉得母亲教不好孩子,大可把那两个孩子留在身边。”

        “只是....清越很担心,他们会变成姐姐那样,喜欢讲故事。”